信息世界观的形成及其价值困境

The Formation and Value Dilemma of Information Worldview

  作者简介:张贵红,复旦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433;张贵红,上海电力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090 张贵红(1982- ),男,河北无极人,哲学博士,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上海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科技伦理、科技与社会研究。

  原发信息:《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204期

  内容提要:诺伯特·维纳在对控制论的社会影响进行思考时,构建了一种基于控制论和信息论的世界观——信息世界观。维纳阐释了世界的信息本质,并提出以熵增为基础的“自然之恶”,然而在面对人类价值的问题上,并没有解释人类价值是如何产生的。弗洛里迪进一步对信息世界观进行了完善,并提出“内在价值”论来解决价值问题,也未能解决人类价值的来源问题。面对这个价值困境,跨文化论者提出了较为实用的方案,但若要调和二者之间的张力,经济价值的视角是一种更好的路径。

  As Norbert Wiener thought about the social impact of cybernetics,he constructed a worldview based on cybernetics and information theory-the information worldview.Wiener explained the information nature of the world and proposed “natural evil” based on entropy increase.However,facing the issue of human value,it does not explain how human value is generated.Floridi further improved the information worldview,and proposed an “intrinsic value” theory to solve the value problem,but the issue concerning the value source has not been identified.Facing with this dilemma,cross-cultural theorists have proposed more practical solutions,but the perspective of economic value is a better way to reconcile the tension between the two.

  关键词:信息世界观/信息伦理学/人类价值/内在价值/跨文化视角/information worldview/information ethics/human value/intrinsic value/cross-cultural perspective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7ZDA1323);中国科学院学部项目“大数据的伦理问题及社会治理”(2018);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3批面上资助项目(2018M632032)。

 

  控制论之父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1894-1964),在二战后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阐述控制论的社会和伦理意义之上。早在1948年出版的《控制论》中,他不仅描述了他的新科学的主要思想,还描述了这些思想的社会意义,并于1950年又出版了《人有人的用处》一书。此外,在各种会议、公开演讲和采访中,他广泛探讨了由控制论和电子计算机可能引起的社会和道德问题。他以非凡的远见卓识预测了当今信息时代的许多特征。在1964年去世前,他还写了第三本相关的书——《上帝与魔像公司:对控制论影响宗教的某些观点的评论》(God and Golem,Inc.:A Comment on Certain Points where Cybernetics Impinges on Religion)。虽然维纳一直自认为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而写作的,其实他更是一名哲学家。在今天看来,我们可以看到,维纳不仅是信息革命的主要参与者,更是“信息与计算机伦理学”或“信息伦理学”的奠基者。他在不经意中构建了一种影响深远的信息世界观,一种对人性、社会的本质、机器人的本性,甚至是宇宙本性的全新解释。在弗洛里迪(Luciano Floridi)等人的推动下,信息世界观理论渐趋完善。然而,在解释人类价值与伦理问题方面,却遇到了如何解释价值起源等问题,随着对这些问题的深入讨论,价值问题已经成为当前信息伦理学争论的新焦点。

  一、信息世界观的内涵

  在维纳看来,物理对象和物理过程实际上是由在不断变化的物质能量中进行编码的信息模式(form)组成。因此,随着旧的信息模式的消逝和新模式的出现,每个物理对象或过程都将会“到来”直至最后“逐渐消失”。维纳指出,香农信息论中的“熵”概念可以作为一种信息量度,为理解物理对象及其过程的性质提供了新的途径。可以说,宇宙中的所有物理实体都可以理解成“信息对象”或“信息过程”,这是信息时代的宇宙本质。从这种观点可以看出,生物和生命都是信息对象,生命的本质并不是其构成的物质层面,而是这些物质所负载的信息。总而言之,维纳认为,宇宙在本质上是由信息对象及其过程组成。宇宙中的物理变化,包括物理对象或过程的最终消逝,主要是由热力学第二定律控制的不可逆的物理信息损失(熵的增加)所导致的。根据该定律,所有物理变化都会减少宇宙中的可用信息,因此,曾经存在的每个对象或过程最终都将被破坏。因此,维纳认为熵是最大的自然之恶。他还区分了两种恶,即自然力量引起的“自然之恶”与“道德之恶”,他指出熵增是宇宙最终的恶,这是物理信息乃至物理世界本身的损失。

  就像宇宙中的其他物理实体一样,人类也可以被视为信息。尽管人类通过生物代谢不断发生变化,构成人类的物质分子不断交换,但人类在本质上是一种随时间而存在的物理信息。因此,维纳说:“我们不过是在水流不息的河流中的漩涡。我们不是固定的东西,而是永存的模式(form)。……身体的个性就是火焰……是形式而不是实质。”一个人的信息本质使他或她可以与周围环境中的其他信息客体进行交换。在《人有人的用处》一书中,维纳说:“现代生活的需求和复杂性对信息处理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有效生活就是拥有足够的信息。因此,沟通和控制属于人类内心生活的本质,即使它们属于社会生活。”对于人类,维纳强调人类的生理结构使其具有巨大的学习和创造潜力,“人在自然界之外的优势在于,他拥有支持知识和智力的生理构造,可以适应环境的急剧变化。”[1](P17-18)根据维纳的说法,人类生命的目的与人类内部发生的内部信息处理的类型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关系,人与人的最大区别在于处理和存储信息的能力。正如我们每天除了吃饭和运动等物质活动外,还需要进行信息活动,比如看新闻、看电影、与人交流等,人类在获取或传播信息,而其中最具个性的活动是制造信息,比如写作、科学探索、艺术创作等。制造信息也可以看作是人类最大的生存价值所在。

  对于人工能动者的身份,早在1950年,维纳就预测到:未来的机器将以人类的身份积极参与社会。他说,某些机器最终将与人类一起参与制造、发送和接收信息,这些信息充当将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粘合剂”,“社会这本书的内容只有通过研究属于它的消息和通信设施才能理解;而且,在这些消息和通信设施的发展中,人与机器之间,机器与人之间以及机器与机器之间的信息注定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1](P9)。在未来,机器不仅会收集信息、做决定、采取行动、繁殖后代,甚至还能与人体融合创造具有巨大力量的新生物。通过将动物(包括人类)和控制论机器视为动态的信息处理系统,维纳将机械与活力、生命与非生命、人与机器之间的传统界限变得模糊,使其不再是无法打破的形而上学的“壁垒”。目前,人与机器最大的区别在于创造信息的能力,比如写作,人工智能的发展正在逐渐拉近人与机器的距离,假设有一天机器与人在创造信息方面能力相当,那么机器就有了与人类同等的信息地位,或者人权。

  弗洛里迪在20世纪90年代对信息哲学进行了持续研究,提出“信息结构实在论”(informational structural realism),进一步完善了信息世界观。包括对信息的概念性质和基本原理进行批判性研究,以及用信息和计算观点解决哲学的基本问题。在《信息哲学》(Philosophy of Information)一书中,他通过元理论描述信息哲学的概念和方法,并进一步分析与信息相关的各种概念和复杂现象,最后对语义信息研究中的关键哲学问题进行了探索[2]。弗洛里迪认为,信息哲学属于元哲学,是能够影响其他所有哲学分支的一种基本理论和方法,就像信息论对其他的科学分支产生的影响那样。

  圣塔菲研究所所长David Krakauer等人在《生物科学理论》(Theory in Biosciences)上发表了一篇广受争议的文章:《个体信息论》(The information theory of individuality),在文章中提出了个体信息论(ITI),他们认为,“个体是一种能将自身信息从过去传播到未来,并保持一定时间完整性度量的集合体”[3](P209),并用信息论给出了概念的形式化定义。个体信息理论从熵和信息公式中推导出原则上不同的三种形式个体:有机个体、群落个体和环境驱动个体,它们在环境依赖程度和信息继承方面都有所不同。实际上,ITI基于信息论和概率论,通过捕捉从过去到未来的信息流,从而定义不同形式的个体。基于此,许多现有的生物概念,都可以通过这个过程被识别为可感知的个体,许多在社会层面被贬低为低级形式衍生或表象的新奇“个体”也可能会被识别出来。此外,它对于非生物现象也能进行识别。ITI是信息世界观的最新表述,并对其进行了形式化,这加深了我们对世界和生命的理解。

  作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信息世界观在解释世界的本质、人类的本质以及人工能动者的身份方面,都没有产生太多的争议。然而,价值问题逐渐凸显出来,“信息文明所导致的价值观革命中最重要的就是使信息世界得以重新发现,信息得到极大的看重和强调并形成了以信息的价值开发为核心的一系列价值创造活动。”[4](P5)信息世界观当前最具争议的地方在于价值问题,其中就包括:如何解释信息世界的“人类”价值、人类价值从何而来及如何保证人类价值。这里的人类指具有人类的本质和身份的事物,维纳和弗洛里迪对此都进行了尝试。

The Formation and Value Dilemma of Information Worldview

  作者简介:张贵红,复旦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433;张贵红,上海电力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上海 200090 张贵红(1982- ),男,河北无极人,哲学博士,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后,上海电力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科技伦理、科技与社会研究。

  原发信息:《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204期

  内容提要:诺伯特·维纳在对控制论的社会影响进行思考时,构建了一种基于控制论和信息论的世界观——信息世界观。维纳阐释了世界的信息本质,并提出以熵增为基础的“自然之恶”,然而在面对人类价值的问题上,并没有解释人类价值是如何产生的。弗洛里迪进一步对信息世界观进行了完善,并提出“内在价值”论来解决价值问题,也未能解决人类价值的来源问题。面对这个价值困境,跨文化论者提出了较为实用的方案,但若要调和二者之间的张力,经济价值的视角是一种更好的路径。

  As Norbert Wiener thought about the social impact of cybernetics,he constructed a worldview based on cybernetics and information theory-the information worldview.Wiener explained the information nature of the world and proposed “natural evil” based on entropy increase.However,facing the issue of human value,it does not explain how human value is generated.Floridi further improved the information worldview,and proposed an “intrinsic value” theory to solve the value problem,but the issue concerning the value source has not been identified.Facing with this dilemma,cross-cultural theorists have proposed more practical solutions,but the perspective of economic value is a better way to reconcile the tension between the two.

  关键词:信息世界观/信息伦理学/人类价值/内在价值/跨文化视角/information worldview/information ethics/human value/intrinsic value/cross-cultural perspective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17ZDA1323);中国科学院学部项目“大数据的伦理问题及社会治理”(2018);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第63批面上资助项目(2018M632032)。

 

  控制论之父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1894-1964),在二战后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在阐述控制论的社会和伦理意义之上。早在1948年出版的《控制论》中,他不仅描述了他的新科学的主要思想,还描述了这些思想的社会意义,并于1950年又出版了《人有人的用处》一书。此外,在各种会议、公开演讲和采访中,他广泛探讨了由控制论和电子计算机可能引起的社会和道德问题。他以非凡的远见卓识预测了当今信息时代的许多特征。在1964年去世前,他还写了第三本相关的书——《上帝与魔像公司:对控制论影响宗教的某些观点的评论》(God and Golem,Inc.:A Comment on Certain Points where Cybernetics Impinges on Religion)。虽然维纳一直自认为是作为一名科学家而写作的,其实他更是一名哲学家。在今天看来,我们可以看到,维纳不仅是信息革命的主要参与者,更是“信息与计算机伦理学”或“信息伦理学”的奠基者。他在不经意中构建了一种影响深远的信息世界观,一种对人性、社会的本质、机器人的本性,甚至是宇宙本性的全新解释。在弗洛里迪(Luciano Floridi)等人的推动下,信息世界观理论渐趋完善。然而,在解释人类价值与伦理问题方面,却遇到了如何解释价值起源等问题,随着对这些问题的深入讨论,价值问题已经成为当前信息伦理学争论的新焦点。

  一、信息世界观的内涵

  在维纳看来,物理对象和物理过程实际上是由在不断变化的物质能量中进行编码的信息模式(form)组成。因此,随着旧的信息模式的消逝和新模式的出现,每个物理对象或过程都将会“到来”直至最后“逐渐消失”。维纳指出,香农信息论中的“熵”概念可以作为一种信息量度,为理解物理对象及其过程的性质提供了新的途径。可以说,宇宙中的所有物理实体都可以理解成“信息对象”或“信息过程”,这是信息时代的宇宙本质。从这种观点可以看出,生物和生命都是信息对象,生命的本质并不是其构成的物质层面,而是这些物质所负载的信息。总而言之,维纳认为,宇宙在本质上是由信息对象及其过程组成。宇宙中的物理变化,包括物理对象或过程的最终消逝,主要是由热力学第二定律控制的不可逆的物理信息损失(熵的增加)所导致的。根据该定律,所有物理变化都会减少宇宙中的可用信息,因此,曾经存在的每个对象或过程最终都将被破坏。因此,维纳认为熵是最大的自然之恶。他还区分了两种恶,即自然力量引起的“自然之恶”与“道德之恶”,他指出熵增是宇宙最终的恶,这是物理信息乃至物理世界本身的损失。

  就像宇宙中的其他物理实体一样,人类也可以被视为信息。尽管人类通过生物代谢不断发生变化,构成人类的物质分子不断交换,但人类在本质上是一种随时间而存在的物理信息。因此,维纳说:“我们不过是在水流不息的河流中的漩涡。我们不是固定的东西,而是永存的模式(form)。……身体的个性就是火焰……是形式而不是实质。”一个人的信息本质使他或她可以与周围环境中的其他信息客体进行交换。在《人有人的用处》一书中,维纳说:“现代生活的需求和复杂性对信息处理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有效生活就是拥有足够的信息。因此,沟通和控制属于人类内心生活的本质,即使它们属于社会生活。”对于人类,维纳强调人类的生理结构使其具有巨大的学习和创造潜力,“人在自然界之外的优势在于,他拥有支持知识和智力的生理构造,可以适应环境的急剧变化。”[1](P17-18)根据维纳的说法,人类生命的目的与人类内部发生的内部信息处理的类型之间存在着根本的关系,人与人的最大区别在于处理和存储信息的能力。正如我们每天除了吃饭和运动等物质活动外,还需要进行信息活动,比如看新闻、看电影、与人交流等,人类在获取或传播信息,而其中最具个性的活动是制造信息,比如写作、科学探索、艺术创作等。制造信息也可以看作是人类最大的生存价值所在。

  对于人工能动者的身份,早在1950年,维纳就预测到:未来的机器将以人类的身份积极参与社会。他说,某些机器最终将与人类一起参与制造、发送和接收信息,这些信息充当将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粘合剂”,“社会这本书的内容只有通过研究属于它的消息和通信设施才能理解;而且,在这些消息和通信设施的发展中,人与机器之间,机器与人之间以及机器与机器之间的信息注定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1](P9)。在未来,机器不仅会收集信息、做决定、采取行动、繁殖后代,甚至还能与人体融合创造具有巨大力量的新生物。通过将动物(包括人类)和控制论机器视为动态的信息处理系统,维纳将机械与活力、生命与非生命、人与机器之间的传统界限变得模糊,使其不再是无法打破的形而上学的“壁垒”。目前,人与机器最大的区别在于创造信息的能力,比如写作,人工智能的发展正在逐渐拉近人与机器的距离,假设有一天机器与人在创造信息方面能力相当,那么机器就有了与人类同等的信息地位,或者人权。

  弗洛里迪在20世纪90年代对信息哲学进行了持续研究,提出“信息结构实在论”(informational structural realism),进一步完善了信息世界观。包括对信息的概念性质和基本原理进行批判性研究,以及用信息和计算观点解决哲学的基本问题。在《信息哲学》(Philosophy of Information)一书中,他通过元理论描述信息哲学的概念和方法,并进一步分析与信息相关的各种概念和复杂现象,最后对语义信息研究中的关键哲学问题进行了探索[2]。弗洛里迪认为,信息哲学属于元哲学,是能够影响其他所有哲学分支的一种基本理论和方法,就像信息论对其他的科学分支产生的影响那样。

  圣塔菲研究所所长David Krakauer等人在《生物科学理论》(Theory in Biosciences)上发表了一篇广受争议的文章:《个体信息论》(The information theory of individuality),在文章中提出了个体信息论(ITI),他们认为,“个体是一种能将自身信息从过去传播到未来,并保持一定时间完整性度量的集合体”[3](P209),并用信息论给出了概念的形式化定义。个体信息理论从熵和信息公式中推导出原则上不同的三种形式个体:有机个体、群落个体和环境驱动个体,它们在环境依赖程度和信息继承方面都有所不同。实际上,ITI基于信息论和概率论,通过捕捉从过去到未来的信息流,从而定义不同形式的个体。基于此,许多现有的生物概念,都可以通过这个过程被识别为可感知的个体,许多在社会层面被贬低为低级形式衍生或表象的新奇“个体”也可能会被识别出来。此外,它对于非生物现象也能进行识别。ITI是信息世界观的最新表述,并对其进行了形式化,这加深了我们对世界和生命的理解。

  作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信息世界观在解释世界的本质、人类的本质以及人工能动者的身份方面,都没有产生太多的争议。然而,价值问题逐渐凸显出来,“信息文明所导致的价值观革命中最重要的就是使信息世界得以重新发现,信息得到极大的看重和强调并形成了以信息的价值开发为核心的一系列价值创造活动。”[4](P5)信息世界观当前最具争议的地方在于价值问题,其中就包括:如何解释信息世界的“人类”价值、人类价值从何而来及如何保证人类价值。这里的人类指具有人类的本质和身份的事物,维纳和弗洛里迪对此都进行了尝试。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信息世界观的形成及其价值困境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