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风景

Beyond Scenery:Disclosure and Reconstruction of Contemporary Landscape Aesthetics

  作者简介:晏晨(1985- ),女,湖北汉川人,博士,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所助理研究员,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专职研究人员,主要从事城市文化,美学研究。北京 100101

  原发信息:《美育学刊》第20194期

  内容提要:自16世纪以来,景观学科的核心词landscape在西方历史上经历了从突出艺术性的风景向注重学科综合性的景观的转变,而不论风景或景观均对应landscape一词的中译,只是表现出不同的审美取向。从风景和景观概念入手,结合历史语境和学科发展进程,可以分析二者的具体含义和审美特征。风景传统代表着视觉至上的审美观,因审美感官的单一化形成对大地即landscape原初含义的遮蔽,而景观学科从风景美学中逐渐成长起来且经历了学科深刻的生态转向,这一过程既是对风景法则的去蔽,也是对自身的重构。

  Since the 16th century,the term “landscape”,which is the core word of landscape discipline,has experienced the transition from art-focused scenery to comprehensive landscape within the discipline,regardless of the fact that scenic beauty or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s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of landscape,while displaying different aesthetic orientations.This paper starts from the concepts of scenic beaut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with the combination the historical context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discipline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then analyzes the meanings and aesthetic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wo concepts,and finally concludes that scenery represents the aesthetic view of visual-centeredness,thus overshadowing land,that is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landscape; while landscape architecture originated from scenic beauty and went through the ecological turn of the discipline,this process is not only the disclosure of landscape but also the reconstructe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关键词:landscape/风景/景观/风景审美/景观美学/landscape/scenery/landscape/scenic beauty/landscape aesthetics

  标题注释:北京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环境美学视野下的北京城市历史景观保护研究”(17YTC029),北京市社会科学院青年课题“历史景观与北京城市审美研究”(2018B4976)的阶段性成果。

 

  一、美学视野中的Landscape:从风景到景观

  Landscape可译作景观,也常被翻译为风景,学界对景观与风景并未作出明确区分,很多情况下风景和景观会出现混用的情况,但仔细梳理西方语境中的landscape一词,会发现其概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和关注重点。Landscape(landscipe或landscaef,均为古英语变体)与古高地德语lantscaf、古挪威语landskapr、中古荷兰语landscap等词义接近,通常指一定土地区域内具有审美吸引力的视觉特征或风景画中乡村风光的图画再现[1]。从词源上来看,印欧语文化中的景观一开始与land即土地相关,主要指“土地上人造空间的集合”或“地域综合体”,其后缀-scape从词源学来看与-ship同义,具有塑造的含义,还有一说认为-scape与sheaf相似,表示相似事物的集合[2],总体而言突出landscape的客体性质,与现在人们熟知的美学和情感意义关联不大。但从16世纪开始,landscape开始指称反映自然景色的绘画,有关landscape出现最早的记录在1598年,来自一位荷兰画家。随着17世纪荷兰画派风景画的流行,景观的美学意义通过风景的视觉机制得以揭示。随后英国风景画、山水诗和风景园林的出现,进一步巩固了风景的形式美学法则,至19世纪英国的造园术传入美国,直接启发并催生了19世纪后半期美国的景观学科。

  在中文语境中,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的解释,景观指某地或某种类型的自然景色,也泛指可供观赏的景物;风景指一定地域内由山水、花草、树木、建筑物以及某些自然现象(如雨、雪)形成的可供人观赏的景象,风景一词直接衍生出风景画,即以风景作题材的画。可见景观和风景都主要指自然,但都可扩大到包括自然和人工在内的景色,而且二者都包含了主体的审美视角,因此景观和风景在现代汉语词义中差异并不大。若继续往前追溯,从词源上则可见出景观和风景的细微不同。据李树华的考证,景观原由日语词“景觀”引进,源于德语landschaft(即英语的landscape),1916年前后日本地理学者辻村太郎将景观概念引入地理学领域,1970年始被广泛应用于建筑、土木、造园等领域,同时传统造园学被命名为景观设计/景观生态学科。[3]景观这一汉字词语传入我国,最早出现在陈植1930年出版的著作《观赏树木》中,参考书目日文部分列有三好学的《日文植物景观》,后在其《造园学概论》中也提到,1979年《辞海》第一次收录地理学的“景观学”词条[4]。而风景一词我国自古已有,最早出现在东晋诗人陶渊明的《和郭主簿二首(其二)》中:“露凝无游氛,天高风景澈。”风、景二字均为本义,即空气和日光(光线),此后风景一词逐渐突出感情因素、视觉体验,如南朝鲍照诗“怨咽对风景,闷瞀守闺闼”和《世说新语》中所载“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有研究者指出,从中唐开始风景一词逐渐同于现在的词义即风光景物或景色,类似于英文的scenery[5]。古汉语中与风景词义相近的还有风光、风土、风致等词汇,相较于景观更重客观属性,风景由于融入了个人的情感、阅历、偏好和知识、思想而具有主观性。

  可以发现,不论英文landscape还是中文的景观/风景都与地域相关,也都因涉及人对自然环境的感知、认识、实践而有着丰富的美学内涵,且先后经历了词义的内涵转变。landscape对应的中译词风景和景观有着含义上的细微差别,译为风景时更多突出其审美性,而译作景观多为学科术语。为了方便行文的展开,下文用风景指代受视觉主导的符合形式美法则的土地或区域,突出scenery(景色)和传统审美的一面,而使用景观则更多是遵循景观学科(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一般译法,即涉及景观规划设计学科或景观美学相关内容或思想的情形,多译为景观。从风景走向景观恰好对应了西方landscape的含义演变和其中内蕴的美学原则的转变,也带来了景观学科的内在转向。以下将具体分析美学视野中的风景和景观。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超越风景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