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之发生

The Genesis of Theory:Also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eidegger and Pragmatism

  作者简介:郁振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原发信息:《天津社会科学》第20201期

  内容提要:在“实践的优先性”的思想主题上,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有相通之处。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海氏思想中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聚焦于理论之发生问题,便可看清这一点。在此问题上,存在着转折模式和拓展模式的对峙,前者的代表是海德格尔和德雷福斯,后者的代表是劳斯和布莱特纳。在这两种竞争性方案中,转折模式比起拓展模式更具说服力。通过回应劳斯和布莱特纳的质疑,并且克服德雷福斯诠释中存在的不足,便可勾画一种修正版的转折模式。

  关键词:理论之发生/转折模式/拓展模式/海德格尔-德雷福斯/劳斯-布莱特纳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冯契哲学文献整理和思想研究”(项目号:15ZDB012)的阶段性成果。

 

  拙作《超克沉思传统:基础存在论方案之考察》从知行哲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重置古典三项的方案①。在意大利学者沃尔皮(Franco Volpi)看来,基础存在论的三大核心观念与古典三项有对应关系。此在(Dasein)对应于praxis/phronesis(实践/实践智慧),上手状态(Zuhandenheit/readinessto-hand)对应于poiesis/techne(制作/技艺),现成在手状态(Vorhandenheit/presence-at-hand)对应于theoria/sophia(理论/理论智慧)。按照沃尔皮的论述,海氏方案包含两大论旨:(1)此在是praxis/phronesis的存在论化和彻底化;(2)现成在手状态(对应于theoria/sophia)导源于上手状态(对应于poiesis/techne)。总的说来,沃尔皮倾力于证成论旨一,对于论旨二则没费太多笔墨,而以德雷福斯(Hubert Dreyfus)为代表的一批美国学者则对论旨二多有发挥。由于论旨二与实用主义的“实践的优先性”(the primacy of practice)原理若合符契,因此,海氏哲学与实用主义的关系问题,自然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本文先就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关系作一番概述,然后聚焦于理论之发生问题的探讨。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所谓理论之发生问题,不是指存在者层次上的科学史和科学发展的问题,而是指理论态度的存在论起源(ontological genesis)问题②。按笔者的概括,在此问题上,存在着转折模式和拓展模式的对峙,前者的代表是海德格尔和德雷福斯,后者的代表是劳斯(Joseph Rouse)和布莱特纳(William Blattner)。论辩中的思想最具活力,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将介入这场争论。在这两种竞争性方案中,转折模式比起拓展模式更具说服力。一方面,我将回应劳斯和布莱特纳对转折模式提出的质疑;另一方面,我认为德雷福斯对转折模式的诠释也有改进的余地。因此,一种修正版的转折模式是我的结论。

  一、海德格尔和实用主义

  近年来,实用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复兴,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众多倡导者中,美国哲学家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的论述颇具代表性。他认为,实用主义的兴起标志着哲学上的一场巨变,皮尔士、詹姆士、杜威和米德等哲学家领先于他们的时代。在反叛近代哲学的笛卡尔主义的过程中,古典实用主义与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有不少相通之处。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中,可以看到与古典实用主义相似的思想主题。在分析哲学传统中,奎因、戴维森、塞拉斯、罗蒂、普特南、麦克道威尔、布兰顿等人创造性地发扬了实用主义传统;而在欧陆哲学中,阿佩尔、哈贝马斯、霍耐特等人也富有新意地化用了实用主义的思想资源。共同分享的实用主义思维方式,使得流行的分析—大陆之分(analytic-continental split)显得肤浅又多余。伯恩斯坦断言,在过去150年间,最好的哲学思考都可视为实用主义思想主题的各种变体。在此脉络中,他将20世纪描述为“实用主义的世纪”(the pragmatic century)③。古典实用主义哲学家所倡导的“实用主义转向”(the pragmatic turn),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响应,正富有成果地展开④。

  作为一种哲学倾向,实用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想为之寻找一个统一的定义,显然是不明智的。1908年,在“pragmatism”一词诞生10周年之际,拉夫乔伊(Lovejoy)就著文分疏了其13种涵义。在之后一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各种版本的实用主义更是层出不穷。一个更为可行的方案是由普特南提供的。在他看来,与其将实用主义理解为一种系统的理论,不如将其理解为一组思想主题,实用主义哲学家们本着不同的关切、以不同的方式对它们作了论证。在《实用主义和道德客观性》一文中,他列举了实用主义的四大主张:(1)反怀疑主义,(2)可错主义,(3)反对事实和价值的二分,(4)实践在哲学上的首要地位⑤。当然,我们还可添加别的主张,而且不同论者也会有不同概括,但在这四点上,估计人们会形成较大的共识。在本文的主题内,我们着重强调其中的第四点,即实践的优先性⑥。英文“pragmatism”包含希腊词根“pragma”,意思是行动,英文“practice”(实践)、“practical”(实践的)就由此衍化而来⑦。

  正是在“实践的优先性”这一思想主题上,伯恩斯坦看到了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相通之处。“当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引入上手状态和现成在手状态的区分,并主张上手状态的优先性时,他呼应了实用主义关于实践和行动优先性的主张”⑧。在英语世界中,德雷福斯的海德格尔研究影响极大,其《在世》(Being-in-the-World)一书被看作从实用主义立场解读海德格尔的代表作⑨。在德雷福斯看来,海氏哲学质疑了一系列传统哲学的预设,其中之一是“超然的理论观点高于投入的实践观点”。哲学家们认为,只有从日常实践操劳中脱离出来,才能发现事物的真相。“实用主义者质疑这一观点,在此意义上,可把海德格尔视为将已包含在实用主义者如尼采、皮尔士、詹姆士和杜威等人著作中的洞见,作了彻底发挥”⑩。不难看出,德雷福斯在此所说的预设,正是西方哲学从古希腊以来就形成的沉思传统(11)。就挑战沉思传统而言,海德格尔和实用主义者堪称同道。

  受德雷福斯的影响,从实用主义视角来诠释海德格尔的不乏其人。欧克兰特(Mark Okrent)是其中之一,其《海德格尔的实用主义》一书是该方向上的重要探索(12)。该书从六个方面系统阐述了海氏的领会(understanding)概念(13),其中最关键的是第一方面:实践领会(practical understanding)之于理论领会/认知领会(theoretical/cognitive understanding)的逻辑优先性。欧克兰特认为,在基础存在论中,“领会的首要类型是实践性的、行动者导向的(understanding how)而非理性论的或精神性的(understanding that)。不领会如何实施各类行动或如何使用各类工具,就不可能领会某物如此这般或相信某个命题为真”(14)。欧克兰特用understanding how和understanding that来界说实践领会和理论领会,并主张前者之于后者的逻辑优先性,这与赖尔区分knowing how和knowing that,并强调前者之于后者的逻辑优先性(15),可谓异曲同工。欧克兰特对海氏领会概念的诠释,印证了实用主义的核心主张:实践的优先性。

  当然,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差异,或者说认识到海氏思想中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布莱特纳在一项关于海德格尔和杜威的比较研究中,指出了两人之间的一个重要差异。罗蒂接受欧克兰特聚焦于领会概念对《存在与时间》第一部分第一篇的解读,认为“一旦领会被以杜威和海德格尔所意图的方式去理智化(de-intellectualized),即把所谓‘对超越利害的理论真理’的追求,看作是以其他方式对实践的延续,那么,大多数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standard pragmatist doctrines)就会随之而来”(16)。布莱特纳认为,杜威和海德尔格以各自的方式主张,认知或理论是“以其他的方式对实践的延续”,即主张理论是从实践中派生出来的。承认理论的派生性,也就是承认实践的优先性。那么,是否像罗蒂所认为的那样,从承认实践的优先性就可以得出大多数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呢?布莱特纳认为,从前者到后者的过渡,并没有逻辑必然性。他以实用主义真理论为例,对此作了阐明。杜威和海德格尔都承认实践的优先性,这是两人的共同点,但他们很快就各行其道了:杜威从生物主义立场出发,注重观念(断言、判断等)解决问题的功能,主张真即有效的实用主义的真理论;海德格尔则拒斥生物主义,其解蔽的真理观聚焦于揭示,强调被意指(断言)的事物与事物本身之间的同一性(identity),与强调问题—解决的实用主义真理观相去甚远(17)。可见,虽然就承认实践的优先性而言,海德格尔分有了实用主义的基本洞见,但他并不接受其他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如实用主义真理论),其实用主义是一种有限度的实用主义。

  海氏哲学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不仅体现在真理问题上,而且体现在理论之发生问题上。对于理论如何发生的问题,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给出了一种回答,德雷福斯对之作了阐述和发挥。海德格尔-德雷福斯关于理论之发生的观点,可称作转折模式。劳斯和布莱特纳质疑转折模式,并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其主张可称作拓展模式。以下笔者先分述两种模式,然后回应劳斯-布莱特纳对海德格尔-德雷福斯的质疑,并为转折模式作辩护。

The Genesis of Theory:Also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eidegger and Pragmatism

  作者简介:郁振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

  原发信息:《天津社会科学》第20201期

  内容提要:在“实践的优先性”的思想主题上,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有相通之处。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海氏思想中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聚焦于理论之发生问题,便可看清这一点。在此问题上,存在着转折模式和拓展模式的对峙,前者的代表是海德格尔和德雷福斯,后者的代表是劳斯和布莱特纳。在这两种竞争性方案中,转折模式比起拓展模式更具说服力。通过回应劳斯和布莱特纳的质疑,并且克服德雷福斯诠释中存在的不足,便可勾画一种修正版的转折模式。

  关键词:理论之发生/转折模式/拓展模式/海德格尔-德雷福斯/劳斯-布莱特纳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冯契哲学文献整理和思想研究”(项目号:15ZDB012)的阶段性成果。

 

  拙作《超克沉思传统:基础存在论方案之考察》从知行哲学的角度出发,分析了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重置古典三项的方案①。在意大利学者沃尔皮(Franco Volpi)看来,基础存在论的三大核心观念与古典三项有对应关系。此在(Dasein)对应于praxis/phronesis(实践/实践智慧),上手状态(Zuhandenheit/readinessto-hand)对应于poiesis/techne(制作/技艺),现成在手状态(Vorhandenheit/presence-at-hand)对应于theoria/sophia(理论/理论智慧)。按照沃尔皮的论述,海氏方案包含两大论旨:(1)此在是praxis/phronesis的存在论化和彻底化;(2)现成在手状态(对应于theoria/sophia)导源于上手状态(对应于poiesis/techne)。总的说来,沃尔皮倾力于证成论旨一,对于论旨二则没费太多笔墨,而以德雷福斯(Hubert Dreyfus)为代表的一批美国学者则对论旨二多有发挥。由于论旨二与实用主义的“实践的优先性”(the primacy of practice)原理若合符契,因此,海氏哲学与实用主义的关系问题,自然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本文先就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关系作一番概述,然后聚焦于理论之发生问题的探讨。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所谓理论之发生问题,不是指存在者层次上的科学史和科学发展的问题,而是指理论态度的存在论起源(ontological genesis)问题②。按笔者的概括,在此问题上,存在着转折模式和拓展模式的对峙,前者的代表是海德格尔和德雷福斯,后者的代表是劳斯(Joseph Rouse)和布莱特纳(William Blattner)。论辩中的思想最具活力,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将介入这场争论。在这两种竞争性方案中,转折模式比起拓展模式更具说服力。一方面,我将回应劳斯和布莱特纳对转折模式提出的质疑;另一方面,我认为德雷福斯对转折模式的诠释也有改进的余地。因此,一种修正版的转折模式是我的结论。

  一、海德格尔和实用主义

  近年来,实用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复兴,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众多倡导者中,美国哲学家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的论述颇具代表性。他认为,实用主义的兴起标志着哲学上的一场巨变,皮尔士、詹姆士、杜威和米德等哲学家领先于他们的时代。在反叛近代哲学的笛卡尔主义的过程中,古典实用主义与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有不少相通之处。在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和维特根斯坦的《哲学研究》中,可以看到与古典实用主义相似的思想主题。在分析哲学传统中,奎因、戴维森、塞拉斯、罗蒂、普特南、麦克道威尔、布兰顿等人创造性地发扬了实用主义传统;而在欧陆哲学中,阿佩尔、哈贝马斯、霍耐特等人也富有新意地化用了实用主义的思想资源。共同分享的实用主义思维方式,使得流行的分析—大陆之分(analytic-continental split)显得肤浅又多余。伯恩斯坦断言,在过去150年间,最好的哲学思考都可视为实用主义思想主题的各种变体。在此脉络中,他将20世纪描述为“实用主义的世纪”(the pragmatic century)③。古典实用主义哲学家所倡导的“实用主义转向”(the pragmatic turn),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响应,正富有成果地展开④。

  作为一种哲学倾向,实用主义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想为之寻找一个统一的定义,显然是不明智的。1908年,在“pragmatism”一词诞生10周年之际,拉夫乔伊(Lovejoy)就著文分疏了其13种涵义。在之后一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各种版本的实用主义更是层出不穷。一个更为可行的方案是由普特南提供的。在他看来,与其将实用主义理解为一种系统的理论,不如将其理解为一组思想主题,实用主义哲学家们本着不同的关切、以不同的方式对它们作了论证。在《实用主义和道德客观性》一文中,他列举了实用主义的四大主张:(1)反怀疑主义,(2)可错主义,(3)反对事实和价值的二分,(4)实践在哲学上的首要地位⑤。当然,我们还可添加别的主张,而且不同论者也会有不同概括,但在这四点上,估计人们会形成较大的共识。在本文的主题内,我们着重强调其中的第四点,即实践的优先性⑥。英文“pragmatism”包含希腊词根“pragma”,意思是行动,英文“practice”(实践)、“practical”(实践的)就由此衍化而来⑦。

  正是在“实践的优先性”这一思想主题上,伯恩斯坦看到了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相通之处。“当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引入上手状态和现成在手状态的区分,并主张上手状态的优先性时,他呼应了实用主义关于实践和行动优先性的主张”⑧。在英语世界中,德雷福斯的海德格尔研究影响极大,其《在世》(Being-in-the-World)一书被看作从实用主义立场解读海德格尔的代表作⑨。在德雷福斯看来,海氏哲学质疑了一系列传统哲学的预设,其中之一是“超然的理论观点高于投入的实践观点”。哲学家们认为,只有从日常实践操劳中脱离出来,才能发现事物的真相。“实用主义者质疑这一观点,在此意义上,可把海德格尔视为将已包含在实用主义者如尼采、皮尔士、詹姆士和杜威等人著作中的洞见,作了彻底发挥”⑩。不难看出,德雷福斯在此所说的预设,正是西方哲学从古希腊以来就形成的沉思传统(11)。就挑战沉思传统而言,海德格尔和实用主义者堪称同道。

  受德雷福斯的影响,从实用主义视角来诠释海德格尔的不乏其人。欧克兰特(Mark Okrent)是其中之一,其《海德格尔的实用主义》一书是该方向上的重要探索(12)。该书从六个方面系统阐述了海氏的领会(understanding)概念(13),其中最关键的是第一方面:实践领会(practical understanding)之于理论领会/认知领会(theoretical/cognitive understanding)的逻辑优先性。欧克兰特认为,在基础存在论中,“领会的首要类型是实践性的、行动者导向的(understanding how)而非理性论的或精神性的(understanding that)。不领会如何实施各类行动或如何使用各类工具,就不可能领会某物如此这般或相信某个命题为真”(14)。欧克兰特用understanding how和understanding that来界说实践领会和理论领会,并主张前者之于后者的逻辑优先性,这与赖尔区分knowing how和knowing that,并强调前者之于后者的逻辑优先性(15),可谓异曲同工。欧克兰特对海氏领会概念的诠释,印证了实用主义的核心主张:实践的优先性。

  当然,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逐渐认识到海德格尔与实用主义的差异,或者说认识到海氏思想中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布莱特纳在一项关于海德格尔和杜威的比较研究中,指出了两人之间的一个重要差异。罗蒂接受欧克兰特聚焦于领会概念对《存在与时间》第一部分第一篇的解读,认为“一旦领会被以杜威和海德格尔所意图的方式去理智化(de-intellectualized),即把所谓‘对超越利害的理论真理’的追求,看作是以其他方式对实践的延续,那么,大多数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standard pragmatist doctrines)就会随之而来”(16)。布莱特纳认为,杜威和海德尔格以各自的方式主张,认知或理论是“以其他的方式对实践的延续”,即主张理论是从实践中派生出来的。承认理论的派生性,也就是承认实践的优先性。那么,是否像罗蒂所认为的那样,从承认实践的优先性就可以得出大多数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呢?布莱特纳认为,从前者到后者的过渡,并没有逻辑必然性。他以实用主义真理论为例,对此作了阐明。杜威和海德格尔都承认实践的优先性,这是两人的共同点,但他们很快就各行其道了:杜威从生物主义立场出发,注重观念(断言、判断等)解决问题的功能,主张真即有效的实用主义的真理论;海德格尔则拒斥生物主义,其解蔽的真理观聚焦于揭示,强调被意指(断言)的事物与事物本身之间的同一性(identity),与强调问题—解决的实用主义真理观相去甚远(17)。可见,虽然就承认实践的优先性而言,海德格尔分有了实用主义的基本洞见,但他并不接受其他标准的实用主义学说(如实用主义真理论),其实用主义是一种有限度的实用主义。

  海氏哲学实用主义面向的限度,不仅体现在真理问题上,而且体现在理论之发生问题上。对于理论如何发生的问题,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给出了一种回答,德雷福斯对之作了阐述和发挥。海德格尔-德雷福斯关于理论之发生的观点,可称作转折模式。劳斯和布莱特纳质疑转折模式,并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其主张可称作拓展模式。以下笔者先分述两种模式,然后回应劳斯-布莱特纳对海德格尔-德雷福斯的质疑,并为转折模式作辩护。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理论之发生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