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界没有奇迹吗?

Is There Not Any Miracle in Nature? The Compatibility of Naturalism and Miracles

  作者简介:王晓阳,厦门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205期

  内容提要:一般认为,自然主义与奇迹相互冲突。因为奇迹是超自然的事件,而自然主义则认为自然界中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的事件。然而,通过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方法论自然主义与本体论自然主义),以及对奇迹的两个常见定义(阿奎那式定义与休谟式定义)进行具体分析之后,可以证明,奇迹与自然主义是能够兼容的。我们需要调整的是我们对于自然主义的理解。坚持本体论自然主义,而放弃方法论自然主义,才更加符合自然主义的基本立场。

  关键词:奇迹/超自然/方法论自然主义/本体论自然主义/兼容论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项目(编号20720181103和20720191041)的阶段性成果。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觉得某件事是个奇迹(miracle)的时候,常常意味着它是令人惊奇或非比寻常的。在西方哲学的传统中,奇迹之所以非比寻常,是因为不仅奇迹被当成是超自然的事件,而且往往还被当成是某种特殊征兆(portent),仿佛是神灵的特殊意志在自然界中的具体显现。因此对于信仰(如,基督教)而言,奇迹尤为关键。正如18世纪英国哲学家巴特勒(J.Butler)所言,奇迹乃是基督教“直接且基础的证据”。(Butler,p.272)休谟亦有类似看法:“基督宗教不仅在其诞生之初就带有奇迹,而且直至今天,若与奇迹不再相连,想必任何理性之人都不会再相信它。”(Hume,p.95)

  如果说,奇迹是超自然的事件,而自然主义(naturalism)的基本立场则是自然界中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的事件,那么自然主义与奇迹之间免不了就要发生冲突。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在人类历史上,(承认奇迹的)宗教信仰者与(反对奇迹的)自然主义者之间的冲突对立似乎从未消停过。

  本文打算论证这种冲突其实是有望得以避免的。换句话说,本文将为自然主义与奇迹的一种兼容论做辩护。大致思路如下:首先,前两节将依次介绍奇迹的两个常见定义,并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其次,第三节将论证(某个版本的)自然主义是可以与(经过恰当理解之后的)奇迹相兼容的。然后,第四节将回应几个值得考虑的质疑,并且表明,即使自然界中的确存在奇迹,也不会动摇自然主义的基本立场。最后一节将做出总结并给出最终结论。

  一、什么是奇迹?

  如下两个关于奇迹的定义在相关文献中较为常见:一个是阿奎那给出的,另一个则是休谟给出的。我们先看阿奎那的定义。在《反异教大全》中,阿奎那关于奇迹的定义如下:

  定义1:奇迹是超出自然之力的事工。(Aquinas,p.265)

  在上述定义中,有两个关键词值得注意:第一个关键词是“自然之力(the powers of nature)”。它是指,那些“我们在日常经验中所遇到的物理的(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心理的)力”。(ibid.)由于这种“物理的力”是自然界中能够发生的一切自然事件(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心理的)之间的唯一联系,又由于自然进程(course of nature)是由这些自然事件所共同构成的,因此自然进程也是仅由此“物理的力”所维系的。因此,不难理解,如果出现定义1所说的奇迹,那么奇迹定然超出了自然进程。(参见阿奎那,第123页)①第二个关键词是“事工(work)”。通过这个词,阿奎那想表达的是,作为某些特殊事件,奇迹不是凭空而来的,也不是某种自然的原因造成的,而是神圣力量(divine power)的作为。这里,“神圣力量”是指一种源于上帝的而非源于自然的力量,因而也是“无限且不可理解的”力量。(Aquinas,pp.264-267)②

  下面来看休谟的定义。在《人类理智研究》一书的第十章,休谟专门讨论了奇迹。与阿奎那不同,休谟尝试从自然律(law of nature)的角度来重新定义奇迹,如下:

  定义2:奇迹是因神的特殊意志或因某个不可见行动者的干预,而使得自然律遭到违反的事件。(Hume,p.127)

  不难看出,至少在以下两点上,定义2区别于定义1。第一点区别是关于奇迹出现的原因。阿奎那认为,奇迹的出现,归根结底是源于上帝。而休谟则认为,奇迹的出现既有可能是神的干预,也可能是因为某个不可见的行动者(some invisible agent)。③第二点区别是,与阿奎那认为奇迹是超出了自然进程的事件不同,休谟则认为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a transgression of a law of nature)。如果说,定义1打算从本体论层面来定义奇迹,因而奇迹被理解成了“本体论上超出了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定义2则是打算从认识论层面来定义奇迹,因而奇迹被理解成了“认识论上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

  特别地,关于定义2中的“自然律”,以下两点需要注意。首先,由于休谟本人对自然律的理解与当前多数人关于自然律的常见理解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因而引发了关于定义2的一些不必要的争议。避免这些争议,并保留休谟式定义框架的一个常见做法是,对其中的“自然律”加以重新定义。(cf.McGrew,§1.2)例如,将“自然律”重新定义为,自然律是指(通常意义上的)各门自然科学中所包含的(那些类型的)规律。换句话说,自然律就是人们以特定的认知手段所发现的自然事物间天然存在的恒常联系。这些认识论上的“发现”,常被概括为一些命题或者公式。这些命题或公式之所以被称作自然律,是因为,人们普遍相信,它们是自然事物之间天然存在的恒常联系在认识论层面的“反映”。不难看出,经过重新定义之后的“自然律”,是一个能为目前多数人所接受的关于自然律的常见理解。因此,本文以下关于自然律及其相关讨论,都将遵循这种理解。④其次,这里的“自然律”不应当被理解成非基础自然律(non-fundamental laws)。很容易想到,自然界中有不少违反了非基础自然律的事件,我们通常并不会把它们看作奇迹。例如,违反了气象学规律的异常天气。我们对此并不陌生,但并不觉得它们算是奇迹。只有那些违反了基础自然律,或者更加精确地说,违反了终极科学中的基础自然律的事件,才有资格被当作(休谟意义上的)奇迹。

  总之,定义1和定义2的区别是明显的。一方面,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似乎免不了要违反自然律。理由是,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就是超自然事件,而自然律(原则上)只能解释自然进程中的事件,因而,超自然事件的出现免不了会违反(基础)自然律。另一方面,违反了(基础)自然律的事件似乎并不一定都会超出自然进程。理由是,有些事件明显是自然的,但它们似乎原则上也超出了科学的解释范围。因而它们的出现,往往也意味着对(基础)自然律的违反。例如,常识上,心理现象(如,希望、欲求、喜怒哀乐等)明显是自然的,但它们中的一部分(如,感受质),以及某些心理现象与物理现象之间的关系,似乎原则上都超出了科学的解释范围。事实上,心理现象之间是否存在规律(心—心规律),以及心理现象与物理想象之间是否存在规律(心—物规律),学界一直存有争议。假如最终表明,这些规律都是子虚乌有,那么,哪怕心理现象是完全自然的,它们的每一次出现,无疑都是对(基础)自然律的违反。关于这一点,下文还会有讨论,这里暂不展开论述。

  不管怎样,上述两种不同定义下的奇迹是否能与自然主义相兼容呢?这是我们目前最关心的问题。让我们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需要先了解一下什么是自然主义。

  二、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

  按照《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中“自然主义”这一词条给出的说法,在当代哲学里面,并没有一个关于自然主义的清晰无争的定义,不同的哲学家关于自然主义有着不同的解释,但是如下这个关于自然主义的理解仍较为常见:

  自然主义者大多坚持“实在完全被自然所穷尽,而不包含任何‘超自然’。并且,科学的手段应当能被用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包括人类的精神”。(Papineau,2019,introduction)

  依上述理解,可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

  本体论自然主义(ontological naturalism,ON):在本体论层面,实在是完全自然的,而不包含任何“超自然”。

  方法论自然主义(methodological naturalism,MN):在方法论层面,“科学的手段应当可以用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包括人类的精神”。

  可以说,以上也是自然主义的两个核心想法。具体而言,第一个核心想法是,在本体论层面,自然主义认为,自然界里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因而没有超自然的存在。这里有个关键问题:“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自然的”这个短语究竟是什么意思?对此,当代自然主义者往往采取一种物理主义式的回答,正如帕皮纽(D.Papineau)所言:

  本体论自然主义的核心想法是,时空中的一切事体(entity)要么本身是物理的,要么形而上学上由物理的事体所构成。对于心理的、生物的以及其他领域的那些所谓“特殊”事实,许多本体论上的自然主义者往往采取一种物理主义的态度(physicalist attitude)。他们认为,所有这些所谓的“特殊”事实无非也就是某些物理事体的排列(arrangements of physical entities)而已。(Papineau,2019,§1.1)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上述核心想法是合理的,那么就意味着以下这一说法似乎也是合理的:在自然界中或时空中,“如果一个物理事件在时间t有(正在发生的)原因的话,那么该物理事件在时间t就会有一个充足的物理原因。”(Kim,2011,p.214)这一说法常常被称为物理世界的因果闭合原则(the causal closure principle of physical world,CCP)。它获得了当今绝大多数本体论自然主义者或物理主义者的广泛认可。⑤

  自然主义的第二个核心想法是,在方法论层面,自然主义认为,近代以来所发展出的科学研究方法适用于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请注意,这里有两个要点:(1)第一个要点是,“实在的全部领域”是指时空中存在的一切,既包括那些物理的,也包括那些乍看上去“特殊的”事实(如,心理的、生物的)。换句话说,自然主义者们普遍相信,自然界里的一切,都可以经由“科学方法”得以一览无遗地加以探究,因而科学是一种完备的(complete)知识体系。⑥这一点可以称为方法论自然主义的完备性原则(completeness principle,CP)。(2)第二个要点是,自然主义者并没有认为,科学方法是适用于探究“实在全部领域”的唯一手段。换句话说,自然主义者可以相信,除了科学之外,仍然有可能存在探究“实在某些领域”(如,心理的领域)的其他手段,因而科学方法并不具有排他性。⑦这一点可以称为方法论自然主义的非排他性原则(non-exclusion principle,NEP)。

  需要指出的是,当今自然主义阵营内部对于ON和MN二者重要性的理解一直存在分歧。一些强(strong)自然主义者认为,自然主义只需坚持MN就够了。理由是,MN蕴含ON,即如果坚持科学方法可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那么就可以推出实在是完全自然的,而没有任何超自然。然而在一些弱(weak)自然主义者看来,情况并非如此。他们认为,ON才是自然主义必不可少的。因为,MN承诺了完备性原则(MN CP),但有理由相信,CP是一条过强的原则,自然主义应该放弃CP。而如果放弃CP,自然主义也就不必坚持MN,而只需守住ON就够了。对此,下文还会有具体讨论,这里暂不展开论述。

  三、自然主义与奇迹的兼容论

  现在让我们看看奇迹与自然主义能否兼容。不难理解,阿奎那意义上的奇迹(定义1)无论与ON还是与MN,似乎都是无法兼容的。理由是,在本体论自然主义者看来,如果存在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ON的基本立场就守不住了。而在方法论自然主义者看来,如果存在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完备性原则(CP)必然会遭到破坏。CP一旦遭到破坏,MN就无法成立了((MN CP)∧ CP→ MN)。

  下面来看休谟意义上的奇迹(定义2)能否与自然主义兼容。首先,我们已经明白,休谟认为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而MN则强调,科学方法可以研究实在的全部领域,一切出现在自然界中的事件原则上都能获得科学的解释(CP)。因此,奇迹的出现必定会使得CP遭到破坏。可见,休谟意义上的奇迹与MN是不兼容的。其次,即便休谟意义上的奇迹关注的焦点是在认识论层面(即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但由此并不能进一步推出,奇迹必定也是(本体论层面的)超自然事件。因为,有可能存在某个特殊的事件e,一旦e出现了,就总会违反自然律,科学方法原则上并不适用于它,对此也永远给不出科学的解释,然而e却是完完全全自然的。并且,引起e出现的原因c,虽然也可以是经验上无法感知的(即无法经由经验的认知途径加以探究的),但依据上文提到的物理世界的因果封闭原则(CCP),无论c是怎样的,一个本体论上的自然主义者都有理由相信,c也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自然事件。

  不难理解,依照定义2,e是有资格被认作奇迹的。理由是,虽然e的出现会破坏CP,但是有可能并不会破坏CCP。由于破坏了CP会导致MN一并遭到违反((MN CP)∧ CP→ MN),而不破坏CCP,则ON就仍有可能得以保持。⑧因而,对于一个坚持ON并放弃MN的自然主义者S来说,S(原则上)是可以接受这种奇迹的。换句话说,休谟意义上的奇迹与ON可以兼容。

Is There Not Any Miracle in Nature? The Compatibility of Naturalism and Miracles

  作者简介:王晓阳,厦门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205期

  内容提要:一般认为,自然主义与奇迹相互冲突。因为奇迹是超自然的事件,而自然主义则认为自然界中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的事件。然而,通过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方法论自然主义与本体论自然主义),以及对奇迹的两个常见定义(阿奎那式定义与休谟式定义)进行具体分析之后,可以证明,奇迹与自然主义是能够兼容的。我们需要调整的是我们对于自然主义的理解。坚持本体论自然主义,而放弃方法论自然主义,才更加符合自然主义的基本立场。

  关键词:奇迹/超自然/方法论自然主义/本体论自然主义/兼容论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助项目(编号20720181103和20720191041)的阶段性成果。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觉得某件事是个奇迹(miracle)的时候,常常意味着它是令人惊奇或非比寻常的。在西方哲学的传统中,奇迹之所以非比寻常,是因为不仅奇迹被当成是超自然的事件,而且往往还被当成是某种特殊征兆(portent),仿佛是神灵的特殊意志在自然界中的具体显现。因此对于信仰(如,基督教)而言,奇迹尤为关键。正如18世纪英国哲学家巴特勒(J.Butler)所言,奇迹乃是基督教“直接且基础的证据”。(Butler,p.272)休谟亦有类似看法:“基督宗教不仅在其诞生之初就带有奇迹,而且直至今天,若与奇迹不再相连,想必任何理性之人都不会再相信它。”(Hume,p.95)

  如果说,奇迹是超自然的事件,而自然主义(naturalism)的基本立场则是自然界中不存在任何超自然的事件,那么自然主义与奇迹之间免不了就要发生冲突。事实上,好像也是这样。在人类历史上,(承认奇迹的)宗教信仰者与(反对奇迹的)自然主义者之间的冲突对立似乎从未消停过。

  本文打算论证这种冲突其实是有望得以避免的。换句话说,本文将为自然主义与奇迹的一种兼容论做辩护。大致思路如下:首先,前两节将依次介绍奇迹的两个常见定义,并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其次,第三节将论证(某个版本的)自然主义是可以与(经过恰当理解之后的)奇迹相兼容的。然后,第四节将回应几个值得考虑的质疑,并且表明,即使自然界中的确存在奇迹,也不会动摇自然主义的基本立场。最后一节将做出总结并给出最终结论。

  一、什么是奇迹?

  如下两个关于奇迹的定义在相关文献中较为常见:一个是阿奎那给出的,另一个则是休谟给出的。我们先看阿奎那的定义。在《反异教大全》中,阿奎那关于奇迹的定义如下:

  定义1:奇迹是超出自然之力的事工。(Aquinas,p.265)

  在上述定义中,有两个关键词值得注意:第一个关键词是“自然之力(the powers of nature)”。它是指,那些“我们在日常经验中所遇到的物理的(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心理的)力”。(ibid.)由于这种“物理的力”是自然界中能够发生的一切自然事件(既包括物质的也包括心理的)之间的唯一联系,又由于自然进程(course of nature)是由这些自然事件所共同构成的,因此自然进程也是仅由此“物理的力”所维系的。因此,不难理解,如果出现定义1所说的奇迹,那么奇迹定然超出了自然进程。(参见阿奎那,第123页)①第二个关键词是“事工(work)”。通过这个词,阿奎那想表达的是,作为某些特殊事件,奇迹不是凭空而来的,也不是某种自然的原因造成的,而是神圣力量(divine power)的作为。这里,“神圣力量”是指一种源于上帝的而非源于自然的力量,因而也是“无限且不可理解的”力量。(Aquinas,pp.264-267)②

  下面来看休谟的定义。在《人类理智研究》一书的第十章,休谟专门讨论了奇迹。与阿奎那不同,休谟尝试从自然律(law of nature)的角度来重新定义奇迹,如下:

  定义2:奇迹是因神的特殊意志或因某个不可见行动者的干预,而使得自然律遭到违反的事件。(Hume,p.127)

  不难看出,至少在以下两点上,定义2区别于定义1。第一点区别是关于奇迹出现的原因。阿奎那认为,奇迹的出现,归根结底是源于上帝。而休谟则认为,奇迹的出现既有可能是神的干预,也可能是因为某个不可见的行动者(some invisible agent)。③第二点区别是,与阿奎那认为奇迹是超出了自然进程的事件不同,休谟则认为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a transgression of a law of nature)。如果说,定义1打算从本体论层面来定义奇迹,因而奇迹被理解成了“本体论上超出了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定义2则是打算从认识论层面来定义奇迹,因而奇迹被理解成了“认识论上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

  特别地,关于定义2中的“自然律”,以下两点需要注意。首先,由于休谟本人对自然律的理解与当前多数人关于自然律的常见理解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因而引发了关于定义2的一些不必要的争议。避免这些争议,并保留休谟式定义框架的一个常见做法是,对其中的“自然律”加以重新定义。(cf.McGrew,§1.2)例如,将“自然律”重新定义为,自然律是指(通常意义上的)各门自然科学中所包含的(那些类型的)规律。换句话说,自然律就是人们以特定的认知手段所发现的自然事物间天然存在的恒常联系。这些认识论上的“发现”,常被概括为一些命题或者公式。这些命题或公式之所以被称作自然律,是因为,人们普遍相信,它们是自然事物之间天然存在的恒常联系在认识论层面的“反映”。不难看出,经过重新定义之后的“自然律”,是一个能为目前多数人所接受的关于自然律的常见理解。因此,本文以下关于自然律及其相关讨论,都将遵循这种理解。④其次,这里的“自然律”不应当被理解成非基础自然律(non-fundamental laws)。很容易想到,自然界中有不少违反了非基础自然律的事件,我们通常并不会把它们看作奇迹。例如,违反了气象学规律的异常天气。我们对此并不陌生,但并不觉得它们算是奇迹。只有那些违反了基础自然律,或者更加精确地说,违反了终极科学中的基础自然律的事件,才有资格被当作(休谟意义上的)奇迹。

  总之,定义1和定义2的区别是明显的。一方面,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似乎免不了要违反自然律。理由是,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就是超自然事件,而自然律(原则上)只能解释自然进程中的事件,因而,超自然事件的出现免不了会违反(基础)自然律。另一方面,违反了(基础)自然律的事件似乎并不一定都会超出自然进程。理由是,有些事件明显是自然的,但它们似乎原则上也超出了科学的解释范围。因而它们的出现,往往也意味着对(基础)自然律的违反。例如,常识上,心理现象(如,希望、欲求、喜怒哀乐等)明显是自然的,但它们中的一部分(如,感受质),以及某些心理现象与物理现象之间的关系,似乎原则上都超出了科学的解释范围。事实上,心理现象之间是否存在规律(心—心规律),以及心理现象与物理想象之间是否存在规律(心—物规律),学界一直存有争议。假如最终表明,这些规律都是子虚乌有,那么,哪怕心理现象是完全自然的,它们的每一次出现,无疑都是对(基础)自然律的违反。关于这一点,下文还会有讨论,这里暂不展开论述。

  不管怎样,上述两种不同定义下的奇迹是否能与自然主义相兼容呢?这是我们目前最关心的问题。让我们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还需要先了解一下什么是自然主义。

  二、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

  按照《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中“自然主义”这一词条给出的说法,在当代哲学里面,并没有一个关于自然主义的清晰无争的定义,不同的哲学家关于自然主义有着不同的解释,但是如下这个关于自然主义的理解仍较为常见:

  自然主义者大多坚持“实在完全被自然所穷尽,而不包含任何‘超自然’。并且,科学的手段应当能被用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包括人类的精神”。(Papineau,2019,introduction)

  依上述理解,可区分自然主义的两种类型:

  本体论自然主义(ontological naturalism,ON):在本体论层面,实在是完全自然的,而不包含任何“超自然”。

  方法论自然主义(methodological naturalism,MN):在方法论层面,“科学的手段应当可以用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包括人类的精神”。

  可以说,以上也是自然主义的两个核心想法。具体而言,第一个核心想法是,在本体论层面,自然主义认为,自然界里的一切都是自然的,因而没有超自然的存在。这里有个关键问题:“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自然的”这个短语究竟是什么意思?对此,当代自然主义者往往采取一种物理主义式的回答,正如帕皮纽(D.Papineau)所言:

  本体论自然主义的核心想法是,时空中的一切事体(entity)要么本身是物理的,要么形而上学上由物理的事体所构成。对于心理的、生物的以及其他领域的那些所谓“特殊”事实,许多本体论上的自然主义者往往采取一种物理主义的态度(physicalist attitude)。他们认为,所有这些所谓的“特殊”事实无非也就是某些物理事体的排列(arrangements of physical entities)而已。(Papineau,2019,§1.1)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上述核心想法是合理的,那么就意味着以下这一说法似乎也是合理的:在自然界中或时空中,“如果一个物理事件在时间t有(正在发生的)原因的话,那么该物理事件在时间t就会有一个充足的物理原因。”(Kim,2011,p.214)这一说法常常被称为物理世界的因果闭合原则(the causal closure principle of physical world,CCP)。它获得了当今绝大多数本体论自然主义者或物理主义者的广泛认可。⑤

  自然主义的第二个核心想法是,在方法论层面,自然主义认为,近代以来所发展出的科学研究方法适用于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请注意,这里有两个要点:(1)第一个要点是,“实在的全部领域”是指时空中存在的一切,既包括那些物理的,也包括那些乍看上去“特殊的”事实(如,心理的、生物的)。换句话说,自然主义者们普遍相信,自然界里的一切,都可以经由“科学方法”得以一览无遗地加以探究,因而科学是一种完备的(complete)知识体系。⑥这一点可以称为方法论自然主义的完备性原则(completeness principle,CP)。(2)第二个要点是,自然主义者并没有认为,科学方法是适用于探究“实在全部领域”的唯一手段。换句话说,自然主义者可以相信,除了科学之外,仍然有可能存在探究“实在某些领域”(如,心理的领域)的其他手段,因而科学方法并不具有排他性。⑦这一点可以称为方法论自然主义的非排他性原则(non-exclusion principle,NEP)。

  需要指出的是,当今自然主义阵营内部对于ON和MN二者重要性的理解一直存在分歧。一些强(strong)自然主义者认为,自然主义只需坚持MN就够了。理由是,MN蕴含ON,即如果坚持科学方法可以探究实在的全部领域,那么就可以推出实在是完全自然的,而没有任何超自然。然而在一些弱(weak)自然主义者看来,情况并非如此。他们认为,ON才是自然主义必不可少的。因为,MN承诺了完备性原则(MN CP),但有理由相信,CP是一条过强的原则,自然主义应该放弃CP。而如果放弃CP,自然主义也就不必坚持MN,而只需守住ON就够了。对此,下文还会有具体讨论,这里暂不展开论述。

  三、自然主义与奇迹的兼容论

  现在让我们看看奇迹与自然主义能否兼容。不难理解,阿奎那意义上的奇迹(定义1)无论与ON还是与MN,似乎都是无法兼容的。理由是,在本体论自然主义者看来,如果存在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ON的基本立场就守不住了。而在方法论自然主义者看来,如果存在超出自然进程的事件,那么完备性原则(CP)必然会遭到破坏。CP一旦遭到破坏,MN就无法成立了((MN CP)∧ CP→ MN)。

  下面来看休谟意义上的奇迹(定义2)能否与自然主义兼容。首先,我们已经明白,休谟认为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而MN则强调,科学方法可以研究实在的全部领域,一切出现在自然界中的事件原则上都能获得科学的解释(CP)。因此,奇迹的出现必定会使得CP遭到破坏。可见,休谟意义上的奇迹与MN是不兼容的。其次,即便休谟意义上的奇迹关注的焦点是在认识论层面(即奇迹是违反了自然律的事件),但由此并不能进一步推出,奇迹必定也是(本体论层面的)超自然事件。因为,有可能存在某个特殊的事件e,一旦e出现了,就总会违反自然律,科学方法原则上并不适用于它,对此也永远给不出科学的解释,然而e却是完完全全自然的。并且,引起e出现的原因c,虽然也可以是经验上无法感知的(即无法经由经验的认知途径加以探究的),但依据上文提到的物理世界的因果封闭原则(CCP),无论c是怎样的,一个本体论上的自然主义者都有理由相信,c也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自然事件。

  不难理解,依照定义2,e是有资格被认作奇迹的。理由是,虽然e的出现会破坏CP,但是有可能并不会破坏CCP。由于破坏了CP会导致MN一并遭到违反((MN CP)∧ CP→ MN),而不破坏CCP,则ON就仍有可能得以保持。⑧因而,对于一个坚持ON并放弃MN的自然主义者S来说,S(原则上)是可以接受这种奇迹的。换句话说,休谟意义上的奇迹与ON可以兼容。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自然界没有奇迹吗?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