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度和古希腊哲学中的本原论比较研究

Ontology in the Philosophies of 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作者简介:姚卫群,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204期

  内容提要:本原问题是哲学探讨的基本问题。古印度和古希腊在各自哲学观念形成之初就提出了这方面的思想。两者的此类理论中既有认为单一实体为本原的思想,也有认为多种实体为本原的思想;有不约而同地提出相同思想的情况,也有分别提出特色理论的情形。在两地提出的相同或类似观点中,不能排除二者有相互交流的可能。本原概念对于印度和欧洲哲学在后世的发展都有重要影响。由于两地本原论在古代的差别,对后世两地哲学的影响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古印度和古希腊的本原思想展现了人类思想的智慧之光,为世界哲学在后世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思想材料和理论前行基础。

  The problem of ontology is the basic problem of philosophy.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put forward the relevant though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ir respective philosophical ideas.Both have the idea that single entity is the original reality,and they also have the idea of multiple entities as the original reality.There are circumstances of the same ideas put forward simultaneously,and also the circumstance of distinctive theories put forward separately.Among the same or similar views in the two countries,the possibility of mutual exchange cannot be ruled out.The concept of origin has had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later development of Indian and European philosophy.Due to the difference of the original theory between the two ancient countries,the influence on the later philosophy has also presented different forms.The original theories about ontology in 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have revealed the wisdom of human thought,provided valuable ideological materials and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world philosophy in later generations.

  关键词:古印度/古希腊/本原/世界哲学/东西方哲学比较/ancient India/ancient Greece/ontology/world philosophy/comparison of the Eastern philosophy and the Western philosophy

 

  古印度与古希腊之所以被认为是文明古国,与两地产生的哲学思想的丰富璀璨有关,也与两地在世界上较早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哲学观念或理论有关。探讨世界或宇宙的本原,是古印度和古希腊两地哲人们在从事理论探索之初就展开的创新性思维活动。

  一、古印度的本原理论

  古印度较早的宗教历史文献是《吠陀》和《奥义书》。《吠陀》中大量展示了远古印度人的宗教观念,也有少量哲学思维显露。《奥义书》是印度大量提出哲学思想的文献,是印度思想史上系统提出哲学理论的开端。《吠陀》和《奥义书》都是时间跨度很长的多种文献的汇集,它们在古印度的最初形态是口头的表述。现在人们看到的这两类文献的书面文本是后人整理出来的。

  本原理论在《吠陀》和《奥义书》中,均有重要展现。

  吠陀中有几首所谓“哲理诗”。其中提出的一些概念应当说是古印度较早提出的本原方面的思想。这在《原人歌》(《梨俱吠陀》10,90)《无有歌》(《梨俱吠陀》10,129)《生主歌》(《梨俱吠陀》10,121)和《造一切者之歌》(《梨俱吠陀》10,82)①这几首吠陀文献中为数不多的哲理诗中都有表述。

  《原人歌》1说:“原人即是这一切,(是已)存在的和(将)存在之(事物)。”

  《原人歌》12说:“婆罗门为这(原人)之嘴;(原人之)双臂为刹帝利;原人之两腿为吠舍;从(原人之)两足产生首陀罗。”

  《原人歌》13说:“月亮从(原人之)心(意)生出;太阳从(原人的)两眼产生;由(原人之)嘴产生因陀罗(雷)与阿耆尼(火);由(原人之)气息产生伐由(风)。”

  《原人歌》14说:“由(原人之)肚脐产生空(气);由(原人之)头产生出天;由(原人之)双足(产生)地;由(原人之)耳(产生)方(位)。世界即这样形成。”②

  由这些论述可知,此首赞歌的作者认为,原人是世间一些事物的根本或本原。日月等来自原人,天地来自原人,种姓社会来自原人。现在、过去和未来的一切事物都来自原人。

  《无有歌》2说:“那时,既没有死,也没有不死。没有夜(与)昼的标记。太一靠自己的力量无风地呼吸。在此之外,没有其他东西。”

  《无有歌》3说:“最初,黑暗被黑暗所掩盖。这一切都是无法辨别的水。生者为空虚所遮盖。太一通过炽热之力而产生。”③

  由这两句诗文可以看出,作者提出“太一”的概念,认为太一是世界形成之初的一个根本性的东西。事物是太一通过炽热之力而产生的。

  《生主歌》9说:“愿这(生主)不伤害我们。生主是大地之产生者,他具真正之理法。生主产生天空,产生发光之大洪水。”

  《生主歌》10说:“啊!生主,正是你环绕着所有创造物。但愿你赋予我们希求之物,使我们成为财富的拥有者。”④

  这首赞歌中提出生主的概念,认为生主产生大地,产生天空,产生洪水,给人们带来财富,并且具有世界的理法。这种生主也是属于事物本原性的东西。

  《造一切者之歌》2说:“造一切者在思想上和力量上都伟大,是创造者,安住者,至高无上的存在者。”

  《造一切者之歌》6说:“洪水怀着胚胎,其中聚集着众神。这胎安放在那太一的肚脐上,那里聚集着存在的一切东西。”

  《造一切者之歌》7说:“你不能感知创造这一切生物的那(太一),在你们中产生另外的东西。”⑤

  这首赞歌中论及了造一切者是创造者、安住者和至高无上的存在者。还提及了“太一”,认为太一的肚脐上聚集着存在的一切东西。这造一切者或太一也是世间事物的本原。

  《奥义书》中虽然仍有大量宗教方面的内容,但哲学思想在这些文献中明显要多于《梨俱吠陀》等早期吠陀文献。在《奥义书》的大量文献中,也有不少论及世界本原的内容。

  《广林奥义书》1,4,1说:“最初,此(处)唯有阿特曼,(以)原人的形态(展示出来)。这(阿特曼)环顾四周,除自我外,别的什么也见不到。”

  《广林奥义书》1,4,5说:“他(阿特曼)知道:‘我就是这创造,因为我产生了这一切。’这样,创造就产生了。”

  《广林奥义书》1,4,10说:“泰初,此(地)只有梵。他仅这样理解自己:‘我为梵’。这样,他成为一切。”

  《广林奥义书》2,2,20说:“如同丝从蜘蛛(口里)吐出,小火花由火(里)产生一样,从此阿特曼生出所有气息,所有世界,所有神,所有存在(物)。”⑥

  《奥义书》中类似的叙述还有不少。这些文献提出了“梵”与“我”两个概念,认为梵或我(阿特曼)是万有的本原。在讲世界的本体时,用“梵”一词多一些;在讲人等的生命主体时,使用我(阿特曼)多一些。但更多的场合是这两个概念混用,都是指人及世间万有的根本或本原。例如:

  《蛙氏奥义书》2说:“所有事物确为此梵,这阿特曼是梵。”⑦

  《伊莎奥义书》7说:“在明了了所有事物都是阿特曼(梵)的人那里,在看到了这同一的人那里,还会有什么迷误与痛苦吗?”⑧

  在《奥义书》中,在论及事物的本原时,梵这个概念和我这个概念的含义严格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在奥义书哲人看来,若把自己的小我看作是区别于梵的主体的话,就是无知或无明,将使人陷入轮回的痛苦中,只有认识到梵我同一才能获得最高的智慧。

  《奥义书》中除了强调梵或阿特曼是最高本原的论述之外,还提及了一些元素。这些元素在《奥义书》中也常被视为世界的本原。这类论述不少。

  《歌者奥义书》4,3,1说:“风确为一摄入者。火熄灭时归入风,太阳落时归入风,月亮没时归入风。”

  《歌者奥义书》7,10,1说:“水的确大于食物,正是水呈现出这地上之(各种)形态,(展露出)大气、天空、群山、众神和人,牲畜和鸟,草和树,野兽和虫,蝇和蚁。水的确是(这一切)形态。(应该)崇拜水。”

  《歌者奥义书》7,11,1说:“火的确大于水。……人们说:有闪电,有雷,因而有雨。火的确先表明了这,并创造了水。(应该)崇拜火。”

  《歌者奥义书》7,12,1说:“空的确大于火。在空中,(有)太阳与月亮、闪电、星星(及)火。通过空,(人)呼叫;通过空(人)听闻;通过空,(人)回答。(人)在空中享乐;(人)在空中痛苦;(人)在空中生;(人)对着空生。(应该崇拜)空。”⑨

  这里分别提及风、水、火、空是事物之根本,这类概念后来形成“四大”或“五大”理论,成为印度思想史上关于事物基础的重要观念。但在《奥义书》中,这些概念在总体上还是没有“梵”或“我”作为世界本原概念影响大,而且这些概念有时甚至被安置在梵我之下。如《他氏奥义书》3,1,3说:“这五大,——地、风、空、水、火……和那些卵生的、胎生的、湿生的、种生之(生物)……动的、飞的及静止之(事物),一切这些均由识指引,建立在识之中。世界由识指引,支撑物为识,梵天为识。”⑩显然,这些物质元素在奥义书哲人那里是居于次要地位的。但在印度后世的一些哲学派别中,这些元素所获得的地位与在《奥义书》中的地位是不同的。这里的“梵天”是古代婆罗门教的神。在《奥义书》中,梵有时也被视为神。

  在《奥义书》之后,印度逐渐形成一些宗教哲学流派。这些流派对于事物的本原问题也提出了不少新的观念或理论。

  在这些流派中,吠檀多派是影响最大的。此派继承及发展了《奥义书》中的主流哲学观念,认为世界之本原为梵(大我)。吠檀多派后来形成许多分支。这些分支中影响较大的为不二一元论。乔荼波陀是论述不二一元论较早之人。他提出,梵或大我是一切事物的根本,世间各种事物并无独立于梵之存在。小我或事物既非梵之部分,亦非它之变异,二者的关系就如瓶中之小虚空与瓶外之大虚空之关系一样。即:小虚空和大虚空本为一物,仅仅由于瓶子的限制,它们才显得不同。同样,无数小我和大我本为一物,仅仅由于身体之限制,它们才显得不同,二者实际是同一物(11)。主张不二一元论的另一主要思想家是商羯罗。商羯罗是印度思想史上影响极大的哲人。他认为,梵实际上是不二的,但却由于人们对梵的错误理解而展示出两种梵,一为下梵,它是有限制和有属性的,表现为神及其创造之世界各种现象;另一为上梵,上梵是摆脱一切条件因素的,无差别和属性的。商羯罗认为,两种梵的区分不过是人虚妄认识的产物,而实际情况是,梵只有一个(12)。吠檀多派中还有其他一些分支,对本原问题的看法与商羯罗不尽相同,但我们可以说,吠檀多派中的主流思想是不二一元论。这一思想与奥义书中的主流思想一样,都认为万有的本原是唯一不二的梵或大我。而梵或大我在婆罗门教或印度教中也往往被认为是最高神。因而,吠檀多派的本原观念和婆罗门教的最高神观念时常是联系在一起的(13)。

  数论派也是婆罗门教哲学中的重要派别。此派在论及事物本原时,实际持一种二元论。根据数论派在古代的主要文献《数论颂》及其注释的说法,此派认为,世间事物和人生现象产生于两个根本实体的结合。一个实体是自性,另一个实体为神我。自性是物质性和阴性的实体,神我为精神性和阳性的实体。二者结合在一起才能生出包括人生现象在内的事物。直接生出事物的是自性,但自性产生事物时必须有神我的作用。世间事物在毁灭时还要回归到自性中,自性和神我最终各自独存。《数论颂》21在论及事物产生时说:“我求见三德,自性为独存,如跛盲人合,由义生世间。”(14)

  根据《金七十论》的解释,这一偈颂的意思是:神我这一阳性实体要求见由三德(15)构成的自性。阴性实体自性则为求独存而与神我结合。二者结合后才能生出世间事物。神我相当于只能看路而不能走路的瘸子,而自性相当于只能走路而不能看路的瞎子。只有瘸子骑在瞎子身上,二者合作,才能正确地向前走路。同样,只有自性与神我结合,才能生出世间事物(16)。

  数论派的这种本原观念带有二元论的性质,但直接产生事物的是自性,只是在产生事物时,自性又不能离开神我的作用。

  胜论派是婆罗门教哲学派别中又一较有特色的派别。此派在解释世间事物的本原问题时提出了实体观念。此派把实体分为九种:地、水、火、风、空、时、方、我、意。这些实体中之前四种又被区分成极微与其复合物。此派之重要文献《胜宗十句义论》中即将“四大”分为极微及其复合物。该论说:“如是九实,五常四分别。谓此四中,非所造者常,所造者无常。如常、无常,有实、无实,无细分、有细分,因不相违、非因不相违,有边异、非有边异,圆、不圆,亦尔。”(17)世间具体的物体是由极微构成的。因而,极微在此派中实际就是作为本原性的成分而存在的。此种理论与《奥义书》中之元素理论应有某种渊源关系。

  耆那教亦为印度主要宗教派别。此教在探讨事物之本原问题时,持一种多元实在的观念。它在论述世间事物的构成时,提出了一种分类理论,耆那教在总的方面把事物分为“命我”和“非命我”两大类,在这两大类之下又有小的分类:

  所谓“命我”,在耆那教中主要是指生命现象或事物中的一种主体或主导者。命我也就是一般宗教中说的灵魂。它分为处于轮回中的命我和获得解脱的命我。

  所谓“非命我”是指命我之外的存在,包括法(使事物运动之条件)、非法(使事物静止之条件)、虚空和补特伽罗。(18)虚空即空间;补特伽罗则是世上各种物质性的东西。此派中影响较大的经典《谛义证得经》5,19,20说:“补特伽罗之作用是构成身、语、意及呼吸的基础。补特伽罗之作用还表现在使世间之乐、苦、生及死成为可能。”(19)耆那教将补特伽罗分为两类:一类指极微,另一类指极微的复合物。《谛义证得经》5,25,29中说:“补特伽罗(有两种形式):极微和极微的复合体。”“实体的明显特性是存在。”(20)

  由这些叙述中可以看出,耆那教的事物本原理论虽有多元实在的特性,但在论及构成事物的根本实体时实际较为看中极微等成分。

  佛教是印度哲学中的一个大的教派。此教也论述了事物的本原问题。佛教在产生时就将缘起论作为其对包括生命现象在内的世界事物分析的基本理论。因而佛教中的主流思想是不承认有不变实体或最高本体这样的东西的。佛教部派中说一切有部的一些分支主张三世实有和法体恒有,认为有实在的极微。但有部不是佛教思想中的主流派。印度佛教以大乘为主流的思想强调“性空”理论。虽然大乘中的瑜伽行派有唯识的理论,但这“识”按照《成唯识论》卷第二的解释,也是一种方便说法。(21)佛教的主流观念中是否定有最高本体观念的。

Ontology in the Philosophies of 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作者简介:姚卫群,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204期

  内容提要:本原问题是哲学探讨的基本问题。古印度和古希腊在各自哲学观念形成之初就提出了这方面的思想。两者的此类理论中既有认为单一实体为本原的思想,也有认为多种实体为本原的思想;有不约而同地提出相同思想的情况,也有分别提出特色理论的情形。在两地提出的相同或类似观点中,不能排除二者有相互交流的可能。本原概念对于印度和欧洲哲学在后世的发展都有重要影响。由于两地本原论在古代的差别,对后世两地哲学的影响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古印度和古希腊的本原思想展现了人类思想的智慧之光,为世界哲学在后世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思想材料和理论前行基础。

  The problem of ontology is the basic problem of philosophy.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put forward the relevant though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ir respective philosophical ideas.Both have the idea that single entity is the original reality,and they also have the idea of multiple entities as the original reality.There are circumstances of the same ideas put forward simultaneously,and also the circumstance of distinctive theories put forward separately.Among the same or similar views in the two countries,the possibility of mutual exchange cannot be ruled out.The concept of origin has had an important influence on the later development of Indian and European philosophy.Due to the difference of the original theory between the two ancient countries,the influence on the later philosophy has also presented different forms.The original theories about ontology in ancient India and Greece have revealed the wisdom of human thought,provided valuable ideological materials and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world philosophy in later generations.

  关键词:古印度/古希腊/本原/世界哲学/东西方哲学比较/ancient India/ancient Greece/ontology/world philosophy/comparison of the Eastern philosophy and the Western philosophy

 

  古印度与古希腊之所以被认为是文明古国,与两地产生的哲学思想的丰富璀璨有关,也与两地在世界上较早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哲学观念或理论有关。探讨世界或宇宙的本原,是古印度和古希腊两地哲人们在从事理论探索之初就展开的创新性思维活动。

  一、古印度的本原理论

  古印度较早的宗教历史文献是《吠陀》和《奥义书》。《吠陀》中大量展示了远古印度人的宗教观念,也有少量哲学思维显露。《奥义书》是印度大量提出哲学思想的文献,是印度思想史上系统提出哲学理论的开端。《吠陀》和《奥义书》都是时间跨度很长的多种文献的汇集,它们在古印度的最初形态是口头的表述。现在人们看到的这两类文献的书面文本是后人整理出来的。

  本原理论在《吠陀》和《奥义书》中,均有重要展现。

  吠陀中有几首所谓“哲理诗”。其中提出的一些概念应当说是古印度较早提出的本原方面的思想。这在《原人歌》(《梨俱吠陀》10,90)《无有歌》(《梨俱吠陀》10,129)《生主歌》(《梨俱吠陀》10,121)和《造一切者之歌》(《梨俱吠陀》10,82)①这几首吠陀文献中为数不多的哲理诗中都有表述。

  《原人歌》1说:“原人即是这一切,(是已)存在的和(将)存在之(事物)。”

  《原人歌》12说:“婆罗门为这(原人)之嘴;(原人之)双臂为刹帝利;原人之两腿为吠舍;从(原人之)两足产生首陀罗。”

  《原人歌》13说:“月亮从(原人之)心(意)生出;太阳从(原人的)两眼产生;由(原人之)嘴产生因陀罗(雷)与阿耆尼(火);由(原人之)气息产生伐由(风)。”

  《原人歌》14说:“由(原人之)肚脐产生空(气);由(原人之)头产生出天;由(原人之)双足(产生)地;由(原人之)耳(产生)方(位)。世界即这样形成。”②

  由这些论述可知,此首赞歌的作者认为,原人是世间一些事物的根本或本原。日月等来自原人,天地来自原人,种姓社会来自原人。现在、过去和未来的一切事物都来自原人。

  《无有歌》2说:“那时,既没有死,也没有不死。没有夜(与)昼的标记。太一靠自己的力量无风地呼吸。在此之外,没有其他东西。”

  《无有歌》3说:“最初,黑暗被黑暗所掩盖。这一切都是无法辨别的水。生者为空虚所遮盖。太一通过炽热之力而产生。”③

  由这两句诗文可以看出,作者提出“太一”的概念,认为太一是世界形成之初的一个根本性的东西。事物是太一通过炽热之力而产生的。

  《生主歌》9说:“愿这(生主)不伤害我们。生主是大地之产生者,他具真正之理法。生主产生天空,产生发光之大洪水。”

  《生主歌》10说:“啊!生主,正是你环绕着所有创造物。但愿你赋予我们希求之物,使我们成为财富的拥有者。”④

  这首赞歌中提出生主的概念,认为生主产生大地,产生天空,产生洪水,给人们带来财富,并且具有世界的理法。这种生主也是属于事物本原性的东西。

  《造一切者之歌》2说:“造一切者在思想上和力量上都伟大,是创造者,安住者,至高无上的存在者。”

  《造一切者之歌》6说:“洪水怀着胚胎,其中聚集着众神。这胎安放在那太一的肚脐上,那里聚集着存在的一切东西。”

  《造一切者之歌》7说:“你不能感知创造这一切生物的那(太一),在你们中产生另外的东西。”⑤

  这首赞歌中论及了造一切者是创造者、安住者和至高无上的存在者。还提及了“太一”,认为太一的肚脐上聚集着存在的一切东西。这造一切者或太一也是世间事物的本原。

  《奥义书》中虽然仍有大量宗教方面的内容,但哲学思想在这些文献中明显要多于《梨俱吠陀》等早期吠陀文献。在《奥义书》的大量文献中,也有不少论及世界本原的内容。

  《广林奥义书》1,4,1说:“最初,此(处)唯有阿特曼,(以)原人的形态(展示出来)。这(阿特曼)环顾四周,除自我外,别的什么也见不到。”

  《广林奥义书》1,4,5说:“他(阿特曼)知道:‘我就是这创造,因为我产生了这一切。’这样,创造就产生了。”

  《广林奥义书》1,4,10说:“泰初,此(地)只有梵。他仅这样理解自己:‘我为梵’。这样,他成为一切。”

  《广林奥义书》2,2,20说:“如同丝从蜘蛛(口里)吐出,小火花由火(里)产生一样,从此阿特曼生出所有气息,所有世界,所有神,所有存在(物)。”⑥

  《奥义书》中类似的叙述还有不少。这些文献提出了“梵”与“我”两个概念,认为梵或我(阿特曼)是万有的本原。在讲世界的本体时,用“梵”一词多一些;在讲人等的生命主体时,使用我(阿特曼)多一些。但更多的场合是这两个概念混用,都是指人及世间万有的根本或本原。例如:

  《蛙氏奥义书》2说:“所有事物确为此梵,这阿特曼是梵。”⑦

  《伊莎奥义书》7说:“在明了了所有事物都是阿特曼(梵)的人那里,在看到了这同一的人那里,还会有什么迷误与痛苦吗?”⑧

  在《奥义书》中,在论及事物的本原时,梵这个概念和我这个概念的含义严格来说是没有区别的。在奥义书哲人看来,若把自己的小我看作是区别于梵的主体的话,就是无知或无明,将使人陷入轮回的痛苦中,只有认识到梵我同一才能获得最高的智慧。

  《奥义书》中除了强调梵或阿特曼是最高本原的论述之外,还提及了一些元素。这些元素在《奥义书》中也常被视为世界的本原。这类论述不少。

  《歌者奥义书》4,3,1说:“风确为一摄入者。火熄灭时归入风,太阳落时归入风,月亮没时归入风。”

  《歌者奥义书》7,10,1说:“水的确大于食物,正是水呈现出这地上之(各种)形态,(展露出)大气、天空、群山、众神和人,牲畜和鸟,草和树,野兽和虫,蝇和蚁。水的确是(这一切)形态。(应该)崇拜水。”

  《歌者奥义书》7,11,1说:“火的确大于水。……人们说:有闪电,有雷,因而有雨。火的确先表明了这,并创造了水。(应该)崇拜火。”

  《歌者奥义书》7,12,1说:“空的确大于火。在空中,(有)太阳与月亮、闪电、星星(及)火。通过空,(人)呼叫;通过空(人)听闻;通过空,(人)回答。(人)在空中享乐;(人)在空中痛苦;(人)在空中生;(人)对着空生。(应该崇拜)空。”⑨

  这里分别提及风、水、火、空是事物之根本,这类概念后来形成“四大”或“五大”理论,成为印度思想史上关于事物基础的重要观念。但在《奥义书》中,这些概念在总体上还是没有“梵”或“我”作为世界本原概念影响大,而且这些概念有时甚至被安置在梵我之下。如《他氏奥义书》3,1,3说:“这五大,——地、风、空、水、火……和那些卵生的、胎生的、湿生的、种生之(生物)……动的、飞的及静止之(事物),一切这些均由识指引,建立在识之中。世界由识指引,支撑物为识,梵天为识。”⑩显然,这些物质元素在奥义书哲人那里是居于次要地位的。但在印度后世的一些哲学派别中,这些元素所获得的地位与在《奥义书》中的地位是不同的。这里的“梵天”是古代婆罗门教的神。在《奥义书》中,梵有时也被视为神。

  在《奥义书》之后,印度逐渐形成一些宗教哲学流派。这些流派对于事物的本原问题也提出了不少新的观念或理论。

  在这些流派中,吠檀多派是影响最大的。此派继承及发展了《奥义书》中的主流哲学观念,认为世界之本原为梵(大我)。吠檀多派后来形成许多分支。这些分支中影响较大的为不二一元论。乔荼波陀是论述不二一元论较早之人。他提出,梵或大我是一切事物的根本,世间各种事物并无独立于梵之存在。小我或事物既非梵之部分,亦非它之变异,二者的关系就如瓶中之小虚空与瓶外之大虚空之关系一样。即:小虚空和大虚空本为一物,仅仅由于瓶子的限制,它们才显得不同。同样,无数小我和大我本为一物,仅仅由于身体之限制,它们才显得不同,二者实际是同一物(11)。主张不二一元论的另一主要思想家是商羯罗。商羯罗是印度思想史上影响极大的哲人。他认为,梵实际上是不二的,但却由于人们对梵的错误理解而展示出两种梵,一为下梵,它是有限制和有属性的,表现为神及其创造之世界各种现象;另一为上梵,上梵是摆脱一切条件因素的,无差别和属性的。商羯罗认为,两种梵的区分不过是人虚妄认识的产物,而实际情况是,梵只有一个(12)。吠檀多派中还有其他一些分支,对本原问题的看法与商羯罗不尽相同,但我们可以说,吠檀多派中的主流思想是不二一元论。这一思想与奥义书中的主流思想一样,都认为万有的本原是唯一不二的梵或大我。而梵或大我在婆罗门教或印度教中也往往被认为是最高神。因而,吠檀多派的本原观念和婆罗门教的最高神观念时常是联系在一起的(13)。

  数论派也是婆罗门教哲学中的重要派别。此派在论及事物本原时,实际持一种二元论。根据数论派在古代的主要文献《数论颂》及其注释的说法,此派认为,世间事物和人生现象产生于两个根本实体的结合。一个实体是自性,另一个实体为神我。自性是物质性和阴性的实体,神我为精神性和阳性的实体。二者结合在一起才能生出包括人生现象在内的事物。直接生出事物的是自性,但自性产生事物时必须有神我的作用。世间事物在毁灭时还要回归到自性中,自性和神我最终各自独存。《数论颂》21在论及事物产生时说:“我求见三德,自性为独存,如跛盲人合,由义生世间。”(14)

  根据《金七十论》的解释,这一偈颂的意思是:神我这一阳性实体要求见由三德(15)构成的自性。阴性实体自性则为求独存而与神我结合。二者结合后才能生出世间事物。神我相当于只能看路而不能走路的瘸子,而自性相当于只能走路而不能看路的瞎子。只有瘸子骑在瞎子身上,二者合作,才能正确地向前走路。同样,只有自性与神我结合,才能生出世间事物(16)。

  数论派的这种本原观念带有二元论的性质,但直接产生事物的是自性,只是在产生事物时,自性又不能离开神我的作用。

  胜论派是婆罗门教哲学派别中又一较有特色的派别。此派在解释世间事物的本原问题时提出了实体观念。此派把实体分为九种:地、水、火、风、空、时、方、我、意。这些实体中之前四种又被区分成极微与其复合物。此派之重要文献《胜宗十句义论》中即将“四大”分为极微及其复合物。该论说:“如是九实,五常四分别。谓此四中,非所造者常,所造者无常。如常、无常,有实、无实,无细分、有细分,因不相违、非因不相违,有边异、非有边异,圆、不圆,亦尔。”(17)世间具体的物体是由极微构成的。因而,极微在此派中实际就是作为本原性的成分而存在的。此种理论与《奥义书》中之元素理论应有某种渊源关系。

  耆那教亦为印度主要宗教派别。此教在探讨事物之本原问题时,持一种多元实在的观念。它在论述世间事物的构成时,提出了一种分类理论,耆那教在总的方面把事物分为“命我”和“非命我”两大类,在这两大类之下又有小的分类:

  所谓“命我”,在耆那教中主要是指生命现象或事物中的一种主体或主导者。命我也就是一般宗教中说的灵魂。它分为处于轮回中的命我和获得解脱的命我。

  所谓“非命我”是指命我之外的存在,包括法(使事物运动之条件)、非法(使事物静止之条件)、虚空和补特伽罗。(18)虚空即空间;补特伽罗则是世上各种物质性的东西。此派中影响较大的经典《谛义证得经》5,19,20说:“补特伽罗之作用是构成身、语、意及呼吸的基础。补特伽罗之作用还表现在使世间之乐、苦、生及死成为可能。”(19)耆那教将补特伽罗分为两类:一类指极微,另一类指极微的复合物。《谛义证得经》5,25,29中说:“补特伽罗(有两种形式):极微和极微的复合体。”“实体的明显特性是存在。”(20)

  由这些叙述中可以看出,耆那教的事物本原理论虽有多元实在的特性,但在论及构成事物的根本实体时实际较为看中极微等成分。

  佛教是印度哲学中的一个大的教派。此教也论述了事物的本原问题。佛教在产生时就将缘起论作为其对包括生命现象在内的世界事物分析的基本理论。因而佛教中的主流思想是不承认有不变实体或最高本体这样的东西的。佛教部派中说一切有部的一些分支主张三世实有和法体恒有,认为有实在的极微。但有部不是佛教思想中的主流派。印度佛教以大乘为主流的思想强调“性空”理论。虽然大乘中的瑜伽行派有唯识的理论,但这“识”按照《成唯识论》卷第二的解释,也是一种方便说法。(21)佛教的主流观念中是否定有最高本体观念的。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古印度和古希腊哲学中的本原论比较研究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