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康德哲学中的过度决定问题

On the Problem of Overdetermination in Kant’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韩林合,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沪)2020年第20208期 第37-45,55页

  内容提要:康德认为,人的行动一方面是特定的自然原因的结果,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独特的理知原因的结果。在此,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分别对应着作为显象的人与作为物本身的人(主体本身或我本身)。一些解释者认为,康德的这种观点会让其陷入“过度决定”困境。这种批评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在康德这里,理知原因、自然原因和人的行动构成了一个因果链条:理知原因首先引起(因致)作为一种自然原因的意志决定和意志行为;意志决定和意志行为接着引起(因致)人的行动。

  According to Kant,a man’s action is an effect of some natural causes on the one hand,and an effect of an unique kind of intelligible cause on the other hand.Here natural cause and intelligible cause respectively correspond to man as an appearance and man as thing in itself (the subject in itself).Some commentators hold that this twofold cause conception of human action puts Kant into the so-called overdetermination dilemma.This critique of Kant is not acceptable,for intelligible cause and natural cause constitute a perfect causal chain:intelligible cause first of all causes decision and act of will as a kind of natural cause,and then decision and act of will causes action.

  关键词:自然原因/理知原因/先验自由/实践自由/过度决定/natural cause/intelligible cause/transcendental freedom/practical freedom/overdetermination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人是遵守规则的动物’之论题研究”(15AZX017)、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规范性研究”(16JJD720003)的阶段性成果。

 

  康德认为,人的行动一方面是特定的自然原因(Naturursache)的结果,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独特的理知原因(intelligible Ursache)的结果。在此,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分别对应着作为显象的人与作为物本身的人(主体本身或我本身)。一些解释者依据当代心灵哲学中的相关讨论,认为康德的这种观点会让其陷入所谓“过度决定”困境。那么,康德果真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行梳理一下康德有关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之区别与联系的观点。

  一、自然因致性与先验自由

  按照康德的理解,世界或自然作为诸显象或经验对象的总体,是一个由诸多无穷无尽的因果链条构成的整体。其中每个事物均既以其他事物为原因,又引起或因致了(verursachen;cause)其他事物。普泛所谓原因,是指发生的事情的条件(或者说事物存在的根据)。①如果这样的原因即发生的事情的条件本身仍然是有条件的,那么它们就构成所谓自然原因。一个原因之引起或因致某个结果的性质叫做该原因的“因致性”或“原因性”(Kausalit t)。康德也常常将一个原因之实施或发挥其因致性这个事件称作其“因致性”。因此,因致性概念蕴含了原因和结果之间的关系即因果关系。与许多哲学家一样,康德也认为原因与结果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必然的决定关系(反言之,结果和原因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必然的被决定关系或必然的依赖关系)。因此,他将自然原因的有条件的因致性(die bedingte Causalit t)——简言之,“自然因致性”(Naturkausalit t)或“经验因致性”(die empirische Kausalit t)或“感知因致性”(die sensible Kausalit t)——称作“自然必然性”(Naturnothwendigkeit)。世界或自然中的诸原因和诸结果之间的这种必然联系进而诸原因的因致性最终源自普遍必然的自然法则,因此,自然必然性便意味着发生的事情(即时间中的诸事件)根据有关因致性的自然法则而来的全部必然性——所有发生的事情均根据自然法则而毫无例外地(或者说无条件地,在任何条件或情况下,或在任何相关的可能世界中)被其诸原因的序列或诸条件的序列完全地决定了(也即,在这样的原因或条件序列之下,它们不可能不发生)。康德又将自然必然性称作“自然机制”(Naturmechanismus,Mechanismus der Natur)。②

  作为世界或自然中的事物之一,即作为感性存在物,人以及发生于其上的自然事件也必然处于无穷无尽的因果链条之中。特别说来,人之行动作为显象,根据恒常的自然法则而完全处于与其他显象的关联之中,并且可以从作为其条件进而原因的这些其他显象之中得出,因此,它们与其他显象一起构成了唯一的自然秩序中的成员。作为自然秩序或因果链条中的一环,人以及发生于其上的自然事件(特别是其行动)构成了感知原因,进而其因致性构成了感知因致性或经验因致性。

  作为显象总体的世界或自然中的诸原因的因致性的根据在于普遍必然的自然法则:根据自然法则,世界或自然中的任何一个事件必然是作为结果而跟着一个作为原因的在前的事件发生的。这样的因致性是有条件的因致性。那么,在这种仅仅根据自然法则的因致性或有条件的因致性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种类的因致性——依据完全不同种类法则的因致性或无条件的因致性(die unbedingte Causalit t)?或者说,除了有原因的原因之外,还有没有无原因的原因?康德断言,为了解释世界中诸事件的最终来源,我们必须假定存在着这样一种独特的因致性进而这样一种独特的原因。因为,如果仅仅存在着有条件的因致性,即根据自然法则的因致性,那么世界中的诸事件便不会拥有“先行充分地确定好了的原因”(hinreichend a priori bestimmte Ursache)③,而如果没有这样的原因,世界中的任何事件均不会发生。根据相关语境,所谓“先行充分地确定好了的原因”,就是指世界中诸事件的终极原因,即第一因或第一推动者,或绝对的无条件者。康德将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称作“自由”。④但是,他也常常将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称作“经由自由的因致性”或“出自自由的因致性”,而将自由本身看作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所属的一种能力。⑤

  此处所涉及的自由是所谓“先验自由”(die transzendentale Freiheit)或“宇宙论意义上的自由”(Freiheit,im kosmologischen Verstande)。先验自由根本说来是这样一种能力,它可以全然自动地或自发地(ganz von selbst)或绝对地(schlechthin)(即无条件地进而无原因地)行动起来(即不需要也无法事先得到另外一个原因,后者再次根据有关因果联系的自然法则决定它行动起来),并进而自动地(或自发地)或绝对地肇始(anfangen)世界中诸显象的按照自然法则延伸的序列,或者说诸时间中的序列(也即,其肇始世界中诸显象的按照自然法则延伸的序列的活动或性质——其因致性——并非根据自然法则再次隶属于另外一个原因,而正是这个原因从时间上说决定了它)。因此,先验自由是一种“绝对的自发性”(eine absolute Spontaneit t)。作为这样一种绝对的自发性,先验自由涉及作为显象总体的整个世界的来源。如果没有先验自由,那么在自然的运行中诸显象的序列在诸原因的一边决不可能是完全的。⑥

  康德断言,先验自由只能是独立的、本源性的且创造性的理性——它构成了人之理性的原型——所拥有的一种能力。⑦

On the Problem of Overdetermination in Kant’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韩林合,北京大学哲学系暨外国哲学研究所教授(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沪)2020年第20208期 第37-45,55页

  内容提要:康德认为,人的行动一方面是特定的自然原因的结果,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独特的理知原因的结果。在此,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分别对应着作为显象的人与作为物本身的人(主体本身或我本身)。一些解释者认为,康德的这种观点会让其陷入“过度决定”困境。这种批评是不可接受的,因为在康德这里,理知原因、自然原因和人的行动构成了一个因果链条:理知原因首先引起(因致)作为一种自然原因的意志决定和意志行为;意志决定和意志行为接着引起(因致)人的行动。

  According to Kant,a man’s action is an effect of some natural causes on the one hand,and an effect of an unique kind of intelligible cause on the other hand.Here natural cause and intelligible cause respectively correspond to man as an appearance and man as thing in itself (the subject in itself).Some commentators hold that this twofold cause conception of human action puts Kant into the so-called overdetermination dilemma.This critique of Kant is not acceptable,for intelligible cause and natural cause constitute a perfect causal chain:intelligible cause first of all causes decision and act of will as a kind of natural cause,and then decision and act of will causes action.

  关键词:自然原因/理知原因/先验自由/实践自由/过度决定/natural cause/intelligible cause/transcendental freedom/practical freedom/overdetermination

  标题注释: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人是遵守规则的动物’之论题研究”(15AZX017)、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规范性研究”(16JJD720003)的阶段性成果。

 

  康德认为,人的行动一方面是特定的自然原因(Naturursache)的结果,另一方面又是一种独特的理知原因(intelligible Ursache)的结果。在此,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分别对应着作为显象的人与作为物本身的人(主体本身或我本身)。一些解释者依据当代心灵哲学中的相关讨论,认为康德的这种观点会让其陷入所谓“过度决定”困境。那么,康德果真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先行梳理一下康德有关自然原因与理知原因之区别与联系的观点。

  一、自然因致性与先验自由

  按照康德的理解,世界或自然作为诸显象或经验对象的总体,是一个由诸多无穷无尽的因果链条构成的整体。其中每个事物均既以其他事物为原因,又引起或因致了(verursachen;cause)其他事物。普泛所谓原因,是指发生的事情的条件(或者说事物存在的根据)。①如果这样的原因即发生的事情的条件本身仍然是有条件的,那么它们就构成所谓自然原因。一个原因之引起或因致某个结果的性质叫做该原因的“因致性”或“原因性”(Kausalit t)。康德也常常将一个原因之实施或发挥其因致性这个事件称作其“因致性”。因此,因致性概念蕴含了原因和结果之间的关系即因果关系。与许多哲学家一样,康德也认为原因与结果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必然的决定关系(反言之,结果和原因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必然的被决定关系或必然的依赖关系)。因此,他将自然原因的有条件的因致性(die bedingte Causalit t)——简言之,“自然因致性”(Naturkausalit t)或“经验因致性”(die empirische Kausalit t)或“感知因致性”(die sensible Kausalit t)——称作“自然必然性”(Naturnothwendigkeit)。世界或自然中的诸原因和诸结果之间的这种必然联系进而诸原因的因致性最终源自普遍必然的自然法则,因此,自然必然性便意味着发生的事情(即时间中的诸事件)根据有关因致性的自然法则而来的全部必然性——所有发生的事情均根据自然法则而毫无例外地(或者说无条件地,在任何条件或情况下,或在任何相关的可能世界中)被其诸原因的序列或诸条件的序列完全地决定了(也即,在这样的原因或条件序列之下,它们不可能不发生)。康德又将自然必然性称作“自然机制”(Naturmechanismus,Mechanismus der Natur)。②

  作为世界或自然中的事物之一,即作为感性存在物,人以及发生于其上的自然事件也必然处于无穷无尽的因果链条之中。特别说来,人之行动作为显象,根据恒常的自然法则而完全处于与其他显象的关联之中,并且可以从作为其条件进而原因的这些其他显象之中得出,因此,它们与其他显象一起构成了唯一的自然秩序中的成员。作为自然秩序或因果链条中的一环,人以及发生于其上的自然事件(特别是其行动)构成了感知原因,进而其因致性构成了感知因致性或经验因致性。

  作为显象总体的世界或自然中的诸原因的因致性的根据在于普遍必然的自然法则:根据自然法则,世界或自然中的任何一个事件必然是作为结果而跟着一个作为原因的在前的事件发生的。这样的因致性是有条件的因致性。那么,在这种仅仅根据自然法则的因致性或有条件的因致性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种类的因致性——依据完全不同种类法则的因致性或无条件的因致性(die unbedingte Causalit t)?或者说,除了有原因的原因之外,还有没有无原因的原因?康德断言,为了解释世界中诸事件的最终来源,我们必须假定存在着这样一种独特的因致性进而这样一种独特的原因。因为,如果仅仅存在着有条件的因致性,即根据自然法则的因致性,那么世界中的诸事件便不会拥有“先行充分地确定好了的原因”(hinreichend a priori bestimmte Ursache)③,而如果没有这样的原因,世界中的任何事件均不会发生。根据相关语境,所谓“先行充分地确定好了的原因”,就是指世界中诸事件的终极原因,即第一因或第一推动者,或绝对的无条件者。康德将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称作“自由”。④但是,他也常常将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称作“经由自由的因致性”或“出自自由的因致性”,而将自由本身看作这种无条件的因致性所属的一种能力。⑤

  此处所涉及的自由是所谓“先验自由”(die transzendentale Freiheit)或“宇宙论意义上的自由”(Freiheit,im kosmologischen Verstande)。先验自由根本说来是这样一种能力,它可以全然自动地或自发地(ganz von selbst)或绝对地(schlechthin)(即无条件地进而无原因地)行动起来(即不需要也无法事先得到另外一个原因,后者再次根据有关因果联系的自然法则决定它行动起来),并进而自动地(或自发地)或绝对地肇始(anfangen)世界中诸显象的按照自然法则延伸的序列,或者说诸时间中的序列(也即,其肇始世界中诸显象的按照自然法则延伸的序列的活动或性质——其因致性——并非根据自然法则再次隶属于另外一个原因,而正是这个原因从时间上说决定了它)。因此,先验自由是一种“绝对的自发性”(eine absolute Spontaneit t)。作为这样一种绝对的自发性,先验自由涉及作为显象总体的整个世界的来源。如果没有先验自由,那么在自然的运行中诸显象的序列在诸原因的一边决不可能是完全的。⑥

  康德断言,先验自由只能是独立的、本源性的且创造性的理性——它构成了人之理性的原型——所拥有的一种能力。⑦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论康德哲学中的过度决定问题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