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完成时”与“本质”的表达式

Heidegger’s “A Priori Perfect” and Debate about Understanding of Aristotelian “Essence”

  作者简介:靳希平,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南京大学学报:哲学 人文科学 社会科学》第20204期

  内容提要:西方哲学的基本概念和思想在古希腊形成之时,曾经直接受到古希腊语语法屈折的影响和制约。为了克服这一制约,亚里士多德在把握事物之本质的时候,为了准确展示他面对的事物之结构,故意使用希腊语“是—动词”所具有的过去未完成时与现在时不定式之间的时态张力,创造了我们经常翻译为“本质”概念的表达式(τò τ ν ναι)。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的眉批中引用亚里士多德这一表达式,以进一步澄清他对人生“達在”(Dasein)的生命进程之基本特征——“先天完成时”——的描述。但是,如何理解亚里士多德的这一表达武,本身就是哲学史上一件至今尚未了结的公案。本文择要回顾了这段哲学文献学公案的历史进程和现状,以期引起西方哲学史同仁关注西方语言的结构屈折与西方哲学概念含义之形成间的内在联系。

  关键词:“達在”(Dasein)/本质/存在/“是—动词”/亚里士多德/海德格尔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有一个想法:西方哲学的产生有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印欧语言屈折变化的语法特征;它是狭义的专业哲学(概念形态、着眼的层次等)产生(并非其进一步发展、成熟)的必要但非充分的条件。这种想法并不是我的创新。柏拉图的《克拉底鲁篇》中就有这种想法的雏形;中世纪晚期哲学进一步强调了语言语法结构同认识世界的密切联系①:洪堡直接提出“思想与语言是一张纸的两面”的思想,等等。在最近翻译《黑皮本》之余,翻看《存在与时间》,读到“ein apriorisches Perfekt”(先天完成时)时,觉得找到了说明我想法的一个具体实例,庆幸自己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写一篇文章以填补此生之空白,于是写下一些想法。但是后来一查,发现别人早就说过了!我差点陷入“抄袭门”。首先,我在网上查到,2001年Thomas Sheehan在 Existentia上发表了一篇名为“Geschitlichkeit/Ereignis/Kehre”的文章,专门讨论了海德格尔的“先天完成时”问题,我的基本想法这篇文章都谈到了;其次,张汝伦教授在他的《〈存在与时间〉释义》中也提及这一问题,尽管没有在我的思考方向上加以分析②。由于是自己想了好长时间的想法,敝帚自珍,舍不得扔在一边,还是写了下来,以期引起西方哲学史同仁关注西方语言的结构屈折与西方哲学概念含义之形成间的内在联系。

  因为文中涉及“是—动词”的存在含义,即德文的“Sein”、古希腊语的“ ναι”等动词的存在意义问题,所以,事先要把“是—动词”有没有存在含义的问题交代清楚:我认为,西文中的“是—动词”肯定有存在含义。这方面证据很多,只举两例。

  首先,依据《莱顿印欧语词源字典》,“是—动词”在词源上就有“继续处于某种状态”(staying)和“存活、生存”(subsistence)的意义③。而在古希腊语中,经常遇到“是—动词”表达存在这一含义的用法。比如,“我还有一个女儿”这句话,古希腊语的表达是“我处还存在(is)一个女儿”( στι μοι δ κα μ α θυγ τερ)。“我有书,你没有”这句话,古希腊语的表达是“我处存在(is)书,你处无”( μοι μ ν βιβλ σν στλ ν,σοι δ ο )。

  其次,海德格尔自己在准备《存在与时间》的文稿中明确说过,他使用的“ist”不是系词意义上的“ist”:“这个ist没有系词的功能,而是表达的基本功能的引得……是实存的当下在场——处于其当下在场性中的实存——之单纯的让[人]看见。”④也就是说,“ist”指称的内容,是人生活实践活动的基本功能,即人特殊的存在、生存方式。所以,把存在意义完全割除于西文“是—动词”的意义领域之外,不符合西方语言的语用实际。至于在具体的文本中,“是—动词”到底翻译作什么,要根据具体上下文灵活处理。总之,西文中的“是—动词”本身,从根本上说,对于汉语而言是“无法翻译”(untranslatable)的概念,需要根据上下文来向汉语读者进行解读。

  一、“達在”(Dasein)本身的存在方式是“先天完成时”

  在《存在与时间》德文原版第85页有这样一个说法,叫“ein apriorisches Perfekt”⑤,陈嘉映翻译为“一种先天的完成时”。它的中译文全文是“这个把某种东西向着因缘开放的‘向来了却其因缘’是一种先天的完成时,它描述着此在本身的存在方式”⑥。这句话译成中文后不好理解,德文原文反而好懂一些,我们分析一下这段德文:

  Das 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 Je-schon-haben-bewendenlassen ist ein apriorisches Perfekt,das die Seinsart des Daseins selbst charakterisiert.⑦

  中译文中翻译为“因缘”的“Bewandtnis”,实际上就是物理对象在生活世界中的使用价值,也就是物理对象同人类生活实践的一种纠缠、关联性。海德格尔喜欢的例子是锤子,它的“因缘”(Bewandtnis)就是它在工具使用界的功能;其实水稻与饮食、阿尔卑斯山与滑雪爬山等,都是物理对象、自然物的“因缘”实例。具有了这种纠缠关联性的物理对象、自然物,被海德格尔称为“应手性”(Zuhandenheit)。用从句中的说法,人生“達在”⑧本身的存在方式,在具体描述上的、操作性的“本征特征”(der eigene Charakter)是用连接符构成的表达式:人生就是作为一种“业已(Jeschon)主动让(什么东西)[与自己]发生纠缠和关联”的行为活动(bewendenlassen)。这种人生活动的目的和功能是什么呢?是主动地去向物理、自然对象的纠缠关联性(Bewandtnis,即陈嘉映所翻译的“因缘”,也就是自然、物理对象的使用价值)开放。此处的“freigebende”活动,即追求(热衷于、邀请、迎接、努力建立、维护和发展)这种纠缠关联(auf Bewandtnis hin)。

  如果用实例去理解,这是对生活实践与自然之关系十分平实的形式化概括。这里是说,人生的存在方式(“達在”),就是主动追求那些业已成为人生世界组成部分的自然物和人工产物的使用价值,同它们建立关联;这些物件、工具、东西,事先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樟木成为我们的樟木材料和做棺材的材料;我们冒险去开采海底可燃冰,成功使之成为可供我们使用的能源。我们去积极努力、去大胆实践的活动,就是(向使用价值、向纠缠关联性)主动开放的行为活动、实践活动,就是让实存、存在者,即物理对象同我们建立纠缠关联,就是海德格尔所说“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的活动。这就是所谓的给物理对象以此类自由能性,给自然同我们建立纠缠关联的自由,使得它们有可能成为使用价值。但是从事这种活动的施动者,并不是单纯的、“无前提的”、无牵无挂的、单纯无瑕的主体,而是已经关联缠身的,满身附着着厚厚的关联纠缠的生活实践主体。这个主体本身完全是由这种与人、与物,即人化、诗化、工具化、生活化、科技化了的物理自然之关联纠缠⑨构成的。这种本身不断重复叠加的活动,就是人生“達在”的“本征特征”(der eigene Charakter)。

  我想,如果是在用中文写文章,这问题已经说清楚了,没问题了,即便是海德格尔也不会有什么可说的了。可是,海德格尔不仅使用德文写作,且古希腊文献烂熟于胸,于是在“Das 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 Je-schon-haben-bewendenlassen”这句总结性的表达式后面,又借重于句法层次上的语言,对该表达式进一步定性,说该表达式是“先天完成时”。也就是说,这个表达式的内容,除了我们上一段解释了的具体内容之外,还有一种形式性属性,即“完成态”(Perfekt),并且还加了一个定语:这种由句法概念指出的“完成态”,是先天的,或者“先在的”(apriorisches)。这才是对人生“達在”本身“存在类型”(die Seinsart)的特征刻画!这就是说,上述操作层次上具体的本征性质,透过其语言表达的语法时态的层次(元语言层次、视角)。显示出另外的、更深层次上的特征还有一层形而上的属性,表达式本身通过自身语法时态上的特性,指示出了该人生“達在”更高层次上的属性与时间性特征:先天完成时。它是这句话的“谓词”(Pr dikat)⑩。这个谓词是句法语言性质的词,不是指物概念。具体讲,是语法上的时态概念。它本是对该表达在句法层次上的动词属性之定性,因为,“bewendenlassen-haben”在语法上本来就是动词形式,只不过海德格尔在它的前面加上冠词,使得动词名词化了。老的英译本把这句话译作“We are using a perfect tense a priori which characterize the kind of Being belonging to Dasein itself”(11),这个翻译把海德格尔的这个术语用句法层次的动词时态概念来进行定性这一事实,表述得十分清楚。这里的“using a perfect tense a priori”显然是句法语言。全句可以译为“我们使用语法上动词的先天完成时特征,来刻画属于‘達在’自身的那类存在的属性”。显然,海德格尔在这里不是想谈论表达式的语法属性,而是认为,该表达式的这种语法属性,反映出比在操作层面上的本质特征更深一层、更一般的人生实践活动的属性(12)。

  二、“先天”(a priori)与“自然上的在先”(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

  尽管“先天完成时”这个说法在《存在与时间》全书中只出现了这一次,但它并不是一句多余的废话。对这句话,海德格尔本人也十分重视——海德格尔在他手头的《存在与时间》一书中,对“先天完成时”这一表达加了一个注释性的眉批。陈嘉映在商务文集版《存在与时间》中把该眉批放在书尾,即第593页上。现引用如下:

  在同一段里说到了“先行开放”——亦即(一般说来)存在为存在者可能的公开先行开放。这一存在论意义上的“先行”在拉丁文里叫作“a priori”,在希腊文里叫作“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自然上的在先],见亚里士多德,《物理学》,A1;更清楚的见:《形而上学》,E1025b 29,“τò τ ν ναι”[是其所是],“那已经曾是的存在”,“那一向已预先本在的”,曾在,完成时。希腊语的动词“ ναι”没有完成时形式;它在这里是用“ ν ναι”表示。并非存在者状态上的过去之物,而是向来更早的东西,是我们在追问存在者之为存在者之际将回溯到其上的东西。不说[不用]先天的完成时,也可以说[称之为]:存在论上的或者先验的完成时。(13)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1)用德文“vorgaengig”解释“a priori”;(2)此处是作存在论、本体论上的理解,而非其他理解;(3)用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中的“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自然上在先)解说之;(4)用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的“τò τ ν ναι”进一步解说之;(5)解释τò τ ν ναι”这一表达式提出的原因和要表达的意思;(6)提炼这一表达式的语法特征,并用以阐述人生“達在”在存在论上的时间特性。

  这段眉批首先提到的是《存在与时间》在同一段里说到,实际上就是紧挨着的下一句话,“从存在论上加以领会的了却因缘就是,先行把存在者向其周围世界之内的上手状态开放”(14)。这句话就是对“先天完成时”的德文翻译和解释。翻译为通俗的话就是:上述让物理自然物同我们发生纠缠关联,显现为使用价值的生活实践活动,从本体论上来理解,就是让“实存”(Seiendes),也就是物理自然物,成为内在于周围世界、生活世界的应手性(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审美价值等)。说玄一点儿,就是海德格尔字面上说的“先行给予自由”,先行开放活动。其具体内容仍然是我们指出的,科学家、地质学家等事先已经给予了尚不知如何开采的海底可燃冰自由,让它在我们的生活世界中现身、显身、献身,给予它与我们的社会实践发生纠缠关联的可能性,成为使用价值的可能性。

  海德格尔在眉批中指出,预先的、给予自然物理对象成为使用价值等可能性的实践行为和活动.这也就是(一般来说的)“des Seins für die m gliche Offenbarkeit yon Seiendem”。德文“Sein für”就是“给予”,直译就是“为了……而存在”,翻译成俗话,也就是“人们的实践活动给予了……”。给予谁,为了谁,或者为了什么而存在(而实践)?为了“实存”的“可能的开放性”(die m gliche Offenbarkeit(15),陈嘉映译为“公开先行开放”),就是为了让物理对象开放给我们,让它们展示出对我们生活、社会实践的有用性、可使用性等。也就是说,“Freigabe”(开放,把自由给予……),与“Sein für”和“being for”,在实际语用上就是同义词,不过在表述上,“Gabe”和“Gave”十分具象,是具体的行为动作;而“Sein”在语言表达形式上更加通用,是更加一般的语言表达形式,更玄,更加抽象,直接具有了存在论的形式。但是加上“für”,语义语用十分清楚,为谁的,就是给予谁的;比如德语说“es ist für mich”,就是说“这是给我的”。所以,“Freigabe”在这里就是“给予自由”,就等于“为了……而存在”。“存在”(Sein)在此处的意义,就是开头我们引用的“实存的当下在场——处于其当下在场性中的实存——之单纯的让(人)看见”的意思。这种人类实践行为让实存(比如海底可燃冰)在场,任人观看,任人看到,让处于现实在场中的实存(海底可燃冰)显现在我们面前,呈现为“应手性”(Zuhandenheit,陈嘉映译为“上手状态”)!

  这里要强调的是,海德格尔指出“a priori”就是德文“vorg ngig”的同时,还强调这种“先行性”(Vorg ngigkeit)是在作本体论、存在论理解时才突显出来的。存在论的理解是什么意思,与非存在论的理解有什么区别?存在论的理解就是在讨论存在意义的视野之内,将其纳入存在意义讨论范围内的对象性时,它显示出来的特征。这就像看戏一样,在京剧《凤还巢》故事本身的视域中,演员本人的性别、个人履历并不参与到故事的情节(存在)之中;但是在京剧表演艺术的研究中,在戏剧评论中,在京剧演艺学和美学的视域中,演员的性别(男旦还是女旦)和传承履历就有了意义。非存在论的理解的纠缠关联(自然物理对象的使用价值等),相当于《凤还巢》故事情节本身,是具体的生活世界的故事。存在论的理解,就进入了一般的存在意义的讨论,相当于京剧演艺学和美学的视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对象性内容:先天的(先在的)还是后天的(后在的),才成为研究对象“粉墨登场”。这种讨论并不参与平时的日常生活活动。

  那么,在存在论舞台上粉墨登场的“a priori”,是什么意思?为了与近代认识论中这个概念的含义相区别,海德格尔引用了亚里士多德的两个说法,为他的理解“背书”。我对亚里士多德哲学没有系统全面的研究,只是由于海德格尔的原因偶有涉及。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去查对一下,海德格尔引用的说法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是什么意思。

  第一个说法是“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被德文称为“vorg ngig”的“a priori”,就是希腊文的“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陈嘉映译为“自然上在先”,亚里士多德著作翻译中常翻译为“本性在先”。海德格尔眉批给出的出处是亚里士多德《物理学》的第1卷第1章(Aristot.,Physik,A1;)。但是我们查过只有一页半的《物理学》第1卷第1章,并没有发现上述说法,也未见讨论“在先”的问题。那里只是谈到“第一因们”(τ α τια τ πρ τα)和“第一始基们”(τ ζ ρχαζ τ ζ πρ ταζ)的重要性时,涉及同源字“πρ τον”。而且在整个第1卷中也没查到“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这个表达。当然,海德格尔的眉批原本就不是供发表之用,而是供自己参考的,所以,出处不准,不可求全责备。(16)而在《物理学》中,讨论谁“在先”(πρ τερον),什么“在后”( στερον),的确是一个重要话题。(17)把“在先”与“依据自然(本性)”联系在一起的论述出现过几次。亚里士多德在讨论完整的事物与不完整的事物关系时讲道:“无论就自然( σει)而言,还是就定义而言,还是就时间而言,完整的事物总是先于(πρ τερον)不完整的事物。”(18)在讨论偶然原因和自发因的时候,亚里士多德认为,思想和自然的原因必然先于任何自发的和偶然性的原因(19)。这是我们在《物理学》里查到的最接近“在自然上在先”这一概念的表述了。不过,虽然强调“自然上在先”的思想在《物理学》中到处可见,但我们毕竟没有找到这个概念或者表达式。

  当然,在亚里士多德的文稿中,这个表达式还是经常出现。在《论天体》中直接使用了这个说法:“在先的运动是自然上在先的(προτ ρον τ σει)物体的运动。”(20)讨论生成运动与主动位移谁更本源的时候,他指出,有一种“在生成上(γ γεν σει,依生成)在后的,在自然上(τ σει,依自然)却在先的存在”(21)。在《政治学》中,他特别强调“城邦在自然上先于(πρ τερον δ τ σει)我们的家庭和个人”;“城邦在自然上先于个人,这是很清楚的:当个人被隔离开,就不再自足,就像部分之于整体一样”(22)。《前分析篇》中讨论三段论的大、小前提与结论的关系时,指出“通过中项而进行的三段论是自然上在先的”(23)。《后分析篇》不仅经常讨论逻辑推理中前提与结论之间谁在先的问题,而且还对“在先”概念的语用进行分析,“在先和易于认识有二:自然上在先,同相对于我们而在先,不是一回事”(24),并且指出,相对于我们而言的“在先”是指与我们的感觉比较接近的事物;而纯粹意义上的(我认为,就是自然上的)“在先”则是指远离感觉的东西,即那些最普遍的概念。《尼克马可伦理学》一书在涉及实体与关系孰重孰轻时指出:“绝对和实体在自然上(苗力田先生译为“在本性上”)先于关系。”(25)《形而上学》一书也用到“自然上在先”这一概念:“感觉不是对自身的感觉,而是在感觉之外有某个事物,它必须是先于感觉的。因为那引起运动的东西在自然上先于被运动的东西。”(26)讨论具体事物同该事物的本质是否是一回事的时候,也用到“在先”这一表达,但是在否定的、批判理念论的意义上使用的。尽管在古希腊—拉丁字典上我们查到“πρ τερον”的翻译是“prior”(27),古希腊语法书上也把它等于拉丁语的“prior”(28),可是以上引用的亚里士多德谈到“在先”“自然在先”的例子,无一例外说的都是对象、内容(包括逻辑学的内容)之间的孰重孰轻,哪个更本源,哪个是构成该事物的始基或者基本元素;哪个是原因,哪个是前提。没有一处是在近代认识论传统中的认知前提这个意义上使用“a priori”这一概念。所以,海德格尔眉批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在先”为“apriorisch”背书,就是要同近代认识论传统对此概念的用法划清界限。海德格尔所说的“先天完成时”的先天、在先,不是近现代认识论传统中的源自于理性本身的、作为通过经验认识现象界之对象的基本概念(认知范畴)所具有的先天性、在先性;而是在亚里士多德意义上,在对象、内容的分析研究上,分析出的“自然先天”“自然在先”。而这里所说的“自然的”就是事物本身“自然而然的”“简单素朴的”( πλ ζ)属性。

Heidegger’s “A Priori Perfect” and Debate about Understanding of Aristotelian “Essence”

  作者简介:靳希平,北京大学哲学系。北京 100871

  原发信息:《南京大学学报:哲学 人文科学 社会科学》第20204期

  内容提要:西方哲学的基本概念和思想在古希腊形成之时,曾经直接受到古希腊语语法屈折的影响和制约。为了克服这一制约,亚里士多德在把握事物之本质的时候,为了准确展示他面对的事物之结构,故意使用希腊语“是—动词”所具有的过去未完成时与现在时不定式之间的时态张力,创造了我们经常翻译为“本质”概念的表达式(τò τ ν ναι)。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的眉批中引用亚里士多德这一表达式,以进一步澄清他对人生“達在”(Dasein)的生命进程之基本特征——“先天完成时”——的描述。但是,如何理解亚里士多德的这一表达武,本身就是哲学史上一件至今尚未了结的公案。本文择要回顾了这段哲学文献学公案的历史进程和现状,以期引起西方哲学史同仁关注西方语言的结构屈折与西方哲学概念含义之形成间的内在联系。

  关键词:“達在”(Dasein)/本质/存在/“是—动词”/亚里士多德/海德格尔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有一个想法:西方哲学的产生有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印欧语言屈折变化的语法特征;它是狭义的专业哲学(概念形态、着眼的层次等)产生(并非其进一步发展、成熟)的必要但非充分的条件。这种想法并不是我的创新。柏拉图的《克拉底鲁篇》中就有这种想法的雏形;中世纪晚期哲学进一步强调了语言语法结构同认识世界的密切联系①:洪堡直接提出“思想与语言是一张纸的两面”的思想,等等。在最近翻译《黑皮本》之余,翻看《存在与时间》,读到“ein apriorisches Perfekt”(先天完成时)时,觉得找到了说明我想法的一个具体实例,庆幸自己终于找到机会,可以写一篇文章以填补此生之空白,于是写下一些想法。但是后来一查,发现别人早就说过了!我差点陷入“抄袭门”。首先,我在网上查到,2001年Thomas Sheehan在 Existentia上发表了一篇名为“Geschitlichkeit/Ereignis/Kehre”的文章,专门讨论了海德格尔的“先天完成时”问题,我的基本想法这篇文章都谈到了;其次,张汝伦教授在他的《〈存在与时间〉释义》中也提及这一问题,尽管没有在我的思考方向上加以分析②。由于是自己想了好长时间的想法,敝帚自珍,舍不得扔在一边,还是写了下来,以期引起西方哲学史同仁关注西方语言的结构屈折与西方哲学概念含义之形成间的内在联系。

  因为文中涉及“是—动词”的存在含义,即德文的“Sein”、古希腊语的“ ναι”等动词的存在意义问题,所以,事先要把“是—动词”有没有存在含义的问题交代清楚:我认为,西文中的“是—动词”肯定有存在含义。这方面证据很多,只举两例。

  首先,依据《莱顿印欧语词源字典》,“是—动词”在词源上就有“继续处于某种状态”(staying)和“存活、生存”(subsistence)的意义③。而在古希腊语中,经常遇到“是—动词”表达存在这一含义的用法。比如,“我还有一个女儿”这句话,古希腊语的表达是“我处还存在(is)一个女儿”( στι μοι δ κα μ α θυγ τερ)。“我有书,你没有”这句话,古希腊语的表达是“我处存在(is)书,你处无”( μοι μ ν βιβλ σν στλ ν,σοι δ ο )。

  其次,海德格尔自己在准备《存在与时间》的文稿中明确说过,他使用的“ist”不是系词意义上的“ist”:“这个ist没有系词的功能,而是表达的基本功能的引得……是实存的当下在场——处于其当下在场性中的实存——之单纯的让[人]看见。”④也就是说,“ist”指称的内容,是人生活实践活动的基本功能,即人特殊的存在、生存方式。所以,把存在意义完全割除于西文“是—动词”的意义领域之外,不符合西方语言的语用实际。至于在具体的文本中,“是—动词”到底翻译作什么,要根据具体上下文灵活处理。总之,西文中的“是—动词”本身,从根本上说,对于汉语而言是“无法翻译”(untranslatable)的概念,需要根据上下文来向汉语读者进行解读。

  一、“達在”(Dasein)本身的存在方式是“先天完成时”

  在《存在与时间》德文原版第85页有这样一个说法,叫“ein apriorisches Perfekt”⑤,陈嘉映翻译为“一种先天的完成时”。它的中译文全文是“这个把某种东西向着因缘开放的‘向来了却其因缘’是一种先天的完成时,它描述着此在本身的存在方式”⑥。这句话译成中文后不好理解,德文原文反而好懂一些,我们分析一下这段德文:

  Das 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 Je-schon-haben-bewendenlassen ist ein apriorisches Perfekt,das die Seinsart des Daseins selbst charakterisiert.⑦

  中译文中翻译为“因缘”的“Bewandtnis”,实际上就是物理对象在生活世界中的使用价值,也就是物理对象同人类生活实践的一种纠缠、关联性。海德格尔喜欢的例子是锤子,它的“因缘”(Bewandtnis)就是它在工具使用界的功能;其实水稻与饮食、阿尔卑斯山与滑雪爬山等,都是物理对象、自然物的“因缘”实例。具有了这种纠缠关联性的物理对象、自然物,被海德格尔称为“应手性”(Zuhandenheit)。用从句中的说法,人生“達在”⑧本身的存在方式,在具体描述上的、操作性的“本征特征”(der eigene Charakter)是用连接符构成的表达式:人生就是作为一种“业已(Jeschon)主动让(什么东西)[与自己]发生纠缠和关联”的行为活动(bewendenlassen)。这种人生活动的目的和功能是什么呢?是主动地去向物理、自然对象的纠缠关联性(Bewandtnis,即陈嘉映所翻译的“因缘”,也就是自然、物理对象的使用价值)开放。此处的“freigebende”活动,即追求(热衷于、邀请、迎接、努力建立、维护和发展)这种纠缠关联(auf Bewandtnis hin)。

  如果用实例去理解,这是对生活实践与自然之关系十分平实的形式化概括。这里是说,人生的存在方式(“達在”),就是主动追求那些业已成为人生世界组成部分的自然物和人工产物的使用价值,同它们建立关联;这些物件、工具、东西,事先就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樟木成为我们的樟木材料和做棺材的材料;我们冒险去开采海底可燃冰,成功使之成为可供我们使用的能源。我们去积极努力、去大胆实践的活动,就是(向使用价值、向纠缠关联性)主动开放的行为活动、实践活动,就是让实存、存在者,即物理对象同我们建立纠缠关联,就是海德格尔所说“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的活动。这就是所谓的给物理对象以此类自由能性,给自然同我们建立纠缠关联的自由,使得它们有可能成为使用价值。但是从事这种活动的施动者,并不是单纯的、“无前提的”、无牵无挂的、单纯无瑕的主体,而是已经关联缠身的,满身附着着厚厚的关联纠缠的生活实践主体。这个主体本身完全是由这种与人、与物,即人化、诗化、工具化、生活化、科技化了的物理自然之关联纠缠⑨构成的。这种本身不断重复叠加的活动,就是人生“達在”的“本征特征”(der eigene Charakter)。

  我想,如果是在用中文写文章,这问题已经说清楚了,没问题了,即便是海德格尔也不会有什么可说的了。可是,海德格尔不仅使用德文写作,且古希腊文献烂熟于胸,于是在“Das auf Bewandtnis hin freigebende Je-schon-haben-bewendenlassen”这句总结性的表达式后面,又借重于句法层次上的语言,对该表达式进一步定性,说该表达式是“先天完成时”。也就是说,这个表达式的内容,除了我们上一段解释了的具体内容之外,还有一种形式性属性,即“完成态”(Perfekt),并且还加了一个定语:这种由句法概念指出的“完成态”,是先天的,或者“先在的”(apriorisches)。这才是对人生“達在”本身“存在类型”(die Seinsart)的特征刻画!这就是说,上述操作层次上具体的本征性质,透过其语言表达的语法时态的层次(元语言层次、视角)。显示出另外的、更深层次上的特征还有一层形而上的属性,表达式本身通过自身语法时态上的特性,指示出了该人生“達在”更高层次上的属性与时间性特征:先天完成时。它是这句话的“谓词”(Pr dikat)⑩。这个谓词是句法语言性质的词,不是指物概念。具体讲,是语法上的时态概念。它本是对该表达在句法层次上的动词属性之定性,因为,“bewendenlassen-haben”在语法上本来就是动词形式,只不过海德格尔在它的前面加上冠词,使得动词名词化了。老的英译本把这句话译作“We are using a perfect tense a priori which characterize the kind of Being belonging to Dasein itself”(11),这个翻译把海德格尔的这个术语用句法层次的动词时态概念来进行定性这一事实,表述得十分清楚。这里的“using a perfect tense a priori”显然是句法语言。全句可以译为“我们使用语法上动词的先天完成时特征,来刻画属于‘達在’自身的那类存在的属性”。显然,海德格尔在这里不是想谈论表达式的语法属性,而是认为,该表达式的这种语法属性,反映出比在操作层面上的本质特征更深一层、更一般的人生实践活动的属性(12)。

  二、“先天”(a priori)与“自然上的在先”(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

  尽管“先天完成时”这个说法在《存在与时间》全书中只出现了这一次,但它并不是一句多余的废话。对这句话,海德格尔本人也十分重视——海德格尔在他手头的《存在与时间》一书中,对“先天完成时”这一表达加了一个注释性的眉批。陈嘉映在商务文集版《存在与时间》中把该眉批放在书尾,即第593页上。现引用如下:

  在同一段里说到了“先行开放”——亦即(一般说来)存在为存在者可能的公开先行开放。这一存在论意义上的“先行”在拉丁文里叫作“a priori”,在希腊文里叫作“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自然上的在先],见亚里士多德,《物理学》,A1;更清楚的见:《形而上学》,E1025b 29,“τò τ ν ναι”[是其所是],“那已经曾是的存在”,“那一向已预先本在的”,曾在,完成时。希腊语的动词“ ναι”没有完成时形式;它在这里是用“ ν ναι”表示。并非存在者状态上的过去之物,而是向来更早的东西,是我们在追问存在者之为存在者之际将回溯到其上的东西。不说[不用]先天的完成时,也可以说[称之为]:存在论上的或者先验的完成时。(13)

  这里,有几个问题需要注意:(1)用德文“vorgaengig”解释“a priori”;(2)此处是作存在论、本体论上的理解,而非其他理解;(3)用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中的“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自然上在先)解说之;(4)用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的“τò τ ν ναι”进一步解说之;(5)解释τò τ ν ναι”这一表达式提出的原因和要表达的意思;(6)提炼这一表达式的语法特征,并用以阐述人生“達在”在存在论上的时间特性。

  这段眉批首先提到的是《存在与时间》在同一段里说到,实际上就是紧挨着的下一句话,“从存在论上加以领会的了却因缘就是,先行把存在者向其周围世界之内的上手状态开放”(14)。这句话就是对“先天完成时”的德文翻译和解释。翻译为通俗的话就是:上述让物理自然物同我们发生纠缠关联,显现为使用价值的生活实践活动,从本体论上来理解,就是让“实存”(Seiendes),也就是物理自然物,成为内在于周围世界、生活世界的应手性(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审美价值等)。说玄一点儿,就是海德格尔字面上说的“先行给予自由”,先行开放活动。其具体内容仍然是我们指出的,科学家、地质学家等事先已经给予了尚不知如何开采的海底可燃冰自由,让它在我们的生活世界中现身、显身、献身,给予它与我们的社会实践发生纠缠关联的可能性,成为使用价值的可能性。

  海德格尔在眉批中指出,预先的、给予自然物理对象成为使用价值等可能性的实践行为和活动.这也就是(一般来说的)“des Seins für die m gliche Offenbarkeit yon Seiendem”。德文“Sein für”就是“给予”,直译就是“为了……而存在”,翻译成俗话,也就是“人们的实践活动给予了……”。给予谁,为了谁,或者为了什么而存在(而实践)?为了“实存”的“可能的开放性”(die m gliche Offenbarkeit(15),陈嘉映译为“公开先行开放”),就是为了让物理对象开放给我们,让它们展示出对我们生活、社会实践的有用性、可使用性等。也就是说,“Freigabe”(开放,把自由给予……),与“Sein für”和“being for”,在实际语用上就是同义词,不过在表述上,“Gabe”和“Gave”十分具象,是具体的行为动作;而“Sein”在语言表达形式上更加通用,是更加一般的语言表达形式,更玄,更加抽象,直接具有了存在论的形式。但是加上“für”,语义语用十分清楚,为谁的,就是给予谁的;比如德语说“es ist für mich”,就是说“这是给我的”。所以,“Freigabe”在这里就是“给予自由”,就等于“为了……而存在”。“存在”(Sein)在此处的意义,就是开头我们引用的“实存的当下在场——处于其当下在场性中的实存——之单纯的让(人)看见”的意思。这种人类实践行为让实存(比如海底可燃冰)在场,任人观看,任人看到,让处于现实在场中的实存(海底可燃冰)显现在我们面前,呈现为“应手性”(Zuhandenheit,陈嘉映译为“上手状态”)!

  这里要强调的是,海德格尔指出“a priori”就是德文“vorg ngig”的同时,还强调这种“先行性”(Vorg ngigkeit)是在作本体论、存在论理解时才突显出来的。存在论的理解是什么意思,与非存在论的理解有什么区别?存在论的理解就是在讨论存在意义的视野之内,将其纳入存在意义讨论范围内的对象性时,它显示出来的特征。这就像看戏一样,在京剧《凤还巢》故事本身的视域中,演员本人的性别、个人履历并不参与到故事的情节(存在)之中;但是在京剧表演艺术的研究中,在戏剧评论中,在京剧演艺学和美学的视域中,演员的性别(男旦还是女旦)和传承履历就有了意义。非存在论的理解的纠缠关联(自然物理对象的使用价值等),相当于《凤还巢》故事情节本身,是具体的生活世界的故事。存在论的理解,就进入了一般的存在意义的讨论,相当于京剧演艺学和美学的视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对象性内容:先天的(先在的)还是后天的(后在的),才成为研究对象“粉墨登场”。这种讨论并不参与平时的日常生活活动。

  那么,在存在论舞台上粉墨登场的“a priori”,是什么意思?为了与近代认识论中这个概念的含义相区别,海德格尔引用了亚里士多德的两个说法,为他的理解“背书”。我对亚里士多德哲学没有系统全面的研究,只是由于海德格尔的原因偶有涉及。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去查对一下,海德格尔引用的说法在亚里士多德那里是什么意思。

  第一个说法是“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被德文称为“vorg ngig”的“a priori”,就是希腊文的“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陈嘉映译为“自然上在先”,亚里士多德著作翻译中常翻译为“本性在先”。海德格尔眉批给出的出处是亚里士多德《物理学》的第1卷第1章(Aristot.,Physik,A1;)。但是我们查过只有一页半的《物理学》第1卷第1章,并没有发现上述说法,也未见讨论“在先”的问题。那里只是谈到“第一因们”(τ α τια τ πρ τα)和“第一始基们”(τ ζ ρχαζ τ ζ πρ ταζ)的重要性时,涉及同源字“πρ τον”。而且在整个第1卷中也没查到“πρ τερον τ σει”这个表达。当然,海德格尔的眉批原本就不是供发表之用,而是供自己参考的,所以,出处不准,不可求全责备。(16)而在《物理学》中,讨论谁“在先”(πρ τερον),什么“在后”( στερον),的确是一个重要话题。(17)把“在先”与“依据自然(本性)”联系在一起的论述出现过几次。亚里士多德在讨论完整的事物与不完整的事物关系时讲道:“无论就自然( σει)而言,还是就定义而言,还是就时间而言,完整的事物总是先于(πρ τερον)不完整的事物。”(18)在讨论偶然原因和自发因的时候,亚里士多德认为,思想和自然的原因必然先于任何自发的和偶然性的原因(19)。这是我们在《物理学》里查到的最接近“在自然上在先”这一概念的表述了。不过,虽然强调“自然上在先”的思想在《物理学》中到处可见,但我们毕竟没有找到这个概念或者表达式。

  当然,在亚里士多德的文稿中,这个表达式还是经常出现。在《论天体》中直接使用了这个说法:“在先的运动是自然上在先的(προτ ρον τ σει)物体的运动。”(20)讨论生成运动与主动位移谁更本源的时候,他指出,有一种“在生成上(γ γεν σει,依生成)在后的,在自然上(τ σει,依自然)却在先的存在”(21)。在《政治学》中,他特别强调“城邦在自然上先于(πρ τερον δ τ σει)我们的家庭和个人”;“城邦在自然上先于个人,这是很清楚的:当个人被隔离开,就不再自足,就像部分之于整体一样”(22)。《前分析篇》中讨论三段论的大、小前提与结论的关系时,指出“通过中项而进行的三段论是自然上在先的”(23)。《后分析篇》不仅经常讨论逻辑推理中前提与结论之间谁在先的问题,而且还对“在先”概念的语用进行分析,“在先和易于认识有二:自然上在先,同相对于我们而在先,不是一回事”(24),并且指出,相对于我们而言的“在先”是指与我们的感觉比较接近的事物;而纯粹意义上的(我认为,就是自然上的)“在先”则是指远离感觉的东西,即那些最普遍的概念。《尼克马可伦理学》一书在涉及实体与关系孰重孰轻时指出:“绝对和实体在自然上(苗力田先生译为“在本性上”)先于关系。”(25)《形而上学》一书也用到“自然上在先”这一概念:“感觉不是对自身的感觉,而是在感觉之外有某个事物,它必须是先于感觉的。因为那引起运动的东西在自然上先于被运动的东西。”(26)讨论具体事物同该事物的本质是否是一回事的时候,也用到“在先”这一表达,但是在否定的、批判理念论的意义上使用的。尽管在古希腊—拉丁字典上我们查到“πρ τερον”的翻译是“prior”(27),古希腊语法书上也把它等于拉丁语的“prior”(28),可是以上引用的亚里士多德谈到“在先”“自然在先”的例子,无一例外说的都是对象、内容(包括逻辑学的内容)之间的孰重孰轻,哪个更本源,哪个是构成该事物的始基或者基本元素;哪个是原因,哪个是前提。没有一处是在近代认识论传统中的认知前提这个意义上使用“a priori”这一概念。所以,海德格尔眉批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自然在先”为“apriorisch”背书,就是要同近代认识论传统对此概念的用法划清界限。海德格尔所说的“先天完成时”的先天、在先,不是近现代认识论传统中的源自于理性本身的、作为通过经验认识现象界之对象的基本概念(认知范畴)所具有的先天性、在先性;而是在亚里士多德意义上,在对象、内容的分析研究上,分析出的“自然先天”“自然在先”。而这里所说的“自然的”就是事物本身“自然而然的”“简单素朴的”( πλ ζ)属性。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先天完成时”与“本质”的表达式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