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

The Aetiology of Essentialistic Ousiology: Rethinking Chung-Hwan Chen’s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Aristotle’s Ontology and Theology

  作者简介:葛天勤,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第20205期

  内容提要:本文基于陈康先生在《智慧:亚里士多德追求的科学》中的论述,重新思考亚里士多德的存在论和神学的关系。陈康先生指出,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开篇章节中提出了一种原因论,它让亚里士多德导向了对于神学的研究。但是,本文认为,《形而上学》开篇提出的原因论导向了《形而上学》Z17中的作为亚里士多德存在论核心的“本质实体论”,确切地说是“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此外,亚里士多德在Θ卷通过潜能现实理论,阐明了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中形式作为现实的优先性,从而让亚里士多德转向了研究纯粹现实的实体的神学。

  关键词:存在论/神学/《形而上学》/原因论/本质实体论

  陈康先生在《智慧:亚里士多德追求的科学》①一书中探讨了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存在论和神学之间的张力这一重要问题。前者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being qua being),是一种普遍形而上学(metaphysica generalis)。而后者聚焦于研究亚里士多德的神,也就是一种特殊形而上学(metaphysica specialis)。在陈康先生看来,亚里士多德对于原因论(aetiology)的强调让他最终导向了对于神和不动的动者的研究。另一方面,陈康先生又指出,亚里士多德的存在论通过一种“核心意义”式的还原,其研究对象从所有存在者集中到作为个体事物的实体②(亦即“个体实体论”,individualistic ousiology),又从作为个体事物的实体进一步集中到作为本质的实体(亦即“本质实体论”,essentialistic ousiology)。这样看来,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似乎是两种没有什么关联、甚至是有所冲突的概念。本文试图考察陈康先生对于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的讨论,认为亚里士多德对于原因论的考察导向的不是研究不动的动者的神学,而是本质实体论。从而,我们在陈康先生研究的基础之上,试图重新思考存在论和神学之间的关系。

  首先,本文将概述陈康先生对于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的描述。陈康先生认为,基于《形而上学》开篇,“智慧”或第一哲学——亦即《形而上学》所探讨的主题——是一种探究首要原因和第一原理③的原因论。而本质实体论是出现在《形而上学》核心卷中的对于形式、质料、复合物三者之间何者为首要实体的讨论。其次,我们将论证,仅根据《形而上学》A卷开篇,我们无法得出原因论能够直接导向研究神的神学的结论。再次,我们根据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的结构,主张A卷开头的原因论直接导向的不是神学,而是Z17的本质实体论。本文认为,亚里士多德在Z17提出的作为本质的实体是复合物的首要原因的观点在A1-2的原因论中就已经确立。这样,我们认为Z17的讨论是一种“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最后,本文将沿着陈康先生的思路,对于神学和存在论的关系做出一些尝试性的探索。我们认为,亚里士多德的潜能现实学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说明本质如何作为复合物的首要原因。这一首要原因就是某物的现实,它优先于潜能。在这里,本文提出了现实对于潜能在实体上的优先性的观点对于我们论题的关键性。在Θ8亚里士多德讨论现实对于潜能在实体上的优先性的时候,他引入了永恒实体对于可生灭实体的优先性,并认为永恒的实体是完全的、纯粹的现实。现实对于潜能的优先性澄清了探究各个复合物的首要原因的“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而这种优先性又通过在Θ8中作为纯粹现实的永恒实体对于可生灭实体的优先性得到理解。由此,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最终导向了对于纯粹现实的实体(亦即作为终极目的因的神)的研究。总而言之,首先,《形而上学》开篇建立的原因论导向了作为存在论的核心的Z17中的“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其次,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又导向了对于纯粹现实的实体的研究,尤其是对于不动的动者的研究,也就是神学。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是连接亚里士多德存在论和神学的一个关键环节。

  一、陈康先生论《形而上学》A卷开篇的原因论和核心卷的本质实体论

  陈康先生在《智慧》一书的第三章中论述了《形而上学》A卷开篇的智慧作为一种原因论的观点,并强调了原因对于智慧这门科学的重要性。在他看来,亚里士多德首先得出了关于智慧的一个临时性定义:“智慧是关于某些特定原理和原因的知识(982a2-3)”。接着,亚里士多德在A2通过智慧六个方面的一般特征进一步论证了智慧的最终定义:智慧“是一种研究诸首要的原理和原因的一种科学”(参见982b7-10)。而后,陈康先生认为,亚里士多德在A3开篇把最普遍者和首要的原因区分开,并指出首要的原因并不等同于最普遍者,从而进一步确认了关于智慧的定义:智慧就是“关于最初的诸原因的科学;因为只有当我们认为我们认识到每一事物的第一因时,才知道了它”(982a24-26)。④

  到这里为止,亚里士多德所提到的第一原因和首要原理是复数形式的,他并没有直接提出一个在所有其他原因之上的首要原因。促使陈康先生这样认为的是亚里士多德对于智慧的第六个特征的描述:智慧是最具统摄性的科学,因为它研究的是其他所有事物的目的。陈康先生认为,在下面的文本中,智慧所研究的目的因应当被认为是首要的目的因,亦即唯一的神:

  那知道每一事物应当达到的目的的科学是科学中最有权威性的,比任何从属的科学更具有权威性。这个[目的](το το)就是每一事物的善(τ γαθ ν κ στου),一般地说就是在整个自然中的最高的善(τ ριστον ν τ σει π σ )。(982b4-7,李真译文,有改动)

  陈康先生强调,这种目的是“在整个自然中最高的善”。他进一步论述:“这个神圣的原因,而不是由于其他的任何原因,作为原因论的智慧就被认为是最神圣、最值得尊重的科学,而且在这方面等同于关于神的科学,这门科学最适合神所拥有,并处理神圣的事物。这样,原因论倾向于成为神学。”⑤由此,陈康先生认为,《形而上学》开篇对于智慧的讨论得出了智慧应当研究唯一的首要原因(也就是神)这一结论。

  而陈康先生所说的“本质实体论”,简而言之,就是出现在《形而上学》核心卷中的关于实体的讨论。陈康先生认为,对于实体的研究是对于“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研究的核心部分,故而是存在论的核心部分。这一对于实体的研究首先体现在个体实体论上,也就是对于作为《范畴篇》的第一实体的个体事物的讨论。然而,陈康先生指出,随着形式、质料概念的引入,个体事物不再成为首要实体。那么,问题就变成在形式、质料、复合物三者之中,何者是首要实体的问题,也就是什么是实体的标准(criterion)问题。而这个问题的关键从个体事物转移到了事物的本质上,从而产生了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这就是说,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是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第一哲学的核心)。陈康先生认为,在Z17,亚里士多德从一个新的开端、亦即从原因角度出发,论证了形式是本质这一观点,最终确立了形式作为本质和首要实体的结论:其他范畴的事物依赖于个体事物,而个体事物作为复合物又依赖于作为本质的形式。⑥

  尽管陈康先生提及了Z17的原因论,他没有将其与A1-2的原因论联系起来。这或许是因为陈康先生认为Z17处理的是存在论,而与原因论相关的则是神学。然而,不同于陈康先生的看法,我们将要论证,A1-2的原因论导向了Z17的本质实体论(确切地说,是“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而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则通过Θ8现实对于潜能的优先性最终导向了神学。

  二、A1-2的原因论导向了神学吗?

  促使陈康先生认为存在一个唯一的首要原因的文本是982b4-7。然而,在本文看来,这里的单数形式的目的因并不指涉了单独一个在数量上是一的首要目的因,而只是强调了作为一个类别的首要目的因。⑦具体来说,对于自然界中的每个事物而言,其自身的“最高的善”就是实现各自的首要目的,而这种目的对于不同的事物来说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对于生物体而言,这或许是实现让自己所属的种持存的目的。另一方面,亚里士多德认为,一个事物的目的并不是只有一个,而在一个事物的各个目的之中,存在这个事物的一个首要的目的。例如,在《论动物的部分》655b8-10和661a36-b6,亚里士多德提到了牙齿的多个功能和目的,一个是为了便于进行消化的营养功能,这在所有动物中都存在,故而可以认为是首要的目的因。而在一些动物中,牙齿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抵御敌人,在另外一些动物中,则是为了作为攻击的武器。⑧由此,我们认为,982b5-7这段文本指的只是万事万物的首要目的是智慧探寻的对象,而这并不是说万事万物都只分享有同一个首要目的。这里的“最高的善”(τ ριστον)指的是不同于其他次要目的的某事物的首要目的,而不是说只存在唯一一个所有事物的首要原因。

  然而,陈康先生进一步根据983a8-10,指出亚里士多德确实在A2强调了对于神的研究,故而原因论确实导向了神学。⑨

  因为神被认为是在所有的原因之中,并且是某种原理(τ ν α τ ων π σιν ε ναι κα ρχ τι );而且这样一门科学或者只有神能具有,或者是神在最大程度上具有。(A2,983a8-10,李真译文,有改动)

  但是,本文认为,这段话的前半部分仅仅指出了神是原因和原理之一,而没有说是处在所有事物的各个原因中的唯一的首要原因。而在后半部分,我们认为,亚里士多德说明了他的“神学”概念的一个独特之处。“神学”是一门“只有神才值得拥有的”学科,也就是说,神学是一门最优越、最尊贵的科学。⑩本文认为,后半段文本强调的是《形而上学》所研究的智慧的最尊贵的这个特性(也参见983a4-8)。

  综上,亚里士多德在A1-2提出的智慧作为原因论的观点并没有直接让他导向了对于神这一唯一的首要原因的研究,恰恰相反,他强调的是,各个事物都有自身的第一原因。这样,A1-2反而暗示了一种作为普遍科学的存在论研究。因为对于每事物自身的首要原因的研究,是一种对每事物的“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研究,进而聚焦到对于存在的核心意义的研究。这样,A1-2的原因论就导向了存在论的研究,并最终导向了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在下文中,通过对于Z17的讨论,我们能进一步看到A1-2的原因论与核心卷的本质实体论的联系。

The Aetiology of Essentialistic Ousiology: Rethinking Chung-Hwan Chen’s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Aristotle’s Ontology and Theology

  作者简介:葛天勤,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

  原发信息:《世界哲学》第20205期

  内容提要:本文基于陈康先生在《智慧:亚里士多德追求的科学》中的论述,重新思考亚里士多德的存在论和神学的关系。陈康先生指出,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开篇章节中提出了一种原因论,它让亚里士多德导向了对于神学的研究。但是,本文认为,《形而上学》开篇提出的原因论导向了《形而上学》Z17中的作为亚里士多德存在论核心的“本质实体论”,确切地说是“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此外,亚里士多德在Θ卷通过潜能现实理论,阐明了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中形式作为现实的优先性,从而让亚里士多德转向了研究纯粹现实的实体的神学。

  关键词:存在论/神学/《形而上学》/原因论/本质实体论

  陈康先生在《智慧:亚里士多德追求的科学》①一书中探讨了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中存在论和神学之间的张力这一重要问题。前者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being qua being),是一种普遍形而上学(metaphysica generalis)。而后者聚焦于研究亚里士多德的神,也就是一种特殊形而上学(metaphysica specialis)。在陈康先生看来,亚里士多德对于原因论(aetiology)的强调让他最终导向了对于神和不动的动者的研究。另一方面,陈康先生又指出,亚里士多德的存在论通过一种“核心意义”式的还原,其研究对象从所有存在者集中到作为个体事物的实体②(亦即“个体实体论”,individualistic ousiology),又从作为个体事物的实体进一步集中到作为本质的实体(亦即“本质实体论”,essentialistic ousiology)。这样看来,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似乎是两种没有什么关联、甚至是有所冲突的概念。本文试图考察陈康先生对于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的讨论,认为亚里士多德对于原因论的考察导向的不是研究不动的动者的神学,而是本质实体论。从而,我们在陈康先生研究的基础之上,试图重新思考存在论和神学之间的关系。

  首先,本文将概述陈康先生对于原因论和本质实体论的描述。陈康先生认为,基于《形而上学》开篇,“智慧”或第一哲学——亦即《形而上学》所探讨的主题——是一种探究首要原因和第一原理③的原因论。而本质实体论是出现在《形而上学》核心卷中的对于形式、质料、复合物三者之间何者为首要实体的讨论。其次,我们将论证,仅根据《形而上学》A卷开篇,我们无法得出原因论能够直接导向研究神的神学的结论。再次,我们根据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的结构,主张A卷开头的原因论直接导向的不是神学,而是Z17的本质实体论。本文认为,亚里士多德在Z17提出的作为本质的实体是复合物的首要原因的观点在A1-2的原因论中就已经确立。这样,我们认为Z17的讨论是一种“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最后,本文将沿着陈康先生的思路,对于神学和存在论的关系做出一些尝试性的探索。我们认为,亚里士多德的潜能现实学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说明本质如何作为复合物的首要原因。这一首要原因就是某物的现实,它优先于潜能。在这里,本文提出了现实对于潜能在实体上的优先性的观点对于我们论题的关键性。在Θ8亚里士多德讨论现实对于潜能在实体上的优先性的时候,他引入了永恒实体对于可生灭实体的优先性,并认为永恒的实体是完全的、纯粹的现实。现实对于潜能的优先性澄清了探究各个复合物的首要原因的“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而这种优先性又通过在Θ8中作为纯粹现实的永恒实体对于可生灭实体的优先性得到理解。由此,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最终导向了对于纯粹现实的实体(亦即作为终极目的因的神)的研究。总而言之,首先,《形而上学》开篇建立的原因论导向了作为存在论的核心的Z17中的“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其次,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又导向了对于纯粹现实的实体的研究,尤其是对于不动的动者的研究,也就是神学。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是连接亚里士多德存在论和神学的一个关键环节。

  一、陈康先生论《形而上学》A卷开篇的原因论和核心卷的本质实体论

  陈康先生在《智慧》一书的第三章中论述了《形而上学》A卷开篇的智慧作为一种原因论的观点,并强调了原因对于智慧这门科学的重要性。在他看来,亚里士多德首先得出了关于智慧的一个临时性定义:“智慧是关于某些特定原理和原因的知识(982a2-3)”。接着,亚里士多德在A2通过智慧六个方面的一般特征进一步论证了智慧的最终定义:智慧“是一种研究诸首要的原理和原因的一种科学”(参见982b7-10)。而后,陈康先生认为,亚里士多德在A3开篇把最普遍者和首要的原因区分开,并指出首要的原因并不等同于最普遍者,从而进一步确认了关于智慧的定义:智慧就是“关于最初的诸原因的科学;因为只有当我们认为我们认识到每一事物的第一因时,才知道了它”(982a24-26)。④

  到这里为止,亚里士多德所提到的第一原因和首要原理是复数形式的,他并没有直接提出一个在所有其他原因之上的首要原因。促使陈康先生这样认为的是亚里士多德对于智慧的第六个特征的描述:智慧是最具统摄性的科学,因为它研究的是其他所有事物的目的。陈康先生认为,在下面的文本中,智慧所研究的目的因应当被认为是首要的目的因,亦即唯一的神:

  那知道每一事物应当达到的目的的科学是科学中最有权威性的,比任何从属的科学更具有权威性。这个[目的](το το)就是每一事物的善(τ γαθ ν κ στου),一般地说就是在整个自然中的最高的善(τ ριστον ν τ σει π σ )。(982b4-7,李真译文,有改动)

  陈康先生强调,这种目的是“在整个自然中最高的善”。他进一步论述:“这个神圣的原因,而不是由于其他的任何原因,作为原因论的智慧就被认为是最神圣、最值得尊重的科学,而且在这方面等同于关于神的科学,这门科学最适合神所拥有,并处理神圣的事物。这样,原因论倾向于成为神学。”⑤由此,陈康先生认为,《形而上学》开篇对于智慧的讨论得出了智慧应当研究唯一的首要原因(也就是神)这一结论。

  而陈康先生所说的“本质实体论”,简而言之,就是出现在《形而上学》核心卷中的关于实体的讨论。陈康先生认为,对于实体的研究是对于“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研究的核心部分,故而是存在论的核心部分。这一对于实体的研究首先体现在个体实体论上,也就是对于作为《范畴篇》的第一实体的个体事物的讨论。然而,陈康先生指出,随着形式、质料概念的引入,个体事物不再成为首要实体。那么,问题就变成在形式、质料、复合物三者之中,何者是首要实体的问题,也就是什么是实体的标准(criterion)问题。而这个问题的关键从个体事物转移到了事物的本质上,从而产生了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这就是说,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是研究“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第一哲学的核心)。陈康先生认为,在Z17,亚里士多德从一个新的开端、亦即从原因角度出发,论证了形式是本质这一观点,最终确立了形式作为本质和首要实体的结论:其他范畴的事物依赖于个体事物,而个体事物作为复合物又依赖于作为本质的形式。⑥

  尽管陈康先生提及了Z17的原因论,他没有将其与A1-2的原因论联系起来。这或许是因为陈康先生认为Z17处理的是存在论,而与原因论相关的则是神学。然而,不同于陈康先生的看法,我们将要论证,A1-2的原因论导向了Z17的本质实体论(确切地说,是“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而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则通过Θ8现实对于潜能的优先性最终导向了神学。

  二、A1-2的原因论导向了神学吗?

  促使陈康先生认为存在一个唯一的首要原因的文本是982b4-7。然而,在本文看来,这里的单数形式的目的因并不指涉了单独一个在数量上是一的首要目的因,而只是强调了作为一个类别的首要目的因。⑦具体来说,对于自然界中的每个事物而言,其自身的“最高的善”就是实现各自的首要目的,而这种目的对于不同的事物来说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对于生物体而言,这或许是实现让自己所属的种持存的目的。另一方面,亚里士多德认为,一个事物的目的并不是只有一个,而在一个事物的各个目的之中,存在这个事物的一个首要的目的。例如,在《论动物的部分》655b8-10和661a36-b6,亚里士多德提到了牙齿的多个功能和目的,一个是为了便于进行消化的营养功能,这在所有动物中都存在,故而可以认为是首要的目的因。而在一些动物中,牙齿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抵御敌人,在另外一些动物中,则是为了作为攻击的武器。⑧由此,我们认为,982b5-7这段文本指的只是万事万物的首要目的是智慧探寻的对象,而这并不是说万事万物都只分享有同一个首要目的。这里的“最高的善”(τ ριστον)指的是不同于其他次要目的的某事物的首要目的,而不是说只存在唯一一个所有事物的首要原因。

  然而,陈康先生进一步根据983a8-10,指出亚里士多德确实在A2强调了对于神的研究,故而原因论确实导向了神学。⑨

  因为神被认为是在所有的原因之中,并且是某种原理(τ ν α τ ων π σιν ε ναι κα ρχ τι );而且这样一门科学或者只有神能具有,或者是神在最大程度上具有。(A2,983a8-10,李真译文,有改动)

  但是,本文认为,这段话的前半部分仅仅指出了神是原因和原理之一,而没有说是处在所有事物的各个原因中的唯一的首要原因。而在后半部分,我们认为,亚里士多德说明了他的“神学”概念的一个独特之处。“神学”是一门“只有神才值得拥有的”学科,也就是说,神学是一门最优越、最尊贵的科学。⑩本文认为,后半段文本强调的是《形而上学》所研究的智慧的最尊贵的这个特性(也参见983a4-8)。

  综上,亚里士多德在A1-2提出的智慧作为原因论的观点并没有直接让他导向了对于神这一唯一的首要原因的研究,恰恰相反,他强调的是,各个事物都有自身的第一原因。这样,A1-2反而暗示了一种作为普遍科学的存在论研究。因为对于每事物自身的首要原因的研究,是一种对每事物的“作为存在的存在”的研究,进而聚焦到对于存在的核心意义的研究。这样,A1-2的原因论就导向了存在论的研究,并最终导向了核心卷中的本质实体论。在下文中,通过对于Z17的讨论,我们能进一步看到A1-2的原因论与核心卷的本质实体论的联系。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本质实体论的原因论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