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常识:从实践知识到行动哲学的新透视

Defending the Naive Realism:A New Perspective from Practical Knowledge to Philosophy of Action

  作者简介:徐竹,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知识与行动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207期

  内容提要:实践知识是行动者对自己行动的知识,对此有心意还原论与素朴实在论两种解释路径。心意还原论认为,行动者直接知道的并不是世界之中的行动,而只是心灵领域中的意图与意志努力,这是行动的精致解释。素朴实在论则主张心灵与世界之间的贯通,在这种解释中,实践知识直接断言的就是行动本身。与麦克道不同,安斯康姆是在以非析取论的方式“捍卫常识”,因为实践知识本质上是行动者的自我知识,这有别于行动者对外部世界的知识。

  关键词:实践知识/素朴实在论/安斯康姆/自我知识/行动哲学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编号2019BZX006)和华东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知行关系视域下的当代西方自我知识理论研究”(编号2019ECNU-YYJ008)的阶段性成果。

 

  在当代英美哲学的概念地图中,作为一块相对独立的论域,行动哲学的发展直接源于安斯康姆(G.E.M.Anscombe)的《意图》。在她那里,行动者对自己的行动具有“实践知识”(practical knowledge),即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的自我知识(self-knowledge)。至少在常识意义上,行动者对自己的行动有特殊的权威,可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就知道“我正在做什么”。然而,人类行动毕竟是世界中真实发生的自然-历史事件,因而决定其发生的因果链条很有可能超出了行动者本人的所知范围。既然如此,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行动者如何能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在做什么?

  用当代行动哲学家汤普森(M.Thompson)的话来说,这便是行动的素朴解释(na ve explanation)与精致解释(sophisticated explanation)的张力。(cf.Thompson,pp.86-87)前者是前反思的常识意义,行动者对于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的回答有第一人称权威;后者则将行动者本身反思为经验性的有限存在,其第一人称视角既无法通达行动事件的所有原因,也极有可能无法获知行动的意外后果。因此,按照行动的精致解释,仅凭其第一人称视角,行动者所真正知道的不过是自己的心理状态,以及身体受意志的控制而作出的种种努力,却不是在世界中实际发生的行动。

  “心意还原论”(mental-volitional reductivism)就是主张由行动的精致解释来“拆穿”素朴解释的“假象”:尽管实践知识表面上断言的是“我在做什么”,但它实际断言的只是“我在尝试做”的意图与意志努力。相反,素朴实在论(na ve realism)则主张,实践知识就是对自己“正在做什么”的第一人称断言,行动者并不是只能知道自己的打算、意图或意志努力,而是可以在第一人称意义上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行动。行动的素朴解释至少与精致解释同样真实,不应被后者取代。

  概括来说,安斯康姆的实践知识理论就是“捍卫常识”,反对心意还原论的解释,因为这种解释试图以某种类似知觉知识的方式来刻画实践知识。特别地,心意还原论对实践知识可错性(fallibility)的解释,就可以看作是错觉论证(argument from illusion)的典型运用。

  一、从错觉论证到心意还原论

  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你就获得了一个“清晰而明白”的感觉印象:“筷子看起来像是折弯了”。然而你同样清楚地知道,筷子本身并没有折弯,这种印象不过是由于光的折射而产生的错觉。于是就有了“错觉论证”的两个前提:

  (C1)当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我们可以直接觉察到“筷子像是折弯了”;

  (C2)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东西在这一情境下被折弯了;

  错觉并非如实的(veridical)正常知觉,却能像正常知觉一样给人以清晰明白的印象。甚至即便已经知道筷子并未折弯,我们也还是会有那个“筷子像是折弯了”的错觉。

  (C3)所以,我们在错觉中直接觉察到的并非心灵领域之外的存在;

  在世界之中的筷子本身既然仍以从未被折弯的形式存在,那么错觉所直接呈现的就不会是世界中真实存在的那根筷子,而是心灵给出的错误表象。换句话说,在错觉发生时,我们并未与对象本身而只不过是在与对象的表象打交道。但这一论断并不仅限于错觉的情况,因为似乎没有理由认为错觉与正常知觉所呈现的乃是性质上完全不同的东西:

  (C4)在错觉情况下我们所直接觉察到的东西,与我们在如实的正常知觉下所直接觉察到的东西,就类别而言是同一种东西;

  支持C4的最直接的理由是,我们通常无法有效地辨别错觉与正常的知觉。虽然有时我们的确有信心做到这一点,但是更多的时候可能会把错觉误认作如实的知觉。这似乎表明,错觉与正常知觉的区分仅仅在于表象与对象本身之间是否有恰当的因果关系;仅就直接觉察到的表象本身而言,错觉与正常知觉乃是无从辨别的,两者可以是同样清晰的,是属于同一类别的东西,这就是知觉上的可错性。因此,C3对错觉的论断就可以毫无困难地扩展到正常知觉的情况:

  (C5)所以,即便在如实的正常知觉下,我们所直接觉察到的也并非心灵领域之外的存在。

  C1-C5就是知觉知识上的“错觉论证”。如果它成立,那么不论我们正在经历的是错觉还是正常知觉,我们直接觉察到的东西都不会是世界中的真实对象,而只不过是某种既可以是错觉也可以是如实知觉的表象。直接所与或感觉材料(sense data)就是这种在错觉与正常知觉之间中立的表象。所以错觉论证就很容易解释知觉可错性:既然在知觉中我们直接觉察的只是感觉材料,那么我们就既可能是在如实地知觉,也可能是正在经历错觉。

  心意还原论尝试同样的思路解释实践知识的可错性。安斯康姆自己曾批评过的对象就可以被重构为错觉论证的形式:

  (S1)我闭着眼睛在黑板上写字,可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觉察到自己在写“I AM A FOOL”这几个字;

  (S2)但实际上因为粉笔坏了,我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

  (S3)第一人称视角在行动出错时直接呈现的只是我的意图与意志努力;

  (S4)第一人称视角在行动出错的情况中直接呈现的东西,与它在正常行动中直接呈现的东西,就类别而言是同一种东西;

  (S5)所以,即便在正常的行动中,第一人称视角直接呈现的也只是我的意图与意志努力。(Anscombe,1963,p.82)

  不难看出,S1-S5的每一条都能与错觉论证相对应。按心意还原论的解释,实践知识的可错性根源于行动的可错性①。假如粉笔坏了,写字的行动就不会如行动者所意图的那般实现。此时行动者如果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认识行动,那么他所真正知道的就只是决定写这几个字的意图、写字的身体动作以及为了写出字而作的种种努力。②与错觉论证类似的是,这一结论也不只是适用于行动出错的时候。即便行动没有出错,完全按照意图所预期的那般实现了,“I AM A FOOL”这几个字也在黑板上写了出来,第一人称视角直接呈现的仍然只是意图与意志的种种努力,而不会是行动本身。如果行动是真实发生于世界之中的事件,且又如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 6.373-6.374)中所言:“世界是独立于我的意志的”,那么,“即使我们所希望的一切都会发生,这也只能说是命运的恩赐,因为在意志和世界之间没有保证这一点的逻辑的联系,而假定的物理的联系又不是我们自己所能意愿的东西”。所以,囿于第一人称视角,实践知识就不可能直接断言世界之中的行动本身。

  在素朴解释的意义上,第一人称视角对行动的直接呈现是“非观察的”。在上面的例子中,行动者“闭着眼睛”的事实并不妨碍他知道自己正在写“I AM A FOOL”。但一个闭着眼睛的行动者显然无法确定外部世界的因素是否配合,因此他很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一个字也没写出来。③所以,行动者仅凭第一人称视角不由观察而知道的并不是实际发生的行动本身,而只是他自己的意图与意志努力,例如“我知道我正努力尝试写‘I AM A FOOL’”。而这样的意志努力究竟导致了什么行动,则超出了行动者第一人称视角的所知范围。这就已经转换到了对行动的精致解释。

Defending the Naive Realism:A New Perspective from Practical Knowledge to Philosophy of Action

  作者简介:徐竹,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知识与行动研究中心。

  原发信息:《哲学研究》第20207期

  内容提要:实践知识是行动者对自己行动的知识,对此有心意还原论与素朴实在论两种解释路径。心意还原论认为,行动者直接知道的并不是世界之中的行动,而只是心灵领域中的意图与意志努力,这是行动的精致解释。素朴实在论则主张心灵与世界之间的贯通,在这种解释中,实践知识直接断言的就是行动本身。与麦克道不同,安斯康姆是在以非析取论的方式“捍卫常识”,因为实践知识本质上是行动者的自我知识,这有别于行动者对外部世界的知识。

  关键词:实践知识/素朴实在论/安斯康姆/自我知识/行动哲学

  标题注释:本文系上海市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编号2019BZX006)和华东师范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知行关系视域下的当代西方自我知识理论研究”(编号2019ECNU-YYJ008)的阶段性成果。

 

  在当代英美哲学的概念地图中,作为一块相对独立的论域,行动哲学的发展直接源于安斯康姆(G.E.M.Anscombe)的《意图》。在她那里,行动者对自己的行动具有“实践知识”(practical knowledge),即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的自我知识(self-knowledge)。至少在常识意义上,行动者对自己的行动有特殊的权威,可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就知道“我正在做什么”。然而,人类行动毕竟是世界中真实发生的自然-历史事件,因而决定其发生的因果链条很有可能超出了行动者本人的所知范围。既然如此,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行动者如何能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在做什么?

  用当代行动哲学家汤普森(M.Thompson)的话来说,这便是行动的素朴解释(na ve explanation)与精致解释(sophisticated explanation)的张力。(cf.Thompson,pp.86-87)前者是前反思的常识意义,行动者对于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的回答有第一人称权威;后者则将行动者本身反思为经验性的有限存在,其第一人称视角既无法通达行动事件的所有原因,也极有可能无法获知行动的意外后果。因此,按照行动的精致解释,仅凭其第一人称视角,行动者所真正知道的不过是自己的心理状态,以及身体受意志的控制而作出的种种努力,却不是在世界中实际发生的行动。

  “心意还原论”(mental-volitional reductivism)就是主张由行动的精致解释来“拆穿”素朴解释的“假象”:尽管实践知识表面上断言的是“我在做什么”,但它实际断言的只是“我在尝试做”的意图与意志努力。相反,素朴实在论(na ve realism)则主张,实践知识就是对自己“正在做什么”的第一人称断言,行动者并不是只能知道自己的打算、意图或意志努力,而是可以在第一人称意义上知道自己正在做的行动。行动的素朴解释至少与精致解释同样真实,不应被后者取代。

  概括来说,安斯康姆的实践知识理论就是“捍卫常识”,反对心意还原论的解释,因为这种解释试图以某种类似知觉知识的方式来刻画实践知识。特别地,心意还原论对实践知识可错性(fallibility)的解释,就可以看作是错觉论证(argument from illusion)的典型运用。

  一、从错觉论证到心意还原论

  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你就获得了一个“清晰而明白”的感觉印象:“筷子看起来像是折弯了”。然而你同样清楚地知道,筷子本身并没有折弯,这种印象不过是由于光的折射而产生的错觉。于是就有了“错觉论证”的两个前提:

  (C1)当一根筷子半浸入水中,我们可以直接觉察到“筷子像是折弯了”;

  (C2)但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东西在这一情境下被折弯了;

  错觉并非如实的(veridical)正常知觉,却能像正常知觉一样给人以清晰明白的印象。甚至即便已经知道筷子并未折弯,我们也还是会有那个“筷子像是折弯了”的错觉。

  (C3)所以,我们在错觉中直接觉察到的并非心灵领域之外的存在;

  在世界之中的筷子本身既然仍以从未被折弯的形式存在,那么错觉所直接呈现的就不会是世界中真实存在的那根筷子,而是心灵给出的错误表象。换句话说,在错觉发生时,我们并未与对象本身而只不过是在与对象的表象打交道。但这一论断并不仅限于错觉的情况,因为似乎没有理由认为错觉与正常知觉所呈现的乃是性质上完全不同的东西:

  (C4)在错觉情况下我们所直接觉察到的东西,与我们在如实的正常知觉下所直接觉察到的东西,就类别而言是同一种东西;

  支持C4的最直接的理由是,我们通常无法有效地辨别错觉与正常的知觉。虽然有时我们的确有信心做到这一点,但是更多的时候可能会把错觉误认作如实的知觉。这似乎表明,错觉与正常知觉的区分仅仅在于表象与对象本身之间是否有恰当的因果关系;仅就直接觉察到的表象本身而言,错觉与正常知觉乃是无从辨别的,两者可以是同样清晰的,是属于同一类别的东西,这就是知觉上的可错性。因此,C3对错觉的论断就可以毫无困难地扩展到正常知觉的情况:

  (C5)所以,即便在如实的正常知觉下,我们所直接觉察到的也并非心灵领域之外的存在。

  C1-C5就是知觉知识上的“错觉论证”。如果它成立,那么不论我们正在经历的是错觉还是正常知觉,我们直接觉察到的东西都不会是世界中的真实对象,而只不过是某种既可以是错觉也可以是如实知觉的表象。直接所与或感觉材料(sense data)就是这种在错觉与正常知觉之间中立的表象。所以错觉论证就很容易解释知觉可错性:既然在知觉中我们直接觉察的只是感觉材料,那么我们就既可能是在如实地知觉,也可能是正在经历错觉。

  心意还原论尝试同样的思路解释实践知识的可错性。安斯康姆自己曾批评过的对象就可以被重构为错觉论证的形式:

  (S1)我闭着眼睛在黑板上写字,可以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觉察到自己在写“I AM A FOOL”这几个字;

  (S2)但实际上因为粉笔坏了,我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来;

  (S3)第一人称视角在行动出错时直接呈现的只是我的意图与意志努力;

  (S4)第一人称视角在行动出错的情况中直接呈现的东西,与它在正常行动中直接呈现的东西,就类别而言是同一种东西;

  (S5)所以,即便在正常的行动中,第一人称视角直接呈现的也只是我的意图与意志努力。(Anscombe,1963,p.82)

  不难看出,S1-S5的每一条都能与错觉论证相对应。按心意还原论的解释,实践知识的可错性根源于行动的可错性①。假如粉笔坏了,写字的行动就不会如行动者所意图的那般实现。此时行动者如果仅凭第一人称视角认识行动,那么他所真正知道的就只是决定写这几个字的意图、写字的身体动作以及为了写出字而作的种种努力。②与错觉论证类似的是,这一结论也不只是适用于行动出错的时候。即便行动没有出错,完全按照意图所预期的那般实现了,“I AM A FOOL”这几个字也在黑板上写了出来,第一人称视角直接呈现的仍然只是意图与意志的种种努力,而不会是行动本身。如果行动是真实发生于世界之中的事件,且又如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 6.373-6.374)中所言:“世界是独立于我的意志的”,那么,“即使我们所希望的一切都会发生,这也只能说是命运的恩赐,因为在意志和世界之间没有保证这一点的逻辑的联系,而假定的物理的联系又不是我们自己所能意愿的东西”。所以,囿于第一人称视角,实践知识就不可能直接断言世界之中的行动本身。

  在素朴解释的意义上,第一人称视角对行动的直接呈现是“非观察的”。在上面的例子中,行动者“闭着眼睛”的事实并不妨碍他知道自己正在写“I AM A FOOL”。但一个闭着眼睛的行动者显然无法确定外部世界的因素是否配合,因此他很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一个字也没写出来。③所以,行动者仅凭第一人称视角不由观察而知道的并不是实际发生的行动本身,而只是他自己的意图与意志努力,例如“我知道我正努力尝试写‘I AM A FOOL’”。而这样的意志努力究竟导致了什么行动,则超出了行动者第一人称视角的所知范围。这就已经转换到了对行动的精致解释。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捍卫常识:从实践知识到行动哲学的新透视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