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怀疑与否定

Experience,Doubt and Negation:On the Position and Method of Hegel’s Consciousnes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徐广垠,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发信息:《哲学分析》第20204期

  内容提要:在《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始终对近代哲学特别是康德哲学的二元论立场持批判态度,这就决定了黑格尔不可能坚持先验哲学路径。而皮平恰恰是从先验哲学的角度解释黑格尔的。皮平的解释奠基于基础主义和融贯论,这无法把握作为一种无预设的理论态度的绝对知识的根本内涵。黑格尔是从对经验的分析出发论证绝对知识的合理性。以思辨的否定为核心的“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是意识形态辩证运动的动力,而皮平的“先验怀疑论”并没有超出反思哲学范围,并不符合黑格尔的本意。

  关键词:意识/经验/怀疑/否定/思辨

 

  黑格尔认为,“所谓意识的立场,就是不但知道客观事物与自己对立,而且知道自己与客观事物对立。”①在《精神现象学》中,“意识”指的是对在经验中发生的对自我/知识与对象之间关系的认知,而“自然意识”认为对象外在于认识,主体的任务就是去正确地认识外在于意识的对象,描述对象的工具就是在意识中出现的与对象相关的知识。如果要阐明黑格尔对“意识”问题的根本立场,首先要澄清黑格尔“意识哲学”②的方法。学界的共识是意识形态之间的辩证运动的推动力是“外在反思”③方法。可是,在《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没有明确说明作为方法的“外在反思”的本质。但是,黑格尔明确地说对自然意识的分析是一条“怀疑之路”④。问题是,这种“怀疑”与“外在反思”是什么样的关系,它是不是就等于罗伯特·皮平说的“先验怀疑论”。皮平主张的“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sich vollbringender Skeptizismus)是针对一系列实在论立场的怀疑论,它反对自然意识坚持的“意识中对象的实在性”这一观点。皮平认为《精神现象学》继承的是康德式的先验哲学立场,在此基础上的怀疑论也是持先验立场的。但是,这并不符合黑格尔的本意,黑格尔哲学是“思辨哲学”而不是“先验哲学”。本文首先要解释黑格尔是如何理解意识哲学的本性的,还有它与怀疑、否定等诸多关键概念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笔者将分析皮平的观点与黑格尔的本意之间的差距,解释为什么黑格尔的“意识哲学”不可能是一种“先验哲学”。而针对黑格尔的“怀疑论”问题,本文会结合“否定”这个概念提出另外一种解释。相较于皮平的“先验怀疑论”,这个解释更符合黑格尔的整体论的哲学特质,它能为我们理解黑格尔意识哲学提供另一种可能性。

  一、先验与经验的区分:康德与黑格尔的不同立场

  皮平认为,黑格尔吸收了康德的观点并不断前进,“因为他把意识看作是判断的意识,是通过在它的主动判断中建立一个对象,从而具有一种‘与对象的关系’。意识使它自身与对象相关。并且,在我看来,正是因为黑格尔假设意识以统觉的方式这样做,所以,他也可以主张,意识把它自身与对象相区分……”⑤因此,皮平认为黑格尔与康德在意识哲学立场上没有本质性的差距。黑格尔的哲学也是一种先验哲学,也是对使经验成立的条件的探寻。但是,本文认为,《精神现象学》与《纯粹理性批判》的根本差距体现在对“知识”概念的不同的理解,康德是先验哲学的,而黑格尔则坚持整体论的立场。为了解释这个问题首先要澄清康德的“先验”(transzendental)与黑格尔的“经验”概念之间的区别。也只有澄清这个区别才能继续讨论皮平的“先验哲学”解读与黑格尔思想本身的差距。

  近代哲学关注的是如何获得对对象的客观的普遍有效知识,而且哲学家们还要解释这些知识的来源是什么。在“哥白尼革命”之后,哲学家们认识到,在意识中的对客体的表象是依赖主体的能动性才被建立的。康德“把一切不研究对象,而是一般地研究我们关于对象的认识方式——就这种方式是先天地可能的而言——的知识称为先验的”⑥。根据国际康德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先验的”这个概念的根本指向是认识论意义的,也就是“只有当其以对象知识之可能性作为内容时,先天的、独立于认识经验的,也即探究人类认识方式的知识才能被称为先验的”⑦。因此,它是对经验认识的先天条件的知识。“先验的”知识是“对于知识而言先天必然”,或者“使知识得以可能的”知识。因此,康德关注的是在意识中如何获得合法的认识或者说认识的可能性,而被认识的对象的本体论特征则被康德“存而不论”。在康德看来,普遍有效的知识也就是客观的认识,至于表象后面的物自体则是无法被认识的,只能被思考。因此,“先验”这个概念是同时具有形而上学和认识论的两方面的意义。在认识论方面,它是对普遍知识的知识,而在形而上学方面,康德认为无法认识现象背后物自体,因为它“可思而不可知”。因此,通过将“对象”概念区分为在意识中的“表象”和在思维中的“物自身”两个层面,康德确保了知识的有效性。这可以看作是康德的先验哲学的根本特征。

  黑格尔认为,康德的先验哲学或者说批判哲学是把认识与认识的对象区分开来,用知识这个工具或者说媒介去描述这个对象在意识中的表象。但是,这是对“自然意识”不加反思地接受的结果,它将近代哲学以来的“二元对立”见解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在“自我”与“对象”的二分对立中寻找认识的条件,那么得到的也只能是物自体与统觉这对“二元对立”的结构。因为,这在认识之前就预先设定了认识主体与有待认识的对象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在这个认识过程中主体也总是在使用中介去认识对象。而为了消除中介的影响确定知识是否符合对象,必须对认识活动进行检验。“所谓检验,就是先设定一个尺度,然后去检验某个东西与之一致抑或不一致,并以此决定该事物为正确或错误”⑧,在这种“认识是否符合对象”的模式下,认识主体将标准视为外在的,也就是说标准被主体看作是独立于主体的意识而存在的。但是,如果在主体与对象二元对立的模式之下对于对象的无中介认识是不可能的,那么对于标准的设定无法逃离主观的世界从而成为绝对的客观实在者但同时又被主体所认识。因此,传统认识论无法摆脱独断论,它的任何检验的标准本身都是武断的,或者说,是“非批判的”。如果它诉诸进一步的标准来为其正当性辩护,那么标准就会无限循环。因此,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提出了“哥白尼革命”:不是认识必须依照对象,而是对象必须依照知识。也就是说对象是按照认识主体的直观形式和知性范畴构建的,在这个意义上,人类认识才得以可能。但是,康德也未能摆脱黑格尔说的主客二元对立,该对立在“物自体”和“统觉”的对立中达到顶点。所以,康德将标准的一半建立在主体之内,另一半依然建立在客体身上。即使康德建立的关于现象的知识具有客观实在性,这依然不能达到他暗示的关于对象的真正认识的标准。正如上面说的,这种客观实在性不是真正“客观的”,根本上只对主体而言是普遍的而已。

  综上所述,康德的“先验哲学”也并未摆脱传统认识论的两个独断的预设:第一个是主体和对象的分立;第二个是被给予知识检验标准的直接性。其中,第一个独断的预设是怀疑论产生的根源,第二个则是《精神现象学》考察的起点,也就是说黑格尔并非直接摒弃主客二分,否则这也会是一种独断论。黑格尔是从对主客二分的自然意识的批判入手去说明他对“先验哲学”的否定态度。而黑格尔自己则是从各种关于“何者为真”的标准入手,通过辩证法的螺旋式上升最终认识到真相就是主体和对象的统一。这也就是黑格尔所说的“不仅要把真相理解和表述为一个实体,而且同样也理解和表述为一个主体”⑨。

  而黑格尔分析的起点是“经验”概念,黑格尔认为,“精神的直接实存,亦即意识,包含着两个环节:一个是知识,另一个是否定着知识的客观事物。由于精神在这个要素中发展起来……表现为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这条道路上的科学是意识的经验的科学……意识所认知和所理解的东西,全都包含在它的经验之内,而包含在经验之内的东西,仅仅是一个精神性的实体,这个东西同时也是实体的自主体的对象”⑩。黑格尔认为,既然传统认识论中包含两个无法避免的独断论的预设,那么为了在研究意识过程中避免同样的错误,也只有从现有的意识经验也就是“自然意识”出发去批判不同的意识形态本身包含的预设。黑格尔试图通过对直接的意识经验的分析发现其中包含的矛盾,继而让自然意识自己反驳自己,自证“主客二分”的不合理性,迫使意识承认主客合一的绝对知识的合理性。因此,对意识经验的分析是认知绝对知识的开端。

  需要强调的是,《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在对谢林哲学的反思的基础上写成的。正如亨利希指出的,黑格尔坚持“有限通过自身被扬弃。每一个有限都首先需要这样的方式来统握,即它以否定的方式关系到自身”(11)。亨利希的话非常晦涩。实际上,亨利希认为黑格尔要回答的问题是:在一个绝对或者说整体论的哲学立场中,如何解释意识中出现的差异性,而且还要说清这些差异与整体之间的关系。黑格尔相信在认知过程中,理性与知性并不是不可通约的,二者都是意识的主体生活于其中并试图去把握的作为整体的世界/绝对精神的一部分。世界整体作为大全有着内在的区分,同时这些被区分的结构通过整体/绝对精神获得意义。但是,黑格尔的整体论并不是独断的整体论,因为它并不是在认识一开始就把整体设定为分析的前提条件。如果这么做的话,黑格尔是退回到“批判哲学”之前的哲学里面去了。黑格尔坚持的整体论是体系性的整体论,所有的环节在科学体系中获得自己的意义,而科学体系这个整体则依赖于每一个环节的充分展开。黑格尔让意识进行自我检验并通过这个检验推动整体运动。意识可以通过体系性的检验的方式最终消除意识内的主体与客体的矛盾并通达绝对知识。而这种检验的方式就是“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正是它推动了对自然意识中的“经验”的检验过程。

  概言之,无论是黑格尔的“经验”还是康德的“先验”概念,它们都承认意识之中存在着“知识”与“自在体”或者“对象”与“统觉”的区分与对立。而他们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同意这个对立需要批判。康德的“先验”概念中存在着主体与客体的二元对立这个预设。他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反而是优势。因为这么做可以为知识划定界限,更可以在实践哲学中为自由开辟道路。对康德而言,无论是在“认识论”还是在“形而上学”之中,也只有从主体与客体的对立出发才能去寻找客体的表象在意识中的依据。但是,黑格尔是绝对不满足这种态度的。黑格尔的思路是:既然理性本身是时代的法官,那么理性必须从最基础的“意识经验”开始进行检验去自证理性自身的合理性。而开始的起点就是在“自然意识”中被直接把握的经验。在经过演绎之后,我们最终认识到“可思的”与“可知的”是一致的。

  综上所述,黑格尔同意在意识之中存在着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对立,这一点与康德哲学的起点是一致的。但是,二者的一致之处也仅仅在此。在这之后,黑格尔与康德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对黑格尔而言,这条道路是“怀疑之路”;对康德而言,这条道路则是“批判之路”。“批判”致力于考察人类知识的依据。在“怀疑之路”上,起初,意识坚持对象是外在于意识的实体,而当意识发现,在意识之外自在的实体都是意识的知识时,实体就从对象转变为主体内部包含的关系性的规定上了。实际上,黑格尔的哲学也是一种批判哲学,但是它是对“批判哲学”的批判。因此,黑格尔与康德的立场之间既存在断裂也有延续。

  到此,本文概括了黑格尔的“经验”和康德的“先验”概念的内涵。这帮助我们解释了为什么黑格尔不可能持一种“先验哲学”的立场。因此也可以说,皮平对黑格尔解读并没有超越黑格尔要批判的“自然意识”。当然,对皮平观点的批判并未到此为止,还需要澄清黑格尔的“怀疑论”究竟是不是皮平说的“先验怀疑论”,如果不是的话,这种怀疑论的本质是什么。这是下面两节要解决的问题。

  二、“怀疑”的角度:知识论还是思辨哲学?

  黑格尔的“怀疑”概念在“意识哲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实际上,学界对这个概念有着诸多不同的解释。在这部分,笔者将采取一种对比的写法,首先考察一种流行的见解,也就是以皮平为代表的对《精神现象学》的“先验怀疑论”式的解读,在本节中,笔者试图去揭示此种解释的本质。笔者将说明,为什么皮平的“先验怀疑论”仅仅是反思的“怀疑论”而不是思辨的“怀疑论”。这可以为在第三节阐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的根本内涵提供基础。

  皮平认为,黑格尔哲学的出发点与康德相一致,也是世界的可理解性问题。“因此(对黑格尔来说)‘为自身所规定的’条件是任何对象的可理解的经验所必需的;认可一个实际的主张,即这些条件的推演可以是通过指明,甚至最一般的概念功能(例如‘存在’这一概念)要求得它自己的应用如何也需要一个更为复杂的概念结构;以及一种策略,该策略能够指明,为什么这一观念的程序不会遭到标准的实在论的攻击……”(12)在这段表述异常复杂的引文中,皮平认为黑格尔想要证明的是经验意识背后的概念条件。他认为正是这种概念统一了“知识”与“对象”,或者说主体与客体。结合皮平的阐述,可以从“静态”和“动态”两个角度理解“概念”的内涵。一方面,概念是能够使经验在意识中变得可能的先天条件,也是对经验对象先天的主观约束;另一方面,它也是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中不断发展着的精神的自我认知过程。而皮平认为黑格尔采取的论证策略是“先验怀疑论”。也就是说,每一种意识形态中都包含了一个实在论的预设。他说明了为什么经验中的对象被“经验”为如此这般。也正是针对这个预设的怀疑,才发现经验中实在论的观点不足以阐明意识中对象的存在根据。这促使我们向更高的根据回溯,直到绝对知识被认识。在此意义上,皮平说“先验怀疑论”是意识形态不断发展的动力。通过这种怀疑论“一旦概念与对象的那种关系的充分发展已经得到阐明和发展,对任何关于概念—对象‘同一’的怀疑论做出的一种扩展的归谬论证”(13),归谬论证的结果证明了只有绝对知识才具有最终的可靠性。

  我们要承认皮平充分把握了怀疑论对黑格尔哲学的重要意义。他将怀疑看作意识形态发展的推动力是合乎黑格尔的看法的。而在本文下面的部分,笔者将指明,皮平的先验论式的解释并没有摆脱融贯论和基础主义的影子。因为这种解释忽视了黑格尔哲学中“反思”和“思辨”两个层面的区别。

  在这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学界对黑格尔的怀疑论的理解。近些年来,在英语和德语学界,有不少学者将黑格尔要解决的问题与古代皮浪主义的问题联系起来(14),进一步认为,黑格尔反对基础主义,支持融贯论(15)。而这只是在表面上符合黑格尔的整体论立场。实际上,它完全没有触及黑格尔问题的核心。皮浪主义分析的是辩护的结构,而黑格尔的理论目的并不在此。在他看来,基础主义的辩护和融贯论的辩护都是独断的,都预设了主客的二元对立,仍旧是自然意识的一种形态。而黑格尔追求的是无预设的认识(16),与此同时,它也不可能是归谬论证。当然,这种无预设的认识只有在绝对知识那里才能达到。在这个意义上,这些观点将黑格尔等同于融贯论乃是一种浅化。

  事实上,皮平的“怀疑论”正是犯了这个错误。皮平把黑格尔的“对它自身”的意识解释为:“意识它自己就知道这种真”。在定言判断中,是自我意识在断定;断定行动同时包含了被我们断定之物的表象和我们进行断定的标尺。后者是断定的活动的不可分离的成分。被我们把握为“真”的东西和我们把它认之为“真”的这个活动,这两者都包含于其中。而先验怀疑论帮助我们“砍除关于‘如其自在的存在’(being as it is in itself)的标准实在论假设所包含的预设”(17)。最终,在分析意识内容的过程中得到了一个体系性的知识——绝对知识。但是,皮平忽视的事实是,他坚持的这种融贯论式的怀疑论思路的预设是基础主义的。而黑格尔是不可能坚持一种基础主义的观点的,同时也不可能是融贯论的。

  首先,黑格尔哲学不可能是基础主义的。在谈论黑格尔哲学时,学者们经常会说返回某某为某某意识形态寻找更高的根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黑格尔在谈论某种意识形态时,需要一种根本无中介的信念(比如说上帝),或以事实(比如说物质)或者被误解的“绝对精神”作为支撑。因为,对坚持整体论观点的黑格尔而言,不存在不证自明的理论观点和不言自明的信念。黑格尔认为,没有直接的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是需要中介的。所有中介和他们之间的相互中介的过程本身构成了绝对精神的整体。但是有人会将“怀疑之路”的终点(即,绝对知识)当作最高的可靠性。黑格尔会这么回答,“精神必然是这种内在的区分活动,……整体是一种被区分出来的东西”(18)。这个话说的比较晦涩,有必要解释一下。黑格尔认为,对作为整体的精神的认知是不可能直接地达到的,因为,每一种具体的意识形态都是一个确定的实在性的信念,因为它没有摆脱“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分裂,最终会被证明是不可靠的。而一旦二者的分裂被弥合了,也就同时意味着绝对知识的合法性得到了证明。这个证明过程说明,绝对知识能被认知是要以具体的意识形态为中介的;另一方面,也只有当绝对知识被把握的时候,整个认知过程才能最终被完成。而且,绝对知识本身并不是什么终极奥秘。与之前的意识形态相比,它仅仅是一种客观的态度。它坚持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差别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就是“无预设”的理论态度本身。这意味着,全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的结果仅仅是这样一种客观的科学态度,而黑格尔要在《逻辑学》中才能完成对这些绝对的“知识”的内容的分析。可以看到,基础主义的态度也是自然意识的一种,也是必须被抛弃的。

  其次,《精神现象学》的立场也不可能是一种融贯论的立场。因为,在黑格尔看来,从“感性确定性”到“绝对知识”的运动过程,虽然是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过程,但是这并不是一个融贯的命题体系。黑格尔固然承认意识形态之间的辩证运动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克服了下一级意识形态的缺陷,并把后者包含在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中,但是这不是发现了一个命题的不足之处而用一个更合理的命题来代替它。值得注意的是,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过程中,当命题改变了之后,对象也发生了变化。因此,融贯论的观点无法澄清,为什么在一个整体论且融贯的命题体系中,当意识的注意力从命题A移动到命题B之后,命题描述的对象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说明了,针对在意识内部包含的知识与对象这两个端点,融贯论只能聚焦于知识这一端,无法解释对象的变化。

  综上所述,《精神现象学》的“怀疑之路”不可能是一个融贯论的认知体系,更不可能是基础主义的立场。同时,这可以更加确证了本文第一节的分析,黑格尔不可能坚持先验哲学的立场。因为,先验哲学研究的仅仅是对认知可靠的“工具”知识而已,而这恰恰是黑格尔要反对的“自然意识”坚持的观点。因此,皮平的“先验怀疑论”是将黑格尔要批判的观点当作黑格尔自己的看法。而黑格尔真正坚持“思辨哲学”的立场也只有在“绝对知识”中才真正被揭示出来。这才是黑格尔的基本哲学立场。

Experience,Doubt and Negation:On the Position and Method of Hegel’s Consciousness Philosophy

 

  作者简介:徐广垠,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与宗教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原发信息:《哲学分析》第20204期

  内容提要:在《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始终对近代哲学特别是康德哲学的二元论立场持批判态度,这就决定了黑格尔不可能坚持先验哲学路径。而皮平恰恰是从先验哲学的角度解释黑格尔的。皮平的解释奠基于基础主义和融贯论,这无法把握作为一种无预设的理论态度的绝对知识的根本内涵。黑格尔是从对经验的分析出发论证绝对知识的合理性。以思辨的否定为核心的“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是意识形态辩证运动的动力,而皮平的“先验怀疑论”并没有超出反思哲学范围,并不符合黑格尔的本意。

  关键词:意识/经验/怀疑/否定/思辨

 

  黑格尔认为,“所谓意识的立场,就是不但知道客观事物与自己对立,而且知道自己与客观事物对立。”①在《精神现象学》中,“意识”指的是对在经验中发生的对自我/知识与对象之间关系的认知,而“自然意识”认为对象外在于认识,主体的任务就是去正确地认识外在于意识的对象,描述对象的工具就是在意识中出现的与对象相关的知识。如果要阐明黑格尔对“意识”问题的根本立场,首先要澄清黑格尔“意识哲学”②的方法。学界的共识是意识形态之间的辩证运动的推动力是“外在反思”③方法。可是,在《精神现象学》中,黑格尔没有明确说明作为方法的“外在反思”的本质。但是,黑格尔明确地说对自然意识的分析是一条“怀疑之路”④。问题是,这种“怀疑”与“外在反思”是什么样的关系,它是不是就等于罗伯特·皮平说的“先验怀疑论”。皮平主张的“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sich vollbringender Skeptizismus)是针对一系列实在论立场的怀疑论,它反对自然意识坚持的“意识中对象的实在性”这一观点。皮平认为《精神现象学》继承的是康德式的先验哲学立场,在此基础上的怀疑论也是持先验立场的。但是,这并不符合黑格尔的本意,黑格尔哲学是“思辨哲学”而不是“先验哲学”。本文首先要解释黑格尔是如何理解意识哲学的本性的,还有它与怀疑、否定等诸多关键概念之间的关系。与此同时,笔者将分析皮平的观点与黑格尔的本意之间的差距,解释为什么黑格尔的“意识哲学”不可能是一种“先验哲学”。而针对黑格尔的“怀疑论”问题,本文会结合“否定”这个概念提出另外一种解释。相较于皮平的“先验怀疑论”,这个解释更符合黑格尔的整体论的哲学特质,它能为我们理解黑格尔意识哲学提供另一种可能性。

  一、先验与经验的区分:康德与黑格尔的不同立场

  皮平认为,黑格尔吸收了康德的观点并不断前进,“因为他把意识看作是判断的意识,是通过在它的主动判断中建立一个对象,从而具有一种‘与对象的关系’。意识使它自身与对象相关。并且,在我看来,正是因为黑格尔假设意识以统觉的方式这样做,所以,他也可以主张,意识把它自身与对象相区分……”⑤因此,皮平认为黑格尔与康德在意识哲学立场上没有本质性的差距。黑格尔的哲学也是一种先验哲学,也是对使经验成立的条件的探寻。但是,本文认为,《精神现象学》与《纯粹理性批判》的根本差距体现在对“知识”概念的不同的理解,康德是先验哲学的,而黑格尔则坚持整体论的立场。为了解释这个问题首先要澄清康德的“先验”(transzendental)与黑格尔的“经验”概念之间的区别。也只有澄清这个区别才能继续讨论皮平的“先验哲学”解读与黑格尔思想本身的差距。

  近代哲学关注的是如何获得对对象的客观的普遍有效知识,而且哲学家们还要解释这些知识的来源是什么。在“哥白尼革命”之后,哲学家们认识到,在意识中的对客体的表象是依赖主体的能动性才被建立的。康德“把一切不研究对象,而是一般地研究我们关于对象的认识方式——就这种方式是先天地可能的而言——的知识称为先验的”⑥。根据国际康德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先验的”这个概念的根本指向是认识论意义的,也就是“只有当其以对象知识之可能性作为内容时,先天的、独立于认识经验的,也即探究人类认识方式的知识才能被称为先验的”⑦。因此,它是对经验认识的先天条件的知识。“先验的”知识是“对于知识而言先天必然”,或者“使知识得以可能的”知识。因此,康德关注的是在意识中如何获得合法的认识或者说认识的可能性,而被认识的对象的本体论特征则被康德“存而不论”。在康德看来,普遍有效的知识也就是客观的认识,至于表象后面的物自体则是无法被认识的,只能被思考。因此,“先验”这个概念是同时具有形而上学和认识论的两方面的意义。在认识论方面,它是对普遍知识的知识,而在形而上学方面,康德认为无法认识现象背后物自体,因为它“可思而不可知”。因此,通过将“对象”概念区分为在意识中的“表象”和在思维中的“物自身”两个层面,康德确保了知识的有效性。这可以看作是康德的先验哲学的根本特征。

  黑格尔认为,康德的先验哲学或者说批判哲学是把认识与认识的对象区分开来,用知识这个工具或者说媒介去描述这个对象在意识中的表象。但是,这是对“自然意识”不加反思地接受的结果,它将近代哲学以来的“二元对立”见解视为理所当然。如果在“自我”与“对象”的二分对立中寻找认识的条件,那么得到的也只能是物自体与统觉这对“二元对立”的结构。因为,这在认识之前就预先设定了认识主体与有待认识的对象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而且在这个认识过程中主体也总是在使用中介去认识对象。而为了消除中介的影响确定知识是否符合对象,必须对认识活动进行检验。“所谓检验,就是先设定一个尺度,然后去检验某个东西与之一致抑或不一致,并以此决定该事物为正确或错误”⑧,在这种“认识是否符合对象”的模式下,认识主体将标准视为外在的,也就是说标准被主体看作是独立于主体的意识而存在的。但是,如果在主体与对象二元对立的模式之下对于对象的无中介认识是不可能的,那么对于标准的设定无法逃离主观的世界从而成为绝对的客观实在者但同时又被主体所认识。因此,传统认识论无法摆脱独断论,它的任何检验的标准本身都是武断的,或者说,是“非批判的”。如果它诉诸进一步的标准来为其正当性辩护,那么标准就会无限循环。因此,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提出了“哥白尼革命”:不是认识必须依照对象,而是对象必须依照知识。也就是说对象是按照认识主体的直观形式和知性范畴构建的,在这个意义上,人类认识才得以可能。但是,康德也未能摆脱黑格尔说的主客二元对立,该对立在“物自体”和“统觉”的对立中达到顶点。所以,康德将标准的一半建立在主体之内,另一半依然建立在客体身上。即使康德建立的关于现象的知识具有客观实在性,这依然不能达到他暗示的关于对象的真正认识的标准。正如上面说的,这种客观实在性不是真正“客观的”,根本上只对主体而言是普遍的而已。

  综上所述,康德的“先验哲学”也并未摆脱传统认识论的两个独断的预设:第一个是主体和对象的分立;第二个是被给予知识检验标准的直接性。其中,第一个独断的预设是怀疑论产生的根源,第二个则是《精神现象学》考察的起点,也就是说黑格尔并非直接摒弃主客二分,否则这也会是一种独断论。黑格尔是从对主客二分的自然意识的批判入手去说明他对“先验哲学”的否定态度。而黑格尔自己则是从各种关于“何者为真”的标准入手,通过辩证法的螺旋式上升最终认识到真相就是主体和对象的统一。这也就是黑格尔所说的“不仅要把真相理解和表述为一个实体,而且同样也理解和表述为一个主体”⑨。

  而黑格尔分析的起点是“经验”概念,黑格尔认为,“精神的直接实存,亦即意识,包含着两个环节:一个是知识,另一个是否定着知识的客观事物。由于精神在这个要素中发展起来……表现为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这条道路上的科学是意识的经验的科学……意识所认知和所理解的东西,全都包含在它的经验之内,而包含在经验之内的东西,仅仅是一个精神性的实体,这个东西同时也是实体的自主体的对象”⑩。黑格尔认为,既然传统认识论中包含两个无法避免的独断论的预设,那么为了在研究意识过程中避免同样的错误,也只有从现有的意识经验也就是“自然意识”出发去批判不同的意识形态本身包含的预设。黑格尔试图通过对直接的意识经验的分析发现其中包含的矛盾,继而让自然意识自己反驳自己,自证“主客二分”的不合理性,迫使意识承认主客合一的绝对知识的合理性。因此,对意识经验的分析是认知绝对知识的开端。

  需要强调的是,《精神现象学》是黑格尔在对谢林哲学的反思的基础上写成的。正如亨利希指出的,黑格尔坚持“有限通过自身被扬弃。每一个有限都首先需要这样的方式来统握,即它以否定的方式关系到自身”(11)。亨利希的话非常晦涩。实际上,亨利希认为黑格尔要回答的问题是:在一个绝对或者说整体论的哲学立场中,如何解释意识中出现的差异性,而且还要说清这些差异与整体之间的关系。黑格尔相信在认知过程中,理性与知性并不是不可通约的,二者都是意识的主体生活于其中并试图去把握的作为整体的世界/绝对精神的一部分。世界整体作为大全有着内在的区分,同时这些被区分的结构通过整体/绝对精神获得意义。但是,黑格尔的整体论并不是独断的整体论,因为它并不是在认识一开始就把整体设定为分析的前提条件。如果这么做的话,黑格尔是退回到“批判哲学”之前的哲学里面去了。黑格尔坚持的整体论是体系性的整体论,所有的环节在科学体系中获得自己的意义,而科学体系这个整体则依赖于每一个环节的充分展开。黑格尔让意识进行自我检验并通过这个检验推动整体运动。意识可以通过体系性的检验的方式最终消除意识内的主体与客体的矛盾并通达绝对知识。而这种检验的方式就是“有待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正是它推动了对自然意识中的“经验”的检验过程。

  概言之,无论是黑格尔的“经验”还是康德的“先验”概念,它们都承认意识之中存在着“知识”与“自在体”或者“对象”与“统觉”的区分与对立。而他们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同意这个对立需要批判。康德的“先验”概念中存在着主体与客体的二元对立这个预设。他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反而是优势。因为这么做可以为知识划定界限,更可以在实践哲学中为自由开辟道路。对康德而言,无论是在“认识论”还是在“形而上学”之中,也只有从主体与客体的对立出发才能去寻找客体的表象在意识中的依据。但是,黑格尔是绝对不满足这种态度的。黑格尔的思路是:既然理性本身是时代的法官,那么理性必须从最基础的“意识经验”开始进行检验去自证理性自身的合理性。而开始的起点就是在“自然意识”中被直接把握的经验。在经过演绎之后,我们最终认识到“可思的”与“可知的”是一致的。

  综上所述,黑格尔同意在意识之中存在着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对立,这一点与康德哲学的起点是一致的。但是,二者的一致之处也仅仅在此。在这之后,黑格尔与康德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对黑格尔而言,这条道路是“怀疑之路”;对康德而言,这条道路则是“批判之路”。“批判”致力于考察人类知识的依据。在“怀疑之路”上,起初,意识坚持对象是外在于意识的实体,而当意识发现,在意识之外自在的实体都是意识的知识时,实体就从对象转变为主体内部包含的关系性的规定上了。实际上,黑格尔的哲学也是一种批判哲学,但是它是对“批判哲学”的批判。因此,黑格尔与康德的立场之间既存在断裂也有延续。

  到此,本文概括了黑格尔的“经验”和康德的“先验”概念的内涵。这帮助我们解释了为什么黑格尔不可能持一种“先验哲学”的立场。因此也可以说,皮平对黑格尔解读并没有超越黑格尔要批判的“自然意识”。当然,对皮平观点的批判并未到此为止,还需要澄清黑格尔的“怀疑论”究竟是不是皮平说的“先验怀疑论”,如果不是的话,这种怀疑论的本质是什么。这是下面两节要解决的问题。

  二、“怀疑”的角度:知识论还是思辨哲学?

  黑格尔的“怀疑”概念在“意识哲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实际上,学界对这个概念有着诸多不同的解释。在这部分,笔者将采取一种对比的写法,首先考察一种流行的见解,也就是以皮平为代表的对《精神现象学》的“先验怀疑论”式的解读,在本节中,笔者试图去揭示此种解释的本质。笔者将说明,为什么皮平的“先验怀疑论”仅仅是反思的“怀疑论”而不是思辨的“怀疑论”。这可以为在第三节阐明“自我完成的怀疑论”的根本内涵提供基础。

  皮平认为,黑格尔哲学的出发点与康德相一致,也是世界的可理解性问题。“因此(对黑格尔来说)‘为自身所规定的’条件是任何对象的可理解的经验所必需的;认可一个实际的主张,即这些条件的推演可以是通过指明,甚至最一般的概念功能(例如‘存在’这一概念)要求得它自己的应用如何也需要一个更为复杂的概念结构;以及一种策略,该策略能够指明,为什么这一观念的程序不会遭到标准的实在论的攻击……”(12)在这段表述异常复杂的引文中,皮平认为黑格尔想要证明的是经验意识背后的概念条件。他认为正是这种概念统一了“知识”与“对象”,或者说主体与客体。结合皮平的阐述,可以从“静态”和“动态”两个角度理解“概念”的内涵。一方面,概念是能够使经验在意识中变得可能的先天条件,也是对经验对象先天的主观约束;另一方面,它也是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中不断发展着的精神的自我认知过程。而皮平认为黑格尔采取的论证策略是“先验怀疑论”。也就是说,每一种意识形态中都包含了一个实在论的预设。他说明了为什么经验中的对象被“经验”为如此这般。也正是针对这个预设的怀疑,才发现经验中实在论的观点不足以阐明意识中对象的存在根据。这促使我们向更高的根据回溯,直到绝对知识被认识。在此意义上,皮平说“先验怀疑论”是意识形态不断发展的动力。通过这种怀疑论“一旦概念与对象的那种关系的充分发展已经得到阐明和发展,对任何关于概念—对象‘同一’的怀疑论做出的一种扩展的归谬论证”(13),归谬论证的结果证明了只有绝对知识才具有最终的可靠性。

  我们要承认皮平充分把握了怀疑论对黑格尔哲学的重要意义。他将怀疑看作意识形态发展的推动力是合乎黑格尔的看法的。而在本文下面的部分,笔者将指明,皮平的先验论式的解释并没有摆脱融贯论和基础主义的影子。因为这种解释忽视了黑格尔哲学中“反思”和“思辨”两个层面的区别。

  在这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学界对黑格尔的怀疑论的理解。近些年来,在英语和德语学界,有不少学者将黑格尔要解决的问题与古代皮浪主义的问题联系起来(14),进一步认为,黑格尔反对基础主义,支持融贯论(15)。而这只是在表面上符合黑格尔的整体论立场。实际上,它完全没有触及黑格尔问题的核心。皮浪主义分析的是辩护的结构,而黑格尔的理论目的并不在此。在他看来,基础主义的辩护和融贯论的辩护都是独断的,都预设了主客的二元对立,仍旧是自然意识的一种形态。而黑格尔追求的是无预设的认识(16),与此同时,它也不可能是归谬论证。当然,这种无预设的认识只有在绝对知识那里才能达到。在这个意义上,这些观点将黑格尔等同于融贯论乃是一种浅化。

  事实上,皮平的“怀疑论”正是犯了这个错误。皮平把黑格尔的“对它自身”的意识解释为:“意识它自己就知道这种真”。在定言判断中,是自我意识在断定;断定行动同时包含了被我们断定之物的表象和我们进行断定的标尺。后者是断定的活动的不可分离的成分。被我们把握为“真”的东西和我们把它认之为“真”的这个活动,这两者都包含于其中。而先验怀疑论帮助我们“砍除关于‘如其自在的存在’(being as it is in itself)的标准实在论假设所包含的预设”(17)。最终,在分析意识内容的过程中得到了一个体系性的知识——绝对知识。但是,皮平忽视的事实是,他坚持的这种融贯论式的怀疑论思路的预设是基础主义的。而黑格尔是不可能坚持一种基础主义的观点的,同时也不可能是融贯论的。

  首先,黑格尔哲学不可能是基础主义的。在谈论黑格尔哲学时,学者们经常会说返回某某为某某意识形态寻找更高的根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黑格尔在谈论某种意识形态时,需要一种根本无中介的信念(比如说上帝),或以事实(比如说物质)或者被误解的“绝对精神”作为支撑。因为,对坚持整体论观点的黑格尔而言,不存在不证自明的理论观点和不言自明的信念。黑格尔认为,没有直接的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是需要中介的。所有中介和他们之间的相互中介的过程本身构成了绝对精神的整体。但是有人会将“怀疑之路”的终点(即,绝对知识)当作最高的可靠性。黑格尔会这么回答,“精神必然是这种内在的区分活动,……整体是一种被区分出来的东西”(18)。这个话说的比较晦涩,有必要解释一下。黑格尔认为,对作为整体的精神的认知是不可能直接地达到的,因为,每一种具体的意识形态都是一个确定的实在性的信念,因为它没有摆脱“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分裂,最终会被证明是不可靠的。而一旦二者的分裂被弥合了,也就同时意味着绝对知识的合法性得到了证明。这个证明过程说明,绝对知识能被认知是要以具体的意识形态为中介的;另一方面,也只有当绝对知识被把握的时候,整个认知过程才能最终被完成。而且,绝对知识本身并不是什么终极奥秘。与之前的意识形态相比,它仅仅是一种客观的态度。它坚持知识与对象之间的差别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就是“无预设”的理论态度本身。这意味着,全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的结果仅仅是这样一种客观的科学态度,而黑格尔要在《逻辑学》中才能完成对这些绝对的“知识”的内容的分析。可以看到,基础主义的态度也是自然意识的一种,也是必须被抛弃的。

  其次,《精神现象学》的立场也不可能是一种融贯论的立场。因为,在黑格尔看来,从“感性确定性”到“绝对知识”的运动过程,虽然是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过程,但是这并不是一个融贯的命题体系。黑格尔固然承认意识形态之间的辩证运动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克服了下一级意识形态的缺陷,并把后者包含在更高一级的意识形态中,但是这不是发现了一个命题的不足之处而用一个更合理的命题来代替它。值得注意的是,在意识形态的辩证运动过程中,当命题改变了之后,对象也发生了变化。因此,融贯论的观点无法澄清,为什么在一个整体论且融贯的命题体系中,当意识的注意力从命题A移动到命题B之后,命题描述的对象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说明了,针对在意识内部包含的知识与对象这两个端点,融贯论只能聚焦于知识这一端,无法解释对象的变化。

  综上所述,《精神现象学》的“怀疑之路”不可能是一个融贯论的认知体系,更不可能是基础主义的立场。同时,这可以更加确证了本文第一节的分析,黑格尔不可能坚持先验哲学的立场。因为,先验哲学研究的仅仅是对认知可靠的“工具”知识而已,而这恰恰是黑格尔要反对的“自然意识”坚持的观点。因此,皮平的“先验怀疑论”是将黑格尔要批判的观点当作黑格尔自己的看法。而黑格尔真正坚持“思辨哲学”的立场也只有在“绝对知识”中才真正被揭示出来。这才是黑格尔的基本哲学立场。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经验,怀疑与否定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