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正峰:真之载体刍议

An Inquiry into Truth-Bearer

  作者简介:蒋正峰,湖南道县人,哲学博士,华南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3期

  内容提要:真之载体是逻辑真理论的核心内容之一,语句、命题、思想、信念等都被认为是真之载体。通过对这些不同载体的考察可知,语句、命题是依赖于语言的,是思想、信念的不同表现方式,把它们作为真之载体难免舍本逐末。同时,语言并非是思想或信念天然的唯一载体,且并非所有的思想都有真值;而信念是有命题指称的思想,是思想的一个真子集。所以,更合适的真之载体是信念。

  关键词:真/真之载体/信念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逻辑真理论的历史源流、理论前沿与应用研究”(17ZDA025)。

 

  真之载体即真值承担者(Truth-bearer),就是某种能够称得上是真的或是假的东西。如果把真假看作是一种性质,那么真之载体就应该是拥有这种性质的东西。关于真之载体是什么的争议较多。人们通常认为,真之载体是语句、陈述或者命题当中的一种;要么其中一个是首要承担者,其他是派生的。语句是指按照一定的语法规则而形成的、能表达一个相对完整意思的语言表达式,如“地球是圆的”就是一个语句。陈述是指读出或写出一个直陈语句时所说的东西。胡塞尔(Husserl)认为:“陈述就是对某物存在或不存在的表达,它们做出主张,它们对某物做出判断。只有在陈述那里才能谈及真与假。”①命题是指为一组同义的直陈语句所共有的东西,如果两个直陈语句具有相同的意义,那么它们就表达了同一命题。②秉承符合真理论的传统,逻辑原子主义、逻辑实证主义都认为命题表述经验,命题与经验事实相符就是真的,反之就是假的。如逻辑原子主义的代表人物维特根斯坦(Wittgenstein)就明确提出:“命题显示其意义。命题显示当它为真时事情是怎样的,而且宣称事情就是这样的。”③塔尔斯基(Tarski)在《真理的语义学概念和语义学的基础》一文中,④基于对真定义的语法结构的考虑,认为语句是真之载体。他所理解的“语句”也就是语法中通常所谓的“陈述句”。在塔尔斯基看来,“命题”这个词项,由于争论分歧较大并且从来没有使得它的意义清楚起来,所以他认为,“真的”这个谓词用于语句是最方便妥当的。⑤奎因(Quine)也认为,正是因为“命题”有歧义,将它作为真之载体才得到普遍的赞同。有人把“命题”理解为符合一定规范的句子,认为真之载体是句子;另一些人却把它理解为句子的意义,认为真之载体是命题的意义;如对句子和句子的意义不加区分,则认为真之载体是命题。不过在奎因看来,“命题”这个概念含糊,“句子意义”这个概念空洞无力,只有诉诸句子进而才考虑句子的意义。由于语词的模糊和歧义,加之指示词、索引词和时态等的使用,句子的意义变得捉摸不定。因此,奎因从句法或语言的角度,明确认为把有确定意义的句子当作真之载体直接探讨会更好一些,并把它称之为“固定句”。固定句的真假是固定下来的,真假不必被了解,但是它们必须是稳定的。⑥

  区别于上述不同的主张,弗雷格(Frege)则认为,首先被说成真的或假的是思想,思想与真的关系最密切,思想是我们借以把握真的东西。在弗雷格看来:“一个思想不能在此时是真的而在彼时是假的,或对此人是真的而对彼人是假的,而是绝对真的或绝对假的。”⑦借助关于真的认识,弗雷格区分了句子与句子所表达的东西:弗雷格所称思想是指一个句子所表达的东西,句子是思想的图像或载体;句子表达思想,思想才是我们借以把握真的东西;真和假是对思想的绝对谓述,而句子只是在引申的意义上被说成是真的或假的。

  面对真之载体的诸多观点,哈克(Haack)在其《逻辑哲学》一书中提出,不管真值承载者是什么,都应具有这样的性质:

  (1)真值是确定不变的;

  (2)相关种类的全部项目都是真的或假的。⑧

  在哈克看来,真之载体的真值是确定不变的。正是基于这样的条件,语句、陈述以及命题都难以满足,而能满足的只有奎因提出的“永恒句”了。它包括两种语句:一种是陈说物理和数学定律的句子,另一种是完全确定了时间和地点的语句。但是,永恒句是奎因对于需要命题这个假设的答复。鉴于命题具有内涵的特征,奎因是不会承认它们的。所以,哈克认为,在语句、陈述、命题当中,任何一个作为真值承担者或者首要的真值承担者的争论既不是结论性的也不是富有成效的。既然在哈克看来,语句、陈述与命题都不宜充当真之载体,那真之载体又是什么呢?哈克并没有明确给出,但她在论及冗余论关于真值承担者时表示了某种倾向甚至赞同:

  我对真值承担者问题的分析甚至可以适用于冗余论,我应该把这算作是我的分析的一个优点,也是冗余论的一个优点,在冗余论那里,争论发生在它的根本形式中。当然,如果人们只是为了真值承担者才需要命题(或任何别的东西),那么这的确是很经济的。例如,那些相信我们需要命题作为对象的人们,大概会对冗余论不需要命题作为真值承担者这种能力无动于衷。因此,接受兰姆赛理论的普里奥尔提出来一种关于信念的解释,这是十分有意义的。⑨

  兰姆赛(Ramsey)是冗余论的主要代表。在真之载体问题上,他认为命题不适合做真之载体,因为它是否存在本身就有疑问;而陈述的真与假依赖于其意义。即使如一些人所说的,判断并不比语句表达得更多,这些语句的真也并不比简单地与其等同的判断的真更为根本。于是,兰姆赛提出了一个新的词汇——信念——作为真之载体。为了使信念真正充当起真之载体的角色,兰姆赛对信念一词作了三个要求:

  要求一:信念要有命题指称。信念必须是关于某事物如此这般的描述。

  要求二:信念的命题指称必须是命题。如果指称不是命题,如果语句表达的不是指称,那就既不真也不假。

  要求三:信念具备肯定或断定的特征。不能将希望、愿望等称为真的或假的,因为它们缺乏被叫做肯定或断定的特征。⑩

  有了这三个要求,在兰姆赛看来,信念作为真之载体的优点就在于,它很容易只依据其命题指称来确定。因为信念超越了命题的抽象实体,同时又具有命题指称的特性,所以能很好地承担起真值载体的功能。

  同样主张真之载体是信念的普特南(Putnam)认为,人的心灵具有意识,心灵通过意向性(intentionality)使我们同实在世界相联系。所谓意向性,是表示心灵能够以各种形式指向、关于、涉及世界上的物体和事态的一般性名称。意向内容通过不同类型的意向状态与世界相联系,不同类型的意向状态用不同的适应职责(obligations of fitting)把命题内容与实在世界相关联。普特南认为,信念具有心灵向世界的适应指向(mind-to-world direction of fit),信念的责任就是与一个独立存在的世界相一致,真或假就是表示在实现语词(句)向外部实在世界的适应指向中成功或失败的名称。(11)换句话说,作为真之载体的信念,通过心灵意向指向外部实在世界,它的真假取决于外部实在世界是不是实际上正如信念所指向的那样;如果外部实在世界与信念所指向的一样,即指向成功,信念就为真;反之即指向失败,信念则为假。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蒋正峰:真之载体刍议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