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会议现场 本网记者 陈炼/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上海讯(记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1月12日,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中国的哲学话语体系建构研究基地主办的“《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社长贺圣遂、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分别致辞。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袁新教授主持研讨会开幕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晓明教授发表主旨演讲。来自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的专家学者,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学术月刊》杂志社、《探索与争鸣》杂志社的代表出席本次会议。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社长贺圣遂致辞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致辞并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贺圣遂表示,《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一书是吴晓明教授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成果,这部著作不仅阐释了黑格尔的思想体系,同时也揭示了这一体系对中国人的生活甚至整个人类世界的影响。孙向晨提出,这本著作总结和彰显了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学术特点,并且在中国思想界具有一定的引领意义,这使得我们在当下面对中国自身的社会历史现实时可以找到一个新的起点。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袁新教授主持研讨会开幕式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晓明教授作主旨演讲并作总结致辞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吴晓明认为,挖掘黑格尔的哲学遗产在中国当下的话语语境中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中国当前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康德式解读”思潮实际上导致了将黑格尔的渊源排除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之外的后果;另一方面,当今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仍处于对于外部学说的学徒状态,但是时代的历史性实践要求我们的学术逐渐摆脱学徒状态,开始获得自我主张,成为自律的、“自我—授权的”学术,而这一转变的标志就在于能够祛除外部反思,深入社会现实。在此意义上,中国学术的转折需要黑格尔和马克思这两位伟大的教师。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孙周兴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会上,与会专家就《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一书发表了引言报告。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孙周兴教授提出,关于现实概念,海德格尔与黑格尔存在差异。黑格尔的绝对者扬弃有限性,而海德格尔揭示的是存在本身的有限性。从黑格尔的现实概念经由马克思,不能直接过渡到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中间需要尼采的中介。关于辩证法,将辩证法哲学化类似于伽达默尔将解释学哲学化,二者均会面临真理与方法的关系问题。一方面,需要处理方法辩证法与哲学辩证法的张力;另一方面,具有本体论基础的辩证法应当存在形式规定,因为本体论是形式科学。关于思想客观性,一方面,黑格尔和伽达默尔将真理范围扩大且二者真理概念存在区别;另一方面,当代哲学在失去超验或先验论证之后,如何具有普遍意义且令人信服。。

  孙向晨教授表示,该书不仅提供了一个用汉语来推进哲学思想的范例,而且在现代语境中重新激活了“解释世界”的哲学任务:哲学并不是在改变世界的过程中把自己消解,它的使命尚未完成。由于现代个人的原子化和跨文明问题的凸显,黑格尔意义上的“绝对”已然瓦解,但是当下我们仍要在多元主义的背景下去思考真理的保障问题。另一方面,黑格尔并未否认主观自由,现代自由的实现恰恰要以主观性为中介环节。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邹诗鹏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邹诗鹏教授认为,黑格尔与马克思的关系要在德国古典哲学中进行把握才能更加全面和深入,他对吴晓明教授给出的判断“黑格尔的历史观是唯物史观直接的理论前提”作了进一步阐释,他认为其中含有五个阶段。首先黑格尔的历史观有着浓重的德意志民族关怀,然后在马克思那里有四阶段的发展,其中最为核心的环节是从市民社会批判到激进左翼,以及在激进主义的逗留中马克思对德国古典哲学另一传统,即康德思想的自觉继承,这使得马克思能够超越黑格尔,将民族关怀升华到世界历史的高度,从而形成他自己的唯物史观。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陈立新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陈立新教授表示,现代社会的重要维度是确证人的独立性,吴晓明教授所说的“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则把这一问题重新呈递了出来。与此同时存在的是对主观主义批判的困难,在主观自由已经完全觉醒的情况下,如何在守护实体性生活的基础之上安置主观性,将是我们继承黑格尔的哲学遗产进一步需要回应的难题。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邓安庆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邓安庆教授认为,吴晓明教授对黑格尔哲学遗产的激活紧扣中国文化在当代面临的核心问题,即应该如何理解中国的社会现实以及中国在世界历史进程中的位置。他提出,二十世纪以来对黑格尔的研究已经超出马克思的范式,吴晓明教授所提供的马克思版本的黑格尔正好可以与当代黑格尔研究成果进行对读。一方面,理论哲学通过解析已经自觉地占有亚里士多德思想传统的加达默尔,强调要在新的解释学语境下去解黑格尔的“实体-主体”思想;另一方面,实践哲学则借助康德和黑格尔两大资源来思考“现代社会何以可能”这一根本问题,康德更多地继承了契约论传统,而黑格尔则指认自由个体构成现代国家不是由契约决定的,而是被传统和历史决定的,这里的原则需要从精神伦理的方面加以构造。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金林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金林教授表示,《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书中所说的“社会-历史之现实”概念在建构时较多地倚重了黑格尔的思想资源,但黑格尔的“现实”概念是含混的:在逻辑层面它可以具有一种概念的必然性,但一旦我们把“现实”与根据、本质、合理性等同起来,就会涉及如何解读现实实存的问题,“现实”本身其实是复杂的。他以黑格尔历史哲学中“行知分离”的悖论为参照,认为吴晓明教授对于现实的处理是马克思式的而非黑格尔式的,即力图介入现实而不是追思现实。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张双利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张双利教授认为,吴晓明教授在这本著作中回到黑格尔,其实是要从黑格尔那里折返到马克思,并在这一高度上运用马克思的思想资源去思考当代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之所以回到黑格尔,是因为他提出了实体性原则如何与主体性原则共存的问题,并将其上升到了哲学高度。由于黑格尔哲学经过马克思的消化、以及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版本的黑格尔的再度继承,西方现代政治和现代社会的建构呈现出从“理性+革命”到“理性+民主”的转化面貌。马克思没有继承黑格尔所说的“德国可能解决先发国家的问题”这一观点,但他继承了后者的思路,即在世界历史范围之内,后发的环节恰恰可以使现代化过程本身的结构性缺陷有一个回旋和应对的余地。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刘日明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陈忠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学术月刊》主编姜佑福研究员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猛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刘日明教授表示,“社会现实”概念凸显了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陈忠教授重申了个体自由与国家实体之间的关系。《学术月刊》主编姜佑福研究员认为,怎样从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过渡到马克思的历史科学,是理解中国道路的世界历史方位的重要理论依据。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猛教授提出,辩证法要关注以当代的特定的形式,把握现实运动的社会历史内容的意图。

  吴晓明最后总结了会议主要讨论的三个方面问题。首先是真理、辩证法和思想客观性问题,即真理如何在黑格尔哲学中既是思想客观性的重新论述,又是超出知性知识的辩证法。其次,这部著作将黑格尔哲学遗产问题归结为“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但是对于社会现实的真正探讨尚未展开,这需要学术共同体的共同努力。再次,以“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作为理解当今中国社会现实的思想武器只是一个起点,还有诸多难题需要进一步解决,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实体与主观自由的关系问题。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参加“《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专家学者合影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封面 主办方供图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会议现场 本网记者 陈炼/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上海讯(记者查建国 夏立 陈炼)1月12日,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中国的哲学话语体系建构研究基地主办的“《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社长贺圣遂、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分别致辞。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袁新教授主持研讨会开幕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晓明教授发表主旨演讲。来自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的专家学者,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学术月刊》杂志社、《探索与争鸣》杂志社的代表出席本次会议。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商务印书馆上海分社社长贺圣遂致辞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致辞并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贺圣遂表示,《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一书是吴晓明教授哲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成果,这部著作不仅阐释了黑格尔的思想体系,同时也揭示了这一体系对中国人的生活甚至整个人类世界的影响。孙向晨提出,这本著作总结和彰显了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学术特点,并且在中国思想界具有一定的引领意义,这使得我们在当下面对中国自身的社会历史现实时可以找到一个新的起点。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袁新教授主持研讨会开幕式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晓明教授作主旨演讲并作总结致辞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吴晓明认为,挖掘黑格尔的哲学遗产在中国当下的话语语境中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中国当前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康德式解读”思潮实际上导致了将黑格尔的渊源排除在马克思学说研究之外的后果;另一方面,当今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仍处于对于外部学说的学徒状态,但是时代的历史性实践要求我们的学术逐渐摆脱学徒状态,开始获得自我主张,成为自律的、“自我—授权的”学术,而这一转变的标志就在于能够祛除外部反思,深入社会现实。在此意义上,中国学术的转折需要黑格尔和马克思这两位伟大的教师。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孙周兴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会上,与会专家就《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一书发表了引言报告。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孙周兴教授提出,关于现实概念,海德格尔与黑格尔存在差异。黑格尔的绝对者扬弃有限性,而海德格尔揭示的是存在本身的有限性。从黑格尔的现实概念经由马克思,不能直接过渡到海德格尔和伽达默尔,中间需要尼采的中介。关于辩证法,将辩证法哲学化类似于伽达默尔将解释学哲学化,二者均会面临真理与方法的关系问题。一方面,需要处理方法辩证法与哲学辩证法的张力;另一方面,具有本体论基础的辩证法应当存在形式规定,因为本体论是形式科学。关于思想客观性,一方面,黑格尔和伽达默尔将真理范围扩大且二者真理概念存在区别;另一方面,当代哲学在失去超验或先验论证之后,如何具有普遍意义且令人信服。。

  孙向晨教授表示,该书不仅提供了一个用汉语来推进哲学思想的范例,而且在现代语境中重新激活了“解释世界”的哲学任务:哲学并不是在改变世界的过程中把自己消解,它的使命尚未完成。由于现代个人的原子化和跨文明问题的凸显,黑格尔意义上的“绝对”已然瓦解,但是当下我们仍要在多元主义的背景下去思考真理的保障问题。另一方面,黑格尔并未否认主观自由,现代自由的实现恰恰要以主观性为中介环节。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邹诗鹏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邹诗鹏教授认为,黑格尔与马克思的关系要在德国古典哲学中进行把握才能更加全面和深入,他对吴晓明教授给出的判断“黑格尔的历史观是唯物史观直接的理论前提”作了进一步阐释,他认为其中含有五个阶段。首先黑格尔的历史观有着浓重的德意志民族关怀,然后在马克思那里有四阶段的发展,其中最为核心的环节是从市民社会批判到激进左翼,以及在激进主义的逗留中马克思对德国古典哲学另一传统,即康德思想的自觉继承,这使得马克思能够超越黑格尔,将民族关怀升华到世界历史的高度,从而形成他自己的唯物史观。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陈立新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陈立新教授表示,现代社会的重要维度是确证人的独立性,吴晓明教授所说的“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则把这一问题重新呈递了出来。与此同时存在的是对主观主义批判的困难,在主观自由已经完全觉醒的情况下,如何在守护实体性生活的基础之上安置主观性,将是我们继承黑格尔的哲学遗产进一步需要回应的难题。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邓安庆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邓安庆教授认为,吴晓明教授对黑格尔哲学遗产的激活紧扣中国文化在当代面临的核心问题,即应该如何理解中国的社会现实以及中国在世界历史进程中的位置。他提出,二十世纪以来对黑格尔的研究已经超出马克思的范式,吴晓明教授所提供的马克思版本的黑格尔正好可以与当代黑格尔研究成果进行对读。一方面,理论哲学通过解析已经自觉地占有亚里士多德思想传统的加达默尔,强调要在新的解释学语境下去解黑格尔的“实体-主体”思想;另一方面,实践哲学则借助康德和黑格尔两大资源来思考“现代社会何以可能”这一根本问题,康德更多地继承了契约论传统,而黑格尔则指认自由个体构成现代国家不是由契约决定的,而是被传统和历史决定的,这里的原则需要从精神伦理的方面加以构造。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金林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王金林教授表示,《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书中所说的“社会-历史之现实”概念在建构时较多地倚重了黑格尔的思想资源,但黑格尔的“现实”概念是含混的:在逻辑层面它可以具有一种概念的必然性,但一旦我们把“现实”与根据、本质、合理性等同起来,就会涉及如何解读现实实存的问题,“现实”本身其实是复杂的。他以黑格尔历史哲学中“行知分离”的悖论为参照,认为吴晓明教授对于现实的处理是马克思式的而非黑格尔式的,即力图介入现实而不是追思现实。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张双利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张双利教授认为,吴晓明教授在这本著作中回到黑格尔,其实是要从黑格尔那里折返到马克思,并在这一高度上运用马克思的思想资源去思考当代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之所以回到黑格尔,是因为他提出了实体性原则如何与主体性原则共存的问题,并将其上升到了哲学高度。由于黑格尔哲学经过马克思的消化、以及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版本的黑格尔的再度继承,西方现代政治和现代社会的建构呈现出从“理性+革命”到“理性+民主”的转化面貌。马克思没有继承黑格尔所说的“德国可能解决先发国家的问题”这一观点,但他继承了后者的思路,即在世界历史范围之内,后发的环节恰恰可以使现代化过程本身的结构性缺陷有一个回旋和应对的余地。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刘日明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陈忠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学术月刊》主编姜佑福研究员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猛教授作交流发言 本网记者 陈炼/摄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刘日明教授表示,“社会现实”概念凸显了马克思哲学的当代意义。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陈忠教授重申了个体自由与国家实体之间的关系。《学术月刊》主编姜佑福研究员认为,怎样从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过渡到马克思的历史科学,是理解中国道路的世界历史方位的重要理论依据。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吴猛教授提出,辩证法要关注以当代的特定的形式,把握现实运动的社会历史内容的意图。

  吴晓明最后总结了会议主要讨论的三个方面问题。首先是真理、辩证法和思想客观性问题,即真理如何在黑格尔哲学中既是思想客观性的重新论述,又是超出知性知识的辩证法。其次,这部著作将黑格尔哲学遗产问题归结为“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但是对于社会现实的真正探讨尚未展开,这需要学术共同体的共同努力。再次,以“社会—历史之现实”的观点作为理解当今中国社会现实的思想武器只是一个起点,还有诸多难题需要进一步解决,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实体与主观自由的关系问题。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参加“《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专家学者合影 本网记者 陈炼/摄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封面 主办方供图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黑格尔的哲学遗产》交流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