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老子》民能“四自”的人本精神

  [作者简介]西南民族大学 哲学学院;安徽大学 哲学系.

  [摘 要]《老子》的人本精神,是以实现天下百姓的利益为宗旨,以百姓心为心,体现在对现实政治的忧患意识,对社会人生的生命关注。《老子》的人本精神,集中体现在民能“自富”“自化”“自正”“自朴”的“四自”方面。民能“自富”是物质需求上的自给自足;民能“自化”是人文教化上的自觉自修;民能“自正”是道德人格上的自省自律;民能“自朴”是人生境界上的自新自强。民能“四自”,是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治道要旨和思想精髓。

  [关键词] 自富;自化;自正;自朴;人本精神

 

  近年来,学界围绕《老子》一书所体现出的人本精神虽有不少的研究成果:如从道家“天和”“人和”“心和”三个角度阐释道家的“天人合一”的和谐理念;①从关切的对象性、广泛的包容性及价值的中立性来论述道家人本思想的责任意识;②也有从政治秩序和生命关怀两个角度探讨道家的人文精神。③却极少对《老子》民能“四自”的人本精神进行专门的论述。同时,陈鼓应认为:“《老子》之学继承了史官的文化传统,史官因其特殊的职业背景,对于社会政治有浓厚的兴趣,所以老子思想主要关心的是治道。”④此说确有其理。基于此,笔者尝试本于《老子》民能“四自”一语,从实践论的角度揭示《老子》人本精神在政治领域中的实践路径。

  一、民能“自富”:万物作不为始,物质需求的自给自足

  《老子》五十七章说:“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欲不欲而民自朴。”⑤王弼本、竹简本在这一章的次序不同,王弼本是“自化、自正、自富、自朴”,竹简本是“自富、自化、自正、自朴”。从逻辑上看,民能自富,是实现自化、自正、自朴的前提。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是人类发展的前提,而经济财富的增加是解决人类正常生存欲望的第一选择。⑥

  民能“自富”,是“道法自然”的必然结果。道法自然,就是让万事万物根据自己的本质需求自然而然地生长发育,促进天地自然中万物并作、欣欣向荣的气象,也是让老百姓自由自在地根据生命和生活的需求而自己生长发育,促进百姓生命的繁荣和物质的富裕。

  《老子》二章说:“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 “始”,王弼本作“辞”,竹简本、帛书本、傅奕本作“始”。任继愈先生说:“‘辞’字古文作‘??’。古代发‘司’的音和‘台’的音同属‘之’部,两字有许多相通的,所以‘??’也就是‘始’。‘辞’字(??)本来也有‘管理’‘干涉’的意义。‘不辞’也就是‘不为始’。”⑦《说文》:“‘始’者,女之初也。”⑧引申有根本、滋生之义。本章“始”,即谓根本或滋生、产生。“不始”,即不造作生事,喻无为。圣人法天以立极,无为而行道,如“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礼记·孔子闲居》),天地无私、光华普照,必使一切万物都获得其应有的生存,获得如其自身所是的存在状态,却不会去对任何事物加以提倡与鼓励。天地承载覆育一切万物,使一切万物皆得其生,但不会把任何一物据为己有,是即“生而不有”;天地顺万物之自然,使一切万物皆成就其生命的完整形态,却不会因此而自恃其功,是为“为而不恃”;天地自然之运成就了一切万物的整全生命,可谓厥功至伟,但天地既不自以为有功,更不自居其功,是为“功成而弗居”。

  《老子》三十四章说:“万物恃之而生而不辞,功成不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不辞”,依上文的论述,应读为“不始”。《说文》:“衣,依也。上曰衣,下曰裳。”段《注》:“叠韵为训。依者,倚也。衣者,人所倚以蔽体者也。”⑨进而,“衣”又引申有遮蔽、覆盖之义。又,“养”有生养、抚育之义,“衣养”则谓普遍地生养。大道广泛流行,泽及万物,无远不到,无所不至。万物依靠它而生长,而它对万物从不横加干涉。它滋润了万物,但从不自以为有功。它养育了万物,却从不自居万物之主。道是“万物之母”,一切万物都是以道为本质根据才获得其生存的。虽然一切万物都凭借道才获得其生命,但是道并不有意要成为万物之始,也没有因此把万物当作自己的所有物而占有万物。道不仅对万物是毫无分别心的无不覆育、无不涵养,难能可贵的是,道并不因此自以为万物的主宰。《老子》七章说:“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天地象征道体的生成原理,原理就在天地没有自己,不自外与万物,不封限自己,而与万物同在,才可能给出万物长生的空间。天地所以能长久的根据何在?只因为天地不自生,“自”是天地本身,不把“生”的权力封限在自身,而回归万物。执政者效法于此,提供百姓“自富”的环境、制定百姓“自富”的政策,不用过多干涉百姓自富的方式和内容。这样既解开自家的执著负累,又消除了人为造作对百姓所带来的压力,这样反而可以长久的成就天下百姓的“自富”。

  民能“自富”,故执政者应“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理想的执政者关注的首要重点,不在于本身的决策与行动,而在于人民所想要达到的状态,百姓所能够享受的成果。因此,在《老子》人本精神的视野下,执政者往往不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之中,但他们密切关注治理对象的生活状态,虽身不在其中,但对百姓理想社会憧憬之热情并未减少半分。自己的功劳、名声、地位等外在利益丝毫没有记挂在他们心上,他们全心全意所关注的,都是百姓的利益诉求和生活状态。这一大公无私的人本精神,也为百姓保持自身独特性、发挥自主能动性留下足够的施展空间。

  [作者简介]西南民族大学 哲学学院;安徽大学 哲学系.

  [摘 要]《老子》的人本精神,是以实现天下百姓的利益为宗旨,以百姓心为心,体现在对现实政治的忧患意识,对社会人生的生命关注。《老子》的人本精神,集中体现在民能“自富”“自化”“自正”“自朴”的“四自”方面。民能“自富”是物质需求上的自给自足;民能“自化”是人文教化上的自觉自修;民能“自正”是道德人格上的自省自律;民能“自朴”是人生境界上的自新自强。民能“四自”,是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治道要旨和思想精髓。

  [关键词] 自富;自化;自正;自朴;人本精神

 

  近年来,学界围绕《老子》一书所体现出的人本精神虽有不少的研究成果:如从道家“天和”“人和”“心和”三个角度阐释道家的“天人合一”的和谐理念;①从关切的对象性、广泛的包容性及价值的中立性来论述道家人本思想的责任意识;②也有从政治秩序和生命关怀两个角度探讨道家的人文精神。③却极少对《老子》民能“四自”的人本精神进行专门的论述。同时,陈鼓应认为:“《老子》之学继承了史官的文化传统,史官因其特殊的职业背景,对于社会政治有浓厚的兴趣,所以老子思想主要关心的是治道。”④此说确有其理。基于此,笔者尝试本于《老子》民能“四自”一语,从实践论的角度揭示《老子》人本精神在政治领域中的实践路径。

  一、民能“自富”:万物作不为始,物质需求的自给自足

  《老子》五十七章说:“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欲不欲而民自朴。”⑤王弼本、竹简本在这一章的次序不同,王弼本是“自化、自正、自富、自朴”,竹简本是“自富、自化、自正、自朴”。从逻辑上看,民能自富,是实现自化、自正、自朴的前提。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是人类发展的前提,而经济财富的增加是解决人类正常生存欲望的第一选择。⑥

  民能“自富”,是“道法自然”的必然结果。道法自然,就是让万事万物根据自己的本质需求自然而然地生长发育,促进天地自然中万物并作、欣欣向荣的气象,也是让老百姓自由自在地根据生命和生活的需求而自己生长发育,促进百姓生命的繁荣和物质的富裕。

  《老子》二章说:“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 “始”,王弼本作“辞”,竹简本、帛书本、傅奕本作“始”。任继愈先生说:“‘辞’字古文作‘??’。古代发‘司’的音和‘台’的音同属‘之’部,两字有许多相通的,所以‘??’也就是‘始’。‘辞’字(??)本来也有‘管理’‘干涉’的意义。‘不辞’也就是‘不为始’。”⑦《说文》:“‘始’者,女之初也。”⑧引申有根本、滋生之义。本章“始”,即谓根本或滋生、产生。“不始”,即不造作生事,喻无为。圣人法天以立极,无为而行道,如“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礼记·孔子闲居》),天地无私、光华普照,必使一切万物都获得其应有的生存,获得如其自身所是的存在状态,却不会去对任何事物加以提倡与鼓励。天地承载覆育一切万物,使一切万物皆得其生,但不会把任何一物据为己有,是即“生而不有”;天地顺万物之自然,使一切万物皆成就其生命的完整形态,却不会因此而自恃其功,是为“为而不恃”;天地自然之运成就了一切万物的整全生命,可谓厥功至伟,但天地既不自以为有功,更不自居其功,是为“功成而弗居”。

  《老子》三十四章说:“万物恃之而生而不辞,功成不名有,衣养万物而不为主。”“不辞”,依上文的论述,应读为“不始”。《说文》:“衣,依也。上曰衣,下曰裳。”段《注》:“叠韵为训。依者,倚也。衣者,人所倚以蔽体者也。”⑨进而,“衣”又引申有遮蔽、覆盖之义。又,“养”有生养、抚育之义,“衣养”则谓普遍地生养。大道广泛流行,泽及万物,无远不到,无所不至。万物依靠它而生长,而它对万物从不横加干涉。它滋润了万物,但从不自以为有功。它养育了万物,却从不自居万物之主。道是“万物之母”,一切万物都是以道为本质根据才获得其生存的。虽然一切万物都凭借道才获得其生命,但是道并不有意要成为万物之始,也没有因此把万物当作自己的所有物而占有万物。道不仅对万物是毫无分别心的无不覆育、无不涵养,难能可贵的是,道并不因此自以为万物的主宰。《老子》七章说:“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天地象征道体的生成原理,原理就在天地没有自己,不自外与万物,不封限自己,而与万物同在,才可能给出万物长生的空间。天地所以能长久的根据何在?只因为天地不自生,“自”是天地本身,不把“生”的权力封限在自身,而回归万物。执政者效法于此,提供百姓“自富”的环境、制定百姓“自富”的政策,不用过多干涉百姓自富的方式和内容。这样既解开自家的执著负累,又消除了人为造作对百姓所带来的压力,这样反而可以长久的成就天下百姓的“自富”。

  民能“自富”,故执政者应“万物作焉而不为始”。理想的执政者关注的首要重点,不在于本身的决策与行动,而在于人民所想要达到的状态,百姓所能够享受的成果。因此,在《老子》人本精神的视野下,执政者往往不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之中,但他们密切关注治理对象的生活状态,虽身不在其中,但对百姓理想社会憧憬之热情并未减少半分。自己的功劳、名声、地位等外在利益丝毫没有记挂在他们心上,他们全心全意所关注的,都是百姓的利益诉求和生活状态。这一大公无私的人本精神,也为百姓保持自身独特性、发挥自主能动性留下足够的施展空间。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论《老子》民能“四自”的人本精神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