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萃】自身意识的疑难:海德堡学派、心灵哲学与现象学

  自身意识问题是当前哲学研究中的一个重点问题。传统的德国古典哲学、分析哲学与现象学对此问题都展开过深入的理论研究。自20世纪德国哲学家亨利希将自身意识的疑难凸显出来,海德堡学派、分析的心灵哲学与现象学的研究不断推进、交相呼应,呈现出来一个前沿的、聚合的问题域。

  概括“自身”概念的几种不同哲学立场,可以勾画一个整体的理论图景,从而指明本文的论题域。任意清醒的意识状态是否蕴含一个强的自身概念?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接下来的问题是:自身是否为实体性的?如果否认实体性的自身,那么,自身是关系性的,还是对于任意意识状态而言的内在特征?在当前哲学讨论中,持前一种立场的理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高阶理论,通过反思模型将自身关系构建为高阶表征,另一种是一阶自身表征理论,通过反身模型将自身关系构建为自身表征。持后一种立场的理论也主要有两种:海德堡学派认为自身意识是无法被进一步分析的;现象学家们则强调自身意识的内在结构,通过对这些结构的分析来理解意识的自身性特征。本文讨论的理论域是这后四种相互竞争的立场,围绕意识的自身性是关系性的还是内在性的这一争论展开,并重点论证关于前反思自身意识的现象学的理论路径。

  一、海德堡学派与自身意识的疑难

  当代一些哲学家认为,自身意识界定了意识的特征。然而,海德堡学派的分析指向了关键的问题——如何理解或解释自身意识。根据海德堡学派的开创者亨利希的讨论,哲学家们通常从自身指涉的角度来理解自身意识,而这种自身指涉常常被解释为一种“反思的”或“反身的”关系,因而,意识的自身性由反思或反身关系中的两个关系项的同一性所构成。亨利希以“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指研究自身意识的这种企图。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又涵盖了两种理论模型——反思模型与反身模型。

  按照自身意识的“反思模型”,正是在反思的执行中,一个心灵状态才能遇到自身,从而形成一种自身关系,使得自身意识得以构成。为了识别两个关系项的同一性,我们要么借助第三项把前两个关系项认作是同一的,要么承认那两个关系项已经具有同一性,以便使自身识别得以可能。如果选择第一个选项,就会出现无穷倒退的问题。如果选择第二个选项,那么,我们就预先假定了需要解释的东西,即意识的自身性。因此,亨利希及其追随者们认为,对自身意识的这种解释进路要么会导致无穷倒退,要么是无效的循环解释。

  在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中,关于自身意识问题,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高阶理论的表征主义和一阶自身表征理论。这些理论进路是否能够克服自身意识的疑难,需要以海德堡学派对反思理论的批评来检验其理论效力,并借此更深刻地理解自身意识的问题。

  1.高阶表征主义

  高阶理论是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中解释意识现象的主流理论取向。根据高阶理论的观点,“使一个心灵状态M成为有意识的心灵状态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一个同时的且非推断的高阶状态伴随着它,这个高阶状态的内容正是某人现在处于M之中”。当被问到有意识的心灵状态与无意识的心灵状态有何区别时,这一理论取向自然会回答:“有意识的状态是我们所觉知到的状态”。

  高阶理论预设了反思关系来解释心灵状态的表征关系,由此而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如果一个心灵状态需要与之截然有别的二阶心灵状态的伴随才能成为有意识的心灵状态,那么自身指涉和自身意识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二阶状态和一阶状态之间必须有一个本质区分。另一方面,如果一阶和二阶状态之间的表征是一个自身指涉或反思的关系,那么,人们就必须预先假定它们之间的某种自身性,才能建立起自身指涉或反思。显然,这一路径陷入了解释循环,预设了需要解释的东西,即自身性。

  2.自身表征主义

  克里格尔通过复兴布伦塔诺哲学提倡“自身表征理论”。布伦塔诺有一个信条,即每个意识都是关于其意向对象的意识,有意识的主体必须把自己或其意识状态作为对象,才能成为有自身意识的主体,或处于自身意识的状态中。那么,如何界定意识状态的自身表征呢?克里格尔解释说,一个心灵状态是有意识的,当且仅当它“以正确的方式”表征自己。

  显然,当代分析的心灵哲学中的高阶理论属于反思模型,而自身表征理论则明确致力于反身模型。这两条路径都被海德堡学派对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的批评所捕获,它们都陷入了自身意识的疑难。

  二、前反思的自身意识与时间性

  鉴于反思理论遭遇的困境,那么更可取的选择是辩护一个非反思的或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概念。现象学家们对此概念深表赞同,胡塞尔、萨特与梅洛-庞蒂等现象学家对前反思的自身意识进行了大量的描述与分析。在自身意识问题的语境中,扎哈维将现象学研究纳入他对海德堡学派的回应,以及与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与认知哲学的对话之中。这一理论取向的成效显示了现象学资源在自身意识问题上的可供给性。

  在胡塞尔现象学中,内时间意识是意识体验的本质的深层结构或维度。由于内时间意识,认知者才能意识到在时间中持存或延伸的对象,并在体验的时间之流中获得统一的意识生活。

  胡塞尔以“原印象—滞留—前瞻”的图式来描述内时间意识的结构。概言之,滞留、原印象与前瞻相互牵涉、相互触发:滞留既是对原印象的滞留,也是对前瞻持续地被原印象充实的滞留,还是对意识体验的整体期待的滞留;而前瞻既是对原印象充实期待的前瞻,也是对充实了的意识体验之持续滞留的前瞻,还是对意识体验继续进行、构成统一体的前瞻。

  对于当下的意识体验,它不需要在外在的表征关系中,也不需要建立与自身的表征关系,而通过内时间意识的形态和结构,构成一种具有“透射”性的内在关联。我们也可以借用扎哈维的标签,将之看作关于自身意识的“自身呈亮”模型。在时间性意识体验的内部,滞留、原印象与前瞻相互包含、相互关联,共同构成一个具有自身意识的整体。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作为纯粹的自身触发,它(指时间——引者注)原初地形成了最终的自身性,这样的自身才能作为自身意识”。最终,在对意识的时间结构的现象学分析这里,一种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理论模型避免了对自身意识的任何表征和自身表征的理论设定。

  三、前反思的自身意识与具身性

  在对具身性的现象学研究中,胡塞尔明确区分了自我的对象身体和活的主体身体。与其他自然物体一样,对象身体是主体的感知和思想的意向对象;主体身体则意味着,一个人从“内部”、从第一人称视角经历、体验自己的身体。对身体的第一人称视角的研究构成了关于自身意识的现象学的重要部分。在第一人称视角中,我的身体在自身意识中呈现,我从内部经历它,它传达着关于我的位置、大小、姿势和行动能力等方面的有意识的信息。现象学分析表明,主体的第一人称视角身体体验不能被还原为对身体的任何对象性的经验。

  如何理解这种具身的意识体验的自身性?无论是在现象学传统中,还是在当前的认知哲学中,我们都可以发现一些陷入海德堡学派的批评的理论倾向。

  胡塞尔的具身性现象学指向的是非表征主义的理论方向,即一个关于具身性的自身意识的非反思理论。在此基础上,我们的分析与论证自然地推进到了以非表征性的内时间意识结构,来刻画具身性的前反思意识的自身呈现。

  胡塞尔对具身性意识分析的一个重点是运动感觉或动感,它是一个主体的有意识的“我能”或“我做”的实践系统。在实践的活动中,我们有意识地进行着自己的身体活动,这个活动必然是以时间性的方式进行。身体活动在时间结构中展开,任何时刻的动感都不是可以孤立出来的感觉材料,而是在时间意识之流中前后触发、“相互交织、引动和相互蕴含”的动态的流。我们有意识的身体活动不断期待着自身的前进,实际发生着运动,并保持着已发生的活动,从而在行动的进程中实现着有意识的、连续的运动,朝向行动的目标以及整个意识活动的完成。

  正是通过意识的时间性形态与具身的知觉、行动的相互交织,我的意识体验自身勾连、自身触发、自身呈现,构成有意识的、连续的和统一的意识流整体。

  对于一个具体的有意识的身体活动,它的整体呈现于或蕴含于动感过程的每一个阶段,而每一个阶段通过原印象—滞留—前瞻的方式不断变换、相互蕴含,借此又构成了一个连续的活动整体。在时间性的具身性的动态流之中,意识本身没有割裂为表征者和被表征者,而是在内部结构中自身关联、自身呈现,成为同一个意识流。因此,我们可以恰当地把以时间性和具身性方式所刻画的意识称为前反思的自身意识。

  胡塞尔对内时间意识的现象学分析能够在海德堡学派所批评的反思理论之外,提供对意识的前反思自身呈现的结构式刻画。并且,我们通过对内时间意识结构的具身化,一方面,将过于抽象和形式化的时间结构具体化,另一方面,以非表征和非反思的方式刻画具身性的意识。

  当今哲学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是如何构建理解自身意识的有效理论。在海德堡学派对反思理论的批评之下,关于自身意识的反思模型与反身模型都陷入了严重的理论困境——要么导致无穷后退,要么陷入解释循环。从自身意识的问题出发,我们检验了高阶表征理论与一阶自身表征理论,在面对海德堡学派的批评时,它们失去了理解自身意识的理论效力。本文充分肯定了扎哈维利用现象学传统资源来探究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努力方向。笔者利用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的分析,阐明了意识体验如何以时间性的结构自身关联、自身触发和自身呈现,避免了任何表征主义和自身表征主义的理论设定。并且,尝试把意识的时间结构进行具身化,论证了从时间性与具身性相结合的角度研究前反思自身意识的现象学进路的可行性。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研究》2020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自身意识问题是当前哲学研究中的一个重点问题。传统的德国古典哲学、分析哲学与现象学对此问题都展开过深入的理论研究。自20世纪德国哲学家亨利希将自身意识的疑难凸显出来,海德堡学派、分析的心灵哲学与现象学的研究不断推进、交相呼应,呈现出来一个前沿的、聚合的问题域。

  概括“自身”概念的几种不同哲学立场,可以勾画一个整体的理论图景,从而指明本文的论题域。任意清醒的意识状态是否蕴含一个强的自身概念?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接下来的问题是:自身是否为实体性的?如果否认实体性的自身,那么,自身是关系性的,还是对于任意意识状态而言的内在特征?在当前哲学讨论中,持前一种立场的理论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高阶理论,通过反思模型将自身关系构建为高阶表征,另一种是一阶自身表征理论,通过反身模型将自身关系构建为自身表征。持后一种立场的理论也主要有两种:海德堡学派认为自身意识是无法被进一步分析的;现象学家们则强调自身意识的内在结构,通过对这些结构的分析来理解意识的自身性特征。本文讨论的理论域是这后四种相互竞争的立场,围绕意识的自身性是关系性的还是内在性的这一争论展开,并重点论证关于前反思自身意识的现象学的理论路径。

  一、海德堡学派与自身意识的疑难

  当代一些哲学家认为,自身意识界定了意识的特征。然而,海德堡学派的分析指向了关键的问题——如何理解或解释自身意识。根据海德堡学派的开创者亨利希的讨论,哲学家们通常从自身指涉的角度来理解自身意识,而这种自身指涉常常被解释为一种“反思的”或“反身的”关系,因而,意识的自身性由反思或反身关系中的两个关系项的同一性所构成。亨利希以“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指研究自身意识的这种企图。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又涵盖了两种理论模型——反思模型与反身模型。

  按照自身意识的“反思模型”,正是在反思的执行中,一个心灵状态才能遇到自身,从而形成一种自身关系,使得自身意识得以构成。为了识别两个关系项的同一性,我们要么借助第三项把前两个关系项认作是同一的,要么承认那两个关系项已经具有同一性,以便使自身识别得以可能。如果选择第一个选项,就会出现无穷倒退的问题。如果选择第二个选项,那么,我们就预先假定了需要解释的东西,即意识的自身性。因此,亨利希及其追随者们认为,对自身意识的这种解释进路要么会导致无穷倒退,要么是无效的循环解释。

  在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中,关于自身意识问题,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高阶理论的表征主义和一阶自身表征理论。这些理论进路是否能够克服自身意识的疑难,需要以海德堡学派对反思理论的批评来检验其理论效力,并借此更深刻地理解自身意识的问题。

  1.高阶表征主义

  高阶理论是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中解释意识现象的主流理论取向。根据高阶理论的观点,“使一个心灵状态M成为有意识的心灵状态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一个同时的且非推断的高阶状态伴随着它,这个高阶状态的内容正是某人现在处于M之中”。当被问到有意识的心灵状态与无意识的心灵状态有何区别时,这一理论取向自然会回答:“有意识的状态是我们所觉知到的状态”。

  高阶理论预设了反思关系来解释心灵状态的表征关系,由此而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如果一个心灵状态需要与之截然有别的二阶心灵状态的伴随才能成为有意识的心灵状态,那么自身指涉和自身意识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二阶状态和一阶状态之间必须有一个本质区分。另一方面,如果一阶和二阶状态之间的表征是一个自身指涉或反思的关系,那么,人们就必须预先假定它们之间的某种自身性,才能建立起自身指涉或反思。显然,这一路径陷入了解释循环,预设了需要解释的东西,即自身性。

  2.自身表征主义

  克里格尔通过复兴布伦塔诺哲学提倡“自身表征理论”。布伦塔诺有一个信条,即每个意识都是关于其意向对象的意识,有意识的主体必须把自己或其意识状态作为对象,才能成为有自身意识的主体,或处于自身意识的状态中。那么,如何界定意识状态的自身表征呢?克里格尔解释说,一个心灵状态是有意识的,当且仅当它“以正确的方式”表征自己。

  显然,当代分析的心灵哲学中的高阶理论属于反思模型,而自身表征理论则明确致力于反身模型。这两条路径都被海德堡学派对自身意识的反思理论的批评所捕获,它们都陷入了自身意识的疑难。

  二、前反思的自身意识与时间性

  鉴于反思理论遭遇的困境,那么更可取的选择是辩护一个非反思的或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概念。现象学家们对此概念深表赞同,胡塞尔、萨特与梅洛-庞蒂等现象学家对前反思的自身意识进行了大量的描述与分析。在自身意识问题的语境中,扎哈维将现象学研究纳入他对海德堡学派的回应,以及与当前分析的心灵哲学与认知哲学的对话之中。这一理论取向的成效显示了现象学资源在自身意识问题上的可供给性。

  在胡塞尔现象学中,内时间意识是意识体验的本质的深层结构或维度。由于内时间意识,认知者才能意识到在时间中持存或延伸的对象,并在体验的时间之流中获得统一的意识生活。

  胡塞尔以“原印象—滞留—前瞻”的图式来描述内时间意识的结构。概言之,滞留、原印象与前瞻相互牵涉、相互触发:滞留既是对原印象的滞留,也是对前瞻持续地被原印象充实的滞留,还是对意识体验的整体期待的滞留;而前瞻既是对原印象充实期待的前瞻,也是对充实了的意识体验之持续滞留的前瞻,还是对意识体验继续进行、构成统一体的前瞻。

  对于当下的意识体验,它不需要在外在的表征关系中,也不需要建立与自身的表征关系,而通过内时间意识的形态和结构,构成一种具有“透射”性的内在关联。我们也可以借用扎哈维的标签,将之看作关于自身意识的“自身呈亮”模型。在时间性意识体验的内部,滞留、原印象与前瞻相互包含、相互关联,共同构成一个具有自身意识的整体。正如海德格尔所说的,“作为纯粹的自身触发,它(指时间——引者注)原初地形成了最终的自身性,这样的自身才能作为自身意识”。最终,在对意识的时间结构的现象学分析这里,一种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理论模型避免了对自身意识的任何表征和自身表征的理论设定。

  三、前反思的自身意识与具身性

  在对具身性的现象学研究中,胡塞尔明确区分了自我的对象身体和活的主体身体。与其他自然物体一样,对象身体是主体的感知和思想的意向对象;主体身体则意味着,一个人从“内部”、从第一人称视角经历、体验自己的身体。对身体的第一人称视角的研究构成了关于自身意识的现象学的重要部分。在第一人称视角中,我的身体在自身意识中呈现,我从内部经历它,它传达着关于我的位置、大小、姿势和行动能力等方面的有意识的信息。现象学分析表明,主体的第一人称视角身体体验不能被还原为对身体的任何对象性的经验。

  如何理解这种具身的意识体验的自身性?无论是在现象学传统中,还是在当前的认知哲学中,我们都可以发现一些陷入海德堡学派的批评的理论倾向。

  胡塞尔的具身性现象学指向的是非表征主义的理论方向,即一个关于具身性的自身意识的非反思理论。在此基础上,我们的分析与论证自然地推进到了以非表征性的内时间意识结构,来刻画具身性的前反思意识的自身呈现。

  胡塞尔对具身性意识分析的一个重点是运动感觉或动感,它是一个主体的有意识的“我能”或“我做”的实践系统。在实践的活动中,我们有意识地进行着自己的身体活动,这个活动必然是以时间性的方式进行。身体活动在时间结构中展开,任何时刻的动感都不是可以孤立出来的感觉材料,而是在时间意识之流中前后触发、“相互交织、引动和相互蕴含”的动态的流。我们有意识的身体活动不断期待着自身的前进,实际发生着运动,并保持着已发生的活动,从而在行动的进程中实现着有意识的、连续的运动,朝向行动的目标以及整个意识活动的完成。

  正是通过意识的时间性形态与具身的知觉、行动的相互交织,我的意识体验自身勾连、自身触发、自身呈现,构成有意识的、连续的和统一的意识流整体。

  对于一个具体的有意识的身体活动,它的整体呈现于或蕴含于动感过程的每一个阶段,而每一个阶段通过原印象—滞留—前瞻的方式不断变换、相互蕴含,借此又构成了一个连续的活动整体。在时间性的具身性的动态流之中,意识本身没有割裂为表征者和被表征者,而是在内部结构中自身关联、自身呈现,成为同一个意识流。因此,我们可以恰当地把以时间性和具身性方式所刻画的意识称为前反思的自身意识。

  胡塞尔对内时间意识的现象学分析能够在海德堡学派所批评的反思理论之外,提供对意识的前反思自身呈现的结构式刻画。并且,我们通过对内时间意识结构的具身化,一方面,将过于抽象和形式化的时间结构具体化,另一方面,以非表征和非反思的方式刻画具身性的意识。

  当今哲学面临的一项重要挑战是如何构建理解自身意识的有效理论。在海德堡学派对反思理论的批评之下,关于自身意识的反思模型与反身模型都陷入了严重的理论困境——要么导致无穷后退,要么陷入解释循环。从自身意识的问题出发,我们检验了高阶表征理论与一阶自身表征理论,在面对海德堡学派的批评时,它们失去了理解自身意识的理论效力。本文充分肯定了扎哈维利用现象学传统资源来探究前反思的自身意识的努力方向。笔者利用胡塞尔内时间意识现象学的分析,阐明了意识体验如何以时间性的结构自身关联、自身触发和自身呈现,避免了任何表征主义和自身表征主义的理论设定。并且,尝试把意识的时间结构进行具身化,论证了从时间性与具身性相结合的角度研究前反思自身意识的现象学进路的可行性。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研究》2020年第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文萃】自身意识的疑难:海德堡学派、心灵哲学与现象学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