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萃】马克思研究如何面对历史与当代

  2018年,在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作为德国“马克思年”最重要的活动,在马克思诞辰日5月5日,有四个大型展览揭幕。在本文中,笔者分别介绍四个大型展览的主要内容,以及从中所反映出的关于马克思及其思想理解和解释思路上的一些变化及特点。

  一 马克思所处时代的具象呈现

  莱茵兰州立博物馆和西蒙斯蒂福特市立博物馆的展览是由官方统筹规划的,主题是“卡尔·马克思,1818—1883年生平、著作和时代”,但在内容上作了相对的区分:州立博物馆主要展示马克思的政治生涯及他与时代紧密相关的著作,市立博物馆则重点突出马克思的生命历程和生活状态。

  前一个展览的内容以这样的语言来描述200年前欧洲的状况:“这里正经历着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变迁。君主政权试图维护他们的集权统治,随着工业的兴起,行会和手工业者失去了原有的地位,革命和战争席卷了整个欧洲,旧秩序正面临着新思想的冲击。”马克思敏锐地观察到新时代的到来,他悉心探索和思考,并通过文字描述和阐发,透析了社会发展的症结及未来前景,促进了新的理论体系的建构。州立博物馆在约1000平方米的14个展厅中,展出了与那个时代密切相关的大量原始绘画、雕塑、照片和著作、手稿,呈现了马克思所处时代的复杂境况以及他进行探究的成果。

  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幅拿破仑肖像画。这幅画并没有显示其身份的那把长剑,但在旁边却摆了一张桌子,上面十字架下的地球仪边有一本翻开的小册子,是著名的“拿破仑法典”。在主办者看来,他对人类历史进程最重要的贡献是于1804年颁布了这部奠定现代国家法律体系的法典。它“使得贸易自由和职业自由取代了行会限制,保证了自由、平等和博爱,并通过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为市场经济奠定了法律基础”。

  展览中最有名的一幅画是杜塞尔多夫绘画学院的代表人物卡尔?威廉?胡布纳于1844年创作的《西里西亚纺织女工》。现代机器生产带来的严重的问题不仅存在于个人、企业当中,更普遍弥漫到各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

  同时,在资本的时代,技术获得了飞速的发展。马克思还把技术进展及时引入他的资本研究中。马克思敏锐地观察到“机器排挤工人的现象”。长期的观察让马克思陷入深思,迫使他不得不关注如下问题:利润从哪里来?怎样计算生产成本中工人的劳动?劳动究竟是不是一种商品?展览中呈现出他的推论。马克思认为,额外延长的工作产生了更多的剩余价值,工厂主所赚取的剩余价值就是利润。清楚了这一点,马克思对资本时代的透析就达到了深刻的层次。

  之后,马克思开始了《资本论》的正式写作,力图彻底探索“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他在以往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清楚地阐明,从形式上看,存在着一个阶级社会,工人向资本家出售他们的劳动,用来换取工资,他们所创造的劳动价值与工资之间的差异,就是剩余价值。通过保持低工资,资本家将剩余价值最大化,并变得更加富有。马克思认为,这种剥削最终会导致工人革命和资本主义的灭亡。

  马克思与世界革命特别是工人运动的关系构成了展览所展示的那个时代社会状况的重要内容。展览还呈现了马克思起草的“国际工人协会”的成立宣言和临时章程的印刷稿。尽管这时的马克思已经把无产阶级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分别开来,但他仍然把第一国际的意旨作了这样的阐释:“把所有不同的目标归结为争取自由和正义的积极斗争!”

  总之,尽管这些展览明显地反映出德国社会民主党和学界对马克思思想内涵和马克思主义发展进程的独特理解和倾向,但以大量原始作品和文献所具象地呈现的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犹太-基督教传统、近代启蒙运动、科学技术进步以及政治变革等因素所构成的近代欧洲的社会图景,以及在这一复杂的时代氛围中马克思理论思考和实践探索的轨迹,还是充分的、立体的和完整的。

  二 马克思生命历程中的七个“驿站”

  19世纪中叶的生产方式、技术进展、政治形势和人们的生活境况,既是马克思观察、思考和批判的对象,也在“培育”和“塑造”着马克思的人生。七个展厅分别展示了对马克思一生影响重大的七个城市,以及当时他的生活境遇。

  (一)特里尔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在特里尔出生,自由、民主观念对马克思产生了最初的和持久的影响。在特里尔居住了17年之后,马克思前往波恩上大学。

  当时特里尔的精神氛围和物质生活是怎样的呢?

  展览别出心裁地展出了歌德的一幅水彩画。当时歌德随奥地利和普鲁士联军去征战法国。战事失败之后,诗人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了一颗“自由之树”,树上挂了块牌子,牌子被涂了一圈法国国旗的颜色,并用法语写着一句话:“过路的人们,这片土地是自由的!”特里尔本地画家弗里德里希·巴登维特·巴赫的一幅油画再现了当时这里富裕阶层的休闲生活。与此相反, 五分之四的特里尔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

  构成特里尔人重要生活内容的还有宗教。奥古斯特·古斯塔夫·拉辛斯基的一幅画描述了天主教会组织的群众性的朝圣活动。这里大多数居民是天主教徒。马克思的父亲和母亲都来自犹太人的拉比家庭,接受过正规教育,系统学习过犹太教经典。1816—1819年间,马克思的父亲改宗信奉新教,其孩子和妻子都先后受了新教洗礼。

  (二)波恩

  展览中有一幅1845年的波恩城市平面图。马克思在波恩大学攻读法律,同时也学习历史和哲学,与同学们一起听哲学家奥古斯特?威廉?施莱格尔的讲座。

  (三)柏林

  展览展出了画家爱德华·加特纳1831年画作中所描绘的柏林老城区的状况。柏林不仅是许多工厂和普鲁士君主政府所在地,更是普鲁士王国的思想文化中心,这主要归功于柏林大学。马克思全身心地沉浸在学习中,他主要致力于哲学方向, 最后甚至完全放弃了法学课程。马克思特别深入研究了黑格尔哲学, 在“博士俱乐部”与激进的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人物定期见面, 深受其影响。马克思在柏林的时光里有欢乐,有悲伤。1837年他与青梅竹马的燕妮正式订婚。一年后父亲病情恶化,去世了,失去父亲给马克思的内心世界和财务状况造成了双重创伤。马克思在此生活了四年半。1841年,他在写完论文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毕业。

  (四)科隆

  科隆大教堂1842年重新动工修建。画家乔治?奥斯特瓦尔德在其作品中再现了这一欢乐场面。“让众多科隆天主教徒倍感欣慰的同时,大教堂修建工程的重启也对民主主义者意义重大,因为它成为了民主主义运动的象征。”

  这一年,马克思移居到了科隆。以前他就为《莱茵报》撰写过文章,搬来后他接任了《莱茵报》主编的职位。这份报刊与君主制为敌,反对专制君主滥用国家权力。这期间他结识了前来拜访的恩格斯。1843年初《莱茵报》就被查封了。失业后的马克思与新婚妻子燕妮一起去了巴黎,两年后他放弃了自己普鲁士的公民身份,从此成为没有国籍的人。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重返科隆,创办了《新莱茵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支持德国革命。但革命失败了,旧统治者重新上台,《新莱茵报》再度被封杀。

  (五)巴黎

  展出的由画家欧仁·拉米创作的版画完成于1840年。当时的巴黎以娱乐和狂欢闻名,还特别吸引着学者的到来。除了美好的一面,巴黎也藏有阴暗面,贫富差距巨大,社会底层的生活贫困交加。展览中陈列的几部长篇小说原作让人们回味起那个苦难的时代,如雨果的《悲惨世界》、巴尔扎克的小说集《人间喜剧》系列。

  1843年,马克思来到巴黎。他打算与阿诺德·卢格创办《德法年鉴》,但这份杂志只出了第一期就以失败告终。由于马克思在报纸上多次攻击普鲁士政府,法国政府在普鲁士的压力之下,决定将马克思驱逐出境。1845年春天马克思全家被迫离开巴黎,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六)布鲁塞尔

  画家詹姆斯·恩索尔登高远眺布鲁塞尔,创作了一幅这座城市的风景画。比利时宪法可以说是当时欧洲最进步和最自由的宪法之一,它力图保障教育、宗教、新闻和集会自由,因此,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反对派民主进步人士。

  1845年,马克思夫妇搬到了布鲁塞尔。《共产党宣言》于1848年在伦敦出版,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鲁塞尔完成的。1849年,比利时政府由于担心法国“二月革命”可能会蔓延到比利时,所以决定驱逐马克思一家。

  (七)伦敦

  19世纪的伦敦是一个世界性的超级大都市,从展览的两幅绘画中可以了解当时这里“繁荣”的情形。但是,国家的强大和表面的“繁荣”同样掩盖不了底层的贫困,画家卢克?菲尔德经常在作品中描绘伦敦的贫穷和社会不公,展览展出了他1869年创作的一幅木刻作品。

  1849年,马克思到了英国。他客居伦敦的流亡生活有30多年。他没有稳定的谋生方式,经常陷入经济困境,有限的收入来自恩格斯数十年无私的资助和自己不定期给报刊撰稿所得的稿酬。马克思在伦敦的主要工作是《资本论》的写作。马克思是典型的学者,30余年过着固定的书斋生活。

  市立博物馆的展览将其还原为一个普通的、可以理解和接近的、活生生的人,又通过大量生活细节的铺陈和再现,让我们感受到他平凡中反映的独特、选择中凸显的伟大、坚守中铸就的卓越。

  三 两个“特里尔之子”的“对话”

  特里尔教堂博物馆认为,纪念马克思最好的方式是沉思他毕生所探索的课题,即关乎“昨天和今天的社会问题和生活价值”,而这也是天主教所关注的重要问题。他们试图通过举办展览来凸显“劳动生活和人的尊严的状态”,而“劳动与资本”无疑是构成天主教与马克思对话最合适的中介。

  谈及20世纪以来天主教对“劳动与资本”问题的思考、探索和实践,绝对绕不开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同样出生在特里尔、在当代西方宗教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奥斯瓦尔德·冯·内尔-布劳宁。教堂博物馆的展览辟专栏介绍了他的生平履历和重要贡献,并将一间展厅虚拟成他的办公室。

  关于这两位“特里尔之子”的生平、思想笔者作了简单的比较。首先,二人都出生于当地比较富裕的家庭。其次,二人的教育背景、知识体系和生活方式颇为相似。再次,二人都走上了“反叛”父辈的道路,并且各以其重要的理论贡献和实践建树赢得世界声誉。内尔-布劳宁立志做一名牧师,后来更成为卓越的天主教神学家、耶稣会士、经济学家和社会哲学家,被誉为是“天主教社会理论”领域的“内斯特”,先后担任教皇庇护十一世、联邦德国经济委员会、德国工会联合会等重要人物、组织和机构的顾问。最后,二人身处不同的时代,世界观和宗教立场迥异,但毕生思考和探究的议题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劳动和资本”的关系。其目标和理想又很相近,即试图“在资本与劳动之间确立一个公正的社会秩序”。

  虽然内尔-布劳宁首先是天主教会的重要成员, 但其思想和生活又处于传统教会与现代经济、劳动世界之间的“边界”之中。他的思想和思路对现代天主教的影响从教皇庇护十一世于1931年颁布的《重建社会秩序的通谕》中可以得到体现。作为一名学者、一位神学家,内尔-布劳宁始终具有世界眼光和历史意识,又对时代的政治问题和社会生活保持着热忱,他从未让自己被现实特定的利益集团所吸引和左右。其思想及其政策设计由于直面现实境遇的客观、超越政党政治的中立、严谨的学术分析等特点,获得了德国社会的普遍认同。

  内尔-布劳宁关注马克思的思想,但他并不完全认同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所主张的作为共产主义的“联合体”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与天主教所认为的教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尊重,自然有外在的相似性,但现实内涵很不相同。

  基于两位“特里尔之子”的“对话”,在特里尔教堂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以“劳动的生活价值”为主题,艺术家拉斯·科勒和保罗·舒马赫用艺术手法再现了关涉劳动的多种形式、场景及其所凸显的“人的价值和尊严”的不同境遇,展现了这两位历史人物的思想和现实效应。

  四 马克思及其身后的影响

  马克思对于20世纪的影响是整个展览中着墨最多的部分。

  展览以如下的线索梳理马克思思想后来的命运:19世纪以来,马克思思想在世界范围内普及,首先激励的是全球的解放运动。无论是个人,还是运动本身,都在试图从马克思的著作中寻求理论基础。1917年的俄国革命将马克思的思想推进到“列宁主义”阶段,并“变成了一个真实的庞然大物”,马克思的思想开始在东方和西方沿着两条不同的方式影响世界:一条是通过暴力革命与政治权威行使国家权力,建立完全摒弃资本主义的全新的社会制度;另一条是通过议会制的和平手段和渐进式的改良方式,建立与资本主义相融通的民主社会主义。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凭借列宁、斯大林对马克思著作及其思想的独特诠释,让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合法化和正义化。而西方的社会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特别是身处德国的马克思的后人们,远观着这场巨变及其后果,思考他们日后的改制之路该如何走,最后发展出“福利社会”的发展新模式。展览的总结是:“人们用各自的这样或者那样的措辞写下马克思字样,随之围绕马克思展开的研究和辩论甚至比表面呈现出的全球冲突更为多样化。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阵营内部也都没能对马克思思想达成共识。”

  19世纪那些困惑着马克思、让他试图寻找答案的问题,今天依旧存在,并且被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批判者所关注。进入21世纪后,他对贫富分化原因的追问、对世界变革的渴求,仍旧是现实的主题。

  结语

  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无疑是深化马克思主义研究。我们必须认真思考“马克思研究如何面对历史和当代”的问题,在马克思及其思想和实践的理解上强调理性化和公度性,尤其是要克服情绪化态度、意识形态偏见、狭隘的历史算计和过分功利的现实考量。

  笔者强调:“马克思只有一个……”!意思是“马克思只有一个,我们对其思想的把握和理解应该大体一致和相通”。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凸显和发挥这位思想巨匠在全球的现实影响力。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动态》201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2018年,在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作为德国“马克思年”最重要的活动,在马克思诞辰日5月5日,有四个大型展览揭幕。在本文中,笔者分别介绍四个大型展览的主要内容,以及从中所反映出的关于马克思及其思想理解和解释思路上的一些变化及特点。

  一 马克思所处时代的具象呈现

  莱茵兰州立博物馆和西蒙斯蒂福特市立博物馆的展览是由官方统筹规划的,主题是“卡尔·马克思,1818—1883年生平、著作和时代”,但在内容上作了相对的区分:州立博物馆主要展示马克思的政治生涯及他与时代紧密相关的著作,市立博物馆则重点突出马克思的生命历程和生活状态。

  前一个展览的内容以这样的语言来描述200年前欧洲的状况:“这里正经历着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变迁。君主政权试图维护他们的集权统治,随着工业的兴起,行会和手工业者失去了原有的地位,革命和战争席卷了整个欧洲,旧秩序正面临着新思想的冲击。”马克思敏锐地观察到新时代的到来,他悉心探索和思考,并通过文字描述和阐发,透析了社会发展的症结及未来前景,促进了新的理论体系的建构。州立博物馆在约1000平方米的14个展厅中,展出了与那个时代密切相关的大量原始绘画、雕塑、照片和著作、手稿,呈现了马克思所处时代的复杂境况以及他进行探究的成果。

  首先跃入眼帘的是一幅拿破仑肖像画。这幅画并没有显示其身份的那把长剑,但在旁边却摆了一张桌子,上面十字架下的地球仪边有一本翻开的小册子,是著名的“拿破仑法典”。在主办者看来,他对人类历史进程最重要的贡献是于1804年颁布了这部奠定现代国家法律体系的法典。它“使得贸易自由和职业自由取代了行会限制,保证了自由、平等和博爱,并通过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为市场经济奠定了法律基础”。

  展览中最有名的一幅画是杜塞尔多夫绘画学院的代表人物卡尔?威廉?胡布纳于1844年创作的《西里西亚纺织女工》。现代机器生产带来的严重的问题不仅存在于个人、企业当中,更普遍弥漫到各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

  同时,在资本的时代,技术获得了飞速的发展。马克思还把技术进展及时引入他的资本研究中。马克思敏锐地观察到“机器排挤工人的现象”。长期的观察让马克思陷入深思,迫使他不得不关注如下问题:利润从哪里来?怎样计算生产成本中工人的劳动?劳动究竟是不是一种商品?展览中呈现出他的推论。马克思认为,额外延长的工作产生了更多的剩余价值,工厂主所赚取的剩余价值就是利润。清楚了这一点,马克思对资本时代的透析就达到了深刻的层次。

  之后,马克思开始了《资本论》的正式写作,力图彻底探索“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他在以往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清楚地阐明,从形式上看,存在着一个阶级社会,工人向资本家出售他们的劳动,用来换取工资,他们所创造的劳动价值与工资之间的差异,就是剩余价值。通过保持低工资,资本家将剩余价值最大化,并变得更加富有。马克思认为,这种剥削最终会导致工人革命和资本主义的灭亡。

  马克思与世界革命特别是工人运动的关系构成了展览所展示的那个时代社会状况的重要内容。展览还呈现了马克思起草的“国际工人协会”的成立宣言和临时章程的印刷稿。尽管这时的马克思已经把无产阶级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分别开来,但他仍然把第一国际的意旨作了这样的阐释:“把所有不同的目标归结为争取自由和正义的积极斗争!”

  总之,尽管这些展览明显地反映出德国社会民主党和学界对马克思思想内涵和马克思主义发展进程的独特理解和倾向,但以大量原始作品和文献所具象地呈现的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犹太-基督教传统、近代启蒙运动、科学技术进步以及政治变革等因素所构成的近代欧洲的社会图景,以及在这一复杂的时代氛围中马克思理论思考和实践探索的轨迹,还是充分的、立体的和完整的。

  二 马克思生命历程中的七个“驿站”

  19世纪中叶的生产方式、技术进展、政治形势和人们的生活境况,既是马克思观察、思考和批判的对象,也在“培育”和“塑造”着马克思的人生。七个展厅分别展示了对马克思一生影响重大的七个城市,以及当时他的生活境遇。

  (一)特里尔

  1818年5月5日马克思在特里尔出生,自由、民主观念对马克思产生了最初的和持久的影响。在特里尔居住了17年之后,马克思前往波恩上大学。

  当时特里尔的精神氛围和物质生活是怎样的呢?

  展览别出心裁地展出了歌德的一幅水彩画。当时歌德随奥地利和普鲁士联军去征战法国。战事失败之后,诗人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了一颗“自由之树”,树上挂了块牌子,牌子被涂了一圈法国国旗的颜色,并用法语写着一句话:“过路的人们,这片土地是自由的!”特里尔本地画家弗里德里希·巴登维特·巴赫的一幅油画再现了当时这里富裕阶层的休闲生活。与此相反, 五分之四的特里尔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

  构成特里尔人重要生活内容的还有宗教。奥古斯特·古斯塔夫·拉辛斯基的一幅画描述了天主教会组织的群众性的朝圣活动。这里大多数居民是天主教徒。马克思的父亲和母亲都来自犹太人的拉比家庭,接受过正规教育,系统学习过犹太教经典。1816—1819年间,马克思的父亲改宗信奉新教,其孩子和妻子都先后受了新教洗礼。

  (二)波恩

  展览中有一幅1845年的波恩城市平面图。马克思在波恩大学攻读法律,同时也学习历史和哲学,与同学们一起听哲学家奥古斯特?威廉?施莱格尔的讲座。

  (三)柏林

  展览展出了画家爱德华·加特纳1831年画作中所描绘的柏林老城区的状况。柏林不仅是许多工厂和普鲁士君主政府所在地,更是普鲁士王国的思想文化中心,这主要归功于柏林大学。马克思全身心地沉浸在学习中,他主要致力于哲学方向, 最后甚至完全放弃了法学课程。马克思特别深入研究了黑格尔哲学, 在“博士俱乐部”与激进的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人物定期见面, 深受其影响。马克思在柏林的时光里有欢乐,有悲伤。1837年他与青梅竹马的燕妮正式订婚。一年后父亲病情恶化,去世了,失去父亲给马克思的内心世界和财务状况造成了双重创伤。马克思在此生活了四年半。1841年,他在写完论文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毕业。

  (四)科隆

  科隆大教堂1842年重新动工修建。画家乔治?奥斯特瓦尔德在其作品中再现了这一欢乐场面。“让众多科隆天主教徒倍感欣慰的同时,大教堂修建工程的重启也对民主主义者意义重大,因为它成为了民主主义运动的象征。”

  这一年,马克思移居到了科隆。以前他就为《莱茵报》撰写过文章,搬来后他接任了《莱茵报》主编的职位。这份报刊与君主制为敌,反对专制君主滥用国家权力。这期间他结识了前来拜访的恩格斯。1843年初《莱茵报》就被查封了。失业后的马克思与新婚妻子燕妮一起去了巴黎,两年后他放弃了自己普鲁士的公民身份,从此成为没有国籍的人。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重返科隆,创办了《新莱茵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支持德国革命。但革命失败了,旧统治者重新上台,《新莱茵报》再度被封杀。

  (五)巴黎

  展出的由画家欧仁·拉米创作的版画完成于1840年。当时的巴黎以娱乐和狂欢闻名,还特别吸引着学者的到来。除了美好的一面,巴黎也藏有阴暗面,贫富差距巨大,社会底层的生活贫困交加。展览中陈列的几部长篇小说原作让人们回味起那个苦难的时代,如雨果的《悲惨世界》、巴尔扎克的小说集《人间喜剧》系列。

  1843年,马克思来到巴黎。他打算与阿诺德·卢格创办《德法年鉴》,但这份杂志只出了第一期就以失败告终。由于马克思在报纸上多次攻击普鲁士政府,法国政府在普鲁士的压力之下,决定将马克思驱逐出境。1845年春天马克思全家被迫离开巴黎,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六)布鲁塞尔

  画家詹姆斯·恩索尔登高远眺布鲁塞尔,创作了一幅这座城市的风景画。比利时宪法可以说是当时欧洲最进步和最自由的宪法之一,它力图保障教育、宗教、新闻和集会自由,因此,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地的反对派民主进步人士。

  1845年,马克思夫妇搬到了布鲁塞尔。《共产党宣言》于1848年在伦敦出版,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鲁塞尔完成的。1849年,比利时政府由于担心法国“二月革命”可能会蔓延到比利时,所以决定驱逐马克思一家。

  (七)伦敦

  19世纪的伦敦是一个世界性的超级大都市,从展览的两幅绘画中可以了解当时这里“繁荣”的情形。但是,国家的强大和表面的“繁荣”同样掩盖不了底层的贫困,画家卢克?菲尔德经常在作品中描绘伦敦的贫穷和社会不公,展览展出了他1869年创作的一幅木刻作品。

  1849年,马克思到了英国。他客居伦敦的流亡生活有30多年。他没有稳定的谋生方式,经常陷入经济困境,有限的收入来自恩格斯数十年无私的资助和自己不定期给报刊撰稿所得的稿酬。马克思在伦敦的主要工作是《资本论》的写作。马克思是典型的学者,30余年过着固定的书斋生活。

  市立博物馆的展览将其还原为一个普通的、可以理解和接近的、活生生的人,又通过大量生活细节的铺陈和再现,让我们感受到他平凡中反映的独特、选择中凸显的伟大、坚守中铸就的卓越。

  三 两个“特里尔之子”的“对话”

  特里尔教堂博物馆认为,纪念马克思最好的方式是沉思他毕生所探索的课题,即关乎“昨天和今天的社会问题和生活价值”,而这也是天主教所关注的重要问题。他们试图通过举办展览来凸显“劳动生活和人的尊严的状态”,而“劳动与资本”无疑是构成天主教与马克思对话最合适的中介。

  谈及20世纪以来天主教对“劳动与资本”问题的思考、探索和实践,绝对绕不开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同样出生在特里尔、在当代西方宗教史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奥斯瓦尔德·冯·内尔-布劳宁。教堂博物馆的展览辟专栏介绍了他的生平履历和重要贡献,并将一间展厅虚拟成他的办公室。

  关于这两位“特里尔之子”的生平、思想笔者作了简单的比较。首先,二人都出生于当地比较富裕的家庭。其次,二人的教育背景、知识体系和生活方式颇为相似。再次,二人都走上了“反叛”父辈的道路,并且各以其重要的理论贡献和实践建树赢得世界声誉。内尔-布劳宁立志做一名牧师,后来更成为卓越的天主教神学家、耶稣会士、经济学家和社会哲学家,被誉为是“天主教社会理论”领域的“内斯特”,先后担任教皇庇护十一世、联邦德国经济委员会、德国工会联合会等重要人物、组织和机构的顾问。最后,二人身处不同的时代,世界观和宗教立场迥异,但毕生思考和探究的议题却是一致的,那就是“劳动和资本”的关系。其目标和理想又很相近,即试图“在资本与劳动之间确立一个公正的社会秩序”。

  虽然内尔-布劳宁首先是天主教会的重要成员, 但其思想和生活又处于传统教会与现代经济、劳动世界之间的“边界”之中。他的思想和思路对现代天主教的影响从教皇庇护十一世于1931年颁布的《重建社会秩序的通谕》中可以得到体现。作为一名学者、一位神学家,内尔-布劳宁始终具有世界眼光和历史意识,又对时代的政治问题和社会生活保持着热忱,他从未让自己被现实特定的利益集团所吸引和左右。其思想及其政策设计由于直面现实境遇的客观、超越政党政治的中立、严谨的学术分析等特点,获得了德国社会的普遍认同。

  内尔-布劳宁关注马克思的思想,但他并不完全认同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所主张的作为共产主义的“联合体”中“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与天主教所认为的教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和尊重,自然有外在的相似性,但现实内涵很不相同。

  基于两位“特里尔之子”的“对话”,在特里尔教堂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以“劳动的生活价值”为主题,艺术家拉斯·科勒和保罗·舒马赫用艺术手法再现了关涉劳动的多种形式、场景及其所凸显的“人的价值和尊严”的不同境遇,展现了这两位历史人物的思想和现实效应。

  四 马克思及其身后的影响

  马克思对于20世纪的影响是整个展览中着墨最多的部分。

  展览以如下的线索梳理马克思思想后来的命运:19世纪以来,马克思思想在世界范围内普及,首先激励的是全球的解放运动。无论是个人,还是运动本身,都在试图从马克思的著作中寻求理论基础。1917年的俄国革命将马克思的思想推进到“列宁主义”阶段,并“变成了一个真实的庞然大物”,马克思的思想开始在东方和西方沿着两条不同的方式影响世界:一条是通过暴力革命与政治权威行使国家权力,建立完全摒弃资本主义的全新的社会制度;另一条是通过议会制的和平手段和渐进式的改良方式,建立与资本主义相融通的民主社会主义。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党凭借列宁、斯大林对马克思著作及其思想的独特诠释,让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合法化和正义化。而西方的社会主义者和社会民主主义者,特别是身处德国的马克思的后人们,远观着这场巨变及其后果,思考他们日后的改制之路该如何走,最后发展出“福利社会”的发展新模式。展览的总结是:“人们用各自的这样或者那样的措辞写下马克思字样,随之围绕马克思展开的研究和辩论甚至比表面呈现出的全球冲突更为多样化。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阵营内部也都没能对马克思思想达成共识。”

  19世纪那些困惑着马克思、让他试图寻找答案的问题,今天依旧存在,并且被全球化时代资本主义的批判者所关注。进入21世纪后,他对贫富分化原因的追问、对世界变革的渴求,仍旧是现实的主题。

  结语

  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无疑是深化马克思主义研究。我们必须认真思考“马克思研究如何面对历史和当代”的问题,在马克思及其思想和实践的理解上强调理性化和公度性,尤其是要克服情绪化态度、意识形态偏见、狭隘的历史算计和过分功利的现实考量。

  笔者强调:“马克思只有一个……”!意思是“马克思只有一个,我们对其思想的把握和理解应该大体一致和相通”。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凸显和发挥这位思想巨匠在全球的现实影响力。

  (作者单位: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动态》2019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秀伟/摘)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文萃】马克思研究如何面对历史与当代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