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2021年6月18日至20日,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云南大理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知识论学会主办,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本次会议共收到论文50篇,48位学者在会议上发言。会议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进行。上海交通大学陈嘉明教授、厦门大学朱菁教授、华东师范大学郁振华教授、大理大学李乾夫教授、大理大学赵金元教授、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厦门大学郑伟平教授以及来自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中南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云南大学、安徽大学、贵州大学、华侨大学等高校的6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开幕式。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开幕式现场

  2021年6月19日上午开幕式上,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乾夫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系主任陈嘉明教授先后致辞。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主持。

  李乾夫教授简要介绍了大理的历史文化以及大理大学、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发展历程与现状。大理是第一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以白族先民为主的各族人民不仅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创造了独特的本土文化,并以开放包容的胸襟,主动汲取、接受中原文化的熏陶,形成了白族博大包容的和谐文化。他希望以此次会议为契机,加强学术交流、促进学科发展。陈嘉明教授向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对本次会议的支持表示感谢,向与会的专家学者表示热烈欢迎。

  随后,陈嘉明教授、朱菁教授分别作了题为“一阶知识与二阶理解”和“金鸡失晓不及鸣、朝花夕拾尤自香——金岳霖《知识论》中的析取论学说”的特邀报告。陈嘉明教授试图用“意义”的理解来构建一种统一的理解论,把理解看作“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的认识状态,由此,认识是一阶的,理解是二阶的,一阶的知识属于“知其然”的阶段,理解是“知其所以然”,意指把握了事情的本质。二阶的理解是运用了理解者的“悟性”,领悟能力主要通过想象力与判断力来体现,理解的标准是“合理性”原则,合理性由两个方面的规定组成,一是形式方面的“可信原则”,另一个是内容方面的“比较原则”。

  朱菁教授在报告中介绍了析取主义的不足,区分了知觉经验的三种类型——直觉、错觉和幻觉,考察了析取主义的真觉与错觉。金岳霖的《知识论》中的析取论、知识论以官觉为基础,区分了官觉、梦觉、幻觉、妄觉,官觉具有基础性与优先性,知识的大本营是官觉,官觉以正觉为标准,正觉的官能者在官能活动中正常的官能到外物或外物的一部分即正觉,把某种特别状态下长时间的幻觉称为“幻觉”,把马上能以“正觉”去校对或修正的幻觉称为野觉,从正觉到真觉,校对是析取主义的独门绝技。朱菁教授认为,金岳霖在《知识论》中提出和发展了一种相当完整的析取主义学说,为首创,自成一家,其学说中仍有许多值得重视和发展的观点和论证,可以为当今的知识论探讨提供有益的启示。

  接下来,学者们分别就各自研究领域做学术报告。云南大学张小星副研究员作了题为“莫富尔顿关于确定性辩护的亲历理论”的报告,他考察了莫富尔顿以亲历关系解释确定辩护、梯度现象与“事实性”回应策略。首都师范大学谭笑副教授作了“大数据应用中的认知不公正”的报告,并且指出,大数据是一种从第三人称角度对自我进行认知的有力工具,精良的统计像自然科学一样为人类理解自我提供了新的角度和结论,它在预测人类行为选择方面有时能做出更为真实的结论,在这个意义上,它并不必然造成不佳的认知效果,也并不必然构成认知不公正。然而,在重塑社会结构、抹杀生物主体作为理性人重塑自己信念、欲望的能力,改写社会责任方式的意义上,它对生物主体造成了认知伤害,构成了认知不公正。复旦大学王聚副教授作了“无限主义与人类知识”的报告,他认为皮浪式怀疑论是西方怀疑论的重要思想源泉,阿格里帕三难问题是皮浪怀疑论的核心论证。厦门大学王奇琦副教授作了“直觉论证的可靠性进路”的报告,她对“直觉”概念进行了界定,考察了直觉的性质,对人们基于直觉作出的判断和决策是否可靠和可信提出质疑。在为期3天的会议中,有40余位学者参与了发言和对话交流。

  2021年6月20号上午,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郁振华教授作了题为“论三种智慧”的报告,他认为通过融会赖尔的智力概念和亚里士多德的eudaimonia(人的繁荣/良好生活)概念,可以提出一个风格导向的智慧概念。按此,智慧意味着主体的活动/行动呈现出某种风格,典范地表现为创造性,创造性的活动/行动不仅能完成具体任务,“将事情做对”,而且在根本上指向人的繁荣/良好生活(eudaimonia)。风格导向的智慧体现于理论领域、实践领域和制作领域,便是理论智慧、实践智慧和制作智慧。他认为检讨当代分析认识论智慧论辩的得失,有助于澄清三种智慧的涵义,在当代哲学语境中考察三种智慧,推进“古典三项的转进和重置”的思想主题。

  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作了“知识程度主义”的报告,他针对“知识的本质是绝对的,还是程度的”这个问题,提出不同类型知识的程度性,知识有程度之分、好坏之别,他根据不同类型知识的程度性以及认知主体的相关认识能力的差异,将知识分为三类。

  中南大学阳建国教授作了“道德理论的脉络关系:以回溯论证为线索”的报告,他介绍了道德回溯论证,以两种方式回应了回溯论证的问题,最后以五种反驳进路,基于回溯论证来呈现道德理论的脉络关系。

  上海财经大学方红庆教授作了“什么样的理由是正确的”报告,他在理由和规范性逐渐成为伦理学、知识论热点问题的背景下,考察了如何区分不同类型的规范性理由。针对“什么是错误的理由”问题,如何实现对于价值和规范的贯通,以及知识论中的错误理由问题,方教授指出了这些方案各自存在的问题,并尝试在德性知识论框架下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在本次会议的闭幕式上,陈嘉明教授、郁振华教授、朱菁教授和曹剑波教授从不同角度表达了对此次论坛的认可和肯定,指出了国内知识论研究还存在的问题,比如独立的问题意识还不够、国内国际学者的交流合作不足等,指明了国内未来知识论研究的方向,即注重实践和问题导向,加强国际合作与对话。最后,曹剑波教授宣读了增补的中国知识论学会理事和常务理事名单,本次年会圆满结束。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2021年6月18日至20日,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云南大理举办,图为与会者合影留念

  2021年6月18日至20日,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云南大理举行,本次会议由中国知识论学会主办,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承办。本次会议共收到论文50篇,48位学者在会议上发言。会议采取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进行。上海交通大学陈嘉明教授、厦门大学朱菁教授、华东师范大学郁振华教授、大理大学李乾夫教授、大理大学赵金元教授、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厦门大学郑伟平教授以及来自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四川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南开大学、中南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云南大学、安徽大学、贵州大学、华侨大学等高校的6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开幕式。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开幕式现场

  2021年6月19日上午开幕式上,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乾夫教授,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系主任陈嘉明教授先后致辞。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主持。

  李乾夫教授简要介绍了大理的历史文化以及大理大学、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发展历程与现状。大理是第一批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以白族先民为主的各族人民不仅用自己的勤劳智慧创造了独特的本土文化,并以开放包容的胸襟,主动汲取、接受中原文化的熏陶,形成了白族博大包容的和谐文化。他希望以此次会议为契机,加强学术交流、促进学科发展。陈嘉明教授向大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对本次会议的支持表示感谢,向与会的专家学者表示热烈欢迎。

  随后,陈嘉明教授、朱菁教授分别作了题为“一阶知识与二阶理解”和“金鸡失晓不及鸣、朝花夕拾尤自香——金岳霖《知识论》中的析取论学说”的特邀报告。陈嘉明教授试图用“意义”的理解来构建一种统一的理解论,把理解看作“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的认识状态,由此,认识是一阶的,理解是二阶的,一阶的知识属于“知其然”的阶段,理解是“知其所以然”,意指把握了事情的本质。二阶的理解是运用了理解者的“悟性”,领悟能力主要通过想象力与判断力来体现,理解的标准是“合理性”原则,合理性由两个方面的规定组成,一是形式方面的“可信原则”,另一个是内容方面的“比较原则”。

  朱菁教授在报告中介绍了析取主义的不足,区分了知觉经验的三种类型——直觉、错觉和幻觉,考察了析取主义的真觉与错觉。金岳霖的《知识论》中的析取论、知识论以官觉为基础,区分了官觉、梦觉、幻觉、妄觉,官觉具有基础性与优先性,知识的大本营是官觉,官觉以正觉为标准,正觉的官能者在官能活动中正常的官能到外物或外物的一部分即正觉,把某种特别状态下长时间的幻觉称为“幻觉”,把马上能以“正觉”去校对或修正的幻觉称为野觉,从正觉到真觉,校对是析取主义的独门绝技。朱菁教授认为,金岳霖在《知识论》中提出和发展了一种相当完整的析取主义学说,为首创,自成一家,其学说中仍有许多值得重视和发展的观点和论证,可以为当今的知识论探讨提供有益的启示。

  接下来,学者们分别就各自研究领域做学术报告。云南大学张小星副研究员作了题为“莫富尔顿关于确定性辩护的亲历理论”的报告,他考察了莫富尔顿以亲历关系解释确定辩护、梯度现象与“事实性”回应策略。首都师范大学谭笑副教授作了“大数据应用中的认知不公正”的报告,并且指出,大数据是一种从第三人称角度对自我进行认知的有力工具,精良的统计像自然科学一样为人类理解自我提供了新的角度和结论,它在预测人类行为选择方面有时能做出更为真实的结论,在这个意义上,它并不必然造成不佳的认知效果,也并不必然构成认知不公正。然而,在重塑社会结构、抹杀生物主体作为理性人重塑自己信念、欲望的能力,改写社会责任方式的意义上,它对生物主体造成了认知伤害,构成了认知不公正。复旦大学王聚副教授作了“无限主义与人类知识”的报告,他认为皮浪式怀疑论是西方怀疑论的重要思想源泉,阿格里帕三难问题是皮浪怀疑论的核心论证。厦门大学王奇琦副教授作了“直觉论证的可靠性进路”的报告,她对“直觉”概念进行了界定,考察了直觉的性质,对人们基于直觉作出的判断和决策是否可靠和可信提出质疑。在为期3天的会议中,有40余位学者参与了发言和对话交流。

  2021年6月20号上午,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郁振华教授作了题为“论三种智慧”的报告,他认为通过融会赖尔的智力概念和亚里士多德的eudaimonia(人的繁荣/良好生活)概念,可以提出一个风格导向的智慧概念。按此,智慧意味着主体的活动/行动呈现出某种风格,典范地表现为创造性,创造性的活动/行动不仅能完成具体任务,“将事情做对”,而且在根本上指向人的繁荣/良好生活(eudaimonia)。风格导向的智慧体现于理论领域、实践领域和制作领域,便是理论智慧、实践智慧和制作智慧。他认为检讨当代分析认识论智慧论辩的得失,有助于澄清三种智慧的涵义,在当代哲学语境中考察三种智慧,推进“古典三项的转进和重置”的思想主题。

  厦门大学曹剑波教授作了“知识程度主义”的报告,他针对“知识的本质是绝对的,还是程度的”这个问题,提出不同类型知识的程度性,知识有程度之分、好坏之别,他根据不同类型知识的程度性以及认知主体的相关认识能力的差异,将知识分为三类。

  中南大学阳建国教授作了“道德理论的脉络关系:以回溯论证为线索”的报告,他介绍了道德回溯论证,以两种方式回应了回溯论证的问题,最后以五种反驳进路,基于回溯论证来呈现道德理论的脉络关系。

  上海财经大学方红庆教授作了“什么样的理由是正确的”报告,他在理由和规范性逐渐成为伦理学、知识论热点问题的背景下,考察了如何区分不同类型的规范性理由。针对“什么是错误的理由”问题,如何实现对于价值和规范的贯通,以及知识论中的错误理由问题,方教授指出了这些方案各自存在的问题,并尝试在德性知识论框架下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在本次会议的闭幕式上,陈嘉明教授、郁振华教授、朱菁教授和曹剑波教授从不同角度表达了对此次论坛的认可和肯定,指出了国内知识论研究还存在的问题,比如独立的问题意识还不够、国内国际学者的交流合作不足等,指明了国内未来知识论研究的方向,即注重实践和问题导向,加强国际合作与对话。最后,曹剑波教授宣读了增补的中国知识论学会理事和常务理事名单,本次年会圆满结束。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2021年6月18日至20日,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云南大理举办,图为与会者合影留念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中国现代外国哲学学会知识论专业委员会第六届学术年会在大理召开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