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

《庄子·庚桑楚》中提出的一川时空观命题。《尸子》一书曾对“宇”和“宙”作出解释:“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以空间时间作为宇宙一词的含义。《尸子》对“宇宙”一词的解释明确了空间的三维性和时间的一维性,但没有明言时间空间是否存在界限、开端或终点的问题 。《庄子·庚桑楚》对“宇宙”的解释,把时间空间的无限性明确地表示出来。“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实”,实在。“处”,方域、界限。“无乎处”,无定处。“长”,增长、长久。“剽”,通“标”,指末端。“本剽”,本末,始终。指空间实际存在却无定处可求,时间不断延长却无始无终。既肯定了空间的实际存在,又没有把空间完全等同于物质实体;既肯定了时间的不断流失,又不否认时间无限性。同《尸子》的解释比较,《庚桑楚》的解释强调了时空的无限性,但忽视了时间空间的维度。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引《三苍》云,“四方上下为宇,宇虽有实而无定处可求也”。“往古来今曰宙。……宙虽有增长亦不知其始末所至者也。”把两种解释合在一起,较好地表述了时间空间的特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有长而无本剽者,宙也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