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本源意义

Marxist Theory of Practical Generation and Its Original Meaning

  作者简介:韩庆祥,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912期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哲学界曾就“生成论”问题进行过讨论,深化并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问题域。然而,哲学界对生成论的内涵及其本源意义的探讨还远不够深入。当今,由于有些人不大了解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导致在一些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上存在着模糊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把实践、辩证法和历史思维引入唯物主义,把生成论思维方式引入哲学,从既成性思维方式转向了生成性思维方式,实现了哲学思维方式的变革。生成性思维方式既强调“过程性生成”,即一切事物都是在实践的、辩证的、历史的展开过程中生成自身;更为重要的是,它强调生成论根本上就是实践生成论,其实质在于注重实践过程及其事物在实践过程中的历史性生成逻辑,注重现实人的生活世界及其现实逻辑,注重实践发展进程及其实践逻辑,注重历史发展进程及其历史逻辑,注重实现理想的实现进程及其实现逻辑。实践生成论的实质就是将实践原则、历史原则、辩证原则引入世界观和方法论。确立起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可以澄清诸多理论和实践上的迷误。

  关键词:实践生成论/生成性思维方式/过程规定/本源意义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逻辑研究”(17ZDA002)的阶段性成果。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哲学界曾就“生成论”及其相关论题进行过研究,提出了一些颇有启发性的真知灼见,深化并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问题域。然而,这些讨论仅仅局限于哲学认识论层面,却对“生成论”的内涵、“实践生成论”的建构,尤其是其本源意义的探讨还远不够深入;有的人还用抽象既定论排斥实践生成论,用应然代替实然,用应然方向裁定进而怀疑现实道路——要言之,用抽象的“是”否定“历史地成为是”。这些模糊认识产生的哲学根源之一,就是不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蕴含的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因此,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进一步建构并阐释“实践生成论”及其本源意义,成为当前亟待深化的现实课题①。

  一、“实践生成论”的马克思主义基础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及中国共产党人为构建“实践生成论”奠定了坚实的理论根基,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通过梳理“实践生成论”的形成线索和发展脉络,可以揭示出“实践生成论”的深刻内涵和本质特征。

  马克思恩格斯把实践、辩证法、历史思维引入唯物主义,把生成论思维方式引入哲学,注重哲学的实践解释方法、辩证解释方法和历史解释方法,从既成论思维方式转向实践生成论思维方式,实现了哲学思维方式的变革,认为任何事物和对象都是在实践的、辩证的、历史的展开过程中生成自身,此可谓“过程生成”。马克思指出:“历史的全部运动,既是它的现实的产生活动……同时,对它的思维着的意识来说,又是它的被理解和被认识到的生成运动。”②“对于社会主义的人来说,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来说的生成过程。”③恩格斯也强调指出,辩证法在考察事物时,本质上是从它们的产生和消逝方面去考察的,它不断地注视生成和消逝之间、前进的变化和后退的变化之间的普遍相互作用,它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现代唯物主义也把历史看作人类的发展过程。④这些论述所揭示的就是“生成性”思维方式。为说明这一点,恩格斯还引用了赫拉克利特的观点,即一切都存在而又不存在,一切都处在流动、变化过程之中,在不断地生成和消逝。⑤马克思恩格斯通过这些重要表述展示了“生成论思维方式”的实质所在和本质特征,并将其贯彻到对实践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当中。从本质上而言,生成论就是实践生成论,它始终关注人类实践过程及其事物在实践过程中的历史性生成。从更深层次的理论构建而言,实践生成论更重要且更关键之处在于,它将实践解释原则、辩证解释原则和历史解释原则引入了世界观和方法论。在马克思恩格斯以后的马克思主义发展进程中,实践生成论得到了具体体现和贯彻落实。

  列宁晚年关于俄国从小农经济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思想,十分鲜明地蕴含着实践生成论思维方式。其最具代表性、标识性的论断,就是十月革命后列宁所指出的:我们对社会主义的整个看法发生了根本改变;人民群众的实践创立了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社会主义。”⑥这就是说,社会主义的一般原则及其实现,现实的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发展,本质上都根源于活生生的社会实践,都是在人民群众的实践进程中不断生成的,是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保障了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的发展和完善。

  毛泽东关于实践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论述,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毛泽东鲜明地反对教条主义、经验主义、本本主义等主观主义,认为一切认识都是从人的实践活动中产生的,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毛泽东还特别注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论断实质上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要在中国实践和中国发展中发挥指导作用,必须具备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它必须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并在实践发展进程中“生成和产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即“中国版本”的马克思主义;在相结合的过程中,这种“中国版本”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成果也要随着中国实践的发展而发展。这实质上就是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具体体现。毛泽东思想具有实践性、辩证性和历史性,它们充分体现着实践生成论思维:“实践性”注重现实过程和实际条件,反对教条主义;“辩证性”强调联系和发展,反对形而上学;“历史性”注重发展过程,反对僵化保守。

  邓小平更是运用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高手”。邓小平强调,“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也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它是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也是中国建设、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当今,中国的生产力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明显的差距,社会主义还是一个“不够格”的社会主义,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首要的根本性任务,就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首要任务的论述,是从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角度来阐发的。不仅如此,邓小平还强调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一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说明,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思维。邓小平进而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产生出来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开创出来的社会主义,其自身的不断发展,必然使“不够格”的社会主义成为“够格”的社会主义。这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

  此外,江泽民同志强调的“与时俱进”、胡锦涛同志阐述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十个结合”经验、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新时代”“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走出来”等重大论断,也蕴含着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是对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充分运用和发展完善。

Marxist Theory of Practical Generation and Its Original Meaning

  作者简介:韩庆祥,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1912期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哲学界曾就“生成论”问题进行过讨论,深化并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问题域。然而,哲学界对生成论的内涵及其本源意义的探讨还远不够深入。当今,由于有些人不大了解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导致在一些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上存在着模糊认识。马克思恩格斯把实践、辩证法和历史思维引入唯物主义,把生成论思维方式引入哲学,从既成性思维方式转向了生成性思维方式,实现了哲学思维方式的变革。生成性思维方式既强调“过程性生成”,即一切事物都是在实践的、辩证的、历史的展开过程中生成自身;更为重要的是,它强调生成论根本上就是实践生成论,其实质在于注重实践过程及其事物在实践过程中的历史性生成逻辑,注重现实人的生活世界及其现实逻辑,注重实践发展进程及其实践逻辑,注重历史发展进程及其历史逻辑,注重实现理想的实现进程及其实现逻辑。实践生成论的实质就是将实践原则、历史原则、辩证原则引入世界观和方法论。确立起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可以澄清诸多理论和实践上的迷误。

  关键词:实践生成论/生成性思维方式/过程规定/本源意义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逻辑研究”(17ZDA002)的阶段性成果。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哲学界曾就“生成论”及其相关论题进行过研究,提出了一些颇有启发性的真知灼见,深化并拓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问题域。然而,这些讨论仅仅局限于哲学认识论层面,却对“生成论”的内涵、“实践生成论”的建构,尤其是其本源意义的探讨还远不够深入;有的人还用抽象既定论排斥实践生成论,用应然代替实然,用应然方向裁定进而怀疑现实道路——要言之,用抽象的“是”否定“历史地成为是”。这些模糊认识产生的哲学根源之一,就是不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所蕴含的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因此,立足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进一步建构并阐释“实践生成论”及其本源意义,成为当前亟待深化的现实课题①。

  一、“实践生成论”的马克思主义基础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以及中国共产党人为构建“实践生成论”奠定了坚实的理论根基,提供了丰富的思想资源。通过梳理“实践生成论”的形成线索和发展脉络,可以揭示出“实践生成论”的深刻内涵和本质特征。

  马克思恩格斯把实践、辩证法、历史思维引入唯物主义,把生成论思维方式引入哲学,注重哲学的实践解释方法、辩证解释方法和历史解释方法,从既成论思维方式转向实践生成论思维方式,实现了哲学思维方式的变革,认为任何事物和对象都是在实践的、辩证的、历史的展开过程中生成自身,此可谓“过程生成”。马克思指出:“历史的全部运动,既是它的现实的产生活动……同时,对它的思维着的意识来说,又是它的被理解和被认识到的生成运动。”②“对于社会主义的人来说,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是自然界对人来说的生成过程。”③恩格斯也强调指出,辩证法在考察事物时,本质上是从它们的产生和消逝方面去考察的,它不断地注视生成和消逝之间、前进的变化和后退的变化之间的普遍相互作用,它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现代唯物主义也把历史看作人类的发展过程。④这些论述所揭示的就是“生成性”思维方式。为说明这一点,恩格斯还引用了赫拉克利特的观点,即一切都存在而又不存在,一切都处在流动、变化过程之中,在不断地生成和消逝。⑤马克思恩格斯通过这些重要表述展示了“生成论思维方式”的实质所在和本质特征,并将其贯彻到对实践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当中。从本质上而言,生成论就是实践生成论,它始终关注人类实践过程及其事物在实践过程中的历史性生成。从更深层次的理论构建而言,实践生成论更重要且更关键之处在于,它将实践解释原则、辩证解释原则和历史解释原则引入了世界观和方法论。在马克思恩格斯以后的马克思主义发展进程中,实践生成论得到了具体体现和贯彻落实。

  列宁晚年关于俄国从小农经济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思想,十分鲜明地蕴含着实践生成论思维方式。其最具代表性、标识性的论断,就是十月革命后列宁所指出的:我们对社会主义的整个看法发生了根本改变;人民群众的实践创立了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对俄国来说,根据书本争论社会主义纲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深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只能根据经验来谈社会主义。”⑥这就是说,社会主义的一般原则及其实现,现实的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发展,本质上都根源于活生生的社会实践,都是在人民群众的实践进程中不断生成的,是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保障了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的发展和完善。

  毛泽东关于实践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论述,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毛泽东鲜明地反对教条主义、经验主义、本本主义等主观主义,认为一切认识都是从人的实践活动中产生的,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毛泽东还特别注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论断实质上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要在中国实践和中国发展中发挥指导作用,必须具备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它必须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并在实践发展进程中“生成和产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即“中国版本”的马克思主义;在相结合的过程中,这种“中国版本”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成果也要随着中国实践的发展而发展。这实质上就是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具体体现。毛泽东思想具有实践性、辩证性和历史性,它们充分体现着实践生成论思维:“实践性”注重现实过程和实际条件,反对教条主义;“辩证性”强调联系和发展,反对形而上学;“历史性”注重发展过程,反对僵化保守。

  邓小平更是运用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高手”。邓小平强调,“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也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它是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也是中国建设、改革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当今,中国的生产力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明显的差距,社会主义还是一个“不够格”的社会主义,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首要的根本性任务,就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首要任务的论述,是从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角度来阐发的。不仅如此,邓小平还强调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这一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说明,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思维。邓小平进而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产生出来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开创出来的社会主义,其自身的不断发展,必然使“不够格”的社会主义成为“够格”的社会主义。这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充分体现了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

  此外,江泽民同志强调的“与时俱进”、胡锦涛同志阐述的中国改革开放的“十个结合”经验、习近平同志提出的“新时代”“中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四个走出来”等重大论断,也蕴含着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是对实践生成论及其思维方式的充分运用和发展完善。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马克思主义“实践生成论”及其本源意义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