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与唯物主义

Engels and Materialism

  作者简介:肖恩·塞耶斯,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英国肯特大学荣休教授。

  译 者:覃万历,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暨哲学系博士后。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201期

  内容提要:唯物主义认为存在或发生的一切都是物质的,可以用纯粹自然的术语来描述和理解,不必求助于神圣创造者或非物质的心灵。这种哲学是自然科学方法的基础。但恩格斯强调,将这种一般的哲学观与特定思想家在特定时期提出的特定形式区别开来是重要的。唯物主义往往作为狭隘的、机械论的和还原论的哲学出现,恩格斯称这种形式的唯物主义为“机械”唯物主义,如今它通常被冠以“物理主义”之名。在恩格斯看来,这并非唯物主义的唯一形式。恩格斯致力于发展一种非机械论的、非还原性的哲学的唯物主义,这种唯物主义是原创性的,并且具有重要的当代哲学意义。

  关键词:哲学唯物主义/还原论/非物理主义/自然辩证法

  标题注释:中山大学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青年教师培育项目“《资本论》理论建构的修辞原理研究”(19wkpy113),中国博士后基金项目“《资本论》政治哲学与西方思想传统的关系研究”(2019M663354)。

 

  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者。他称自己是这种理论的倡导者,但“基本指导思想”都是属于马克思的①;因为与马克思的关系,他的著作才为人重视。但在这里,我打算把恩格斯视为一个独立的思想家。我将聚焦于哲学唯物主义的主题,这一话题在恩格斯的生命后期获得很多关注②,马克思却极少论及③。恩格斯关于哲学唯物主义的思想是原创的、重要的,并带有相当大的当代哲学意味。我将在本文指出这些思想,并通过把它们放在一些相关的当代作品的背景下来展示它们的意义。

  一般而言,唯物主义认为存在或发生的一切都是物质的,可以用纯粹自然的术语来描述和理解,而不必求助于神圣创造者或非物质的人类心灵的观念。这种哲学是自然科学方法的基础。然而,正如恩格斯所强调的,将这种一般的哲学观与特定思想家在特定时期提出的特定形式区别开来是重要的。无论在恩格斯的时代还是今天,唯物主义往往倾向于作为一种狭隘的、机械论的、还原论的哲学出现。恩格斯称这种形式的唯物主义为“机械”唯物主义。如今它通常被冠以“物理主义”之名。当时和现在,它一直被视为唯物主义的唯一形式。但正如恩格斯所表明的,事实并非如此。他在这一领域工作的主要目的是发展一种非机械论的、非还原性的、哲学的唯物主义。

  一、哲学的唯物主义

  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哲学所包含的内容作了清晰而有用的概括。关于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他用“思维和存在的关系”④来定义。唯物主义认为物质的、自然的世界是“本原的”。更严格来定义,它是一种本体论上的一元论形式:存在的一切都是物质的。“我们自己所属的物质的、可以感知的世界,是唯一现实的;而我们的意识和思维,不论它看起来是多么超感觉的,总是物质的、肉体的器官即人脑的产物。物质不是精神的产物,而精神本身只是物质的最高产物。”⑤

  但是,恩格斯对于非唯物主义哲学的分类并不清楚,他常常把它们打包在“唯心主义”的标题下。许多其他马克思主义者也遵循恩格斯的做法,因此,重要的差别被掩盖了。更确切地说,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相反,认为一切事物根本上是观念的或精神的,因此也是一元论的一种形式。在这个意义上,唯心主义的主要表现是德国古典哲学。但在当代哲学家那里,至少在分析领域则鲜有人支持。

  恩格斯把18世纪的唯物主义描述为“机械的”,在此,他追随的是康德和黑格尔。这种哲学基于当时自然科学的观念,特别是力学和物理学,恩格斯认为只有这些科学“达到了某种完善的地步”⑥。有人会争辩说,那时物理科学已经发展起来,这种唯物主义不再具有影响力。这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它在当代哲学中作为物理主义继续存在。

  根据物理主义,物质世界(或多或少)正如现代物理学和量子力学描述的那样。的确,量子理论涉及统计定律而非机械定律。尽管如此,因为物理主义完全依赖力学和物理学以及其还原主义,它成为18世纪机械唯物主义的现代继承者。作为一种本体论学说,物理主义认为万物是由基本的物理粒子和力场组成,它们的表现方式由物理学和量子力学的基本定律决定。复杂的实体和现象,例如化学物质、生命有机体、人类行为和意识状态,最终都(以非常复杂的方式)由这些粒子和力组成。这种本体论意味着所有现象都可以用纯粹的物理学术语来描述和理解。原则上,那些特殊科学如化学、地质学、生物学、社会科学和心理学等,可以还原为物理学和力学。必须承认这种还原是非常复杂的,现在是行不通的,也许永远也不可能⑦。但原则上所有经验知识都可以还原为物理学术语;其它科学没有独立的效力,没有不可还原的内容,它们不包含不能以纯粹物理学术语表述的内容⑧。

  许多哲学家拒绝这种还原论,包括恩格斯⑨。当代对物理主义的哲学批判主要集中在它关于人类思想和活动的还原性说明。近年来,唐纳德?戴维森(Donald Davidson)的工作尤其具有影响力。他认为人类的信念和行为是有意向的,并坚持意向性是一种“整体的”现象;只有通过参照其它意向事件(信念和行为)的语境,最终参照有意义的社会实践网络,特定的信念或意向才能被识别和描述,而纯粹的物理主义说明对此视而不见;而且,这种识别包含根据“一致、合理、连贯”的规范和原则来评估信念和行为⑩,这是物理主义的视角所排除的。戴维森认为,这样描述和解释人类思想和意向活动,需要采用一种独特的“心理的”(mental)或“心理学的”立场,其使用的概念和理论是物理学和力学无法还原的。

  我相信这些主张是正确的,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恩格斯也会赞同它们。但是,由于唯物主义在标准上十分接近物理主义的还原论,因此拒绝后者通常被简单地等同于对唯物主义的拒绝,由此导向二元论或者彻底的唯心主义。这些选择并不吸引人。恩格斯也没有采用任何一个,他主张一种非机械论的和非物理主义的唯物主义形式,一方面避免了还原论,另一方面避免了唯心主义和二元论。

  (一)戴维森的“异态一元论”(Anomalous Monism)

  戴维森同样主张一种非还原的唯物主义形式,但与恩格斯大不相同。他想要把关于心理的非还原论说明与恩格斯批判的那种物理主义本体论相结合。这种立场很有问题,接下来我将简要论述。

  戴维森称他的哲学为“异态一元论”。其中包含一种物理主义的本体论,认为所有事件包括心理事件“仅是(在等同的意义上)物理事件”(11)。他想避免通常被认为是随之而来的还原主义。像康德一样,他坚称可以将人类思想和行为视为意向的和理性的。这种“心理学的”立场不能以纯物理术语来把握。但是,他又坚持认为对心理事件的描述不能还原到物理学术语。这些立场如何调和?

  戴维森认为,尽管每个特定的人类信念或行为都与某个特定的物理状态或事件相同,但心理事件本身(作为种类或类型)在物理层面没有一般对应物。用当前的行话来说,在心理和物理之间存在一种“个例”(token)而非“类型”(type)同一性。按照戴维森的看法,并不存在心理—物理法则将心理术语的描述与纯粹物理层面的描述联系起来。他坚持认为,心理事件也不是由物理学中那种“严格的定量法则”决定的,它们仅受“不可还原的统计关联性”约束(12);心理事件“抵抗物理理论的名词之网的捕获”(13),它们是“异态的”。

  作为物理主义者,戴维森认为每个特定的心理事件都与某个特定的物理事件相同。但是,在使用心理概念时,我们是以一种在纯粹物理层面上没有清晰对等物的方式来描述它。“事件在被描述时才是心理的”(14)。因此,心理概念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描述”或“解释”事件的方式,其中不包含存在一个单独的心理实体领域的含义。正如戴维森所说,“心理不是本体论而是概念范畴”(15)。

  这种方法的吸引力在于,它似乎为一种不可还原的心理立场“留有余地”(16),又承认物理主义,从而避开了二元论的本体论意涵。正如埃夫尼(Evnine)所说,“当戴维森展示了如何成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而不必在各种心理事件和物理事件之间设定不可能的同一性时,也就产生了一种解放”(17)。

  但是,这种解放是虚幻的。戴维森的方法没有在根本上摆脱传统的、本体论的二元论问题,只是将它们转移到其它地方。“事件在被描述时才是心理的”这一观点的效果,是使心理成为一种纯粹“描述”事物的“立场”(standpoint)或方式。结果就是所谓的“立场”二元论。心理属性不再寓于描述的对象中,而是转移到“主观”领域:转移到立场、描述和/或描述者。身心关系的老问题在此简单重现。在物质世界中,像“描述”或主观“立场”这样的事情如何可能?它如何体现?又如何产生?这些问题被戴维森的哲学重新定位,但尚未解决。按照戴维森的观点,心理似乎盘旋在物质世界之上,既不能还原为它,也不能脱离它而自主。因此,这被金(Jaegwon Kim)等哲学家指控为副现象论(epiphenomenalism)(18)。

  这些问题不能在戴维森的哲学框架内解决。通过拒绝心灵“本体化”,他没有完全避开本体论;相反,他的本体论相当明确地是物理主义的。他唯一关心的是确保这种本体论不排除出现某种独特且不可还原的心理立场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一种关于世界在其物质方面的说明,物理主义没有受到适当的质疑和批评。这是二元论的特点,通常试图将物质世界的物理主义说明与对不可还原的心理领域的认识结合起来。

  (二)自然哲学

  为了发展令人满意的、非还原性的唯物主义,需要对物理主义进行更深入的批评。这就必须看到物理主义不仅对人类活动,而且对纯粹的物质现象都给出了不令人满意的、还原性的说明。这就是恩格斯介入的地方(19)。他明确认识到这一点,并尝试提出一种唯物主义的但非物理主义的自然哲学。

  与当代哲学家比如戴维森的方法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心灵哲学”的领域发生的关于唯物主义的现代讨论。这一领域通常会做出这样的假设:笛卡尔主义的、启蒙主义的心灵概念(赖尔称为“机器中的幽灵”(20))是对心—身关系满意理解的主要障碍。恩格斯的方法则完全不同。作为唯物主义者,恩格斯拒绝笛卡尔的心灵是非物质实体的观念,而是与马克思一道,对人类思想和活动给出社会的、历史的说明。同时,他批评机械唯物主义(他那个时代的物理主义)不仅因为它是还原性的心灵哲学,还因为它是一种自然哲学。

  现在,自然哲学通常被认为是指提出一种先验的思辨自然理论的尝试。因此,它常常被驳斥为哲学的一个可疑的和不名誉的领域,特别是被当代分析的心灵哲学所指责,后者得意于自己观点的科学和经验基础。正如恩格斯所深知的,有些自然哲学采取了这种形式,他所批判的黑格尔体系就涉及这种先验架构(21)。但是,自然哲学也可以采取其它形式。

  对恩格斯来说,自然哲学的任务是用理论的和哲学的术语,总结和概括自然科学和其它形式的知识所揭示的自然世界的基本特征。在这个意义上,自然哲学不是德国观念论的古怪失常,而是每个一般形而上学理论的重要部分。甚至那些对自然哲学思想不屑一顾,并要求把他们的观点完全建基于自然科学的当代哲学家也拥有这种哲学,哪怕是无意识的。在这个意义上,物理主义是一种自然哲学。

  就像启蒙时代的机械唯物主义,现代物理主义也要求以现代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和量子力学为基础。它利用这些理论的权威和声誉,但实际上与它们完全不同。物理学和力学是自然科学的特定分支,它们最终必须以科学的术语而非纯粹哲学的术语得到评估和评判。物理学从物理方面描述和解释物质世界。这是最基本和最普遍的方面,因为所有物质都具有物理方面。尽管如此,物理方面只是物质世界的一个方面,后者还有其它方面。但是物理主义把物理方面当作唯一方面,将这一方面概括为普遍的“世界观”,认为物理学本身足以完整而全面地解释世界。简言之,物理主义是一种形而上学理论。因此,它自然可以在哲学上受到批评。

  恩格斯认为,18世纪的唯物主义是物理主义的和机械论的,因为物理学和力学是当时唯一成熟的科学。此后的发展使科学理解扩展到化学、宇宙学、地质学和生物学等领域,但物理学和力学仍然是最完善、最精确的科学,其它科学没有独立有效性的物理主义观点便不再成立。恩格斯在其哲学中对非物理科学的发展作了清晰说明,并试图描述它们所导致的自然概念的转变(22)。现代物理主义及其还原主义的方法先验地否定它们。它越来越像是一种狭隘的、保守的教条主义,尤其是在人文和社会科学中,它试图以与最不切实际的唯心主义的和思辨的自然哲学一样先验和贫瘠的方式来立法(23)。

Engels and Materialism

  作者简介:肖恩·塞耶斯,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英国肯特大学荣休教授。

  译 者:覃万历,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现代化研究所暨哲学系博士后。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201期

  内容提要:唯物主义认为存在或发生的一切都是物质的,可以用纯粹自然的术语来描述和理解,不必求助于神圣创造者或非物质的心灵。这种哲学是自然科学方法的基础。但恩格斯强调,将这种一般的哲学观与特定思想家在特定时期提出的特定形式区别开来是重要的。唯物主义往往作为狭隘的、机械论的和还原论的哲学出现,恩格斯称这种形式的唯物主义为“机械”唯物主义,如今它通常被冠以“物理主义”之名。在恩格斯看来,这并非唯物主义的唯一形式。恩格斯致力于发展一种非机械论的、非还原性的哲学的唯物主义,这种唯物主义是原创性的,并且具有重要的当代哲学意义。

  关键词:哲学唯物主义/还原论/非物理主义/自然辩证法

  标题注释:中山大学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青年教师培育项目“《资本论》理论建构的修辞原理研究”(19wkpy113),中国博士后基金项目“《资本论》政治哲学与西方思想传统的关系研究”(2019M663354)。

 

  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者。他称自己是这种理论的倡导者,但“基本指导思想”都是属于马克思的①;因为与马克思的关系,他的著作才为人重视。但在这里,我打算把恩格斯视为一个独立的思想家。我将聚焦于哲学唯物主义的主题,这一话题在恩格斯的生命后期获得很多关注②,马克思却极少论及③。恩格斯关于哲学唯物主义的思想是原创的、重要的,并带有相当大的当代哲学意味。我将在本文指出这些思想,并通过把它们放在一些相关的当代作品的背景下来展示它们的意义。

  一般而言,唯物主义认为存在或发生的一切都是物质的,可以用纯粹自然的术语来描述和理解,而不必求助于神圣创造者或非物质的人类心灵的观念。这种哲学是自然科学方法的基础。然而,正如恩格斯所强调的,将这种一般的哲学观与特定思想家在特定时期提出的特定形式区别开来是重要的。无论在恩格斯的时代还是今天,唯物主义往往倾向于作为一种狭隘的、机械论的、还原论的哲学出现。恩格斯称这种形式的唯物主义为“机械”唯物主义。如今它通常被冠以“物理主义”之名。当时和现在,它一直被视为唯物主义的唯一形式。但正如恩格斯所表明的,事实并非如此。他在这一领域工作的主要目的是发展一种非机械论的、非还原性的、哲学的唯物主义。

  一、哲学的唯物主义

  恩格斯对唯物主义哲学所包含的内容作了清晰而有用的概括。关于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他用“思维和存在的关系”④来定义。唯物主义认为物质的、自然的世界是“本原的”。更严格来定义,它是一种本体论上的一元论形式:存在的一切都是物质的。“我们自己所属的物质的、可以感知的世界,是唯一现实的;而我们的意识和思维,不论它看起来是多么超感觉的,总是物质的、肉体的器官即人脑的产物。物质不是精神的产物,而精神本身只是物质的最高产物。”⑤

  但是,恩格斯对于非唯物主义哲学的分类并不清楚,他常常把它们打包在“唯心主义”的标题下。许多其他马克思主义者也遵循恩格斯的做法,因此,重要的差别被掩盖了。更确切地说,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相反,认为一切事物根本上是观念的或精神的,因此也是一元论的一种形式。在这个意义上,唯心主义的主要表现是德国古典哲学。但在当代哲学家那里,至少在分析领域则鲜有人支持。

  恩格斯把18世纪的唯物主义描述为“机械的”,在此,他追随的是康德和黑格尔。这种哲学基于当时自然科学的观念,特别是力学和物理学,恩格斯认为只有这些科学“达到了某种完善的地步”⑥。有人会争辩说,那时物理科学已经发展起来,这种唯物主义不再具有影响力。这是值得怀疑的,因为它在当代哲学中作为物理主义继续存在。

  根据物理主义,物质世界(或多或少)正如现代物理学和量子力学描述的那样。的确,量子理论涉及统计定律而非机械定律。尽管如此,因为物理主义完全依赖力学和物理学以及其还原主义,它成为18世纪机械唯物主义的现代继承者。作为一种本体论学说,物理主义认为万物是由基本的物理粒子和力场组成,它们的表现方式由物理学和量子力学的基本定律决定。复杂的实体和现象,例如化学物质、生命有机体、人类行为和意识状态,最终都(以非常复杂的方式)由这些粒子和力组成。这种本体论意味着所有现象都可以用纯粹的物理学术语来描述和理解。原则上,那些特殊科学如化学、地质学、生物学、社会科学和心理学等,可以还原为物理学和力学。必须承认这种还原是非常复杂的,现在是行不通的,也许永远也不可能⑦。但原则上所有经验知识都可以还原为物理学术语;其它科学没有独立的效力,没有不可还原的内容,它们不包含不能以纯粹物理学术语表述的内容⑧。

  许多哲学家拒绝这种还原论,包括恩格斯⑨。当代对物理主义的哲学批判主要集中在它关于人类思想和活动的还原性说明。近年来,唐纳德?戴维森(Donald Davidson)的工作尤其具有影响力。他认为人类的信念和行为是有意向的,并坚持意向性是一种“整体的”现象;只有通过参照其它意向事件(信念和行为)的语境,最终参照有意义的社会实践网络,特定的信念或意向才能被识别和描述,而纯粹的物理主义说明对此视而不见;而且,这种识别包含根据“一致、合理、连贯”的规范和原则来评估信念和行为⑩,这是物理主义的视角所排除的。戴维森认为,这样描述和解释人类思想和意向活动,需要采用一种独特的“心理的”(mental)或“心理学的”立场,其使用的概念和理论是物理学和力学无法还原的。

  我相信这些主张是正确的,并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恩格斯也会赞同它们。但是,由于唯物主义在标准上十分接近物理主义的还原论,因此拒绝后者通常被简单地等同于对唯物主义的拒绝,由此导向二元论或者彻底的唯心主义。这些选择并不吸引人。恩格斯也没有采用任何一个,他主张一种非机械论的和非物理主义的唯物主义形式,一方面避免了还原论,另一方面避免了唯心主义和二元论。

  (一)戴维森的“异态一元论”(Anomalous Monism)

  戴维森同样主张一种非还原的唯物主义形式,但与恩格斯大不相同。他想要把关于心理的非还原论说明与恩格斯批判的那种物理主义本体论相结合。这种立场很有问题,接下来我将简要论述。

  戴维森称他的哲学为“异态一元论”。其中包含一种物理主义的本体论,认为所有事件包括心理事件“仅是(在等同的意义上)物理事件”(11)。他想避免通常被认为是随之而来的还原主义。像康德一样,他坚称可以将人类思想和行为视为意向的和理性的。这种“心理学的”立场不能以纯物理术语来把握。但是,他又坚持认为对心理事件的描述不能还原到物理学术语。这些立场如何调和?

  戴维森认为,尽管每个特定的人类信念或行为都与某个特定的物理状态或事件相同,但心理事件本身(作为种类或类型)在物理层面没有一般对应物。用当前的行话来说,在心理和物理之间存在一种“个例”(token)而非“类型”(type)同一性。按照戴维森的看法,并不存在心理—物理法则将心理术语的描述与纯粹物理层面的描述联系起来。他坚持认为,心理事件也不是由物理学中那种“严格的定量法则”决定的,它们仅受“不可还原的统计关联性”约束(12);心理事件“抵抗物理理论的名词之网的捕获”(13),它们是“异态的”。

  作为物理主义者,戴维森认为每个特定的心理事件都与某个特定的物理事件相同。但是,在使用心理概念时,我们是以一种在纯粹物理层面上没有清晰对等物的方式来描述它。“事件在被描述时才是心理的”(14)。因此,心理概念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描述”或“解释”事件的方式,其中不包含存在一个单独的心理实体领域的含义。正如戴维森所说,“心理不是本体论而是概念范畴”(15)。

  这种方法的吸引力在于,它似乎为一种不可还原的心理立场“留有余地”(16),又承认物理主义,从而避开了二元论的本体论意涵。正如埃夫尼(Evnine)所说,“当戴维森展示了如何成为一个唯物主义者,而不必在各种心理事件和物理事件之间设定不可能的同一性时,也就产生了一种解放”(17)。

  但是,这种解放是虚幻的。戴维森的方法没有在根本上摆脱传统的、本体论的二元论问题,只是将它们转移到其它地方。“事件在被描述时才是心理的”这一观点的效果,是使心理成为一种纯粹“描述”事物的“立场”(standpoint)或方式。结果就是所谓的“立场”二元论。心理属性不再寓于描述的对象中,而是转移到“主观”领域:转移到立场、描述和/或描述者。身心关系的老问题在此简单重现。在物质世界中,像“描述”或主观“立场”这样的事情如何可能?它如何体现?又如何产生?这些问题被戴维森的哲学重新定位,但尚未解决。按照戴维森的观点,心理似乎盘旋在物质世界之上,既不能还原为它,也不能脱离它而自主。因此,这被金(Jaegwon Kim)等哲学家指控为副现象论(epiphenomenalism)(18)。

  这些问题不能在戴维森的哲学框架内解决。通过拒绝心灵“本体化”,他没有完全避开本体论;相反,他的本体论相当明确地是物理主义的。他唯一关心的是确保这种本体论不排除出现某种独特且不可还原的心理立场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一种关于世界在其物质方面的说明,物理主义没有受到适当的质疑和批评。这是二元论的特点,通常试图将物质世界的物理主义说明与对不可还原的心理领域的认识结合起来。

  (二)自然哲学

  为了发展令人满意的、非还原性的唯物主义,需要对物理主义进行更深入的批评。这就必须看到物理主义不仅对人类活动,而且对纯粹的物质现象都给出了不令人满意的、还原性的说明。这就是恩格斯介入的地方(19)。他明确认识到这一点,并尝试提出一种唯物主义的但非物理主义的自然哲学。

  与当代哲学家比如戴维森的方法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心灵哲学”的领域发生的关于唯物主义的现代讨论。这一领域通常会做出这样的假设:笛卡尔主义的、启蒙主义的心灵概念(赖尔称为“机器中的幽灵”(20))是对心—身关系满意理解的主要障碍。恩格斯的方法则完全不同。作为唯物主义者,恩格斯拒绝笛卡尔的心灵是非物质实体的观念,而是与马克思一道,对人类思想和活动给出社会的、历史的说明。同时,他批评机械唯物主义(他那个时代的物理主义)不仅因为它是还原性的心灵哲学,还因为它是一种自然哲学。

  现在,自然哲学通常被认为是指提出一种先验的思辨自然理论的尝试。因此,它常常被驳斥为哲学的一个可疑的和不名誉的领域,特别是被当代分析的心灵哲学所指责,后者得意于自己观点的科学和经验基础。正如恩格斯所深知的,有些自然哲学采取了这种形式,他所批判的黑格尔体系就涉及这种先验架构(21)。但是,自然哲学也可以采取其它形式。

  对恩格斯来说,自然哲学的任务是用理论的和哲学的术语,总结和概括自然科学和其它形式的知识所揭示的自然世界的基本特征。在这个意义上,自然哲学不是德国观念论的古怪失常,而是每个一般形而上学理论的重要部分。甚至那些对自然哲学思想不屑一顾,并要求把他们的观点完全建基于自然科学的当代哲学家也拥有这种哲学,哪怕是无意识的。在这个意义上,物理主义是一种自然哲学。

  就像启蒙时代的机械唯物主义,现代物理主义也要求以现代科学,特别是物理学和量子力学为基础。它利用这些理论的权威和声誉,但实际上与它们完全不同。物理学和力学是自然科学的特定分支,它们最终必须以科学的术语而非纯粹哲学的术语得到评估和评判。物理学从物理方面描述和解释物质世界。这是最基本和最普遍的方面,因为所有物质都具有物理方面。尽管如此,物理方面只是物质世界的一个方面,后者还有其它方面。但是物理主义把物理方面当作唯一方面,将这一方面概括为普遍的“世界观”,认为物理学本身足以完整而全面地解释世界。简言之,物理主义是一种形而上学理论。因此,它自然可以在哲学上受到批评。

  恩格斯认为,18世纪的唯物主义是物理主义的和机械论的,因为物理学和力学是当时唯一成熟的科学。此后的发展使科学理解扩展到化学、宇宙学、地质学和生物学等领域,但物理学和力学仍然是最完善、最精确的科学,其它科学没有独立有效性的物理主义观点便不再成立。恩格斯在其哲学中对非物理科学的发展作了清晰说明,并试图描述它们所导致的自然概念的转变(22)。现代物理主义及其还原主义的方法先验地否定它们。它越来越像是一种狭隘的、保守的教条主义,尤其是在人文和社会科学中,它试图以与最不切实际的唯心主义的和思辨的自然哲学一样先验和贫瘠的方式来立法(23)。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恩格斯与唯物主义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