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论纲

On Engels’ Philosophical System of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作者简介:宫敬才,河北沧州人,哲学博士,河北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保定 071002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年第20201期

  内容提要:从1923年卢卡奇批评恩格斯哲学到现在已有近百年历史,其间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讨论的话题之一是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的关系,主导性判断是二者之间确有重大区别。这样的事实表明一般性问题的客观存在:整体意义的恩格斯哲学何谓?此为以往讨论忽略的问题。恩格斯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且成体系,形成过程、基本内容和思想来源三者皆可为证。这一体系的基本内容是如下几点:第一,设定哲学本体为物质,指称对象是自然界和社会历史;第二,研究本体的哲学分析框架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第三,人对本体的反映是外在经验,理论表现形式为实证科学即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第四,对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的哲学性抽象是唯物主义自然观与唯物主义历史观,二者皆具辩证性质;第五,对外在经验的提炼概括是内在经验即形式逻辑和辩证法,此为基于实证科学而来的哲学,凌驾于实证科学之上的哲学为多余。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中存在诸多理论问题需要研究,这是完善恩格斯哲学体系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知识分类/实证科学/思维规律

 

  一、问题的提出及其说明

  1923年,卢卡奇出版了引起世纪性争论的经典著作《历史与阶级意识》,标志着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卢卡奇在其中指名道姓地批评恩格斯,主要有三点。第一,恩格斯对辩证法的理解聚焦于流动和变化,与马克思辩证法内核是主、客体之间辩证关系的观点不一致;第二,恩格斯认为自然界独立自在于人和先在于人,马克思则认为自然界是社会历史性范畴,主、客体关系中的自然界才是现实的自然界;第三,恩格斯误解康德的认识论和实践范畴,忽略其中主体性的客观存在及其作用①。卢卡奇批评率先触及马克思哲学与恩格斯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并证明了事实的客观存在,在哲学问题上马克思恩格斯之间并非像后者表白的那样是“意见完全一致”②,而是有不小区别。后来这一问题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学中继续讨论③,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我国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也参与进来④。目前形成的主导性判断是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确实有区别。

  近百年讨论历史的事实明证可鉴,主导性判断的形成是比较的结果。在比较语境中,聚焦于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区别者批评多于分析,恩格斯哲学思想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问题并未受重视;聚焦于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一致者情绪化应战和辩护多于分析,恩格斯哲学思想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问题同样未受重视。讨论情势表明,第二个逻辑层面的问题已基本解决,马克思哲学和恩格斯哲学之间有区别的事实被确定下来。现在需要做的工作是在第一个逻辑层面把恩格斯哲学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以文献实证形式回答如下问题:恩格斯哲学到底是什么?其主要构成因素是什么?具有什么特点?是否成体系?内在逻辑是否一致?理论渊源是什么?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和说明白,马克思哲学与恩格斯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将一目了然。

  笔者的研究结论预先告之,恩格斯有自己的哲学体系,用人们耳熟能详的范畴表征是辩证唯物主义⑤。这种辩证唯物主义具有质的规定性,与马克思以领域性哲学形式表现出来的经济哲学、政治哲学、历史哲学、法哲学和工艺哲学等之间存在根本性区别。这种区别长期被研究者忽略,结果具有悲剧性质,马克思经济哲学和工艺哲学等领域性哲学在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形式表现出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逻辑中得不到表示存在的机会⑥。

  二、形成过程

  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粗略说是42年的时间(1844-1886年)。这一过程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起步,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44-1859年间;第二阶段是提出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设想,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59-1873年;第三阶段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具体性构建和论证,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73-1886年。这一过程的哲学演化轨迹较为清晰,恩格斯以依托对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感悟而来的唯物主义哲学为主旋律,辅以英法德三国唯物主义哲学和黑格尔《逻辑学》中的辩证法,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被构建出来。

  在第一阶段,1844年1月初至2月初恩格斯写作了《十八世纪》一文。该文主旨是研究英国工业革命出现的前提条件、经济与社会本质及其社会历史性后果。这篇论文可以说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写作的预先操练。这种做法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首次出现,在历史学意义上同样属于最早的研究成果之列,由此可以看出不满24周岁的青年恩格斯秉有极强的社会历史感悟能力。在讲到英国工业革命产生的思想前提时,恩格斯列举了自然科学学科的巨大进展,例如天文学、光学、物理学、数学、力学、化学、地质学、地理学和博物学等,基于此作出结论说,“18世纪科学的最高峰是唯物主义,它是第一个自然哲学体系,是上述各门自然科学完成过程的结果”;更一般性的结论同样表现出恩格斯的哲学思维特点,“科学和哲学结合的结果就是唯物主义”⑦。从恩格斯做法及其结论可捕捉到如下信息:第一,恩格斯哲学立场是唯物主义,其前提是“牛顿的学说和洛克的学说”;第二,恩格斯得出唯物主义结论的主要依据是自然科学知识,他自己列举的例证证明了这一点;第三,恩格斯做法表明,他特别关注18世纪以来的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着眼点有两个,一是这种研究进展及其成果对哲学的影响,二是这种研究进展及其成果对社会经济历史如工业革命的影响。三个方面的信息预示了未来哲学思想发展的轨迹,恩格斯后来的哲学思想演化过程确实与对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的关注、跟踪和唯物主义地提炼概括紧密相连。

  在第二阶段,1959年,马克思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最经典的概括性表述出现于其《序言》中。由于是生命途程中黄金时段15年研究的成果,马克思特别重视这一著作,但资产阶级学术界以沉默冷对,便嘱托恩格斯为其写书评。恩格斯连写三篇,第一篇从德国政治经济学历史角度评论,第二篇从哲学方法论角度评论,第三篇从政治经济学理论角度评论。第三篇未得发表,手稿也没有找到。对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来说,这两篇书评中的哲学思想极为重要,虽然此时还没有来得及展开、论证和体系化连结。第一,对马克思《序言》中的哲学思想拔高到另一个层面。恩格斯把马克思表述出来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第一次概括为“唯物主义历史观”,称其为“新的世界观”“新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新的科学的世界观”⑧。这种概括和命名无意间使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的概摄范围由社会历史扩大到包括社会历史在内的整个世界,其间哲学本体视域的重大变化及其理论后果,或许当时的恩格斯自己也没有自觉意识到。第二,指出马克思哲学的黑格尔哲学思想渊源,认为其合理内核是辩证法但需要加工改造,马克思是唯一适合担当这项工作的人⑨。第三,提出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设想,即要发展出一种比从前所有世界观都更加唯物的世界观,发展这种世界观“必须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⑩。第四,提出对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来说重要到生命攸关程度的知识分类原则,即“凡不是自然科学的科学都是历史科学”(11)。第五,提出理论叙述和研究的方法论原则,即“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12),这一原则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中被表述为“逻辑与历史有机统一”。五个方面的内容皆以哲学命题形式出现,只具有洞见性质,还没有来得及详加论证,但它们是恩格斯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第二阶段的主要成果,是这一体系的理论前提和出发点。

  在第三阶段,恩格斯1873年5月30日致信马克思,兴奋地谈论“自然科学的辩证思想”(13),这是恩格斯写作《自然辩证法》手稿的开始。到马克思逝世的1883年,主要思路和资料已梳理完成,只是由于整理和出版马克思《资本论》第二、三卷才未能最终写成和出版。1876年出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需要,恩格斯开始系统、连续地批判杜林,系列论文结集出版的书名是《反杜林论》。1886年,恩格斯在百忙之中偷闲写作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三部著作标志恩格斯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任务的基本完成,第一、二阶段提出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构建设想、一系列哲学命题和基本思路在这里得以展开、论证和连结,一个与马克思经济哲学等领域性哲学相比有重大区别的哲学体系出现了,后人(主要是列宁)为其冠名为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到底是马克思哲学还是恩格斯哲学?抑或是二人“意见完全一致”的哲学?直到现在,这样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真正的回答。实事求是地说,被冠名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主要是恩格斯的哲学,其中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才是马克思劳动历史唯物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14)。

On Engels’ Philosophical System of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作者简介:宫敬才,河北沧州人,哲学博士,河北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保定 071002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年第20201期

  内容提要:从1923年卢卡奇批评恩格斯哲学到现在已有近百年历史,其间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讨论的话题之一是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的关系,主导性判断是二者之间确有重大区别。这样的事实表明一般性问题的客观存在:整体意义的恩格斯哲学何谓?此为以往讨论忽略的问题。恩格斯哲学是辩证唯物主义且成体系,形成过程、基本内容和思想来源三者皆可为证。这一体系的基本内容是如下几点:第一,设定哲学本体为物质,指称对象是自然界和社会历史;第二,研究本体的哲学分析框架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第三,人对本体的反映是外在经验,理论表现形式为实证科学即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第四,对自然科学和历史科学的哲学性抽象是唯物主义自然观与唯物主义历史观,二者皆具辩证性质;第五,对外在经验的提炼概括是内在经验即形式逻辑和辩证法,此为基于实证科学而来的哲学,凌驾于实证科学之上的哲学为多余。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中存在诸多理论问题需要研究,这是完善恩格斯哲学体系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知识分类/实证科学/思维规律

 

  一、问题的提出及其说明

  1923年,卢卡奇出版了引起世纪性争论的经典著作《历史与阶级意识》,标志着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卢卡奇在其中指名道姓地批评恩格斯,主要有三点。第一,恩格斯对辩证法的理解聚焦于流动和变化,与马克思辩证法内核是主、客体之间辩证关系的观点不一致;第二,恩格斯认为自然界独立自在于人和先在于人,马克思则认为自然界是社会历史性范畴,主、客体关系中的自然界才是现实的自然界;第三,恩格斯误解康德的认识论和实践范畴,忽略其中主体性的客观存在及其作用①。卢卡奇批评率先触及马克思哲学与恩格斯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并证明了事实的客观存在,在哲学问题上马克思恩格斯之间并非像后者表白的那样是“意见完全一致”②,而是有不小区别。后来这一问题在西方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学中继续讨论③,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我国马克思主义研究者也参与进来④。目前形成的主导性判断是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确实有区别。

  近百年讨论历史的事实明证可鉴,主导性判断的形成是比较的结果。在比较语境中,聚焦于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之间区别者批评多于分析,恩格斯哲学思想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问题并未受重视;聚焦于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一致者情绪化应战和辩护多于分析,恩格斯哲学思想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问题同样未受重视。讨论情势表明,第二个逻辑层面的问题已基本解决,马克思哲学和恩格斯哲学之间有区别的事实被确定下来。现在需要做的工作是在第一个逻辑层面把恩格斯哲学作为相对独立的研究对象,以文献实证形式回答如下问题:恩格斯哲学到底是什么?其主要构成因素是什么?具有什么特点?是否成体系?内在逻辑是否一致?理论渊源是什么?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和说明白,马克思哲学与恩格斯哲学之间的关系问题将一目了然。

  笔者的研究结论预先告之,恩格斯有自己的哲学体系,用人们耳熟能详的范畴表征是辩证唯物主义⑤。这种辩证唯物主义具有质的规定性,与马克思以领域性哲学形式表现出来的经济哲学、政治哲学、历史哲学、法哲学和工艺哲学等之间存在根本性区别。这种区别长期被研究者忽略,结果具有悲剧性质,马克思经济哲学和工艺哲学等领域性哲学在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形式表现出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逻辑中得不到表示存在的机会⑥。

  二、形成过程

  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粗略说是42年的时间(1844-1886年)。这一过程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起步,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44-1859年间;第二阶段是提出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设想,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59-1873年;第三阶段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具体性构建和论证,大体出现和存在于1873-1886年。这一过程的哲学演化轨迹较为清晰,恩格斯以依托对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感悟而来的唯物主义哲学为主旋律,辅以英法德三国唯物主义哲学和黑格尔《逻辑学》中的辩证法,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被构建出来。

  在第一阶段,1844年1月初至2月初恩格斯写作了《十八世纪》一文。该文主旨是研究英国工业革命出现的前提条件、经济与社会本质及其社会历史性后果。这篇论文可以说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写作的预先操练。这种做法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中首次出现,在历史学意义上同样属于最早的研究成果之列,由此可以看出不满24周岁的青年恩格斯秉有极强的社会历史感悟能力。在讲到英国工业革命产生的思想前提时,恩格斯列举了自然科学学科的巨大进展,例如天文学、光学、物理学、数学、力学、化学、地质学、地理学和博物学等,基于此作出结论说,“18世纪科学的最高峰是唯物主义,它是第一个自然哲学体系,是上述各门自然科学完成过程的结果”;更一般性的结论同样表现出恩格斯的哲学思维特点,“科学和哲学结合的结果就是唯物主义”⑦。从恩格斯做法及其结论可捕捉到如下信息:第一,恩格斯哲学立场是唯物主义,其前提是“牛顿的学说和洛克的学说”;第二,恩格斯得出唯物主义结论的主要依据是自然科学知识,他自己列举的例证证明了这一点;第三,恩格斯做法表明,他特别关注18世纪以来的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着眼点有两个,一是这种研究进展及其成果对哲学的影响,二是这种研究进展及其成果对社会经济历史如工业革命的影响。三个方面的信息预示了未来哲学思想发展的轨迹,恩格斯后来的哲学思想演化过程确实与对自然科学研究进展及其成果的关注、跟踪和唯物主义地提炼概括紧密相连。

  在第二阶段,1959年,马克思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最经典的概括性表述出现于其《序言》中。由于是生命途程中黄金时段15年研究的成果,马克思特别重视这一著作,但资产阶级学术界以沉默冷对,便嘱托恩格斯为其写书评。恩格斯连写三篇,第一篇从德国政治经济学历史角度评论,第二篇从哲学方法论角度评论,第三篇从政治经济学理论角度评论。第三篇未得发表,手稿也没有找到。对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来说,这两篇书评中的哲学思想极为重要,虽然此时还没有来得及展开、论证和体系化连结。第一,对马克思《序言》中的哲学思想拔高到另一个层面。恩格斯把马克思表述出来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第一次概括为“唯物主义历史观”,称其为“新的世界观”“新的唯物主义世界观”“新的科学的世界观”⑧。这种概括和命名无意间使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的概摄范围由社会历史扩大到包括社会历史在内的整个世界,其间哲学本体视域的重大变化及其理论后果,或许当时的恩格斯自己也没有自觉意识到。第二,指出马克思哲学的黑格尔哲学思想渊源,认为其合理内核是辩证法但需要加工改造,马克思是唯一适合担当这项工作的人⑨。第三,提出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设想,即要发展出一种比从前所有世界观都更加唯物的世界观,发展这种世界观“必须从最过硬的事实出发”⑩。第四,提出对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来说重要到生命攸关程度的知识分类原则,即“凡不是自然科学的科学都是历史科学”(11)。第五,提出理论叙述和研究的方法论原则,即“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12),这一原则在20世纪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中被表述为“逻辑与历史有机统一”。五个方面的内容皆以哲学命题形式出现,只具有洞见性质,还没有来得及详加论证,但它们是恩格斯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第二阶段的主要成果,是这一体系的理论前提和出发点。

  在第三阶段,恩格斯1873年5月30日致信马克思,兴奋地谈论“自然科学的辩证思想”(13),这是恩格斯写作《自然辩证法》手稿的开始。到马克思逝世的1883年,主要思路和资料已梳理完成,只是由于整理和出版马克思《资本论》第二、三卷才未能最终写成和出版。1876年出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实践需要,恩格斯开始系统、连续地批判杜林,系列论文结集出版的书名是《反杜林论》。1886年,恩格斯在百忙之中偷闲写作了《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三部著作标志恩格斯构建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任务的基本完成,第一、二阶段提出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构建设想、一系列哲学命题和基本思路在这里得以展开、论证和连结,一个与马克思经济哲学等领域性哲学相比有重大区别的哲学体系出现了,后人(主要是列宁)为其冠名为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到底是马克思哲学还是恩格斯哲学?抑或是二人“意见完全一致”的哲学?直到现在,这样的问题仍然没有得到真正的回答。实事求是地说,被冠名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主要是恩格斯的哲学,其中的方法论历史唯物主义才是马克思劳动历史唯物主义的有机组成部分(14)。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恩格斯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论纲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