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

Building the Symbolic Concept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Marxist Philosophy: Based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Academic History since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作者简介:王海锋,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204期

  内容提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最为紧迫的任务之一在于打破“概念短缺”的困局,提升概念供给能力,打造标识性的哲学概念。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之间具有内在的、本质的相关性,在一定意义上讲,哲学发展的历史就是概念更迭的历史,是不断赋予既有概念以时代性内涵以及适时提出并打造标识性概念的历史。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学者以经典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在哲学研究中自觉地以学术的方式实质性地介入中国现实问题,赋予既有概念以时代性的中国内涵,提出了诸如“矛盾”“实践”“价值”“发展”等“中国化”的概念;汲取各种理论资源打造了“以人为本”“和谐”“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具有中国特质和世界普遍意义的标识性概念,推动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繁荣发展。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应该确立研究的主体性,在“扎根中国大地、关注中国问题”的导向中,在对重大理论与重大现实问题的观照中,打造属于中华民族自己的标识性概念,构建真正具有中国气质并能自立于世界哲坛的当代中国哲学形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思想智慧。

  关键词:哲学概念/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人类命运共同体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书写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术史(1978-2018)”(18BZX012),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构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体系研究”(19ZDA017)的阶段性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这项工作要从学科建设做起,每个学科都要构建成体系的学科理论和概念”①。这对于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以下简称“三大体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实际上,这样的工作自马克思主义哲学传入中国就已开始,一代又一代中国学人基于中国具体实践提出了承载着中国内涵的标识性概念,推动着以其为基础的“三大体系”的构建。但不可忽略的是,无法满足现实需要的“概念短缺”“概念匮乏”“概念贫困”问题依旧不同程度地存在。②因此,在学理层面反思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的关系,在学术思想史和现实的双重维度中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标识性概念的打造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内在逻辑,探寻标识性概念打造的未来方向,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思想智慧和智力支持,就成为摆在研究者面前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一、哲学理念创新依赖于标识性概念的打造

  概念是一切学术理论体系的基石。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推动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构建,最基础的问题当属对“哲学概念”和“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的关系”的追问。

  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概念是思维的基本形式之一,它反映客观事物的一般的、本质的特征。③这只是揭示了普遍概念的特性,但就哲学性质的概念④而言,概念构成哲学的重要存在方式。这既是由哲学追求真理的本性所决定的,也是由哲学作为历史性的思想和思想性的历史的理论特质所决定的,更是由哲学的属人本性和生命本性所决定的。

  作为理论形态的人类自我意识,哲学必然要以“体系”的方式加以呈现,而真正支撑体系的有效基点就是概念。这是因为,只有概念才是真理的聚合体,只有概念才赋予认知以思想的确定性和客观性,即概念将人类对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我等关系的认知“逻辑性地”聚合为“真知”,并“稳定性”地加以固化保存。正如文德尔班所言:“哲学力图把人类理性呈现其活动的必需形式和原则自觉地表现出来,力图把这些形式和原则从原始的知觉、感情和冲动的形式转化为概念的形式。”⑤因此,人类以哲学的方式所实现的对自在世界与自为世界的探究必然是概念性的认知;这种认知意味着,哲学将超越“意见”而抵达真理的彼岸。因为在哲学家的眼里,“意见”是哲学的死敌,“哲学所要反对的,一方面是精神沉陷在日常急迫的兴趣中,一方面是意见的空疏浅薄”⑥。换句话说,由于哲学起源于对世间事物感到“好奇”和“惊异”⑦,并尝试对之追根究底,所以哲学就要克服“意见”性认知,实现真理性把握,并赋予一切以意义性,为人类的生存提供终极基础、终极意义、终极关怀、精神家园。所有的大哲学家都认为,哲学的使命就在于克服“意见性”的认知,在概念、命题、思想理论的统一中构建宏大的理论体系,藉此获得真理并把握时代精神,为人类之当下和未来指明道路。正因为如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对于哲学来说,承载着真理性认识的概念才是它的“家”。

  哲学追求真理的本性决定了哲学的思维方式必然是概念式的抑或理性的。对于以概念为家的哲学来说,就是要在概念思维中穿越表象的虚妄,超越意见的空泛,使思想获得客观性,直抵真理本身,给人以崇高感。在哲学史上,哲学家们为之作出不懈努力,在思维形式的跃迁中以概念为中介,不断实现着对真理的追问与把握。黑格尔精辟地将这种“以概念为中介”的追问方式称之为“概念思维”,并认为这才是哲学应有的思维方式。按照黑格尔的理解,人们把握世界的思维体现为三种形式,即表象思维—形式推理(抽象思维)—概念思维:(1)作为表象的思维,实则“可以称为一种物质的思维,一种偶然的意识,它完全沉浸在材料里,因而很难从物质里将它自身摆脱出来而同时还能独立存在”⑧。这本质上就是一种经验思维,即基于感官(感性)对事物的经验性感知,从而形成对事物的浅表性认识。(2)形式推理,这“乃以脱离内容为自由,并以超出内容而骄傲”⑨。这实则是一种抽象思维,人们基于对经验的感知,在知性思维中抽象概括出规律本身,试图以此达到对事物的本质性认知。但遗憾的是,这一思维形式因其对内容的遗忘而陷入“形式”之中,沦为“无内容”的、抽象的概念及其“真理”。(3)基于对上述两种思维形式的反思和批判,黑格尔提出了第三种思维的形式,即概念思维。在他看来,“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作的劳动才能获得。只有概念才能产生知识的普遍性”,从而构建出“形成了的和完满的知识”以及“已经发展到本来形式的真理”⑩。在这里,概念就不再是思想的抽象物,而是蕴含着内容的真理。遗憾的是,黑格尔只是在“解释世界”的意义上讨论这一问题,尚未在“改变世界”的原则高度上对之加以贯彻。也就是说,黑格尔将概念自身的运演视作现实运动的逻辑,在他那里整个人类历史也就成了思想运演的历史,只有上帝才是真理的掌握者。因而,人类基于概念思维所把握的现实客观世界的真理,虽然是“完整、具体的真理”,却沦为以“上帝”为对象的思辨真理。对此,马克思、恩格斯有着清醒的认知和洞见,认为“现实的人及其历史活动”才是一切历史发展的基本前提,“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11)。因此,应该从“人的感性对象性活动”的“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追问概念的本源。这一实践的思维方式的提出,为黑格尔意义上的概念思维注入了生命活力。在这一维度中,哲学概念所具有的真理性在于,概念熔铸着人类对现实生活的理性思辨与生命体验,是世界观、认识论、历史观、价值观、人生观内在统一的产物,哲学因通过概念来表征世界而达致真理性。

  哲学作为“历史性的思想和思想性的历史”的特质,决定了哲学发展的历史实则就是人类在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中以概念为“中介”追求真理、赋予人自身以崇高性的历史。文德尔班在讨论西方哲学史时就强调,西方哲学史“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欧洲人用科学的概念具体表现了他们对宇宙的观点和对人生的判断”(12)。因此,哲学发展的历史是人类以概念的方式表征其现实生活过程的历史以及概念更迭的历史,是实践创造与思想创新的历史。离开概念,哲学就成为一堆“无骨架的肉”“无灵魂的躯壳”。梳理哲学史我们会发现,人们对于“理念”“无限”“自由”“实体”“实践”“道”“仁”“体”“中庸”“心性”等概念的追问与反思,实则是熔铸着人类性、民族性、时代性以及个体性于一体的智慧之问,也就是在形而上学追问中实现意义的回归与赋予、价值的确定与重构。进一步讲,人们以概念的形式来把握和表征世界,实则就是赋予思想以必然性、规律性、确定性、客观性。哲学史实则就是哲学家们基于时代问题、在“概念本身的王国中,即在概念与概念的关系中得到确定性和真理性”(13)的历史,抑或获得真理明见性的历史。按照黑格尔的理解,“历史上的那些哲学系统的次序,与理念里的那些概念规定的逻辑推演的次序是相同的。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对哲学史里面出现的各个系统的基本概念,完全剥掉它们的外在形态和特殊应用,我们就可以得到理念自身发展的各个不同的阶段的逻辑概念了。反之,如果掌握了逻辑的进程,我们亦可以从它里面的各个主要环节得到历史现象的进程”(14)。虽然黑格尔此处对概念的理解是以逻辑学为本体论的,但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了哲学概念与哲学理论发展的内在关联。事实上,哲学作为理论形态的人类自我意识,其历史并不仅仅是哲学概念的演变史,也是哲学家以哲学概念为中介,表达时代精神、表征时代理念的思想史,它深层地体现了哲学家个体或群体对于时代的把握与体悟。基于此,哲学的概念就不是抽象的,而是熔铸着理论思辨与生命体验于一体的“具象的”社会历史,是人们以概念的形式表征对现实的观照、对真理的把握、对人生的体悟、对历史发展的关注的社会生活的历史。

  哲学的属人本性决定了哲学概念背后所承载的,实则是人类以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所实现的对于确定性、真理以及意义的追求。哲学史上那些“抽象”概念背后所隐含的并不只是对真理的把握,更是哲学家的生命体悟,反映的是思辨理论的“生命原则”。在这个意义上,哲学便是概念所塑造的智慧之学和生命之学,“哲学乃是运用概念思维去探究人类存在方式及其意义的学问”(15)。概念承载着生命,“哲学对人生命意义的追问和反思,便不是对脱离时空之外的生命本性的抽象演绎和思辨,而是对生活在历史中的、在特殊的社会关系综合体中实现着自己的目的和利益的人的具体生命的审视和反思”(16)。换句话说,人是哲学的奥秘。“人是哲学的真正的主题,哲学不过是人的自我理解、自我反思、自我意识的一种理论形态,要了解哲学的性质、功能及其历史的演变,‘人’应是它的基础和前提。”(17)在这个意义上,哲学概念必然不是抽象的、僵死的、空洞的,而是有生命的,它内在地体现了人对生命自身的觉解,承载并彰显着人类对于自身所生活世界的真理和意义的追问与反思。哲学概念的打造及其理论的创新实现于主体性的人,来源于研究者的主体性自觉。

  上述讨论旨在表明,哲学是以概念为支撑、体现人类自我把握世界基本精神的理论形态。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共同构成哲学的重要思维方式;哲学发展的历史,或者是基于对既有概念的批判并赋予其新的内涵的历史,或者是提出新的标识性概念并赋予其时代性内涵的历史;哲学概念并不是僵死的抽象的存在物,它源于人类在对象性活动或现实的生活过程中对于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我的关系的反思,体现着个体生命的觉解和类生命意义的体悟,哲学概念的生命本性在此觉解和体悟中获得生机与活力;哲学概念是具有历史性的存在,人们对时代及其精神的把握是以继承性地阐释既有概念、并赋予其以时代性内涵的形式体现出来的;概念具有属人的本质特征,真正的哲学概念不是空洞而抽象的存在,而是承载客观现实内容以及人类的价值理想的存在。

  基于上述判断,我们认为,哲学理论的创新必然是哲学家们基于人类现实生活对哲学及其概念之本质性的把握,以及由此所呈现的概念变迁与理论创新之内在规律的透视。通过梳理新中国成立以来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术史,我们对此将会有更为透彻的认识。

Building the Symbolic Concept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Marxist Philosophy: Based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Academic History since the Founding of New China

 

  作者简介:王海锋,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204期

  内容提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最为紧迫的任务之一在于打破“概念短缺”的困局,提升概念供给能力,打造标识性的哲学概念。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之间具有内在的、本质的相关性,在一定意义上讲,哲学发展的历史就是概念更迭的历史,是不断赋予既有概念以时代性内涵以及适时提出并打造标识性概念的历史。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学者以经典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在哲学研究中自觉地以学术的方式实质性地介入中国现实问题,赋予既有概念以时代性的中国内涵,提出了诸如“矛盾”“实践”“价值”“发展”等“中国化”的概念;汲取各种理论资源打造了“以人为本”“和谐”“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具有中国特质和世界普遍意义的标识性概念,推动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繁荣发展。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应该确立研究的主体性,在“扎根中国大地、关注中国问题”的导向中,在对重大理论与重大现实问题的观照中,打造属于中华民族自己的标识性概念,构建真正具有中国气质并能自立于世界哲坛的当代中国哲学形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思想智慧。

  关键词:哲学概念/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人类命运共同体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书写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术史(1978-2018)”(18BZX012),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构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学术体系研究”(19ZDA017)的阶段性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这项工作要从学科建设做起,每个学科都要构建成体系的学科理论和概念”①。这对于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构建中国特色哲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以下简称“三大体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实际上,这样的工作自马克思主义哲学传入中国就已开始,一代又一代中国学人基于中国具体实践提出了承载着中国内涵的标识性概念,推动着以其为基础的“三大体系”的构建。但不可忽略的是,无法满足现实需要的“概念短缺”“概念匮乏”“概念贫困”问题依旧不同程度地存在。②因此,在学理层面反思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的关系,在学术思想史和现实的双重维度中揭示新中国成立以来标识性概念的打造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创新的内在逻辑,探寻标识性概念打造的未来方向,为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推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思想智慧和智力支持,就成为摆在研究者面前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一、哲学理念创新依赖于标识性概念的打造

  概念是一切学术理论体系的基石。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推动中国特色哲学“三大体系”构建,最基础的问题当属对“哲学概念”和“哲学理论与哲学概念的关系”的追问。

  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释义,概念是思维的基本形式之一,它反映客观事物的一般的、本质的特征。③这只是揭示了普遍概念的特性,但就哲学性质的概念④而言,概念构成哲学的重要存在方式。这既是由哲学追求真理的本性所决定的,也是由哲学作为历史性的思想和思想性的历史的理论特质所决定的,更是由哲学的属人本性和生命本性所决定的。

  作为理论形态的人类自我意识,哲学必然要以“体系”的方式加以呈现,而真正支撑体系的有效基点就是概念。这是因为,只有概念才是真理的聚合体,只有概念才赋予认知以思想的确定性和客观性,即概念将人类对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我等关系的认知“逻辑性地”聚合为“真知”,并“稳定性”地加以固化保存。正如文德尔班所言:“哲学力图把人类理性呈现其活动的必需形式和原则自觉地表现出来,力图把这些形式和原则从原始的知觉、感情和冲动的形式转化为概念的形式。”⑤因此,人类以哲学的方式所实现的对自在世界与自为世界的探究必然是概念性的认知;这种认知意味着,哲学将超越“意见”而抵达真理的彼岸。因为在哲学家的眼里,“意见”是哲学的死敌,“哲学所要反对的,一方面是精神沉陷在日常急迫的兴趣中,一方面是意见的空疏浅薄”⑥。换句话说,由于哲学起源于对世间事物感到“好奇”和“惊异”⑦,并尝试对之追根究底,所以哲学就要克服“意见”性认知,实现真理性把握,并赋予一切以意义性,为人类的生存提供终极基础、终极意义、终极关怀、精神家园。所有的大哲学家都认为,哲学的使命就在于克服“意见性”的认知,在概念、命题、思想理论的统一中构建宏大的理论体系,藉此获得真理并把握时代精神,为人类之当下和未来指明道路。正因为如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对于哲学来说,承载着真理性认识的概念才是它的“家”。

  哲学追求真理的本性决定了哲学的思维方式必然是概念式的抑或理性的。对于以概念为家的哲学来说,就是要在概念思维中穿越表象的虚妄,超越意见的空泛,使思想获得客观性,直抵真理本身,给人以崇高感。在哲学史上,哲学家们为之作出不懈努力,在思维形式的跃迁中以概念为中介,不断实现着对真理的追问与把握。黑格尔精辟地将这种“以概念为中介”的追问方式称之为“概念思维”,并认为这才是哲学应有的思维方式。按照黑格尔的理解,人们把握世界的思维体现为三种形式,即表象思维—形式推理(抽象思维)—概念思维:(1)作为表象的思维,实则“可以称为一种物质的思维,一种偶然的意识,它完全沉浸在材料里,因而很难从物质里将它自身摆脱出来而同时还能独立存在”⑧。这本质上就是一种经验思维,即基于感官(感性)对事物的经验性感知,从而形成对事物的浅表性认识。(2)形式推理,这“乃以脱离内容为自由,并以超出内容而骄傲”⑨。这实则是一种抽象思维,人们基于对经验的感知,在知性思维中抽象概括出规律本身,试图以此达到对事物的本质性认知。但遗憾的是,这一思维形式因其对内容的遗忘而陷入“形式”之中,沦为“无内容”的、抽象的概念及其“真理”。(3)基于对上述两种思维形式的反思和批判,黑格尔提出了第三种思维的形式,即概念思维。在他看来,“真正的思想和科学的洞见,只有通过概念所作的劳动才能获得。只有概念才能产生知识的普遍性”,从而构建出“形成了的和完满的知识”以及“已经发展到本来形式的真理”⑩。在这里,概念就不再是思想的抽象物,而是蕴含着内容的真理。遗憾的是,黑格尔只是在“解释世界”的意义上讨论这一问题,尚未在“改变世界”的原则高度上对之加以贯彻。也就是说,黑格尔将概念自身的运演视作现实运动的逻辑,在他那里整个人类历史也就成了思想运演的历史,只有上帝才是真理的掌握者。因而,人类基于概念思维所把握的现实客观世界的真理,虽然是“完整、具体的真理”,却沦为以“上帝”为对象的思辨真理。对此,马克思、恩格斯有着清醒的认知和洞见,认为“现实的人及其历史活动”才是一切历史发展的基本前提,“意识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11)。因此,应该从“人的感性对象性活动”的“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追问概念的本源。这一实践的思维方式的提出,为黑格尔意义上的概念思维注入了生命活力。在这一维度中,哲学概念所具有的真理性在于,概念熔铸着人类对现实生活的理性思辨与生命体验,是世界观、认识论、历史观、价值观、人生观内在统一的产物,哲学因通过概念来表征世界而达致真理性。

  哲学作为“历史性的思想和思想性的历史”的特质,决定了哲学发展的历史实则就是人类在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中以概念为“中介”追求真理、赋予人自身以崇高性的历史。文德尔班在讨论西方哲学史时就强调,西方哲学史“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欧洲人用科学的概念具体表现了他们对宇宙的观点和对人生的判断”(12)。因此,哲学发展的历史是人类以概念的方式表征其现实生活过程的历史以及概念更迭的历史,是实践创造与思想创新的历史。离开概念,哲学就成为一堆“无骨架的肉”“无灵魂的躯壳”。梳理哲学史我们会发现,人们对于“理念”“无限”“自由”“实体”“实践”“道”“仁”“体”“中庸”“心性”等概念的追问与反思,实则是熔铸着人类性、民族性、时代性以及个体性于一体的智慧之问,也就是在形而上学追问中实现意义的回归与赋予、价值的确定与重构。进一步讲,人们以概念的形式来把握和表征世界,实则就是赋予思想以必然性、规律性、确定性、客观性。哲学史实则就是哲学家们基于时代问题、在“概念本身的王国中,即在概念与概念的关系中得到确定性和真理性”(13)的历史,抑或获得真理明见性的历史。按照黑格尔的理解,“历史上的那些哲学系统的次序,与理念里的那些概念规定的逻辑推演的次序是相同的。我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对哲学史里面出现的各个系统的基本概念,完全剥掉它们的外在形态和特殊应用,我们就可以得到理念自身发展的各个不同的阶段的逻辑概念了。反之,如果掌握了逻辑的进程,我们亦可以从它里面的各个主要环节得到历史现象的进程”(14)。虽然黑格尔此处对概念的理解是以逻辑学为本体论的,但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了哲学概念与哲学理论发展的内在关联。事实上,哲学作为理论形态的人类自我意识,其历史并不仅仅是哲学概念的演变史,也是哲学家以哲学概念为中介,表达时代精神、表征时代理念的思想史,它深层地体现了哲学家个体或群体对于时代的把握与体悟。基于此,哲学的概念就不是抽象的,而是熔铸着理论思辨与生命体验于一体的“具象的”社会历史,是人们以概念的形式表征对现实的观照、对真理的把握、对人生的体悟、对历史发展的关注的社会生活的历史。

  哲学的属人本性决定了哲学概念背后所承载的,实则是人类以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所实现的对于确定性、真理以及意义的追求。哲学史上那些“抽象”概念背后所隐含的并不只是对真理的把握,更是哲学家的生命体悟,反映的是思辨理论的“生命原则”。在这个意义上,哲学便是概念所塑造的智慧之学和生命之学,“哲学乃是运用概念思维去探究人类存在方式及其意义的学问”(15)。概念承载着生命,“哲学对人生命意义的追问和反思,便不是对脱离时空之外的生命本性的抽象演绎和思辨,而是对生活在历史中的、在特殊的社会关系综合体中实现着自己的目的和利益的人的具体生命的审视和反思”(16)。换句话说,人是哲学的奥秘。“人是哲学的真正的主题,哲学不过是人的自我理解、自我反思、自我意识的一种理论形态,要了解哲学的性质、功能及其历史的演变,‘人’应是它的基础和前提。”(17)在这个意义上,哲学概念必然不是抽象的、僵死的、空洞的,而是有生命的,它内在地体现了人对生命自身的觉解,承载并彰显着人类对于自身所生活世界的真理和意义的追问与反思。哲学概念的打造及其理论的创新实现于主体性的人,来源于研究者的主体性自觉。

  上述讨论旨在表明,哲学是以概念为支撑、体现人类自我把握世界基本精神的理论形态。概念思维和实践思维共同构成哲学的重要思维方式;哲学发展的历史,或者是基于对既有概念的批判并赋予其新的内涵的历史,或者是提出新的标识性概念并赋予其时代性内涵的历史;哲学概念并不是僵死的抽象的存在物,它源于人类在对象性活动或现实的生活过程中对于人与世界、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我的关系的反思,体现着个体生命的觉解和类生命意义的体悟,哲学概念的生命本性在此觉解和体悟中获得生机与活力;哲学概念是具有历史性的存在,人们对时代及其精神的把握是以继承性地阐释既有概念、并赋予其以时代性内涵的形式体现出来的;概念具有属人的本质特征,真正的哲学概念不是空洞而抽象的存在,而是承载客观现实内容以及人类的价值理想的存在。

  基于上述判断,我们认为,哲学理论的创新必然是哲学家们基于人类现实生活对哲学及其概念之本质性的把握,以及由此所呈现的概念变迁与理论创新之内在规律的透视。通过梳理新中国成立以来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学术史,我们对此将会有更为透彻的认识。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打造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标识性概念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