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史观:恩格斯的独特贡献与历史效应

Historical Materialism:Engels’ Unique Contribution and Historical Effect

  作者简介:张有奎,林雅玲,厦门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福建 厦门 361005 张有奎,男,陕西凤翔人,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暨福建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林雅玲,女,福建漳州人,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原发信息:《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205期

  内容提要:唯物史观反对思想观念统治现实生活世界的神话学,乃是“唯一正确的世界观”,构成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石。恩格斯在唯物史观的创立、捍卫、深化和传播方面有独特贡献,是当之无愧的“第二小提琴手”。这种贡献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他独立地走近唯物史观,影响了马克思的思想形成,并与马克思共同阐明了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二是他在论战中捍卫、在捍卫中深化唯物史观,深入阐发唯物史观的科学性,反对经济决定论和教条主义等形形色色的误解;三是他在唯物史观方面的理论遗产深刻影响了苏俄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影响了第二国际之后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Historical materialism opposes the mythology which holds that ideological concepts rule the real-life world.It is “the only correct worldview” and constitutes the theoretical cornerstone of Marxism.Engels has a unique contribution in the creation,defense,deepening and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and his reputation as “the second violinist” is well-deserved.His contribution is embodied in three aspects:Firstly,he independently approached the historical materialism which influenced the formation of Marx’s thoughts,and worked with Marx to clarify the basic position,viewpoint and method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Secondly,he defended and deepened historical materialism in the controversy,elaborated on the scientific nature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and dispelled various misunderstandings about historical materialism,such as economic determinism and dogmatism.Thirdly,his theoretical heritage in historical materialism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Soviet-Russian Marxism,Western Marxism and Sinicized Marxism,which in turn influenc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movement after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关键词:恩格斯/唯物史观/马克思主义/Engels/historical materialism/Marxism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资本逻辑与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研究”(18BZX007)。

 

  列宁说:“不研读恩格斯的全部著作,就不可能理解马克思主义,也不可能完整地阐述马克思主义。”①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理论基石。它反对思想观念统治现实生活世界的意识形态神话学,强调唯物主义阐释原则和真正的社会性与历史性,实现了世界观和历史观的变革,开辟了哲学的新方向,乃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伟大合作的历史见证。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系统梳理他在唯物史观方面的独特贡献,纠正学界轻视或淡化恩格斯的偏颇,乃是我们的理论责任。

  一、“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唯物史观的创立

  恩格斯使用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历史唯物主义”等概念并无严格的区分,因而这里也不拟卷入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的术语之争,概称之以“唯物史观”。唯物史观的革命性意义在于,它第一次从物质关系的角度解释政治关系和思想关系,强调生活决定意识,而不是相反。在此之前,包括费尔巴哈在内的旧唯物主义者,仅仅是自然观上的唯物主义者,在历史领域毫无例外地陷入历史唯心主义,根源在于他们无法正确地解答历史之谜。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对历史发展的动力和趋势进行科学的解释,从而无法寻找到推动历史变革的真正主体力量。

  唯物史观的创立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冲破重重迷雾的原创性成果。恩格斯在创立过程中的重大作用之探讨,必须通过回归唯物史观的起源和出生地,再现恩格斯的阶级立场和世界观转变的复杂过程,才能得到科学的说明。

  其一,独立地走近唯物史观。虽然青少年时期的恩格斯接受保守的宗教世界观教育,但理性时代的科学知识等精神养料和现实的政治运动刺激了他的思考,促使他清算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神学世界观。1839年下半年,恩格斯借助青年黑格尔运动找到新的立脚点,从而最终摆脱了宗教蒙昧主义。有学者指出:“恩格斯向青年黑格尔运动的转变不仅是理性对信仰的胜利,而且标志着他从主观唯心主义向客观唯心主义的过渡。”②但是,青年黑格尔分子脱离实际,坐在抽象概念的安乐椅上空谈理性与自由,满足于批评和指责,却提不出建设性意见。恩格斯与青年黑格尔派的区别在于,他没有走上抽象的自我意识哲学道路,而是始终关注社会现实问题,注重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他对爱北斐特和巴门贫苦工人的悲惨生活有深切的同情,并试图从黑格尔哲学的理性原则和辩证法出发,推导出革命的政治结论。1841年在柏林期间,恩格斯受到鲍威尔和费尔巴哈等人的影响,逐渐摆脱施特劳斯的泛神论观点,转向彻底的无神论者。他从彻底的理性主义立场出发,批判谢林的启示哲学,捍卫黑格尔的唯心主义。1842年,他给《莱茵报》积极撰稿,揭露资产阶级国家制度的内在矛盾,但此时的他并没有把矛盾的实质归结为自由主义原则本身。

  青年恩格斯与青年马克思的不同在于,他更多地关注资本主义的经济状况并力求探查其理论本质。第一次拜访马克思之后,恩格斯在曼彻斯特研究政治经济学,关心工人运动和英国工业发展状况,批判资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不彻底性,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向。他清醒地认识到,经济事实是现代世界中的决定性力量,也是现代阶级对立产生的基础。他站在社会主义立场上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撰写了著名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以下简称《大纲》),主旨在于研究私有制本身的合法性问题。在恩格斯看来,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不同于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它研究价值、竞争、垄断等基本范畴,是私有制关系的反映,具有反人类和非人道的性质,必将引发消灭私有制的社会革命。《大纲》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批判资本主义私有制,指责它把人变成了商品,强调它的不合理性。其成就在于,它从规律和本质的角度看待资产阶级社会的经济关系,奠定了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基础。马克思曾经把这篇文章称为“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③。恩格斯在《德法年鉴》上针对卡莱尔的书评也体现了他的费尔巴哈人道主义立场。卡莱尔痛斥资本主义的金钱统治和对人的贬损,但他同时批判唯物论和无神论,主张恢复宗教信仰。恩格斯同意他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但不同意他对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态度,反对他的社会治疗方案。在恩格斯看来,社会主义是人的本性,要通过唤醒人们的自觉意识去实现它。

  青年恩格斯对社会问题和经济关系的重视也可从他随后撰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窥见。他在英国工业中心曼彻斯特结识无产阶级,并在亲身观察和深入调查的基础上描述了英国工人阶级的非人状况,分析了它的社会根源,认为工人阶级处境悲惨的原因应当到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中去寻找。他指出了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的社会地位和历史使命,认为工人阶级的自身解放必须和社会主义政治运动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工人阶级肩负着改造社会的历史任务。这一看法已经非常接近唯物史观的立场和观点。恩格斯在时隔半个世纪之后撰写的德文第二版序言中自我评价说:“当我重读这本青年时期的著作时,发现它毫无使我羞愧的地方。”④列宁给予恩格斯这本著作高度的评价:“恩格斯第一个指出,无产阶级不只是一个受苦的阶级,正是它所处的那种低贱的经济地位,无可遏止地推动它前进,迫使它去争取本身的最终解放。”⑤

  1845年秋之前,青年恩格斯与青年马克思几乎同时走向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马克思说:“他(指恩格斯——引者注)从另一条道路得出同我一样的结果。”⑥

  其二,首次合作批判青年黑格尔派。1844年8月,恩格斯绕道巴黎再次拜访马克思,首次受到马克思的热情接待,原因是两人在理论领域各个方面的惊人一致。他们决定清算鲍威尔等人的极端唯心主义观点。恩格斯在巴黎逗留十天,与马克思共同拟定了《神圣家族》的大纲并写了序言。就写作分工而言,马克思承担了大部分任务,但核心观点无疑是两人的共同见解。这是他们合作的第一部伟大著作,主旨在于批判思辨哲学,尤其是以鲍威尔为代表的唯心主义历史观。鲍威尔是德国思辨唯心主义哲学的左翼,他和朋友创办的《文学总汇报》充斥着唯灵论即思辨唯心主义的文章。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不能止步于纯哲学的批判,必须转向现实的政治斗争和社会经济批判。鲍威尔等人的理论批判活动始终没有摆脱神学批判的窠臼,满足于无限自我意识(这是绝对精神的漫画式说法)的绝对统治,把一切现实问题转化为理论问题,把历史的真正推动者看作某种神秘的精神力量,否弃人类历史的现实发展。换句话说,鲍威尔等人局限于观念的小圈子,没有走向现实的政治批判。举例来说,黑格尔把果实的概念实体化,视为现实的水果的本质,而把现实的果实的存在看作一种假象,鲍威尔等人就是继承了黑格尔的这种思辨哲学。据此,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思辨唯心主义是真正人道主义的最危险的敌人。针对鲍威尔等人把个人和群众、精神和物质绝对对立起来的错误观点,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⑦可见,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超出费尔巴哈的人道主义唯物主义,摈弃对抽象的人的崇拜,不再把历史的动力归结为不变的人性或道德要求。他们摆脱了异化史观,开始着手考察现实的人及其实践活动,从社会实践方面探索历史发展的动力,但尚未形成新历史观。

  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唯物史观创立的要害。在形而上学的范围内,思辨形而上学始终占据统治地位,突破的关键在于对现实的关注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各自的方式,实现了这种突破,走向新世界观的“日出”。有人曾经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黑格尔的合理内核和费尔巴哈的基本内核的内在结合产物。这种说法依然停留于形而上学的范围内,没有意识到唯物史观的创立是形而上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相结合的产物,因而不是科学的说法。在青年马克思和青年恩格斯彼此之间相互启发的作用大小问题上,一直存在争议。麦克莱伦认为:“1844年夏末,恩格斯带着关于资本主义的实践经验,给予马克思的要多于从马克思那里所接受到的。”⑧他认为恩格斯的《大纲》对马克思的思想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⑨。其观点在学界未有定论,但普遍的共识在于青年马克思深受青年恩格斯的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顺便说一句,恩格斯对马克思成就的贡献不仅在于思想的影响,也体现在终生的经济支持和伟大友谊的情感方面。

  其三,清算从前的哲学信仰,共同阐明唯物史观。对青年黑格尔派的清算,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挣脱思辨形而上学的束缚、从之前的哲学信仰中摆脱出来的过程。在他们看来,这一任务显然并没有在《神圣家族》中完成。当施蒂纳的《唯一者及其所有物》出版之后,他们认为有必要正面阐发自己的新世界观,1845年秋至1846年5月《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撰写完成了这一主要任务。它首次系统阐发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强调了唯物主义观点和唯心主义观点的对立,提出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原理,论证了现实的人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是历史活动的前提,指出了物质生产在人类历史发展中起着决定作用,论述了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矛盾运动。“这种历史观就在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理论的产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形成。”⑩这种历史观的概括性说法,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多次进行大同小异的重复性叙述。比如,马克思在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进行了更为清晰准确的表述。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多个版本的序言、《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和多封书信中又简要进行说明。

  必须指出的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是未完成的手稿,没有总标题。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寻求出版,但遭遇阻挠,最终仅仅在1847年的《威斯特伐利亚汽船》杂志8月号和9月号发表第二卷第四章。马克思说:“当1845年春他(指恩格斯——引者注)也住在布鲁塞尔时,我们决定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见解的对立,实际上是把我们从前的哲学信仰清算一下。这个心愿是以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的形式来实现的。……由于情况改变,不能付印。既然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的主要目的——自己弄清问题,我们就情愿让原稿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了。”(11)

  唯物史观的创立开辟了哲学的新方向,它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同成果。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认为:“这个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12)考虑到马克思刚刚去世的语境、恩格斯的谦和性格、他们的理论合作和前期的世界观转变,我们有理由认为,恩格斯的这些说法应是过谦之词。在随后的一些说法中,恩格斯的态度有所改变,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自己的理论贡献。“我不能否认,我和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这以前和这个期间,我在一定程度上独立地参加了这一理论的创立,特别是对这一理论的阐发。但是,绝大部分基本指导思想(特别是在经济和历史领域内),尤其是对这些指导思想的最后的明确的表述,都是属于马克思的。”(13)恩格斯在《反杜林论》的序言中说:“本书所阐述的世界观,绝大部分是由马克思确立和阐发的,而只有极小的部分是属于我的。”(14)马克思从没有对他们两人的理论合作贡献度大小进行过公开评论。参考恩格斯的说法和他们实际的理论工作,两人显然都是高瞻远瞩的伟大人物。列宁认为,把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个人的名字作为现代社会主义的奠基人并列在一起是“很公正的”(15)。卡弗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正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本身的头等问题。”(16)有人故意制造出“马恩对立说”,强调“马克思主义”和“恩格斯主义”的不同,这种看法夸大了恩格斯和马克思在性格、视野和研究分工方面的不同,因而是站不住脚的谬论。我们从现有材料出发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基本立场和观点方面具有根本的一致性,马克思的眼光更锐利,眼界更开阔,承担第一小提琴手的重任,恩格斯拉“第二小提琴”。

Historical Materialism:Engels’ Unique Contribution and Historical Effect

  作者简介:张有奎,林雅玲,厦门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福建 厦门 361005 张有奎,男,陕西凤翔人,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暨福建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马克思主义基础理论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林雅玲,女,福建漳州人,厦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原发信息:《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205期

  内容提要:唯物史观反对思想观念统治现实生活世界的神话学,乃是“唯一正确的世界观”,构成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石。恩格斯在唯物史观的创立、捍卫、深化和传播方面有独特贡献,是当之无愧的“第二小提琴手”。这种贡献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他独立地走近唯物史观,影响了马克思的思想形成,并与马克思共同阐明了唯物史观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二是他在论战中捍卫、在捍卫中深化唯物史观,深入阐发唯物史观的科学性,反对经济决定论和教条主义等形形色色的误解;三是他在唯物史观方面的理论遗产深刻影响了苏俄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形成和发展,影响了第二国际之后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Historical materialism opposes the mythology which holds that ideological concepts rule the real-life world.It is “the only correct worldview” and constitutes the theoretical cornerstone of Marxism.Engels has a unique contribution in the creation,defense,deepening and dissemination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and his reputation as “the second violinist” is well-deserved.His contribution is embodied in three aspects:Firstly,he independently approached the historical materialism which influenced the formation of Marx’s thoughts,and worked with Marx to clarify the basic position,viewpoint and method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Secondly,he defended and deepened historical materialism in the controversy,elaborated on the scientific nature of historical materialism,and dispelled various misunderstandings about historical materialism,such as economic determinism and dogmatism.Thirdly,his theoretical heritage in historical materialism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Soviet-Russian Marxism,Western Marxism and Sinicized Marxism,which in turn influenc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movement after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关键词:恩格斯/唯物史观/马克思主义/Engels/historical materialism/Marxism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资本逻辑与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研究”(18BZX007)。

 

  列宁说:“不研读恩格斯的全部著作,就不可能理解马克思主义,也不可能完整地阐述马克思主义。”①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理论基石。它反对思想观念统治现实生活世界的意识形态神话学,强调唯物主义阐释原则和真正的社会性与历史性,实现了世界观和历史观的变革,开辟了哲学的新方向,乃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伟大合作的历史见证。在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之际,系统梳理他在唯物史观方面的独特贡献,纠正学界轻视或淡化恩格斯的偏颇,乃是我们的理论责任。

  一、“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唯物史观的创立

  恩格斯使用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历史唯物主义”等概念并无严格的区分,因而这里也不拟卷入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史观的术语之争,概称之以“唯物史观”。唯物史观的革命性意义在于,它第一次从物质关系的角度解释政治关系和思想关系,强调生活决定意识,而不是相反。在此之前,包括费尔巴哈在内的旧唯物主义者,仅仅是自然观上的唯物主义者,在历史领域毫无例外地陷入历史唯心主义,根源在于他们无法正确地解答历史之谜。也就是说,他们无法对历史发展的动力和趋势进行科学的解释,从而无法寻找到推动历史变革的真正主体力量。

  唯物史观的创立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冲破重重迷雾的原创性成果。恩格斯在创立过程中的重大作用之探讨,必须通过回归唯物史观的起源和出生地,再现恩格斯的阶级立场和世界观转变的复杂过程,才能得到科学的说明。

  其一,独立地走近唯物史观。虽然青少年时期的恩格斯接受保守的宗教世界观教育,但理性时代的科学知识等精神养料和现实的政治运动刺激了他的思考,促使他清算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神学世界观。1839年下半年,恩格斯借助青年黑格尔运动找到新的立脚点,从而最终摆脱了宗教蒙昧主义。有学者指出:“恩格斯向青年黑格尔运动的转变不仅是理性对信仰的胜利,而且标志着他从主观唯心主义向客观唯心主义的过渡。”②但是,青年黑格尔分子脱离实际,坐在抽象概念的安乐椅上空谈理性与自由,满足于批评和指责,却提不出建设性意见。恩格斯与青年黑格尔派的区别在于,他没有走上抽象的自我意识哲学道路,而是始终关注社会现实问题,注重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他对爱北斐特和巴门贫苦工人的悲惨生活有深切的同情,并试图从黑格尔哲学的理性原则和辩证法出发,推导出革命的政治结论。1841年在柏林期间,恩格斯受到鲍威尔和费尔巴哈等人的影响,逐渐摆脱施特劳斯的泛神论观点,转向彻底的无神论者。他从彻底的理性主义立场出发,批判谢林的启示哲学,捍卫黑格尔的唯心主义。1842年,他给《莱茵报》积极撰稿,揭露资产阶级国家制度的内在矛盾,但此时的他并没有把矛盾的实质归结为自由主义原则本身。

  青年恩格斯与青年马克思的不同在于,他更多地关注资本主义的经济状况并力求探查其理论本质。第一次拜访马克思之后,恩格斯在曼彻斯特研究政治经济学,关心工人运动和英国工业发展状况,批判资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不彻底性,实现了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向。他清醒地认识到,经济事实是现代世界中的决定性力量,也是现代阶级对立产生的基础。他站在社会主义立场上批判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撰写了著名的《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以下简称《大纲》),主旨在于研究私有制本身的合法性问题。在恩格斯看来,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不同于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它研究价值、竞争、垄断等基本范畴,是私有制关系的反映,具有反人类和非人道的性质,必将引发消灭私有制的社会革命。《大纲》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批判资本主义私有制,指责它把人变成了商品,强调它的不合理性。其成就在于,它从规律和本质的角度看待资产阶级社会的经济关系,奠定了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基础。马克思曾经把这篇文章称为“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③。恩格斯在《德法年鉴》上针对卡莱尔的书评也体现了他的费尔巴哈人道主义立场。卡莱尔痛斥资本主义的金钱统治和对人的贬损,但他同时批判唯物论和无神论,主张恢复宗教信仰。恩格斯同意他对资本主义的批评,但不同意他对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态度,反对他的社会治疗方案。在恩格斯看来,社会主义是人的本性,要通过唤醒人们的自觉意识去实现它。

  青年恩格斯对社会问题和经济关系的重视也可从他随后撰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中窥见。他在英国工业中心曼彻斯特结识无产阶级,并在亲身观察和深入调查的基础上描述了英国工人阶级的非人状况,分析了它的社会根源,认为工人阶级处境悲惨的原因应当到资本主义制度本身中去寻找。他指出了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的社会地位和历史使命,认为工人阶级的自身解放必须和社会主义政治运动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工人阶级肩负着改造社会的历史任务。这一看法已经非常接近唯物史观的立场和观点。恩格斯在时隔半个世纪之后撰写的德文第二版序言中自我评价说:“当我重读这本青年时期的著作时,发现它毫无使我羞愧的地方。”④列宁给予恩格斯这本著作高度的评价:“恩格斯第一个指出,无产阶级不只是一个受苦的阶级,正是它所处的那种低贱的经济地位,无可遏止地推动它前进,迫使它去争取本身的最终解放。”⑤

  1845年秋之前,青年恩格斯与青年马克思几乎同时走向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马克思说:“他(指恩格斯——引者注)从另一条道路得出同我一样的结果。”⑥

  其二,首次合作批判青年黑格尔派。1844年8月,恩格斯绕道巴黎再次拜访马克思,首次受到马克思的热情接待,原因是两人在理论领域各个方面的惊人一致。他们决定清算鲍威尔等人的极端唯心主义观点。恩格斯在巴黎逗留十天,与马克思共同拟定了《神圣家族》的大纲并写了序言。就写作分工而言,马克思承担了大部分任务,但核心观点无疑是两人的共同见解。这是他们合作的第一部伟大著作,主旨在于批判思辨哲学,尤其是以鲍威尔为代表的唯心主义历史观。鲍威尔是德国思辨唯心主义哲学的左翼,他和朋友创办的《文学总汇报》充斥着唯灵论即思辨唯心主义的文章。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不能止步于纯哲学的批判,必须转向现实的政治斗争和社会经济批判。鲍威尔等人的理论批判活动始终没有摆脱神学批判的窠臼,满足于无限自我意识(这是绝对精神的漫画式说法)的绝对统治,把一切现实问题转化为理论问题,把历史的真正推动者看作某种神秘的精神力量,否弃人类历史的现实发展。换句话说,鲍威尔等人局限于观念的小圈子,没有走向现实的政治批判。举例来说,黑格尔把果实的概念实体化,视为现实的水果的本质,而把现实的果实的存在看作一种假象,鲍威尔等人就是继承了黑格尔的这种思辨哲学。据此,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思辨唯心主义是真正人道主义的最危险的敌人。针对鲍威尔等人把个人和群众、精神和物质绝对对立起来的错误观点,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⑦可见,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超出费尔巴哈的人道主义唯物主义,摈弃对抽象的人的崇拜,不再把历史的动力归结为不变的人性或道德要求。他们摆脱了异化史观,开始着手考察现实的人及其实践活动,从社会实践方面探索历史发展的动力,但尚未形成新历史观。

  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唯物史观创立的要害。在形而上学的范围内,思辨形而上学始终占据统治地位,突破的关键在于对现实的关注和政治经济学批判。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各自的方式,实现了这种突破,走向新世界观的“日出”。有人曾经说,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黑格尔的合理内核和费尔巴哈的基本内核的内在结合产物。这种说法依然停留于形而上学的范围内,没有意识到唯物史观的创立是形而上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相结合的产物,因而不是科学的说法。在青年马克思和青年恩格斯彼此之间相互启发的作用大小问题上,一直存在争议。麦克莱伦认为:“1844年夏末,恩格斯带着关于资本主义的实践经验,给予马克思的要多于从马克思那里所接受到的。”⑧他认为恩格斯的《大纲》对马克思的思想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⑨。其观点在学界未有定论,但普遍的共识在于青年马克思深受青年恩格斯的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顺便说一句,恩格斯对马克思成就的贡献不仅在于思想的影响,也体现在终生的经济支持和伟大友谊的情感方面。

  其三,清算从前的哲学信仰,共同阐明唯物史观。对青年黑格尔派的清算,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挣脱思辨形而上学的束缚、从之前的哲学信仰中摆脱出来的过程。在他们看来,这一任务显然并没有在《神圣家族》中完成。当施蒂纳的《唯一者及其所有物》出版之后,他们认为有必要正面阐发自己的新世界观,1845年秋至1846年5月《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撰写完成了这一主要任务。它首次系统阐发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强调了唯物主义观点和唯心主义观点的对立,提出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原理,论证了现实的人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是历史活动的前提,指出了物质生产在人类历史发展中起着决定作用,论述了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矛盾运动。“这种历史观就在于:从直接生活的物质生产出发阐述现实的生产过程,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它所产生的交往形式即各个不同阶段上的市民社会理解为整个历史的基础,从市民社会作为国家的活动描述市民社会,同时从市民社会出发阐明意识的所有各种不同理论的产物和形式,如宗教、哲学、道德等等,而且追溯它们产生的过程。……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形成。”⑩这种历史观的概括性说法,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多次进行大同小异的重复性叙述。比如,马克思在1859年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进行了更为清晰准确的表述。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多个版本的序言、《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和多封书信中又简要进行说明。

  必须指出的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是未完成的手稿,没有总标题。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寻求出版,但遭遇阻挠,最终仅仅在1847年的《威斯特伐利亚汽船》杂志8月号和9月号发表第二卷第四章。马克思说:“当1845年春他(指恩格斯——引者注)也住在布鲁塞尔时,我们决定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的见解的对立,实际上是把我们从前的哲学信仰清算一下。这个心愿是以批判黑格尔以后的哲学的形式来实现的。……由于情况改变,不能付印。既然我们已经达到了我们的主要目的——自己弄清问题,我们就情愿让原稿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了。”(11)

  唯物史观的创立开辟了哲学的新方向,它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同成果。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认为:“这个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个人的。”(12)考虑到马克思刚刚去世的语境、恩格斯的谦和性格、他们的理论合作和前期的世界观转变,我们有理由认为,恩格斯的这些说法应是过谦之词。在随后的一些说法中,恩格斯的态度有所改变,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自己的理论贡献。“我不能否认,我和马克思共同工作40年,在这以前和这个期间,我在一定程度上独立地参加了这一理论的创立,特别是对这一理论的阐发。但是,绝大部分基本指导思想(特别是在经济和历史领域内),尤其是对这些指导思想的最后的明确的表述,都是属于马克思的。”(13)恩格斯在《反杜林论》的序言中说:“本书所阐述的世界观,绝大部分是由马克思确立和阐发的,而只有极小的部分是属于我的。”(14)马克思从没有对他们两人的理论合作贡献度大小进行过公开评论。参考恩格斯的说法和他们实际的理论工作,两人显然都是高瞻远瞩的伟大人物。列宁认为,把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个人的名字作为现代社会主义的奠基人并列在一起是“很公正的”(15)。卡弗指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正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MEGA)本身的头等问题。”(16)有人故意制造出“马恩对立说”,强调“马克思主义”和“恩格斯主义”的不同,这种看法夸大了恩格斯和马克思在性格、视野和研究分工方面的不同,因而是站不住脚的谬论。我们从现有材料出发认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基本立场和观点方面具有根本的一致性,马克思的眼光更锐利,眼界更开阔,承担第一小提琴手的重任,恩格斯拉“第二小提琴”。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唯物史观:恩格斯的独特贡献与历史效应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