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出场逻辑与理论困境

  The Appearance Logic and Theoretical Dilemma of the Study of Marxist Practice View

  作者简介:马文保(1967-),男,陕西子洲人,博士,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盛晓薇(1985- ),女,宁夏银川人,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西安 710049

  原发信息:《甘肃社会科学》第20206期

  内容提要:中国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理论成就在于发现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在马克思哲学变革中的里程碑意义,“实践唯物主义”“实践本体论”“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实践生存论”等是这一研究逻辑递进的几种代表性理论成果。然而,它们都没有走出实践本体论理论困境,原因在于诸论者都把马克思实践观中的实践作为概念化了的概念来理解,或者说都是在概念化了的实践概念基础上讨论问题。也就是说,问题出在对马克思实践观中的实践概念的理解上,他们不是把它理解为用实践概念来表达的具体实践活动,而是理解为被抽掉具体实践形式的实践概念一般。因此,要真正走出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理论困境,就必须把问题(对象)置于具体实践活动中来把握。

  关键词:马克思实践观/实践/概念化/本体论化/具体实践活动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马克思社会结构思想研究”(14XZX008)。

  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标志着马克思哲学的真正诞生,意味着马克思哲学成为真正超越以往哲学的哲学。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开启中国改革开放实践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双向互动历程[1],掀起了中国长达40年之久的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是重新认识马克思哲学)的变革,其宝贵的理论成就在于发现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在马克思哲学变革中的里程碑意义。但是,学者们对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解却不尽相同,大致形成了“实践唯物主义”“实践本体论”“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实践生存论”等逻辑递进的代表性理论成果,但研究似乎无法再前进一步。本文尝试解决的问题有二:一是分析这些关于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出场逻辑及实质,二是探求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理论困境的根源所在。

  一、实践唯物主义的自然出场及理论困境

  伴随着实践标准的讨论,实践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地位问题自然显现出来并备受关注,围绕着这个问题掀起了一场关于马克思实践观的探讨和争鸣。基于实践观重构马克思主义哲学为目的的实践唯物主义成为指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新名词,它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并存且有取而代之之势(尽管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称谓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但是实践唯物主义的出场实际上起到改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作用)。根据对实践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地位的理解不同,实践唯物主义内部大致形成了三种观点:实践中介基础论,实践本体论,实践物质基础论[2]。

  “实践中介基础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把实践理解为“人类有目的地进行的能动地改造和探索现实世界的一切社会性的客观物质活动”,它“既是主观与客观、人与世界对立的基础,又是使双方达到统一的基础”[3],其实就是主客观对立和统一的中介和基础。把实践作为“中介”或“基础”其实是把实践作为外在于主客体的独立存在,而不是把实践作为建立主客体的活动。这里,实践外在地中介着主客体的关系,结果造成主客体的绝对对立而无法在这个外在的“中介”或“基础”中实现主客体的统一,原因在于主客体的对立统一说明主客体同属于一个统一体,二者的对立统一关系只能在这个统一体中发生而不会在一个外在的“中介”或“基础”中发生。“实践本体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必须以某种本体论为基础,否定那种以“实体”为核心的静态的“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确立了一种以物质实践为基础的动态的新本体论即“实践本体论”[4]。任何一种意义上的本体论都是为生活世界寻求根据,而理性一旦追寻到这种“根据”,无论是什么,都会变成生活世界之外的一种“始基”。这种“根据”因此变成了抽象结果,它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动态的,无论是“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还是“实践本体论”都是“实体的”“静态的”而不是“动态的”。“实践物质基础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就是从人们的物质活动出发解释人们的观念活动、从社会存在出发来说明社会意识的唯物主义学说”[5]。这种观点只能表明实践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学说,而无法说明这种唯物主义的变革意义;只能说明实践唯物主义坚持唯物主义的党性原则,再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这里看到的依然是主客二元对立。这三种观点同为实践唯物主义是有共同之处的:首先,它们都承认实践是一种物质活动,都承认实践作为一种活动的客观性。但是,这种物质活动是造成主客二元对立的抽象外在活动,而不是建立主客的感性的人的活动。其次,它们虽从不同角度但又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谈论实践。第一种观点把实践看作是主客对立和统一的共同基础,但没有进一步说明主客如何在这一基础上产生对立和实现统一的,实践被看作是主客对立统一的外在基础而不是主客对立统一的统一体;第二种观点是立足主客二元对立的“超越论”,但这种“超越”其实只是“动态实践本体”对“静态主客本体”的直接否定,而不是克服主客二元对立的真正超越,在这种“超越论”中实践依然是实体,是静态的抽象;第三种观点直接把物质活动、社会存在和观念活动、社会意识作为主客双方,在双方二元对立的语境中来体现唯物主义立场,实践的变革意义无法真正体现。再次,它们都是基于实践来说明问题的。第一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主客二元对立和统一问题的,第二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对主客实体本体论的超越问题的,第三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主客二元对立中的唯物主义立场问题的。但是,实践对它们而言都是外在的“始基”“根据”而非建立和变革主客体的活动。

  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始终存在无法走出的理论困境。其一,存在陷入唯心主义泥沼的困难。实践唯物主义“虽然没有直接把心灵、精神看成世界的本体或世界统一的基础,但由于实践总是人的有意识的活动,这同样是承认了心灵、精神是世界的本体或世界统一的基础,与唯心主义基本上是一致的”[6]。其二,存在陷入自然和精神双重本体论的矛盾。“无论是主张‘实践唯物主义’还是主张‘实践本体论’,其出发点都是肯定两种本体论(自然本体论和实践本体论)的并行不悖。如果承认实践是源于并依赖于物质,这就取消了实践的本体地位,而还原为自然本体论;如果认为实践作为目的性活动而具有对于整个世界的‘本体’地位,其实质只能是把人的精神活动夸大成世界的‘本体’而还原为精神本体论。”[7]160-163而用本体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和说明马克思的实践观,会导致两种本体之间的对立。其三,存在陷入旧哲学实践论的危机。在实践唯物主义中,实践是仅仅包含着抽象的“主体能动性”的“实践”概念,它对实践概念的理解无法超越唯心主义和旧唯物主义,“只有得到历史唯物主义解释的实践概念,才会成为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的实践概念”[8]。这三种困境其实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产生的,而只要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就永远无法走出实践唯物主义的这些理论困境。一切旧哲学①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思考问题的,这就是为什么恩格斯要说哲学的基本问题(特别是近代以来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原因。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标志着它超越了传统的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定式,如果实践唯物主义不能反映这种超越,那么用它来指称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马克思哲学)是不准确的。

  为什么说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走不出这些理论困境呢?因为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实践始终是被概念化②了的概念,而不再是有差别的或具体的“感性的人的活动”,不再是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实践唯物主义把具体实践的统一性从实践的不同具体形式中抽取出来作为否定具体实践的差别的概念一般,实践概念便成了不再反映“从具体到抽象”中的“具体”的抽象概念,这种抽象已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合理的抽象”,实践就这样被概念化了。实践被概念化的必然结果就是实践被作为概念一般成为真正观念上的本体存在——没有任何具体形式的抽象存在,这样实践就进一步被本体论化③了。上述实践唯物主义的任何一种倾向不管是把实践看作主客对立和统一的基础、还是看作客观一方,或者是直接看作本体,其实都是把实践作为抽象概念而不是把它作为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来看待,最终都把实践作为本体来看待。这里,实践变成独立于或外在于主客体的抽象存在,用这样的抽象存在说明主客关系只能是在主客相互对立外去想象第三种可能,即在实践基础上主客的机械统一——形式上的正—反—合,因为实践被抽象地理解为“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存在。这个合题是抽象逻辑分析的必然结果,而不是置于实践中把握主客关系的真正结果,沿着这个逻辑,“实践唯物主义”走向实践本体论不过是理论研究的自然延伸。

  二、实践本体论面临的理论诘难

  实践本体论的出场是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逻辑必然,学者们在不同意义上诠释实践本体论,至少形成了三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一是本原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从本体论来看,人类历史的本原、始基、第一性的东西就是以自然为基础的物质生产实践”[9];二是存在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那里,‘存在’只是实践中的存在,本体只是实践的本体”[10],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新的本体论即实践本体论;三是逻辑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实践本身乃是自因自律、自本自根的,实践构成哲学体系的逻辑意义上的第一因,在其背后不可能也不应当寻找更根本、更隐蔽的基础”[11]。本原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人的实践作为活动本身对人类历史的本体论地位,存在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人的实践作为人的存在状态对人类世界的本体论地位,逻辑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实践范畴对建构哲学体系的本体论地位。三种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有一点始终是一致的,都把实践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换言之,都是基于实践来重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但是,在实践本体论中,实践成为被植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抽象概念,它的一切具体形式都被抽象掉了,剩下的只是表达具体实践统一性的实践概念。也就是说,在实践本体论中,实践成为被概念化了的概念,进而被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具有本体地位的概念。

  实践本体论一经提出就遭遇到一些理论诘难:一是实践能独立存在吗?有学者认为,本体是不能还原的,必须是独立不依的。实践既不能脱离物质世界也不能脱离人而独立存在,因此,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二是实践能成为整个世界的本原吗?有学者认为,一方面,实践仅仅是人化自然(属人世界)的基础之一,人化自然还有其自然基础;另一方面,人化自然只是整个自然界的一部分,实践不能成为非人化自然(自然世界)的基础。因此,实践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三是实践本体论能与唯心主义严格区别开来吗?有学者认为,实践作为人的物质活动,始终和人的意识联系在一起,不可能与唯心主义严格区别开来[12],因此实践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四是实践本体论能克服属人世界和自然世界统一问题上的矛盾吗?有学者认为,“如果说世界统一于实践,那就是宣布属人世界是唯一存在的世界,这是违反科学的;如果说世界不是统一于实践,而是统一于别的什么,例如说统一于物质,那么就等于说实践不是本原、本体”[13]。因此,实践本体论无法克服这个内在逻辑矛盾。五是属性范畴能代表本体吗?有论者认为,只有实体范畴才能代表本体,属性范畴是不能代表本体的。“在本体论(世界观)上,物质和实践的关系是实体和属性的关系。物质是实体,它代表世界的本体,而实践则是从属、依附于物质实体,和运动一样是一个属性范畴”[14],它不代表世界的本体。这些诘难者和实践本体论者是在同样意义上把实践作为抽象概念而不是看作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他们只是依赖逻辑分析得出实践本体论不能成立的抽象结论,并不能真正克服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进而超越它,因为这些诘难本身并没有真正找到实践本体论理论困境的根源所在,其结果只能陷入经院哲学的论争。

  面对实践本体论自身的理论困境和发展需要,实践本体论者尝试着各种走出困境和寻求发展的探索。探索之一:有学者针对实践能否成为整个世界的本原问题,提出实践不但是属人世界的建构者,而且还是自然世界的确证者,因此同时应是整个客观世界的本体;自然世界因其是人观念上的对象形态被看作属于属人世界[15]。探索之二:有学者针对实践本体论能否克服属人世界和自然世界统一问题上的矛盾问题,提出物质-实践本体论,认为物质和实践是内在统一的,旨在从对象的物质客观实在以及它们由于人们的实践活动而发生的变化出发来说明对象[16]。探索之三:有学者从两个不同层面理解实践本体论,认为从现象或经验层面看,马克思哲学是一种实践本体论;从本质或超感觉层面看,马克思哲学又是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因此,完全可以把马克思哲学理解为“实践-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完整再现马克思本体论的理论形象[17]。探索之四:有学者用劳动本体论取代实践本体论,理由是劳动概念比实践概念更具体而且是马克思文本中使用得更多的主要概念[18]。学者们的这些尝试没有为走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提供可行的方案,因为他们没有触及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本身。只要学者们是在通过否定差异性来强调实践的统一性意义上看待马克思实践观,就永远无法走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因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本来就在于把实践概念化、本体论化。因此,在本体论思维框架下想克服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是不可能的,只有放弃本体论思维方式才能救赎实践本体论,才能还原马克思实践观的本来面目。

  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本体论是一脉相承的,它们的理论困境也是共同的,因此超越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本体论成为学术界重新理解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论诉求,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就是为了实现这种超越的代表性尝试。

  The Appearance Logic and Theoretical Dilemma of the Study of Marxist Practice View

  作者简介:马文保(1967-),男,陕西子洲人,博士,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盛晓薇(1985- ),女,宁夏银川人,西安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西安 710049

  原发信息:《甘肃社会科学》第20206期

  内容提要:中国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理论成就在于发现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在马克思哲学变革中的里程碑意义,“实践唯物主义”“实践本体论”“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实践生存论”等是这一研究逻辑递进的几种代表性理论成果。然而,它们都没有走出实践本体论理论困境,原因在于诸论者都把马克思实践观中的实践作为概念化了的概念来理解,或者说都是在概念化了的实践概念基础上讨论问题。也就是说,问题出在对马克思实践观中的实践概念的理解上,他们不是把它理解为用实践概念来表达的具体实践活动,而是理解为被抽掉具体实践形式的实践概念一般。因此,要真正走出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理论困境,就必须把问题(对象)置于具体实践活动中来把握。

  关键词:马克思实践观/实践/概念化/本体论化/具体实践活动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马克思社会结构思想研究”(14XZX008)。

  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标志着马克思哲学的真正诞生,意味着马克思哲学成为真正超越以往哲学的哲学。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开启中国改革开放实践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双向互动历程[1],掀起了中国长达40年之久的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哲学(也是重新认识马克思哲学)的变革,其宝贵的理论成就在于发现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在马克思哲学变革中的里程碑意义。但是,学者们对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解却不尽相同,大致形成了“实践唯物主义”“实践本体论”“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实践生存论”等逻辑递进的代表性理论成果,但研究似乎无法再前进一步。本文尝试解决的问题有二:一是分析这些关于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出场逻辑及实质,二是探求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理论困境的根源所在。

  一、实践唯物主义的自然出场及理论困境

  伴随着实践标准的讨论,实践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地位问题自然显现出来并备受关注,围绕着这个问题掀起了一场关于马克思实践观的探讨和争鸣。基于实践观重构马克思主义哲学为目的的实践唯物主义成为指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新名词,它与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并存且有取而代之之势(尽管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称谓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过,但是实践唯物主义的出场实际上起到改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作用)。根据对实践观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地位的理解不同,实践唯物主义内部大致形成了三种观点:实践中介基础论,实践本体论,实践物质基础论[2]。

  “实践中介基础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把实践理解为“人类有目的地进行的能动地改造和探索现实世界的一切社会性的客观物质活动”,它“既是主观与客观、人与世界对立的基础,又是使双方达到统一的基础”[3],其实就是主客观对立和统一的中介和基础。把实践作为“中介”或“基础”其实是把实践作为外在于主客体的独立存在,而不是把实践作为建立主客体的活动。这里,实践外在地中介着主客体的关系,结果造成主客体的绝对对立而无法在这个外在的“中介”或“基础”中实现主客体的统一,原因在于主客体的对立统一说明主客体同属于一个统一体,二者的对立统一关系只能在这个统一体中发生而不会在一个外在的“中介”或“基础”中发生。“实践本体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必须以某种本体论为基础,否定那种以“实体”为核心的静态的“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确立了一种以物质实践为基础的动态的新本体论即“实践本体论”[4]。任何一种意义上的本体论都是为生活世界寻求根据,而理性一旦追寻到这种“根据”,无论是什么,都会变成生活世界之外的一种“始基”。这种“根据”因此变成了抽象结果,它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动态的,无论是“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还是“实践本体论”都是“实体的”“静态的”而不是“动态的”。“实践物质基础论”认为,“实践唯物主义就是从人们的物质活动出发解释人们的观念活动、从社会存在出发来说明社会意识的唯物主义学说”[5]。这种观点只能表明实践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学说,而无法说明这种唯物主义的变革意义;只能说明实践唯物主义坚持唯物主义的党性原则,再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这里看到的依然是主客二元对立。这三种观点同为实践唯物主义是有共同之处的:首先,它们都承认实践是一种物质活动,都承认实践作为一种活动的客观性。但是,这种物质活动是造成主客二元对立的抽象外在活动,而不是建立主客的感性的人的活动。其次,它们虽从不同角度但又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谈论实践。第一种观点把实践看作是主客对立和统一的共同基础,但没有进一步说明主客如何在这一基础上产生对立和实现统一的,实践被看作是主客对立统一的外在基础而不是主客对立统一的统一体;第二种观点是立足主客二元对立的“超越论”,但这种“超越”其实只是“动态实践本体”对“静态主客本体”的直接否定,而不是克服主客二元对立的真正超越,在这种“超越论”中实践依然是实体,是静态的抽象;第三种观点直接把物质活动、社会存在和观念活动、社会意识作为主客双方,在双方二元对立的语境中来体现唯物主义立场,实践的变革意义无法真正体现。再次,它们都是基于实践来说明问题的。第一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主客二元对立和统一问题的,第二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对主客实体本体论的超越问题的,第三种观点是在实践基础上说明主客二元对立中的唯物主义立场问题的。但是,实践对它们而言都是外在的“始基”“根据”而非建立和变革主客体的活动。

  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始终存在无法走出的理论困境。其一,存在陷入唯心主义泥沼的困难。实践唯物主义“虽然没有直接把心灵、精神看成世界的本体或世界统一的基础,但由于实践总是人的有意识的活动,这同样是承认了心灵、精神是世界的本体或世界统一的基础,与唯心主义基本上是一致的”[6]。其二,存在陷入自然和精神双重本体论的矛盾。“无论是主张‘实践唯物主义’还是主张‘实践本体论’,其出发点都是肯定两种本体论(自然本体论和实践本体论)的并行不悖。如果承认实践是源于并依赖于物质,这就取消了实践的本体地位,而还原为自然本体论;如果认为实践作为目的性活动而具有对于整个世界的‘本体’地位,其实质只能是把人的精神活动夸大成世界的‘本体’而还原为精神本体论。”[7]160-163而用本体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和说明马克思的实践观,会导致两种本体之间的对立。其三,存在陷入旧哲学实践论的危机。在实践唯物主义中,实践是仅仅包含着抽象的“主体能动性”的“实践”概念,它对实践概念的理解无法超越唯心主义和旧唯物主义,“只有得到历史唯物主义解释的实践概念,才会成为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的实践概念”[8]。这三种困境其实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产生的,而只要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就永远无法走出实践唯物主义的这些理论困境。一切旧哲学①都是在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框架下思考问题的,这就是为什么恩格斯要说哲学的基本问题(特别是近代以来哲学的基本问题)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的原因。马克思实践观的确立标志着它超越了传统的主客二元对立的思维定式,如果实践唯物主义不能反映这种超越,那么用它来指称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准确地说应该是马克思哲学)是不准确的。

  为什么说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走不出这些理论困境呢?因为在实践唯物主义语境中,实践始终是被概念化②了的概念,而不再是有差别的或具体的“感性的人的活动”,不再是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实践唯物主义把具体实践的统一性从实践的不同具体形式中抽取出来作为否定具体实践的差别的概念一般,实践概念便成了不再反映“从具体到抽象”中的“具体”的抽象概念,这种抽象已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合理的抽象”,实践就这样被概念化了。实践被概念化的必然结果就是实践被作为概念一般成为真正观念上的本体存在——没有任何具体形式的抽象存在,这样实践就进一步被本体论化③了。上述实践唯物主义的任何一种倾向不管是把实践看作主客对立和统一的基础、还是看作客观一方,或者是直接看作本体,其实都是把实践作为抽象概念而不是把它作为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来看待,最终都把实践作为本体来看待。这里,实践变成独立于或外在于主客体的抽象存在,用这样的抽象存在说明主客关系只能是在主客相互对立外去想象第三种可能,即在实践基础上主客的机械统一——形式上的正—反—合,因为实践被抽象地理解为“主观见之于客观”的存在。这个合题是抽象逻辑分析的必然结果,而不是置于实践中把握主客关系的真正结果,沿着这个逻辑,“实践唯物主义”走向实践本体论不过是理论研究的自然延伸。

  二、实践本体论面临的理论诘难

  实践本体论的出场是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逻辑必然,学者们在不同意义上诠释实践本体论,至少形成了三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一是本原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从本体论来看,人类历史的本原、始基、第一性的东西就是以自然为基础的物质生产实践”[9];二是存在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那里,‘存在’只是实践中的存在,本体只是实践的本体”[10],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新的本体论即实践本体论;三是逻辑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认为“实践本身乃是自因自律、自本自根的,实践构成哲学体系的逻辑意义上的第一因,在其背后不可能也不应当寻找更根本、更隐蔽的基础”[11]。本原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人的实践作为活动本身对人类历史的本体论地位,存在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人的实践作为人的存在状态对人类世界的本体论地位,逻辑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旨在突出实践范畴对建构哲学体系的本体论地位。三种意义上的实践本体论有一点始终是一致的,都把实践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础,换言之,都是基于实践来重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但是,在实践本体论中,实践成为被植入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抽象概念,它的一切具体形式都被抽象掉了,剩下的只是表达具体实践统一性的实践概念。也就是说,在实践本体论中,实践成为被概念化了的概念,进而被看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具有本体地位的概念。

  实践本体论一经提出就遭遇到一些理论诘难:一是实践能独立存在吗?有学者认为,本体是不能还原的,必须是独立不依的。实践既不能脱离物质世界也不能脱离人而独立存在,因此,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二是实践能成为整个世界的本原吗?有学者认为,一方面,实践仅仅是人化自然(属人世界)的基础之一,人化自然还有其自然基础;另一方面,人化自然只是整个自然界的一部分,实践不能成为非人化自然(自然世界)的基础。因此,实践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三是实践本体论能与唯心主义严格区别开来吗?有学者认为,实践作为人的物质活动,始终和人的意识联系在一起,不可能与唯心主义严格区别开来[12],因此实践不能充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概念。四是实践本体论能克服属人世界和自然世界统一问题上的矛盾吗?有学者认为,“如果说世界统一于实践,那就是宣布属人世界是唯一存在的世界,这是违反科学的;如果说世界不是统一于实践,而是统一于别的什么,例如说统一于物质,那么就等于说实践不是本原、本体”[13]。因此,实践本体论无法克服这个内在逻辑矛盾。五是属性范畴能代表本体吗?有论者认为,只有实体范畴才能代表本体,属性范畴是不能代表本体的。“在本体论(世界观)上,物质和实践的关系是实体和属性的关系。物质是实体,它代表世界的本体,而实践则是从属、依附于物质实体,和运动一样是一个属性范畴”[14],它不代表世界的本体。这些诘难者和实践本体论者是在同样意义上把实践作为抽象概念而不是看作建立和变革对象的活动,他们只是依赖逻辑分析得出实践本体论不能成立的抽象结论,并不能真正克服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进而超越它,因为这些诘难本身并没有真正找到实践本体论理论困境的根源所在,其结果只能陷入经院哲学的论争。

  面对实践本体论自身的理论困境和发展需要,实践本体论者尝试着各种走出困境和寻求发展的探索。探索之一:有学者针对实践能否成为整个世界的本原问题,提出实践不但是属人世界的建构者,而且还是自然世界的确证者,因此同时应是整个客观世界的本体;自然世界因其是人观念上的对象形态被看作属于属人世界[15]。探索之二:有学者针对实践本体论能否克服属人世界和自然世界统一问题上的矛盾问题,提出物质-实践本体论,认为物质和实践是内在统一的,旨在从对象的物质客观实在以及它们由于人们的实践活动而发生的变化出发来说明对象[16]。探索之三:有学者从两个不同层面理解实践本体论,认为从现象或经验层面看,马克思哲学是一种实践本体论;从本质或超感觉层面看,马克思哲学又是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因此,完全可以把马克思哲学理解为“实践-社会生产关系本体论”,完整再现马克思本体论的理论形象[17]。探索之四:有学者用劳动本体论取代实践本体论,理由是劳动概念比实践概念更具体而且是马克思文本中使用得更多的主要概念[18]。学者们的这些尝试没有为走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提供可行的方案,因为他们没有触及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本身。只要学者们是在通过否定差异性来强调实践的统一性意义上看待马克思实践观,就永远无法走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因为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本来就在于把实践概念化、本体论化。因此,在本体论思维框架下想克服实践本体论的理论困境是不可能的,只有放弃本体论思维方式才能救赎实践本体论,才能还原马克思实践观的本来面目。

  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本体论是一脉相承的,它们的理论困境也是共同的,因此超越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本体论成为学术界重新理解马克思实践观的理论诉求,实践观点的思维方式就是为了实现这种超越的代表性尝试。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马克思实践观研究的出场逻辑与理论困境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