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到马克思的故乡去!”》(聂锦芳)

  新书:《“到马克思的故乡去!”》(聂锦芳)

 

  书  名:“到马克思的故乡去!”

作者:聂锦芳

  出 版: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出版时间:2017年9月第1版

  目   录

  楔子      探寻理解马克思的方式

  第一章    古迹·风景

  第二章    小镇生活

  第三章    大学风貌

  第四章    故居现状

  第五章    文献钩沉

  第六章    当代思索

  

  作者简介

  聂锦芳,男,1966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专注于马克思文本、文献学和思想史的教学与研究。其路向新颖而独到,发表的大量成果在国内外学术界引起了很大反响;从文本、文献的角度对马克思思想重新进行的梳理、阐释和评论,有助于矫正长期以来形成的误读和曲解,提升了国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术水准,是这一领域“文本研究学派”的重要代表之一。主要著作:独著《哲学原论——经典哲学观的现代阐释》(1998)、《哲学形态的当代探索》(2002)、《清理与超越——重读马克思文本的意旨、基础与方法》(2005)、《批判与建构:〈德意志意识形态〉文本学研究》(2012)、《滥觞与勃兴——马克思思想起源探究》(2017);主编《马克思的“新哲学”——原型与流变》(2013)、《〈资本论〉及其手稿再研究:文献、思想及其当代性》(2013)、《“巴黎手稿”再研究:文献、思想与历史地位》(2014);发表学术论文190余篇。

 

  

   精彩段落

  渊源流长的古罗马文明滤去时代的风尘、战争的残忍、王权的威严和思想的宰制,保存下这些恢弘的建筑艺术和更多的人文经典,处处彰显着辉煌、秩序、平等和尊严;马克思和燕妮就是在如此浓郁的历史和文化氛围中诞生并长大的。(p25)

 

  德国人星期日绝对不工作!超市关门、工地歇业,连平时早、晚七点和中午十一点半定期敲响的教堂钟声也不再响起。朗日半杆,多数人家窗帘还未拉起,人们还在沉睡。街道上只我和一对骑车锻炼的黑人父子,我们微笑着打招呼,好像此刻这美丽的景致、整个特里尔乃至德意志只属于我们这些异邦人了!(p35)

 

  作为一个“异邦人”,一次又一次目睹马克思故乡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境况,不禁令我豁然开朗:这不就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页边上插进去的那段话所描述的状态吗?——“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他们不再需要打猎、捕鱼和从事畜牧等体力劳动,而是有大量的时间休闲、娱乐和度假,而工作期间则一丝不苟、专注而敬业。在这号称“资本主义”的国家,尽管现在存在经济复苏乏力、难民涌入的危机,甚至报纸上不时还会有“大众买不起大众汽车”之类的讨论,但在这个古老、静谧而优美的小城,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到分工、等级、地位、名誉、政治、资本、金钱对普通人生活的操控、支配和压力,他们活得自由而舒适——马克思的故乡现在没有他毕生所批判的资本明显作用的痕迹,多么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在Irsch镇口靠近马路的地方有一块墓碑,上面写着:Ich will euch zukunft und Hoffnung geben(“我也想给你未来和希望”)。每次路过我总会停下脚步观瞻一番,看着它,总让我感慨良多,浮想联翩,想到自己的祖国,想到自己的故乡,想到我们以往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特别挂心那些终日为生活奔波、辛苦,在贫困、卑微、恩怨和焦虑中度日的父辈和兄弟姐妹: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他们的“未来和希望”?我们正在建设着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经典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关系?(p169)

 

  对于马克思来说,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的实践发展和理论阐释、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峙和交流,确实极大地提升了其思想的影响力和知名度,然而,我们又必须说,过分极端化的评价和非理性的态度,也严重地脱离了马克思本人的真实状况。仔细深究起来,导致这种情形最主要的缘由恐怕在于,没有置于西方文化传统和社会发展的历史链条中看待马克思思想的起源及其内涵,无论是赞成者还是反对者,要么严重误解了二者之间的关联,要么干脆把它从传统中离析出来。马克思往往以一个“激进者”、“反派者”的姿态独立于思想史和哲学史:或者傲视群雄,历史上的思想家无论做过什么样的贡献都只能是其思想的注脚和论据;或者被贬得一无是处,甚至被逐出思想史、哲学史的序列,成为一种“另例”和“古怪”的存在。就马克思与西方传统关系而言,他的思想发展和建构确实带有强烈的批判成分,但实际上他之批判具有典型的“德国哲学式”的特征,决不是弃之不顾、彻底打碎、颠覆重来,而是在深刻剖析、反思基础上的扬弃和超越,是在深厚文化积淀基础上的传承和推进,是源自涓涓溪流逐步汇聚而成的滔滔大海,是滥觞之上的勃兴。(p170)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新书:《“到马克思的故乡去!”》(聂锦芳)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