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9月23日晚18时,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顺利举行。本场讲座邀请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主题是“‘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臧峰宇教授主持讲座。此次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臧峰宇教授主持讲座

  讲座开始前,臧峰宇向同学们介绍了本学期“哲学的殿堂”系列讲座,将邀请哲学界14位学术名家带领大家走进哲学的殿堂,领略其中的思想宝藏。随后他介绍了赵敦华教授的主要学术成就。赵敦华著有《卡尔?波普》《基督教哲学一千五百年》《西方哲学简史》等十余部著作,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主任,是全国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其思想自传《我思故我道》给人以深刻的学术启迪。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

  讲座中,赵敦华通过结合冯友兰先生的“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方法与中世纪经院哲学的“新逻辑”来阐明做哲学的方法论问题。他首先澄清了“照着讲”、“接着讲”和“新逻辑”的本义,“照着讲和接着讲”是冯友兰先生在《贞元六书》之《新理学》一书中对其做哲学方式的一种概括和总结,“照着讲”指的是照着朱熹的原义讲,“接着讲”指的是接着朱熹,建立一种新理学的体系。“新逻辑”和“旧逻辑”的区分则是西方在12世纪下半叶做出的,它是相对于亚里士多德三段式演绎的“旧逻辑”而言的新的逻辑体系,“新逻辑”体系包含了指代、称谓、周延、限制、例解、扩展六个要素。

  接着,根据中世纪“新逻辑”的这六个要素,赵敦华借用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简史》一书中的相关段落,首先解释了“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指代和称谓。他认为,“照着讲”是忠于哲学家的原意,是对原文原著的注疏、叙述、阐明、解释和翻译。这是哲学史家做哲学的方式,它“指代”过去哲学家的字句的实际意思;而“接着讲”是“指代”“我们现在认为这些字句应当具有的意思”,它是创造“哲学理论”的方式。赵敦华指出,“照着讲”和“接着讲”各有不同的“指代”,但两者亦有联系:“照着讲”不是简单重复,不是“照抄”、“照念”。同时,“照着讲”和“接着讲”互不分离,忠于原文原著的“照着讲”是“接着讲”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谈不上哲学的入门,更谈不上批判、独创的“照着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称谓”不同于它们的指代,它涉及到“哲学史”和“哲学理论”之间的关系问题(“史论关系”)。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随后,赵敦华讨论了“史论关系”的周延和例解。他根据史论之间的动力和目的关系,将史论关系的周延划分为四类六种:以论带史(“六经注我”)以论为动力,史为目的;论从史出(“六经皆史”)以史为动力,论为目的;如果史和论分别以自身为目的,分别被称作以史代论(“学案”)和以论代史(“我注六经”)。 

  赵敦华介绍了四类史论关系所包含的六种典型例解。他认为以论带史的典范有两种,其一为黑格尔,其二为德勒兹。以史代论解释模式最早的典范是拉尔修的《著名哲学家的生平和学说》。与以史代论相反的模式是以论代史,最有影响的典型是日丹诺夫提出的“哲学史定义”。论从史出包含历史朝向特定理论方向发展的线索:一是以问题为导向的梳理,二是对历史案例的分析。

  赵敦华以北大、人大学者中西马全面发展的治学为例,对史论关系的四类六种加以限制和例解。他谈到老一辈学者的四种治学方法:第一种是梳理史料的逻辑线索。第二种是经典释义的蹊径,它承袭了考据学的传统。第三种是问题导向的专题研究。第四种是案例分析,其代表是汤用彤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图为讲座现场

  在此之后,赵敦华讨论了哲学如何扩展,以及扩展的方向。他认为哲学的扩展不仅是方法论问题,也是哲学的性质问题,哲学首先是“对时代提出问题的回应”,其次能够用哲学的话语提出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最后哲学“运用人类智慧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针对哲学扩展的方向,他强调了两点,一个是哲学与科学技术结盟,一个是“中西马”哲学汇通。最后,赵敦华对《中庸》的“致广大而尽精微”做出解释:“教育的最高境界是所有科目的广博,以及一个科目的精深”,并以殷切的寄语结束讲座:年轻时广泛涉猎科技和人文的知识,成人做哲学的精深人才。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答疑互动环节,听众踊跃提问。图为讲座现场 

  在答疑互动环节,线上线下踊跃提问,赵敦华就“如何理解限制和扩展的关系?”“如何调和道家、佛教中‘无’的哲学方法论和‘新逻辑’的哲学方法论”、“如何理解新逻辑的六要素”、“如何区分以史带论和以史代论”等问题进行解答。赵敦华将冯友兰的哲学研究范例与中世纪“新逻辑”结合起来,说明哲学研究的方法、途径,视角独特,听众收获颇丰,在热烈的掌声中,新学期首场“哲学的殿堂”讲座圆满结束。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图为讲座现场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9月23日晚18时,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顺利举行。本场讲座邀请著名哲学家、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主题是“‘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臧峰宇教授主持讲座。此次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臧峰宇教授主持讲座

  讲座开始前,臧峰宇向同学们介绍了本学期“哲学的殿堂”系列讲座,将邀请哲学界14位学术名家带领大家走进哲学的殿堂,领略其中的思想宝藏。随后他介绍了赵敦华教授的主要学术成就。赵敦华著有《卡尔?波普》《基督教哲学一千五百年》《西方哲学简史》等十余部著作,曾任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主任,是全国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其思想自传《我思故我道》给人以深刻的学术启迪。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

  讲座中,赵敦华通过结合冯友兰先生的“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方法与中世纪经院哲学的“新逻辑”来阐明做哲学的方法论问题。他首先澄清了“照着讲”、“接着讲”和“新逻辑”的本义,“照着讲和接着讲”是冯友兰先生在《贞元六书》之《新理学》一书中对其做哲学方式的一种概括和总结,“照着讲”指的是照着朱熹的原义讲,“接着讲”指的是接着朱熹,建立一种新理学的体系。“新逻辑”和“旧逻辑”的区分则是西方在12世纪下半叶做出的,它是相对于亚里士多德三段式演绎的“旧逻辑”而言的新的逻辑体系,“新逻辑”体系包含了指代、称谓、周延、限制、例解、扩展六个要素。

  接着,根据中世纪“新逻辑”的这六个要素,赵敦华借用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简史》一书中的相关段落,首先解释了“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指代和称谓。他认为,“照着讲”是忠于哲学家的原意,是对原文原著的注疏、叙述、阐明、解释和翻译。这是哲学史家做哲学的方式,它“指代”过去哲学家的字句的实际意思;而“接着讲”是“指代”“我们现在认为这些字句应当具有的意思”,它是创造“哲学理论”的方式。赵敦华指出,“照着讲”和“接着讲”各有不同的“指代”,但两者亦有联系:“照着讲”不是简单重复,不是“照抄”、“照念”。同时,“照着讲”和“接着讲”互不分离,忠于原文原著的“照着讲”是“接着讲”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谈不上哲学的入门,更谈不上批判、独创的“照着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称谓”不同于它们的指代,它涉及到“哲学史”和“哲学理论”之间的关系问题(“史论关系”)。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随后,赵敦华讨论了“史论关系”的周延和例解。他根据史论之间的动力和目的关系,将史论关系的周延划分为四类六种:以论带史(“六经注我”)以论为动力,史为目的;论从史出(“六经皆史”)以史为动力,论为目的;如果史和论分别以自身为目的,分别被称作以史代论(“学案”)和以论代史(“我注六经”)。 

  赵敦华介绍了四类史论关系所包含的六种典型例解。他认为以论带史的典范有两种,其一为黑格尔,其二为德勒兹。以史代论解释模式最早的典范是拉尔修的《著名哲学家的生平和学说》。与以史代论相反的模式是以论代史,最有影响的典型是日丹诺夫提出的“哲学史定义”。论从史出包含历史朝向特定理论方向发展的线索:一是以问题为导向的梳理,二是对历史案例的分析。

  赵敦华以北大、人大学者中西马全面发展的治学为例,对史论关系的四类六种加以限制和例解。他谈到老一辈学者的四种治学方法:第一种是梳理史料的逻辑线索。第二种是经典释义的蹊径,它承袭了考据学的传统。第三种是问题导向的专题研究。第四种是案例分析,其代表是汤用彤的《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图为讲座现场

  在此之后,赵敦华讨论了哲学如何扩展,以及扩展的方向。他认为哲学的扩展不仅是方法论问题,也是哲学的性质问题,哲学首先是“对时代提出问题的回应”,其次能够用哲学的话语提出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最后哲学“运用人类智慧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针对哲学扩展的方向,他强调了两点,一个是哲学与科学技术结盟,一个是“中西马”哲学汇通。最后,赵敦华对《中庸》的“致广大而尽精微”做出解释:“教育的最高境界是所有科目的广博,以及一个科目的精深”,并以殷切的寄语结束讲座:年轻时广泛涉猎科技和人文的知识,成人做哲学的精深人才。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北京大学哲学系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主讲“‘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答疑互动环节,听众踊跃提问。图为讲座现场 

  在答疑互动环节,线上线下踊跃提问,赵敦华就“如何理解限制和扩展的关系?”“如何调和道家、佛教中‘无’的哲学方法论和‘新逻辑’的哲学方法论”、“如何理解新逻辑的六要素”、“如何区分以史带论和以史代论”等问题进行解答。赵敦华将冯友兰的哲学研究范例与中世纪“新逻辑”结合起来,说明哲学研究的方法、途径,视角独特,听众收获颇丰,在热烈的掌声中,新学期首场“哲学的殿堂”讲座圆满结束。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2021年9月23日晚,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一讲举行。 图为讲座现场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哲学名家讲座]赵敦华:“照着讲和接着讲”的“新逻辑”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