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0月29日,安徽大学哲学学院主办的“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举办。论坛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尚杰研究员主讲,题目为“差异与重复——后现代哲学的学理溯源”。安徽大学哲学学院张广主持讲座,逾百名师生参与。讲座以线上会议形式进行直播。

  讲座开始,张广由尼采的“永恒轮回”和“强力意志”切题,提出问题:后现代哲学否定传统的“来世”神话,反对现代哲学的理性规划,而主张回归“现世”,这是否也取消了哲学的规范效力,从而瓦解了自己提出的“强力意志”?在提出哲学不应是“神话”的同时,它是否也神话了自身?由此引出讲座主题。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讲座海报,供稿单位提供)

  讲座开始,尚杰开门见山地介绍了讲座的目的是追溯后现代哲学的学理起源。他谈到讲座的缘起:哲学有阳面,也有阴影,因而有启蒙,也有遮蔽。主流倡导前者,于是后者就为人所忽略;然而,哲学的确有阴影(他称之为“黑光”),被遮蔽的也有生命,并且有必要从学理上说明它的起源。他指出,19世纪、20世纪后现代哲学的勃兴曝露了理性的“边界”——一直以来哲学寻求与语言、与逻辑、与思想的同一,强调本质、整体和必然,形成了原则化的问题意识、概念化的话语表达与理性化的形式建构。当然,作为光照、规范与保证,这些都是必要的。然而,这些让人忽略了对前提、原则和起源的考辨;其虽为“启蒙”,反而却压抑、窒息和剥夺了主体对存在的完整感受和思想自身的自由伸展。由于哲学追求可重复性、普遍性和规范性,它从概念、原则、总体出发,即使是唯物论也遵循理性的逻辑,因此,在自身成熟的时候,它就丧失了创造“风格”的能力,失去了自己应有的敏锐与灵活;它倡导固定的原则、模式和表达,是海德格尔所谓的“现成在手”之物,故而既提不出“真问题”,也不贡献不了真解答。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讲座中尚杰的视频图像,供稿单位提供)

  接着上述对哲学传统的批判,尚杰提出了后现代哲学,其实也是哲学自身应有的诉求:追究起源、原则之前提,展开边界、情景、生成,表达差异、分化和偶性。为阐明这些诉求的合理性,他首先回应了如下反驳:传统哲学也追问基础,也批判前提,也规范运用。对此,他批判道:无论是笛卡尔,还是康德,他们都止步于固定的前提,并以之建立了封闭的体系,没有让人们注意到他们的“怀疑”和“批判”,没有让人们注意到观念自身的可疑和理性自身的有限。继而,利用数学的“合并同类项”的方法,他从正面提出了后现代哲学起源于维特根斯坦的“家族相似性”,其内容包括:不同于存在的此在、不同于必然的偶然、不同于和谐的悖谬、不同于对称的失衡、不同于清明的混沌;19世纪以来欧洲的哲学的“黑光”谱系,如尼采的“永恒轮回”与“强力意志”、弗洛伊德的无意识、齐克果的荒谬与绝对的个体性、柏格森的绵延、胡塞尔的现象学、海德格尔的此在、萨特的自由选择、列维纳斯的他者、德里达的延异和解构等;它们不是论证的,而是描述的;不是思辨的,而是现实的;不是客观的,而是主观的;不是理智的,而是直觉的;不是名词性的,而是动词化的;不是整体,而是片段;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经历、身体与图像……

  在介绍了后现代哲学之后,尚杰接着阐述了其学理的“疑难”:作为反归纳、反逻辑、反规范的哲学,它们拒绝将自己归纳为单一的原则、结构和话语,因此,对它们进行普遍化的学理溯源无疑是困难的,甚至根本就是悖谬的。因为,不仅形形色色的后现代哲学难以统合,并且统合本身就与它们追求差异化的主张相悖。针对这一问题,他提出采用“一见钟情”方式来展示后现代哲学,即将它们作为“事件”来描述,而不给出答案。他解释道:这一做法不仅是“合理的”,还解蔽了理性的“边界”,呈现了哲学的“黑光”,恢复了存在的“全体”。 “事件”描述性的后现代哲学出于波德莱尔所谓的现代社会的“瞬间的美好”——都市化的现代生活打破和瓦解了以乡村为原型的传统的平静和凝滞,而传统的正统哲学无法说明现代性,不合时宜之感还阻碍人们对现实的认知。针对这一问题,他点出了后现代哲学的革命之处:引入了“陌异性”、偶然性,描述当下的真实和突如其来的“冲劲”。由此,他将后现代哲学追溯到卢梭的“激情”和“雄辩”。例如斯塔罗宾斯基在《透明和障碍》中所言,卢梭的哲学充满激情,并且具有非对称的、不可逆的“置换”情感和思想的能力。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斯塔罗宾斯基的《透明与障碍》封面,该书被看作是阐释卢梭哲学的经典之作。供稿单位提供)

  接下来,借助尼采的“强力意志”与“永恒轮回”,尚杰深入地阐述了后现代哲学的源起,即“再次重复的差异”——“强力”,也就是德里达所谓的没有起源的“起源的原初复杂性”。由此,他首先进一步地从反面批判了传统哲学忽略了事实和观念密不可分的关联,忽略存在不可同一化的多样性、复杂性和偶然性。继而,再借助“布吕丹的驴子”与齐克果“不管结婚与否,人必后悔”两个典故,从正面指出了后现代哲学,同时也应当是哲学的优越,即阐明“自由意志”、“选择”的可能性。在这个基础上,接下来尚杰从消极层面指出,后现代哲学拒绝演绎、模仿和因循,它关注文学和艺术,关注表达和创造,将事件的起源追溯到“任意性”,“不可能的可能性”。进而,又从积极层面利用“绝望”、“原谅”、“礼物”、“爱情”的后现代阐述,说明了后现代哲学的主张。后现代哲学的主张是:追求“非对称性”,追求推迟原有原因发生的“延异”,化身为德勒兹的“思想的褶子”;寻求图像化、场景化、时间性的表达;折断哲学史,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发现问题;追求个体价值和尊严的保留和扩展;告别规范的表达方式,采用“花里胡哨”的手段;追逐德勒兹“眼花缭乱”的“时尚”,让自己符合“时间脱了钩”的现代社会。

  在澄清后现代哲学的特征之后,尚杰又回应了哈贝马斯对后现代哲学的典型批判,即“破坏公共交流的秩序,制造理解的障碍,埋葬了意义,使人丧失了理想”。尚杰认为,他的批判预设了“合法的唯一性”;“疲惫”、“厌烦”的无聊心态,不只是折射出了批判者的保守和敌视,也透露了当下的生活的真实遭遇。因而,即使后现代哲学没有建构,它也呈现了“真理”。在此基础上,透过后现代哲学的累累硕果,他指出,现当代文学、艺术、思想的繁荣就崛起于“边缘”,例如尼采的“超人”、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海德格尔的“烦”、福柯的“异托邦”等等。 由此,他为后现代哲学进行辩护:“反抗”带来了革命性的创见;“因循守旧”窒息了思想和活力;我们处于“什么都行”的生活状态,我们的世界认识 “支离破碎”,我们无法拒绝一个拥有一个德勒兹所谓的“精神分裂”的伦理学;个体尊严和价值,自由和活力面临着挑战和危机。

  随后,尚杰谈论了现代与后现代的暧昧关系。他解释道:波德莱尔和本雅明通过描述和解释19世纪的都市生活揭示了现代性,即区别于传统的农业社会,它具有更快的节奏、多样化的选择、更趋本质的浮夸;现代人就是“城市里的波西米亚人”,因为在现代经验是断裂的,存在是漂浮的,快乐背离“忠贞”而亲近“罪恶”。因此,德勒兹说,“游牧”是现代人的生存实况。继而,基于这一关系,尚杰又重申了思想与哲学应对、描述和揭示现代性的可行的方法——本雅明的“闲逛”与电影蒙太奇的剪辑。这二者不只是一种文字描述与电影制作的方法,也是现代性自身的显现和传达。比如快餐、广告、网络世界…… “飘起来”、 “万花筒”、“眼疾手快”等现代社会的这些突如其来的、缺少实质的潮流改变了传统的思辨的、逻辑的认知方式和行事作风。这些是思想的“疑难”,也是时代的问题。最后,他以维特根斯坦的“断想”总结了他的讲座——做一个风景的素描,在现代的原野上展示后现代哲学的不同的方向、角落与场景,贡献一个存在的全景展望。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本雅明著《巴黎,19世纪的首都》封面,该书是阐述19世纪之巴黎的经典之作,供稿单位提供)

  讲座后,张广谈了他对此次讲座的感想:尽管后现代哲学也已经成了上个世纪的哲学、哲学史的哲学,但是现实的情况却表明,现在我们处于一个更具有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时代;全球化、资本化、技术化让我们处在远比过去的2个世纪更多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中。现代性和后现代性,即使在西方社会也是一样,不仅远没有过去,反而在全面地推进,并且是以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在推进;这一进程不只是反传统的,相反它建立了更强大的、更全面、更深入的资本和控制系统;显然,正是由于这种强化的控制,也凸显了捍卫“边缘”的意义。因此,谈论后现代哲学不仅是对过去的一场思潮、一个时代和一次变革的追忆、反思和溯源,也是对当下现实的本质的反思,也是面向问题的理性态度和必要作为。我们处在一个空前变化的时代,这个时代同样也在召唤着人们展开更开放的、更灵活的、更长远的认知和想象。

  在问答互动环节,尚杰回答了线上师生的问题。师生的问题主要有:“追求差异的后现代哲学是否真的解构了传统的同一哲学?”、“作为非同一性的哲学后现代哲学能否提出一个规范化的伦理学,从而将自己的诉求合理化?”、“后现代哲学也具有溢出现代和后现代性,因而也可以成为揭示存在本质的普遍启蒙吗?” 尚杰回应道:较之于整体化、普遍化和时间化的传统哲学,一方面后现代哲学的确更敏锐、更精准地把握到了现代化所带来的变化和真实——全球化、技术化、商业化的现代化呈现给我们的就是一个充满着差异、变化和偶然的处境。在这种境遇下传统的、静态的、稳定的、固化的认知方式和生活伦理无力描述和说明。与之相反,立足于后现代哲学,他指出:作为一种面向问题、面向他者、面向不确定的思潮,尽管后现代哲学并不一定能即刻地,甚至根本就不能提供给化解现实各式各样的问题的方案,但是因为对人类理性的“边界”进行了解蔽,对既有的原则进行了彻底的批判,后现代哲学更体现出了哲学特有和应有的工作方式和思维品质,保留了现代社会反思和变革的可能和冲动。

  (安徽大学哲学学院 张广 王晓柯/供稿)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0月29日,安徽大学哲学学院主办的“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举办。论坛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尚杰研究员主讲,题目为“差异与重复——后现代哲学的学理溯源”。安徽大学哲学学院张广主持讲座,逾百名师生参与。讲座以线上会议形式进行直播。

  讲座开始,张广由尼采的“永恒轮回”和“强力意志”切题,提出问题:后现代哲学否定传统的“来世”神话,反对现代哲学的理性规划,而主张回归“现世”,这是否也取消了哲学的规范效力,从而瓦解了自己提出的“强力意志”?在提出哲学不应是“神话”的同时,它是否也神话了自身?由此引出讲座主题。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讲座海报,供稿单位提供)

  讲座开始,尚杰开门见山地介绍了讲座的目的是追溯后现代哲学的学理起源。他谈到讲座的缘起:哲学有阳面,也有阴影,因而有启蒙,也有遮蔽。主流倡导前者,于是后者就为人所忽略;然而,哲学的确有阴影(他称之为“黑光”),被遮蔽的也有生命,并且有必要从学理上说明它的起源。他指出,19世纪、20世纪后现代哲学的勃兴曝露了理性的“边界”——一直以来哲学寻求与语言、与逻辑、与思想的同一,强调本质、整体和必然,形成了原则化的问题意识、概念化的话语表达与理性化的形式建构。当然,作为光照、规范与保证,这些都是必要的。然而,这些让人忽略了对前提、原则和起源的考辨;其虽为“启蒙”,反而却压抑、窒息和剥夺了主体对存在的完整感受和思想自身的自由伸展。由于哲学追求可重复性、普遍性和规范性,它从概念、原则、总体出发,即使是唯物论也遵循理性的逻辑,因此,在自身成熟的时候,它就丧失了创造“风格”的能力,失去了自己应有的敏锐与灵活;它倡导固定的原则、模式和表达,是海德格尔所谓的“现成在手”之物,故而既提不出“真问题”,也不贡献不了真解答。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讲座中尚杰的视频图像,供稿单位提供)

  接着上述对哲学传统的批判,尚杰提出了后现代哲学,其实也是哲学自身应有的诉求:追究起源、原则之前提,展开边界、情景、生成,表达差异、分化和偶性。为阐明这些诉求的合理性,他首先回应了如下反驳:传统哲学也追问基础,也批判前提,也规范运用。对此,他批判道:无论是笛卡尔,还是康德,他们都止步于固定的前提,并以之建立了封闭的体系,没有让人们注意到他们的“怀疑”和“批判”,没有让人们注意到观念自身的可疑和理性自身的有限。继而,利用数学的“合并同类项”的方法,他从正面提出了后现代哲学起源于维特根斯坦的“家族相似性”,其内容包括:不同于存在的此在、不同于必然的偶然、不同于和谐的悖谬、不同于对称的失衡、不同于清明的混沌;19世纪以来欧洲的哲学的“黑光”谱系,如尼采的“永恒轮回”与“强力意志”、弗洛伊德的无意识、齐克果的荒谬与绝对的个体性、柏格森的绵延、胡塞尔的现象学、海德格尔的此在、萨特的自由选择、列维纳斯的他者、德里达的延异和解构等;它们不是论证的,而是描述的;不是思辨的,而是现实的;不是客观的,而是主观的;不是理智的,而是直觉的;不是名词性的,而是动词化的;不是整体,而是片段;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经历、身体与图像……

  在介绍了后现代哲学之后,尚杰接着阐述了其学理的“疑难”:作为反归纳、反逻辑、反规范的哲学,它们拒绝将自己归纳为单一的原则、结构和话语,因此,对它们进行普遍化的学理溯源无疑是困难的,甚至根本就是悖谬的。因为,不仅形形色色的后现代哲学难以统合,并且统合本身就与它们追求差异化的主张相悖。针对这一问题,他提出采用“一见钟情”方式来展示后现代哲学,即将它们作为“事件”来描述,而不给出答案。他解释道:这一做法不仅是“合理的”,还解蔽了理性的“边界”,呈现了哲学的“黑光”,恢复了存在的“全体”。 “事件”描述性的后现代哲学出于波德莱尔所谓的现代社会的“瞬间的美好”——都市化的现代生活打破和瓦解了以乡村为原型的传统的平静和凝滞,而传统的正统哲学无法说明现代性,不合时宜之感还阻碍人们对现实的认知。针对这一问题,他点出了后现代哲学的革命之处:引入了“陌异性”、偶然性,描述当下的真实和突如其来的“冲劲”。由此,他将后现代哲学追溯到卢梭的“激情”和“雄辩”。例如斯塔罗宾斯基在《透明和障碍》中所言,卢梭的哲学充满激情,并且具有非对称的、不可逆的“置换”情感和思想的能力。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斯塔罗宾斯基的《透明与障碍》封面,该书被看作是阐释卢梭哲学的经典之作。供稿单位提供)

  接下来,借助尼采的“强力意志”与“永恒轮回”,尚杰深入地阐述了后现代哲学的源起,即“再次重复的差异”——“强力”,也就是德里达所谓的没有起源的“起源的原初复杂性”。由此,他首先进一步地从反面批判了传统哲学忽略了事实和观念密不可分的关联,忽略存在不可同一化的多样性、复杂性和偶然性。继而,再借助“布吕丹的驴子”与齐克果“不管结婚与否,人必后悔”两个典故,从正面指出了后现代哲学,同时也应当是哲学的优越,即阐明“自由意志”、“选择”的可能性。在这个基础上,接下来尚杰从消极层面指出,后现代哲学拒绝演绎、模仿和因循,它关注文学和艺术,关注表达和创造,将事件的起源追溯到“任意性”,“不可能的可能性”。进而,又从积极层面利用“绝望”、“原谅”、“礼物”、“爱情”的后现代阐述,说明了后现代哲学的主张。后现代哲学的主张是:追求“非对称性”,追求推迟原有原因发生的“延异”,化身为德勒兹的“思想的褶子”;寻求图像化、场景化、时间性的表达;折断哲学史,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发现问题;追求个体价值和尊严的保留和扩展;告别规范的表达方式,采用“花里胡哨”的手段;追逐德勒兹“眼花缭乱”的“时尚”,让自己符合“时间脱了钩”的现代社会。

  在澄清后现代哲学的特征之后,尚杰又回应了哈贝马斯对后现代哲学的典型批判,即“破坏公共交流的秩序,制造理解的障碍,埋葬了意义,使人丧失了理想”。尚杰认为,他的批判预设了“合法的唯一性”;“疲惫”、“厌烦”的无聊心态,不只是折射出了批判者的保守和敌视,也透露了当下的生活的真实遭遇。因而,即使后现代哲学没有建构,它也呈现了“真理”。在此基础上,透过后现代哲学的累累硕果,他指出,现当代文学、艺术、思想的繁荣就崛起于“边缘”,例如尼采的“超人”、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海德格尔的“烦”、福柯的“异托邦”等等。 由此,他为后现代哲学进行辩护:“反抗”带来了革命性的创见;“因循守旧”窒息了思想和活力;我们处于“什么都行”的生活状态,我们的世界认识 “支离破碎”,我们无法拒绝一个拥有一个德勒兹所谓的“精神分裂”的伦理学;个体尊严和价值,自由和活力面临着挑战和危机。

  随后,尚杰谈论了现代与后现代的暧昧关系。他解释道:波德莱尔和本雅明通过描述和解释19世纪的都市生活揭示了现代性,即区别于传统的农业社会,它具有更快的节奏、多样化的选择、更趋本质的浮夸;现代人就是“城市里的波西米亚人”,因为在现代经验是断裂的,存在是漂浮的,快乐背离“忠贞”而亲近“罪恶”。因此,德勒兹说,“游牧”是现代人的生存实况。继而,基于这一关系,尚杰又重申了思想与哲学应对、描述和揭示现代性的可行的方法——本雅明的“闲逛”与电影蒙太奇的剪辑。这二者不只是一种文字描述与电影制作的方法,也是现代性自身的显现和传达。比如快餐、广告、网络世界…… “飘起来”、 “万花筒”、“眼疾手快”等现代社会的这些突如其来的、缺少实质的潮流改变了传统的思辨的、逻辑的认知方式和行事作风。这些是思想的“疑难”,也是时代的问题。最后,他以维特根斯坦的“断想”总结了他的讲座——做一个风景的素描,在现代的原野上展示后现代哲学的不同的方向、角落与场景,贡献一个存在的全景展望。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本雅明著《巴黎,19世纪的首都》封面,该书是阐述19世纪之巴黎的经典之作,供稿单位提供)

  讲座后,张广谈了他对此次讲座的感想:尽管后现代哲学也已经成了上个世纪的哲学、哲学史的哲学,但是现实的情况却表明,现在我们处于一个更具有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时代;全球化、资本化、技术化让我们处在远比过去的2个世纪更多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中。现代性和后现代性,即使在西方社会也是一样,不仅远没有过去,反而在全面地推进,并且是以我们完全无法想象的方式在推进;这一进程不只是反传统的,相反它建立了更强大的、更全面、更深入的资本和控制系统;显然,正是由于这种强化的控制,也凸显了捍卫“边缘”的意义。因此,谈论后现代哲学不仅是对过去的一场思潮、一个时代和一次变革的追忆、反思和溯源,也是对当下现实的本质的反思,也是面向问题的理性态度和必要作为。我们处在一个空前变化的时代,这个时代同样也在召唤着人们展开更开放的、更灵活的、更长远的认知和想象。

  在问答互动环节,尚杰回答了线上师生的问题。师生的问题主要有:“追求差异的后现代哲学是否真的解构了传统的同一哲学?”、“作为非同一性的哲学后现代哲学能否提出一个规范化的伦理学,从而将自己的诉求合理化?”、“后现代哲学也具有溢出现代和后现代性,因而也可以成为揭示存在本质的普遍启蒙吗?” 尚杰回应道:较之于整体化、普遍化和时间化的传统哲学,一方面后现代哲学的确更敏锐、更精准地把握到了现代化所带来的变化和真实——全球化、技术化、商业化的现代化呈现给我们的就是一个充满着差异、变化和偶然的处境。在这种境遇下传统的、静态的、稳定的、固化的认知方式和生活伦理无力描述和说明。与之相反,立足于后现代哲学,他指出:作为一种面向问题、面向他者、面向不确定的思潮,尽管后现代哲学并不一定能即刻地,甚至根本就不能提供给化解现实各式各样的问题的方案,但是因为对人类理性的“边界”进行了解蔽,对既有的原则进行了彻底的批判,后现代哲学更体现出了哲学特有和应有的工作方式和思维品质,保留了现代社会反思和变革的可能和冲动。

  (安徽大学哲学学院 张广 王晓柯/供稿)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安徽大学爱智论坛2021-2022学年第3期主题讲座顺利举办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