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举行。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0月2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顺利举行。讲座由著名哲学家、长江学者、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主题是“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张霄教授主持。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讲座开始前,张霄介绍了主讲人姚新中的主要成就。姚新中在1985年毕业后在中国人民大学留校任教,90年代起先后在英国威尔士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做理论研究工作,主要从事比较哲学和宗教学研究,2013年回国,曾任哲学院院长。姚新中著作等身,对中西文化和哲学有深厚的研究,被誉为“文科版的施一公”。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张霄教授主持讲座

  讲座开始,姚新中首先回顾了在人大学习、引发学术兴趣的过程,从博士论文谈到西方在上世纪80年代的反思现代性浪潮。在这股浪潮中,哈贝马斯、麦金泰尔和查尔斯?泰勒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学者。姚新中认为,查尔斯?泰勒学说中有五大转向值得我们注意:哲学人类学转向、社群主义转向、普通人生活转向、伦理转向和地方性与全球性相结合的转向,1989年出版的《自我的根源》在伦理学发展史中具有重大的转型意义,对于现代人的道德困境——认同危机,所给出的答案是寻找道德的根源。

  由泰勒提出的自我问题,姚新中开始介绍中西方伦理学中的“自我观”。他首先展示了中西方部分古典文本中关于“自我”这个概念所使用的频次和含义,指出自我观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实体自我论;二是生成自我论。进而,他具体阐述了前者更为强调形而上学、认识论、心理学,突出本质、理性、经验和情感自我;后者更为重视自我是不断生成完善的过程,建构了自我修养论、自我实现论和自我超越论。姚新中指出,古今中西的伦理学对“自我”的研究有所不同,不过,两种自我观并非截然分离,当代伦理学中也呈现出统合两种自我观的倾向,如社群主义、儒家德性论、道德心理学、应用伦理学,等等。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的“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接下来,姚新中分别介绍了实体自我论和生成自我论。“实体自我论”的观点主要认为,自我或“人格”与内在心理维度相关,是内在精神状态,指向非物质的灵魂或者心灵。姚新中指出,这种实体自我有三重含义:在本体论意义上,自我是一个不变的实体,区别于或对立于外在世界;在认识论意义上,自我是思维、思想的内核,是内向和反思的;在伦理学意义上,自我是我之为我的伦理依据,承载道德意识,制定道德规则,承担行为的后果,也缔造生存的意义。这样一种三重性的实体自我,具有四个基本属性:分离性、完整性、真实性和稳定性。

 

  谈到“生成自我论”,姚新中指出,中国在这种自我观上有非常丰富的文本资源,比如孔子的“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等等。在古希腊,同样有类似的自我生成论思想: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都反映出丰富的古典哲学当中的生成自我观思想。在古典的生成自我论之外,姚新中又介绍了近现代和当代的生成自我论证,包括洛克的白板说、皮亚杰的道德认知发展理论、科尔伯格关于道德发展的三水平、六阶段理论,吉登斯的《现代性和自我认同》,以及泰勒在《自我的根源》中,反对原子化、实体的、不变的自我,强调“一个人不能基于他自身而是自我。只有在与某些对话者的关系中,我才是我……自我只存在于我所称的‘对话网络’中”。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的“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不过,在自我生成论中,有两种不同的状态:外在生成论和内在生成论。姚新中解释道,外在生成论强调自我的生成主要受到外在告诫、规训、建构等条件的影响,从而当外在生成遭到挫折就容易“内卷”或“抑郁”。相反的,在道德活动论的视域中,“我”的生成是内在的,自我生成的形式相对积极:坚信通过自我觉悟、自我认知、自我评价和自我培养,一个人可以培养出坚定、完善的自我。

  在讲座最后,姚新中对两种自我观进行了总结。他首先比较实体自我论和生成自我论两者的区别:实体自我论强调自我的本质,生成自我论更注重过程;实体自我论偏重于身心之别,生成自我论更强调身心合一、知行合一;实体自我论强调自我的个体性,生成自我论则往往强调自我的关系性;实体自我论所追求的是“实在”的自我,生成自我论则是“建构的自我”;实体自我论是“自我同一性”,强调现实性和稳定性,生成自我论是“自我一致性”,强调理想性和超越性。而在生成自我的定性上,我们可以看到所强调的四个方面:主体自我、关系自我、现代性自我和伦理自我。

  最后,从两种自我观,姚新中对一种“自我伦理学”进行了展望,他指出,“自我”是中西方哲学与伦理学的起点概念;自我是道德活动的核心;自我是美好生活的建造者。从这种“自我伦理学”出发,他认为,没有自我以及对自我的意识和反思就没有哲学,道德心理学与实验伦理学都是基于“自我”这一基石之上;自我性与道德是难分的;我们通过文明互鉴,通过自我观的确立和共识,实现不同自我观的良性互动,达成共识,以确保人类的自我得以真正地实现。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图为答疑互动环节学生提问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图为答疑互动环节学生提问

  在答疑互动环节,线上线下的观众踊跃提问,场上氛围非常热烈。姚新中就“自我建构过程中如何防止走向偏执”、“中西方不同的传统政治秩序和自我观之间的联系”、“自我生成朝向好方向的依据”、“生成自我能否在与环境的较量中胜出”、“儒家的自我是更多强调传统性还是交往性”、“内圣外王是否是内在自我和外在自我的统一”等六个问题做出了回答。整场讲座持续了两小时,姚新中以扎实的中西方伦理学功底、对自我概念的进行了清晰剖析和深刻解读,对生成自我这一观点的精辟论述,给观众以比较哲学的洗礼,观众纷纷表示收获颇丰。

  本次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展开,线下地点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一楼1302教室,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洪博文/供稿)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举行。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举行。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0月2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顺利举行。讲座由著名哲学家、长江学者、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主题是“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张霄教授主持。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讲座开始前,张霄介绍了主讲人姚新中的主要成就。姚新中在1985年毕业后在中国人民大学留校任教,90年代起先后在英国威尔士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国王学院做理论研究工作,主要从事比较哲学和宗教学研究,2013年回国,曾任哲学院院长。姚新中著作等身,对中西文化和哲学有深厚的研究,被誉为“文科版的施一公”。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张霄教授主持讲座

  讲座开始,姚新中首先回顾了在人大学习、引发学术兴趣的过程,从博士论文谈到西方在上世纪80年代的反思现代性浪潮。在这股浪潮中,哈贝马斯、麦金泰尔和查尔斯?泰勒都是非常有影响力的学者。姚新中认为,查尔斯?泰勒学说中有五大转向值得我们注意:哲学人类学转向、社群主义转向、普通人生活转向、伦理转向和地方性与全球性相结合的转向,1989年出版的《自我的根源》在伦理学发展史中具有重大的转型意义,对于现代人的道德困境——认同危机,所给出的答案是寻找道德的根源。

  由泰勒提出的自我问题,姚新中开始介绍中西方伦理学中的“自我观”。他首先展示了中西方部分古典文本中关于“自我”这个概念所使用的频次和含义,指出自我观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实体自我论;二是生成自我论。进而,他具体阐述了前者更为强调形而上学、认识论、心理学,突出本质、理性、经验和情感自我;后者更为重视自我是不断生成完善的过程,建构了自我修养论、自我实现论和自我超越论。姚新中指出,古今中西的伦理学对“自我”的研究有所不同,不过,两种自我观并非截然分离,当代伦理学中也呈现出统合两种自我观的倾向,如社群主义、儒家德性论、道德心理学、应用伦理学,等等。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的“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接下来,姚新中分别介绍了实体自我论和生成自我论。“实体自我论”的观点主要认为,自我或“人格”与内在心理维度相关,是内在精神状态,指向非物质的灵魂或者心灵。姚新中指出,这种实体自我有三重含义:在本体论意义上,自我是一个不变的实体,区别于或对立于外在世界;在认识论意义上,自我是思维、思想的内核,是内向和反思的;在伦理学意义上,自我是我之为我的伦理依据,承载道德意识,制定道德规则,承担行为的后果,也缔造生存的意义。这样一种三重性的实体自我,具有四个基本属性:分离性、完整性、真实性和稳定性。

 

  谈到“生成自我论”,姚新中指出,中国在这种自我观上有非常丰富的文本资源,比如孔子的“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等等。在古希腊,同样有类似的自我生成论思想: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都反映出丰富的古典哲学当中的生成自我观思想。在古典的生成自我论之外,姚新中又介绍了近现代和当代的生成自我论证,包括洛克的白板说、皮亚杰的道德认知发展理论、科尔伯格关于道德发展的三水平、六阶段理论,吉登斯的《现代性和自我认同》,以及泰勒在《自我的根源》中,反对原子化、实体的、不变的自我,强调“一个人不能基于他自身而是自我。只有在与某些对话者的关系中,我才是我……自我只存在于我所称的‘对话网络’中”。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系姚新中教授主讲的“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不过,在自我生成论中,有两种不同的状态:外在生成论和内在生成论。姚新中解释道,外在生成论强调自我的生成主要受到外在告诫、规训、建构等条件的影响,从而当外在生成遭到挫折就容易“内卷”或“抑郁”。相反的,在道德活动论的视域中,“我”的生成是内在的,自我生成的形式相对积极:坚信通过自我觉悟、自我认知、自我评价和自我培养,一个人可以培养出坚定、完善的自我。

  在讲座最后,姚新中对两种自我观进行了总结。他首先比较实体自我论和生成自我论两者的区别:实体自我论强调自我的本质,生成自我论更注重过程;实体自我论偏重于身心之别,生成自我论更强调身心合一、知行合一;实体自我论强调自我的个体性,生成自我论则往往强调自我的关系性;实体自我论所追求的是“实在”的自我,生成自我论则是“建构的自我”;实体自我论是“自我同一性”,强调现实性和稳定性,生成自我论是“自我一致性”,强调理想性和超越性。而在生成自我的定性上,我们可以看到所强调的四个方面:主体自我、关系自我、现代性自我和伦理自我。

  最后,从两种自我观,姚新中对一种“自我伦理学”进行了展望,他指出,“自我”是中西方哲学与伦理学的起点概念;自我是道德活动的核心;自我是美好生活的建造者。从这种“自我伦理学”出发,他认为,没有自我以及对自我的意识和反思就没有哲学,道德心理学与实验伦理学都是基于“自我”这一基石之上;自我性与道德是难分的;我们通过文明互鉴,通过自我观的确立和共识,实现不同自我观的良性互动,达成共识,以确保人类的自我得以真正地实现。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图为答疑互动环节学生提问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图为答疑互动环节学生提问

  在答疑互动环节,线上线下的观众踊跃提问,场上氛围非常热烈。姚新中就“自我建构过程中如何防止走向偏执”、“中西方不同的传统政治秩序和自我观之间的联系”、“自我生成朝向好方向的依据”、“生成自我能否在与环境的较量中胜出”、“儒家的自我是更多强调传统性还是交往性”、“内圣外王是否是内在自我和外在自我的统一”等六个问题做出了回答。整场讲座持续了两小时,姚新中以扎实的中西方伦理学功底、对自我概念的进行了清晰剖析和深刻解读,对生成自我这一观点的精辟论述,给观众以比较哲学的洗礼,观众纷纷表示收获颇丰。

  本次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展开,线下地点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一楼1302教室,线上通过腾讯会议、B站同步直播。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洪博文/供稿)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2021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网合办的“哲学的殿堂——2021年度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名家讲座系列”第四讲举行。讲座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进行。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哲学名家讲座]姚新中:中西伦理学的两种自我观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