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内世界模型”:脑科学基础上的”意识”问题哲学解说

The World-Model within Brain:Interpretation of Consciousness Based on the Brain Science

  作者简介:方圆,哲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方向:认知科学哲学与心灵哲学,E-mail:504892097@qq.com。北京 100049

  原发信息:《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5期

  内容提要:将对意识问题的讨论落实在以安东尼·达马西奥、杰拉尔德·埃德尔曼、弗朗西斯·克里克为主的脑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之上,并在哲学方面参照哲学家托马斯·梅青格尔对“现象型自我模型”的解说,通过对梦、麻醉、精神病学的脑科学研究结论的分析,在哲学层面上对传统的“意识”问题进行重新界说。从而指出意识的实质乃是“脑内世界模型”,即被大脑构造出来的关于外在世界的虚拟内在图景。

  In this age of science,we have concluded that a human is a biological organism,a result of biological evolution.The idea of consciousness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is utterly different from the traditional philosophy.Based on the views of neuroscientist (eg.Antonio Damasio,Gerald Edelman,Francis Crick) and philosopher Thomas Metzinger (The Phenomenal Self-Model),this thesis will re-examine the notion of “consciousness” by analyzing results from the researches on dream,anesthesia and psychiatry in brain science and debunk the traditional notion of consciousness by putting forward an idea called “The World-Model Within Brain”.

  关键词:脑内世界模型/意识/脑科学/world-model within brain/consciousness/brain science

 

  本文旨在以当今时代脑科学研究结论为基础,在哲学层面回答“意识是什么”这一问题,并试图给出一种在科学与哲学层面相互融通的关于意识的解释。对此,笔者将以达马西奥(Antonio Damasio)、埃德尔曼(Gerald Edelman)、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等当代脑科学家对意识的研究结论为依据,并结合麻醉、梦境、精神分裂症等现象,对“意识”问题作出一种较为凝练的解说。从而说明大脑是一个物理系统,“意识”则是大脑这个物理系统对信号进行整合的一种高阶形式,这种形式对于这个物理系统本身而言,构建出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在对托马斯·梅青格尔(Thomas Metzinger)的“现象型自我模型”(The Phenomenal Self-Model)理论进行参照的基础上,笔者将意识这种脑表征的高阶形式定义为“脑内世界模型”(The World-Model Within Brain)。本文对意识的这种谈论方式,与传统心灵哲学中某些对“意识”问题解说模式之间的区别则是,它避免了把意识与大脑进行割裂之后,再去调和二者关系的做法。从而在人脑这个物理系统内部,把物理现象与心灵现象进行了贯通。

  一、大脑表征一个物理对象的过程

  让我们先来对大脑的表征①过程做出说明。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把这一过程按逻辑上的先后顺序进行拆分,是为了更好地阐述问题,以说明大脑是如何通过对各种信号的同步加工,来对环境进行表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物理过程能够在现实中按下述步骤进行分解。

  假定现在环境中有一个将会被大脑表征为树的物理对应物X,大脑对X的表征将以如下过程进行:

  1.信号转换。在一个人(即某个有机体)面前有一个物体X,物体X反射的光线以光信号的形式进入人的眼睛,这些光经过眼部的角膜、瞳孔、晶状体、玻璃体等,汇聚到视网膜上。在这个过程之中,发生了信号转换,光信号被转换成了电信号。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与眼部细胞发生关联的是物体X所反射的光信号,而不是物体X本身以某种形式进入了人的眼睛。亦即是说,并不是人看见了某物,就是跟某物发生了一种直接关联。大脑对物体的视觉表征方式是间接的,是通过表征物体所反射的光信号来实现的。接下来,视网膜中的神经元对信息进行加工整合后,再将电信号通过神经元化学突触之间的活动向脑部的外膝体(lateral geniculate nucleus)进行传递。

  2.身体反应。身体对该物体做出的反应同时发生,它是以身体调节的形式来实现的,由身体不同的肌肉结构以及前庭系统共同完成。在眼球接受光信号的过程中,眼球位置的肌肉以及控制头部、颈部以及躯干的肌肉在同时进行调节。

  更重要的是,有机体由该对象所引起的情绪反应相关信号,也会一并得到加工和传递,这个过程会伴随着内脏平滑肌的变化。

  情绪并非像传统哲学所认为的那样,是与理性相对的感性,是一种多余的心理能力。各类脑损伤研究表明,情绪和感受是进行正常推理和认知的重要机制,是与生物调节相关的神经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②并且,它是以一种不为生物体察觉的方式在起作用的。亦即是说,表面上那些看起来动机不明的行为及判断,是由情绪造成的,情绪与内脏的自主性变化是一体的。

  3.刺激引起脑的整体性反应。有机体对环境的反应具有整体性,并且脑对某一刺激输入的反应也具有整体性。

  有机体对环境反应的整体性意味着,有机体对一个客体进行表征,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大脑处理视觉信号本身的过程,而是有机体进行整体调节的过程。身体调节信号是与视觉信号融贯为一体的,并不存在脑对某一感官的单一知觉信号加工,如纯粹的视觉信号加工或纯粹的听觉信号加工。

  脑对刺激反应的整体性意味着,信号加工的过程就是脑重新整合自身的过程。对某物体刺激相关信息的记忆提取,内容不仅包含与该物体相关的颜色、形状或声音,还包括对情绪和身体反应的倾向。③而对一个事物或概念的激活涉及到的是大脑整体的链接模式,其中有一些核心区域。总之,任何一个成分的激活均来自于脑系统整体的重新激活和信息重整。这正如埃德尔曼所言的:“外来信号所含有的信息并不就是那个信号本身,而在于这个信号是如何造成已有的神经系统中的内部信号进行重新配置的。”④这也就意味着,脑从多变的环境中选择了部分信息进行表征,而对于这些信息的表征过程其实是脑系统重新建构自身的整体性过程。

  在一系列信号都得到综合处理之后,来自环境的刺激才能被表征为意识中的场景,比如说物体X会被表征为一棵树。由此可见,脑是靠把与一个物体刺激相关的所有神经模式都聚集在一起,才得以完成对一个物体的正常识别的。

  如果某个脑区受到损害,就会致使外界的信号输入无法得到大脑整体性正常加工。由脑的部分机能为基础所整合出来的新的整体性机能,并不是这些局部机能的叠加,这种整体性特征是局部内在有机融贯而成的,在此意义上而言,整体并不可被还原为部分。在脑损伤发生后,脑损伤部分的信息不能被有效整合入脑的整体过程中,便使整体得到了改变,这就会导致不能正常识别事物,即失认症(agonosia)的发生。失认症指的是视觉、听觉或躯体感觉的信号输入正常时,脑不能正常对输入的信号进行整合的情况。比如说,在“统觉失认症”(apperceptiveagnosia)案例中,一个梭状回区域损害的病人,无法正常进行面孔识别,只能靠对一些特征的猜测来识别周围的人。⑤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脑内世界模型”:脑科学基础上的”意识”问题哲学解说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