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亮/陈艳:大数据技术的本体分析

The Ontological Analysis of Big Data Technology

  作者简介:李君亮(1975- ),男,江西南康人,广西民族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分析哲学等,E-mail:lijunliang1975@163.com;陈艳(1977- ),女,湖南湘潭人,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数学哲学、数学应用、数理逻辑等,E-mail:79593434@qq.com。崇左 532200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811期

  内容提要:本体指的是存在或存在之存在,又可称之为是或是之所是。数据作为给定的、已完成的事实是大数据技术“是之所是”的基本质料。技术让作为大数据技术“是之所是”基本质料的数据说话,是大数据技术“是之所是”的形式、动力和目的。关系才是大数据技术的“是之所是”。关系作为大数据技术的“是之所是”具有客观性和确定性,这就满足了本体论配置的可寻性原则。

  Ontology refers to being or means to be.As given things,data are the basic materials of the being of big data technology.Technology makes the data talk and it is the form,motivation and purpose of the being of the big data technology.Relationship is the being of the big data technology.As the being of big data technology,relationship is objective and affirmative,which satisfies the discoverability principle of ontological configuration.

  关键词:大数据技术/本体/数据/技术/关系/Big data technology/Ontology/Data/Technology/Relationship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项目编号:15YJCZH015),广西民族师范学院校级科研项目(项目编号:2018YB021)。

 

  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给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观念带来了最为深刻的变革,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也使学界展开了对于大数据技术认识论、知识学的深入探讨,如吕乃基《大数据与认识论》一文对大数据认识主体和对象、认识过程、认识结果、认识论依据等的深刻阐述,苏玉娟等对大数据知识表征的社会建构、确证问题、机制及其意义、大数据知识实现的维度、大数据知识的相关伦理问题等展开的系列讨论,吴信东等构建的大数据生成大知识的BigKE工程模型。[1]-[7]学界对大数据本体论的讨论也已经展开,如刘红在《大数据的本体论探讨》一文中将大数据看作是本体上对于“万物源于数”的思想的回归,[8]但该文并未对大数据或大数据技术的本己本体进行追问;段伟文《大数据知识发现的本体论追问》一文关于大数据时代知识发现预设的本体考察,在该文中,段伟文提出在知识发现视野下大数据预设的本体不过是世界的数据化表象,在这表象下,大数据的本体实际上自我隐匿了,因此他提出要从多元主义、诠释学和能动实在论等进路追问大数据的真实本体。[9]那么,大数据技术本身的本体究竟是什么?我们又该如何揭蔽大数据技术数据化表象背后隐匿的真实本体,本文将从对本体论内涵的分析出发,努力揭示出大数据技术隐匿着的真实本体。

  一、本体论的内涵分析

  哲学的发生是从本体论开始的,虽然近代发生了哲学讨论的认识论转向,但直到今天,本体论依然是哲学最重要的基本论域之一,本体依然是哲学最为重要的基本概念。那么,什么是本体?什么又是本体论?

  本体论(ontology)一词是由17世纪的德国经院学者郭克兰纽(R.Goclenius)首先使用的,该词由onto和ology这两个拉丁词根构成,onto相当于英语to be或being,即“是”或“存在”,ology表示“学问”或“学说”的意思。因此,本体论简单地说就是关于存在以及存在之所以存在的学说。由于onto意为“是”或“存在”,所以又经常将本体论称为是论或存在论。

  哲学与近现代科学不同——科学是通过研究现象发现事物运动变化的根本规律,即通过现象看本质;哲学则是研究本质的本质,即事物之是,to be或being。最早提出to be,being——即存在或是的是古希腊贤哲巴门尼德,他说“……存在(或是)……是说服之路(因为有真理相随)/一条路……因为对于思想和对于存在是同一件事”[10]。在这段以女神口吻说出的话语中,巴门尼德提出了既可以作为实义动词理解的“存在”,也可以作为系动词解读的“是”。

  “存在”或“是”之所以成为本体,即成为哲学的基本追问对象,这和古希腊语以及由古希腊语逐渐发展起来的西方拉丁语系的表达密切相关。在西方语言的表述中,其基本的语言表达结构是“主语(S)+谓语(P)”,即在表达中总是主语去“存在”或“是”,即使主语省略,to be或being却不可或缺,而to be或being实际上暗示着主语的存在,这也就是蒯因所说的“本体论的承诺”。这样的语言表达结构实际上揭示了人类对一种确定性、规定性的诉求,因此,当我们对这种确定性、规定性进行追问时,本体即to be或being就成为主语了——亚里士多德是将to be,being作为主语的肇始者。本体作为“存在”或“是”,本体论也就被称为“存在论”或“是论”了。

  当然,在古代汉语中没有“本体论”一词,但有“本根论”或“道论”,“本根”或“道”指称的是一切皆从之而出又回归其中的那个东西,这指的实际上也就是古希腊哲学中的那个“本体”。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自然界的运动变化规律有物理学来研究,生命运动变化规律有生物学来研究,地理运动变化规律有地理学来研究,等等。而物理学背后的元在则由元物理学(metaphysics)即形而上学来研究,因此,自亚里士多德而后,形而上学即是本体论。但是到了中世纪,to be,being的问题被交给了上帝,古希腊哲学与基督教神学的合流形成了经院哲学这一奇特的哲学形式,这个时候——直到郭克兰纽,形而上学成了哲学的代名词,本体论、宇宙论、目的论、神学世界观,这些都被囊括在了形而上学中。近代科学兴起后,天文学接管了宇宙论,目的论重新由物理学、生物学等接管,神学世界观则被拉下神坛并逐渐发展为近现代宗教哲学,于是郭克兰纽在17世纪提出ontology一词取代形而上学中最哲学之部分,即取“本体论”之意。

  由上述可见,本体即存在或是,又是存在之存在或是之所是;本体论即存在论或是论,是关于存在或是,又是存在之存在或是之所是的学说。

  那么,大数据技术之存在或之所是是什么?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李君亮/陈艳:大数据技术的本体分析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