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一个封闭的、以最后真理为其终点的体系;它只是研究人类发展过程的科学方法

德国思想家梅林在其著作《保卫马克思主义》中提出的关于唯物史观的开放性和方法论意义的观点。针对资产阶级学者将历史唯物主义污蔑为“任意的历史结构”、“死板的公式”的论点,梅林反驳说:“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一封闭的、以最后真理为终点的体系;它只是研究人类发展过程的科学方法。”梅林认为,正如马克思、恩格斯两位唯物史观的创始人一直主张的那样,历史唯物主义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不是可以赖以剪裁各种历史事实的现成公式。它对待每一个历史时期和每一个历史问题,都不带任何预先的假定,而是从客观事实出发,实事求是地对它进行从基础到最上层的研究,从它的经济结构一直向上研究到它的精神观念,唯有如此,才能得出符合实际的科学结论。历史唯物主义不是也不应该是一个封闭的、一经生成便恒定不变的、最后的结论或者绝对真理体系,它只是从人类社会生活这一无可争辩的事实出发,研究人类发展过程的科学方法,它将随着社会实践的过程不断地得以丰富和发展。“只要把唯物主义的历史研究当作模板来滥用,——这也已经有过了,——它就会像一切历史观的模板一样导致到同样的颠倒是非。”梅林的这种观点,总体而言,无疑是深得马克思主义历史辩证法的精髓,是相当精辟和深刻的,无论在当时还是其后都具有不容忽视的理论意义。但是,梅林将历史唯物主义,实际上亦即将整个的作为世界观与方法论之有机统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仅仅视为一种研究人类发展过程的方法,似不无偏颇之处。后来,卢卡奇亦提出了与此极为相近的观点 ,其渊源或在于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历史唯物主义并不是一个封闭的、以最后真理为其终点的体系;它只是研究人类发展过程的科学方法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