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上帝还是不信上帝:分析式和启发式决策的解释

Believing in God or Not:The Explanations from Analytic and Heuristic Decision Models

  作 者:江程铭/杨舒雯/陈俊芳/李纾

  作者简介:江程铭(1975- ),男,浙江宁波人,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副教授。杭州 310023;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方向为行为决策,E-mail:jiangchengming@zjut.edu.cn;杨舒雯(1994- ),女,山西临汾人,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生。北京 100101;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研究方向为行为决策,E-mail:yangsw@psych.ac.cn。北京 100049;陈俊芳(1992- ),女,河南扶沟人,中国科学院心理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所研究生。北京 100101;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研究方向为行为决策,E-mail:chenjf@psych.ac.cn。北京 100049;李纾,通讯作者(1956- ),男,福建福州人,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北京 100101;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研究方向为行为决策,E-mail:lishu@psych.ac.cn。北京 100049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通讯》第201810期

  内容提要:信教还是不信教?这是一个决策问题。行为决策的两类基本理论模型(分析式系统和启发式系统)都尝试着对这个问题进行解释。期望价值理论(属于分析式系统)产生于对“帕斯卡的赌注”的分析;齐当别抉择模型(属于启发式系统)被用于解释为什么“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这两类模型用决策科学的语言,将信不信宗教问题简化为可证伪的选择问题。其审题的不同视角,反映了期望家族理论与启发式家族理论之间的碰撞。

  As a popular cultural and psychological phenomenon,religion has a great influence on society as well as on individuals.Two different theories of decision making,namely,analytic and heuristic models which are based on rationality and intuition respectively,can both account for religion belief.The expected value theory,which is one of the analytic models,was developed to analyze Pascal’s Wager argument,whereas the equate-todifferentiate theory as one of the heuristic models,was employed to analyze the Bible’s explanation for religious belief-“It is easier for a camel to go through the eye of a needle than for a rich man to enter into the kingdom of God”.In the expected value theory,the option with the maximized expected value is chosen; while in the equate-to-differentiate theory,choice behavior is modeled as a process in which the individual equates differences between alternatives on one dimension,but differentiates another one-dimensional difference as the determinant of the final choice.The question of believing in God or not has been described by both models as a simple risky choice using a scientific language.In the process of deepening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question,conditional hypotheses proposed by both models were further tested and developed.Future research needs to be improved by considering the effects of various utilities on religious belief choice and more evidence and more valid methods are needed to distinguish the two different theories of decision makin

  关键词:宗教信仰/分析式决策/启发式决策/期望价值理论/齐当别抉择模型  Religious belief/Analytical decision/Heuristic decision/Expected value models/Equate-to-differentiate theory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31471005;71761167001),中国科学院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自主研究课题项目(项目编号:Y5CX052003)。

 

  全世界约有68%(46亿)人口,[1]中国约有25%(3亿)人口信仰宗教。[2]宗教作为普遍的文化现象影响社会生活的多个层面;作为常见的心理现象作用于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但是宗教的普遍性在不同的国家,甚至同一国家的不同地区又存在着显著差异。比如,宗教信仰比例最高的国家埃及,每100人有99人信教,而最低的瑞典,每100人只有16人信教。美国信教比例最高的密西西比州每100人有88人信教,而最低的佛蒙特州每100人中只有44人信教。[1]

  为什么有些人信教,而有些人不信教?

  长期以来,学者对宗教的功能和意义争执不一。进化论学者认为,宗教之所以如此普遍,是因为其适应性的功能。他们认为宗教能够培养道德,促进社会凝聚力和群体生存能力。很多研究证据支持这种适应性的观点,比如研究显示信仰主流宗教的人比一般人群活得更久,具有更低的心脏病发病率,更低的血压和更强的免疫力。[3],[4]有研究甚至认为,缺少信仰对健康的危害如同40年每天不断地抽一包烟。[3]

  研究亦发现宗教的益处不局限于生理上,而且体现于心理和情绪上。比如,信教人群的药物滥用率,酒精成瘾率,离婚率和自杀率要远低于一般人群;信教人群患抑郁和焦虑的比率更低,即使有此症状也恢复得更快。[3],[4]而其它的一些实验研究也发现某些特殊的宗教实践具有积极的心理效果,比如信教个体通过打坐、祈祷和参加宗教仪式可以显著地减少焦虑和抑郁感,提高自尊,改善人际关系和更积极地面对生活。[5]

  无神论者则持完全相反的观点,比如弗洛伊德认为宗教是一种普遍的强迫神经症。[6]当代学者理查德·道金斯(R.Dawkins)也认为宗教是危险的无知。他曾经在英国发起过无神论的宣传,在800辆公交车上做平面广告——“也许没有上帝”。[7]美国精神疾病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直至1994年,还把“强烈的宗教信仰”列为心理疾病。

  在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度,是否信教是个体的自由选择。对个体而言,在信与不信之间作抉择,则是个决策问题。在决策的理论界,很早便有学者从决策分析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分析。

  一、什么是决策

  决策可理解为从多个选项中选择一个选项的过程,是人类高级的心理活动。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几乎从未停止过做决策,小至选择观看哪场球赛;大至选择从事哪种职业。在多数情况下,我们的决策具有不确定性,比如是否出游要依赖于明天的天气。假设气象预报预测有50%的概率下雨,如果我们选择出游,有50%的可能会被淋到;而如果选择不出游,又有50%的可能错过好天气。像这种决策,我们称之为风险决策;即决策者不能完全确定未来情况、但可以确知各种选择后果及其概率下的决策。以进化心理学的观点,人类为了满足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必须对不同风险或不确定的选项进行权衡和选择。

  在行为决策的研究中,一些研究者相继提出了双系统模型以对风险决策进行解释:基于理性(rationality)的分析式系统(analytic system)和基于直觉(intuition)的启发式系统(heuristic system)。[8]分析式系统依赖于理性,主要基于规则进行串行(serial)加工,因而需要占用较多的心理资源,并且加工速度慢;然而分析系统不易受刻板印象、背景相似性等偏见或情景因素的干扰。应用分析式系统,我们不仅能意识到加工结果而且还能意识到加工过程。启发式系统则依赖于直觉,并行(parallel)加工,因而不需要占用或仅占用很少的心理资源,并且加工速度较快,反应自动化;但是容易受刻板印象、背景相似性等偏见或情景因素的干扰。应用启发式系统,我们仅能意识到其加工结果而非加工过程。而这似乎是人们决策时的常态。

  但是,鲜有人会联想到,风险决策的两派理论都曾经试图将自己的决策模型应用于分析和解释我们为什么信仰上帝。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信上帝还是不信上帝:分析式和启发式决策的解释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