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蕴含与情境关涉

  问题蕴含与情境关涉

  ——杜威探究理论的科学实践哲学意义

  Problem Implication and Situational Relevance:On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 of Dewey’s Inquiry Theory

 

  作者简介:刘敏(1977- ),女,内蒙古巴彦淖尔人,哲学博士,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科学哲学与科学问题学;董华(1973- ),江苏盐城人,管理学博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科学哲学,STS,公共管理。南京 210000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研究》第20197期

  内容提要:探究理论是杜威科学哲学观的基石,其中蕴含了杜威科学哲学的主题——“科学的逻辑”(scientific logic),也蕴含了杜威独特的问题观。杜威认为科学研究起源于不确定性所导致的认知困境,探究是为了解除困惑。但杜威探究理论的本质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明确问题。科学问题是特殊情境的产物,情境和实践判断决定了科学问题的提出方式及解答方向。探究的过程,是通过调整行动者(human agent)和情境之间的关系使问题明确。杜威科学观具有重要的科学实践哲学意蕴。

  The theory of inquiry was the cornerstone of Dewey’s philosophy of science,and the theme of Dewey’s philosophy of science was “scientific logic”,in which Dewey’s peculiar view of problem was contained.Dewey believed that scientific research was originated from the cognitive dilemma caused by uncertainty.The essence of inquiry was to relieve the confusion.But the essence of Dewey’s inquiry theory was not to solve problems,but to clarify them.Scientific questions are the product of special situations.Situations and practical judgments determine the way to put forward scientific problems and the direction to solve them.The process of inquiry is to clarify the question by adjust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human agent and the situation.There are important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s in Dewey’s view of science.

  关键词:探究理论/杜威/问题观/情境/科学实践哲学/inquiry theory/Dewey/view of problem/situation/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s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科学问题的生成与进化机制研究”(14BZX116),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问题哲学研究”(18ZDA026)。

 

  一、未被重视的杜威科学哲学观

  约翰·杜威(John Dewey)作为实用主义的集大成者,主要以其哲学、教育学、伦理学等理论,以及民主思想著称于世,而其科学哲学与科学方法论方面的成就却鲜被关注。

  事实上,正如当代美国学者马修·布朗(Matthew J.Brown)①所言,“杜威的职业生涯不仅起步于一个哲学家,而且起步于一个对方法论感兴趣的执业科学家(practicing scientist)”[1]259。然而,布朗认为,当代的科学哲学家,几乎没有人从事杜威的科学哲学理论研究,而杜威逻辑学的研究者们也鲜有研究其科学哲学思想的。布朗认为,事实上,杜威的逻辑理论为科学哲学提供了重要资源,杜威在《哲学的改造》、《经验与自然》、《确定性的追求》、《实验逻辑》、《人的问题》等许多重要论著中都直接谈及对科学的看法与研究。

  杜威科学观也受到其女儿珍妮·杜威(Jane Dewey)的影响。珍妮·杜威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家和物理化学家,她曾经受教于玻尔(N.H.D.Bohr)和海森堡(W.K.Heisenberg),并成为量子光学的先驱。珍妮对父亲杜威在科学方面的影响,可以从杜威晚期作品的参考文献中对量子物理学家如海森堡和狄拉克(P.A.M.Dirac)等文章的引用看出,这些作品如《确定性的寻求》、《逻辑》、《时间与个人》等。②

  有趣的是,尽管当今的哲学家不把杜威看作是科学哲学家,“但是在20世纪的前30年,科学哲学大概是杜威声誉中最重要的方面”[2]。杜威的科学哲学理论曾被很多哲学家提及并引用,如赖欣巴哈(Hans Reichenbach)1939年发表的“杜威的科学理论”[3];霍克(Sidney Hook)1950年发表的“约翰·杜威:科学哲学家和自由”[4];内格尔(Ernest Nagel)1950年发表的“杜威的自然科学理论”[5]等等。杜威研究者马修·布朗认为,杜威评论者常常曲解了杜威理论,特别是其在科学哲学方面的深远意义。笔者认为,杜威的理论对于近几年来国外从事“科学实践”(science in practice)的科学哲学家具有特别的价值与贡献。

  本文在科学哲学视域下,立足杜威的探究理论,研究杜威的探究模式对科学问题的关注、情境对科学问题生成的意义、科学问题提问方式的情境关涉等问题,并初步探析杜威科学观的科学实践哲学意义。

  问题蕴含与情境关涉

  ——杜威探究理论的科学实践哲学意义

  Problem Implication and Situational Relevance:On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 of Dewey’s Inquiry Theory

 

  作者简介:刘敏(1977- ),女,内蒙古巴彦淖尔人,哲学博士,东南大学哲学与科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科学哲学与科学问题学;董华(1973- ),江苏盐城人,管理学博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科学哲学,STS,公共管理。南京 210000

  原发信息:《自然辩证法研究》第20197期

  内容提要:探究理论是杜威科学哲学观的基石,其中蕴含了杜威科学哲学的主题——“科学的逻辑”(scientific logic),也蕴含了杜威独特的问题观。杜威认为科学研究起源于不确定性所导致的认知困境,探究是为了解除困惑。但杜威探究理论的本质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明确问题。科学问题是特殊情境的产物,情境和实践判断决定了科学问题的提出方式及解答方向。探究的过程,是通过调整行动者(human agent)和情境之间的关系使问题明确。杜威科学观具有重要的科学实践哲学意蕴。

  The theory of inquiry was the cornerstone of Dewey’s philosophy of science,and the theme of Dewey’s philosophy of science was “scientific logic”,in which Dewey’s peculiar view of problem was contained.Dewey believed that scientific research was originated from the cognitive dilemma caused by uncertainty.The essence of inquiry was to relieve the confusion.But the essence of Dewey’s inquiry theory was not to solve problems,but to clarify them.Scientific questions are the product of special situations.Situations and practical judgments determine the way to put forward scientific problems and the direction to solve them.The process of inquiry is to clarify the question by adjust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human agent and the situation.There are important significance of 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s in Dewey’s view of science.

  关键词:探究理论/杜威/问题观/情境/科学实践哲学/inquiry theory/Dewey/view of problem/situation/philosophy of scientific practices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科学问题的生成与进化机制研究”(14BZX116),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问题哲学研究”(18ZDA026)。

 

  一、未被重视的杜威科学哲学观

  约翰·杜威(John Dewey)作为实用主义的集大成者,主要以其哲学、教育学、伦理学等理论,以及民主思想著称于世,而其科学哲学与科学方法论方面的成就却鲜被关注。

  事实上,正如当代美国学者马修·布朗(Matthew J.Brown)①所言,“杜威的职业生涯不仅起步于一个哲学家,而且起步于一个对方法论感兴趣的执业科学家(practicing scientist)”[1]259。然而,布朗认为,当代的科学哲学家,几乎没有人从事杜威的科学哲学理论研究,而杜威逻辑学的研究者们也鲜有研究其科学哲学思想的。布朗认为,事实上,杜威的逻辑理论为科学哲学提供了重要资源,杜威在《哲学的改造》、《经验与自然》、《确定性的追求》、《实验逻辑》、《人的问题》等许多重要论著中都直接谈及对科学的看法与研究。

  杜威科学观也受到其女儿珍妮·杜威(Jane Dewey)的影响。珍妮·杜威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家和物理化学家,她曾经受教于玻尔(N.H.D.Bohr)和海森堡(W.K.Heisenberg),并成为量子光学的先驱。珍妮对父亲杜威在科学方面的影响,可以从杜威晚期作品的参考文献中对量子物理学家如海森堡和狄拉克(P.A.M.Dirac)等文章的引用看出,这些作品如《确定性的寻求》、《逻辑》、《时间与个人》等。②

  有趣的是,尽管当今的哲学家不把杜威看作是科学哲学家,“但是在20世纪的前30年,科学哲学大概是杜威声誉中最重要的方面”[2]。杜威的科学哲学理论曾被很多哲学家提及并引用,如赖欣巴哈(Hans Reichenbach)1939年发表的“杜威的科学理论”[3];霍克(Sidney Hook)1950年发表的“约翰·杜威:科学哲学家和自由”[4];内格尔(Ernest Nagel)1950年发表的“杜威的自然科学理论”[5]等等。杜威研究者马修·布朗认为,杜威评论者常常曲解了杜威理论,特别是其在科学哲学方面的深远意义。笔者认为,杜威的理论对于近几年来国外从事“科学实践”(science in practice)的科学哲学家具有特别的价值与贡献。

  本文在科学哲学视域下,立足杜威的探究理论,研究杜威的探究模式对科学问题的关注、情境对科学问题生成的意义、科学问题提问方式的情境关涉等问题,并初步探析杜威科学观的科学实践哲学意义。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问题蕴含与情境关涉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