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大学“任之讲堂”第21期举办

山西大学“任之讲堂”第21期举办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1月16日,北京大学哲学系韩水法教授应邀在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任之讲堂”作“汉语—思想秩序”的线上主题报告。此次报告是“任之讲堂”第21期,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江怡教授担任主持。

  讲座开始,江怡对韩水法的研究领域作了简要介绍。韩水法是国内知名哲学学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汉语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副理事长,德国图宾根大学哲学学院政治哲学所通讯研究员。主要领域包括康德哲学、政治哲学、韦伯理论,当代中国思想。他的著作包括《批判的形而上学》、《正义的视野》、《大学与学术》、《韦伯》等,译著有《社会科学方法论》、《民主与资本主义》、《实践理性批判》。

  汉语哲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正在从各个方面和层次迅速展开。2016年5月,韩水法借北京大学“黉门对话”召集了大陆首次“汉语哲学”论坛;同年6月,复旦大学召开了“两岸三地‘汉语哲学’论坛”。

  在此次讲座中,韩水法分了三个部分探讨了汉语哲学。第一部分讨论广义的汉语哲学和狭义的汉语哲学的区分;第二部分讨论语言和思想的关系;第三部分讨论汉语-思想秩序。

  韩水法将汉语哲学分为广义汉语哲学和狭义汉语哲学。广义的汉语哲学是指以汉语为语言载具的哲学活动,包括思维和表达。狭义的汉语哲学是相对于广义的汉语哲学而言的,它是指以汉语为语言载具的哲学活动因其语言的特性而生发的哲学研究。

  韩水法援引语言学家多伊彻 、认知科学家侯世达和分析哲学家克里普克的观点和理论,探讨了语言结构、语言差异与翻译应对、语言秩序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在多伊彻看来,“语言确实深入地反映文化差异,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可靠科学研究,以确凿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母语会影响我们思考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他强调语言载具对人们看待世界和思考世界起了某种强制功能。侯世达关注了不同语言在表达同一思想时所表现的语言的同一性和差异性问题,提出“浅层忠实”和“深层忠实”概念来处理两种语言翻译之间的障碍,但这并不能够消除不同语言在表达意义上的重要差异,从而面临理想意义的困境。克里普克提出了命名的后天必然性理论。不过,这样的命名就建立了一种语言的秩序,而后者又有其历史的、因果的系列。这种系列在不同的语言中,就会与相应的词语和事件建立不同的关联。这样,不同语言的不同词语的历史的、因果性的关联就会导致这种必然性的弱化,而对于通名来说,情况更为严重。

  在此基础之上,韩水法就汉语-思想秩序提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如何理解汉语的思想能力?第二、 如何理解汉语-秩序的特殊性?这个方面可以分别从语言学的角度,从认知的角度,从社会秩序的角度来进行研究。第三、如何理解语言、思想与行为的关系?仅仅通过语言而无行为的交流是否可能?

  汉语哲学作为一种方法,一种视野,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探讨和思考的全新角度,这种视野会让我们发现许多先前隐而不现的问题,同时它也提供了处理相应的问题的方法。汉语哲学虽然从狭义上来说有其独特性,但它依然是一种可普遍地研究和交流的学术研究。汉语哲学的独特视野和方法,为人们揭示了一些普遍性的问题。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梅剑华教授在评议中指出,今天中国的哲学研究者已经到了一个关节点。做中国的哲学,要有中国的思想和问题,这也是最近中国哲学发展的趋势。所有关于中国学问的探讨最终会回归于汉语哲学。汉语哲学是我们研究中国哲学(不特指中国古代哲学)的一个底层逻辑,我们要找到中国人自己的认知和表达方式。他接着提出了探讨的问题:如果单从语言的角度讲汉语哲学,可以区分三个层次,即普遍一般的语言机制所产生的哲学问题,中国汉语语言机制所产生的哲学问题,语言之外如行为、认知等产生的哲学问题,那么,三者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

  韩水法做出了回应。他以山西所存的自唐代以来丰富的中国古建筑为例,强调语言表达的局限性。建筑、音乐,绘画,都是不同于语言的意识的表达。我们要认识到语言小于我们的认知,有些认知无法用语言表达。会议线上讨论热烈,有同学提问:自从西方哲学进入中国以后,主流哲学主要体现为概念思维,而且句法上主要表现在主谓结构上,但是传统的中国思想却是以意象思维为主体,体现在句子的块状的铺排上,这种句子结构的差异怎样影响中国人对哲学差异的理解?汉语句子的结构是有利于还是不利于我们理解和建构一种哲学?韩水法回答道:汉语结构自然会影响用汉语的人的思维,但是,这并不妨碍汉语能够胜任普遍性的思维和表达,就如其他任何语言一样。

  在讲座的最后,江怡作了总结。他指出,韩水法的报告和梅剑华的点评,都反映了当前汉语哲学研究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些问题的开放性会引发我们更多的思考。我们用汉语表达的思想,或者说汉语本身与思想之间是一个什么关系,我们如何去应对由于汉语而导致或产生的特殊的思想,这些可能就会成为未来哲学研究发展的一个方向。

  “任之讲堂”简介

  为纪念我国现代外国哲学学科创始人之一,山西籍著名哲学家杜任之先生(1905-1988),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创立“任之讲堂”。讲堂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围绕重要哲学话题展开学术讲座,旨在弘扬传统中国哲学,面向世界哲学,固本培元,推陈出新,努力锻造具有三晋文化特色的知名哲学对话平台。讲堂自2019年创立以来,已举办21期,已经成为山西大学哲学学科具有国内影响的学术品牌。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王倩茹/供稿)

山西大学“任之讲堂”第21期举办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11月16日,北京大学哲学系韩水法教授应邀在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任之讲堂”作“汉语—思想秩序”的线上主题报告。此次报告是“任之讲堂”第21期,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江怡教授担任主持。

  讲座开始,江怡对韩水法的研究领域作了简要介绍。韩水法是国内知名哲学学者,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汉语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副理事长,德国图宾根大学哲学学院政治哲学所通讯研究员。主要领域包括康德哲学、政治哲学、韦伯理论,当代中国思想。他的著作包括《批判的形而上学》、《正义的视野》、《大学与学术》、《韦伯》等,译著有《社会科学方法论》、《民主与资本主义》、《实践理性批判》。

  汉语哲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正在从各个方面和层次迅速展开。2016年5月,韩水法借北京大学“黉门对话”召集了大陆首次“汉语哲学”论坛;同年6月,复旦大学召开了“两岸三地‘汉语哲学’论坛”。

  在此次讲座中,韩水法分了三个部分探讨了汉语哲学。第一部分讨论广义的汉语哲学和狭义的汉语哲学的区分;第二部分讨论语言和思想的关系;第三部分讨论汉语-思想秩序。

  韩水法将汉语哲学分为广义汉语哲学和狭义汉语哲学。广义的汉语哲学是指以汉语为语言载具的哲学活动,包括思维和表达。狭义的汉语哲学是相对于广义的汉语哲学而言的,它是指以汉语为语言载具的哲学活动因其语言的特性而生发的哲学研究。

  韩水法援引语言学家多伊彻 、认知科学家侯世达和分析哲学家克里普克的观点和理论,探讨了语言结构、语言差异与翻译应对、语言秩序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在多伊彻看来,“语言确实深入地反映文化差异,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可靠科学研究,以确凿的证据证明我们的母语会影响我们思考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他强调语言载具对人们看待世界和思考世界起了某种强制功能。侯世达关注了不同语言在表达同一思想时所表现的语言的同一性和差异性问题,提出“浅层忠实”和“深层忠实”概念来处理两种语言翻译之间的障碍,但这并不能够消除不同语言在表达意义上的重要差异,从而面临理想意义的困境。克里普克提出了命名的后天必然性理论。不过,这样的命名就建立了一种语言的秩序,而后者又有其历史的、因果的系列。这种系列在不同的语言中,就会与相应的词语和事件建立不同的关联。这样,不同语言的不同词语的历史的、因果性的关联就会导致这种必然性的弱化,而对于通名来说,情况更为严重。

  在此基础之上,韩水法就汉语-思想秩序提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如何理解汉语的思想能力?第二、 如何理解汉语-秩序的特殊性?这个方面可以分别从语言学的角度,从认知的角度,从社会秩序的角度来进行研究。第三、如何理解语言、思想与行为的关系?仅仅通过语言而无行为的交流是否可能?

  汉语哲学作为一种方法,一种视野,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探讨和思考的全新角度,这种视野会让我们发现许多先前隐而不现的问题,同时它也提供了处理相应的问题的方法。汉语哲学虽然从狭义上来说有其独特性,但它依然是一种可普遍地研究和交流的学术研究。汉语哲学的独特视野和方法,为人们揭示了一些普遍性的问题。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梅剑华教授在评议中指出,今天中国的哲学研究者已经到了一个关节点。做中国的哲学,要有中国的思想和问题,这也是最近中国哲学发展的趋势。所有关于中国学问的探讨最终会回归于汉语哲学。汉语哲学是我们研究中国哲学(不特指中国古代哲学)的一个底层逻辑,我们要找到中国人自己的认知和表达方式。他接着提出了探讨的问题:如果单从语言的角度讲汉语哲学,可以区分三个层次,即普遍一般的语言机制所产生的哲学问题,中国汉语语言机制所产生的哲学问题,语言之外如行为、认知等产生的哲学问题,那么,三者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

  韩水法做出了回应。他以山西所存的自唐代以来丰富的中国古建筑为例,强调语言表达的局限性。建筑、音乐,绘画,都是不同于语言的意识的表达。我们要认识到语言小于我们的认知,有些认知无法用语言表达。会议线上讨论热烈,有同学提问:自从西方哲学进入中国以后,主流哲学主要体现为概念思维,而且句法上主要表现在主谓结构上,但是传统的中国思想却是以意象思维为主体,体现在句子的块状的铺排上,这种句子结构的差异怎样影响中国人对哲学差异的理解?汉语句子的结构是有利于还是不利于我们理解和建构一种哲学?韩水法回答道:汉语结构自然会影响用汉语的人的思维,但是,这并不妨碍汉语能够胜任普遍性的思维和表达,就如其他任何语言一样。

  在讲座的最后,江怡作了总结。他指出,韩水法的报告和梅剑华的点评,都反映了当前汉语哲学研究面临的共同问题。这些问题的开放性会引发我们更多的思考。我们用汉语表达的思想,或者说汉语本身与思想之间是一个什么关系,我们如何去应对由于汉语而导致或产生的特殊的思想,这些可能就会成为未来哲学研究发展的一个方向。

  “任之讲堂”简介

  为纪念我国现代外国哲学学科创始人之一,山西籍著名哲学家杜任之先生(1905-1988),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创立“任之讲堂”。讲堂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围绕重要哲学话题展开学术讲座,旨在弘扬传统中国哲学,面向世界哲学,固本培元,推陈出新,努力锻造具有三晋文化特色的知名哲学对话平台。讲堂自2019年创立以来,已举办21期,已经成为山西大学哲学学科具有国内影响的学术品牌。

  (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王倩茹/供稿)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山西大学“任之讲堂”第21期举办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