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有式个体”生存困境的反思与超越

Rethinking and Transcending the Living Dilemma of “Possessive Individuals”: Also on the Contemporary Significance of Marx’s Thought of “Rebuilding Individual Ownership”

  作 者:贺来/彭双贞

  作者简介:贺来,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彭双贞,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博士生。吉林 长春 130012

  原发信息:《教学与研究》第20212期

  内容提要:“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而是理解现代社会秘密的关键。在现代社会中,人被塑造为“占有式个体”而常处于“自我丧失”和“失范”状况之中。思想家们基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从伦理-政治层面进行了反思与超越,但他们的方案未能真正触及和改变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存在状态。与之不同,马克思从所有制关系的独特视角出发,对现代个体特性和生存境况进行了考察,提出“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通过建立新的占有方式来塑造新的个体生活方式,从而为反思和超越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生存困境提供了独特的路径。“重建个体性”构成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独特的问题意识和理论旨趣。正是在此意义上,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的当代意义得以彰显。

  关键词:“占有式个体”/“关系性主体”/重建个人所有制/占有方式/生活方式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唯物辩证法的重大基础理论与现实问题研究”(项目号:16ZDA242)的阶段性成果。

 

  区别于传统社会的抽象共同体,“把社会成员铸造为个体,这是现代社会的特征”。①个体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体。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个体是“占有式个体”;个体性等于占有性,个体性(占有性)构成了现代社会的原则。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所塑造的“占有式个体”在一定程度上是人获得了相对独立的结果。但同时,这也导致了个体的“自我丧失”和“失范”状态。因此,对个体性的反思和重建成为现代哲学社会学科最为重大的主题。现代思想家们基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对“占有式个体”的性质及其生存困境进行了伦理-政治关系层面的反思与重建。但他们忽视了最为根本的主体关系是所有制关系,因而未能深入到社会历史中去。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思想为反思和超越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生存困境提供了独特路径。揭示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在这一问题上的独特意义,不仅可以为现代社会塑造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个体生活方式提供理论启示,而且可以彰显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的当代意义。

  一、“占有式个体”的生成和塑造:理解现代社会的秘密

  在现代社会,人通过被塑造为“占有式个体”而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体,占有性是现代社会个体的存在特性。个体的占有性体现为自我和他者两个层面:在自我层面,占有性表现为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两个方面;在他者层面,占有性表现为基于私有财产关系下的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占有式个体”拥有独特的生存逻辑,它的生成和塑造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此,“占有式个体”是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现代社会的秘密,对“占有式个体”的分析是打开现代社会“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占有式个体”即处于“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②的存在状态的个人。按照马克思的分析,传统社会的人处于“人的依附性关系”的存在状态。由于受到“自然的慑服”,人与人之间总是联合起来形成原始团体以此来对抗自然外力的冲击。个人依附于原始共同体、城邦、君主国之中。而在现代社会,人们通过大规模的生产和占有物质财富,来摆脱自然和外界的束缚,获得主体性,从而追求自由的、有意义的、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因此,现代社会的个体是通过占有获得独立性的个体,即“占有式个体”。“占有式个体”既标识现代社会个体的生存特性,也表明了以所有权关系为核心的社会关系。因此,个体的占有性体现为自我和他者两个层面。在自我层面,“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表现为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两个方面;在他者层面,占有性表现为基于私有财产关系下的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

  从自我层面而言,“占有式个体”有两方面的基本内涵:“物的所有”和“自我所有”。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个人的本质在于占有——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所谓自我所有其内涵在于:“人的本质是自由,自由的本质是一个人对自己人身和能力的积极所有权”。③换言之,只有拥有对自己的支配和控制权,才能成为自由人。只有个体对自身具有所有权,宗教、政治和经济等具体权利才有可能得以成立。除此以外,一个人若想获得现实的自由,“一个人能够将它保留为其人格的一部分(而非作为商品让渡出去)的唯一条件是,他除此之外还占有一定的物质财产”。④可见,物的所有和自我所有构成“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的两个方面。

  从他者层面来说,“占有式个体”以私有财产为基础构成与他人、社会的现实关系。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私有财产和占有物的排他性使人与人的关系转变为财产关系。人脱离了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原始的血缘关系、宗法关系被财产关系所打破。借用麦克弗森的说法,市场关系塑造了或渗透进了一切社会关系,以至于称其为一个“市场社会”。现代社会就是由“占有式个体”进行“自由竞争”和“平等交易”的场所。

  “占有式个体”拥有独特的生存逻辑。“没有对物的财产权的人会失去对他自己人身的全部所有权,而那正是他享有平等自然权利的基础”。⑤物的所有是自我所有的条件和前提。财产权构成了现代社会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个人的“生命的权利是所有权利的源泉,财产权是它们实现的唯一工具。没有财产权,其他的权利就不可能实现”。⑥自我所有是自由的必要条件,物的所有是自由的充分条件。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构成了个体的自由本质。自由的本质在于自我所有,而自我所有的前提在于物的占有。在这一个体生存逻辑之下,“自我的概念日趋狭窄,人们认为,自我是人所具有的财产构成的。对这种自我概念的解释,不再是‘我是我所思’,而是‘我是我所有’、‘我占有什么’”。⑦占有性构成个人主体性的基本内涵。正是在个体的占有性构成其主体性的意义上,私有财产权的神圣性和合法性得以确立。主体性是神圣的,因此私有财产是神圣的。这构成了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支柱性前提。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深刻地体现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口号之中。自由主义思想构成了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理论表达。对人的生命权的保护就是对人的所有权关系的保护。正因如此,保护私有财产成为社会政治安排的核心要素。

  “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理论和现实前提。从现实层面而言,在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实践的主体和对象;从理论层面而言,“占有式个体”是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思想的理论预设,自由主义对社会的政治安排和经济制度建构都以“占有式个体”作为理论前提。正是在此意义上,“占有式个体”是现代社会的秘密所在。

  洛克的“自然状态”理论从思想上确立了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预设。洛克认为,从自然理性看,人与生俱来享有生存的权利。因而,不仅“每人对自己的人身享有所有权”,而且可以通过劳动占有自然提供给人维持生存的其他物品。人们的生存权利和人对自身和物的所有权是统一的。洛克进一步指出,“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⑧值得注意的是,洛克将人的生命、健康和自由等同于财产。人的生存权利等同于人的所有权。作为“自由主义始祖”的洛克为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理论预设了一个“占有式个体”。

  在麦克弗森看来,洛克的这一预设已包含于霍布斯的“自然状态”理论之中。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并不是一个前社会的人类状态,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想假设,而是基于霍布斯对人在当时的文明社会中的历史习得本性——占有性——的理解。“自然状态”中“一切人反对一切人斗争”出自“竞争、猜疑和荣耀”的人性原因,但显然,荣耀恰恰是文明社会才会有的特征。因此,麦克弗森认为,“‘自然状态’是从文明社会中人的行为提取出来的逻辑抽象物”。⑨“自然状态”在一定意义上是对现实社会的写照,是一种“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这种“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有两个基本特征:市场关系的至高无上和劳动力被当作可转让的占有物。一方面,不同于传统社会对财富的权威分配,例如按照身份等级分配,在“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中,市场构成财富分配的方式,市场成为自由竞争的场地。“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关系”实际上暗含着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关系。另一方面,同产品市场一样,存在着劳动力商品市场。劳动力商品市场是“占有性市场社会”的根本标识。“人的劳动力是一种商品,意即一个人的精力和技术是他自己的,但不是被看作他人格的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是被看作他的占有物”。⑩换言之,人和物都成为占有的对象。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实际上是对当时英国早期资产阶级社会的写照。由此可见,从理论和现实两个层面来说,“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

  总而言之,“占有式个体”构成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成员,个体通过占有而获得独立性。“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此,对“占有性个体”的生成和塑造的分析是理解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秘密的钥匙。现代社会个体的占有特性在一定程度上使个人从传统社会抽象共同体和神圣实体的统治下解放出来,推动了主体性的觉醒。但是“占有式个体”也走向了反面,陷入了自我层面的“自我丧失”和他者层面的“失范”的生存困境。面对这一困境,现代思想家们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进行了深刻反思,并尝试为超越“占有式个体”生存困境提供新的思路。

Rethinking and Transcending the Living Dilemma of “Possessive Individuals”: Also on the Contemporary Significance of Marx’s Thought of “Rebuilding Individual Ownership”

  作 者:贺来/彭双贞

  作者简介:贺来,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教授;彭双贞,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博士生。吉林 长春 130012

  原发信息:《教学与研究》第20212期

  内容提要:“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而是理解现代社会秘密的关键。在现代社会中,人被塑造为“占有式个体”而常处于“自我丧失”和“失范”状况之中。思想家们基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从伦理-政治层面进行了反思与超越,但他们的方案未能真正触及和改变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存在状态。与之不同,马克思从所有制关系的独特视角出发,对现代个体特性和生存境况进行了考察,提出“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通过建立新的占有方式来塑造新的个体生活方式,从而为反思和超越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生存困境提供了独特的路径。“重建个体性”构成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独特的问题意识和理论旨趣。正是在此意义上,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的当代意义得以彰显。

  关键词:“占有式个体”/“关系性主体”/重建个人所有制/占有方式/生活方式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唯物辩证法的重大基础理论与现实问题研究”(项目号:16ZDA242)的阶段性成果。

 

  区别于传统社会的抽象共同体,“把社会成员铸造为个体,这是现代社会的特征”。①个体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体。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个体是“占有式个体”;个体性等于占有性,个体性(占有性)构成了现代社会的原则。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所塑造的“占有式个体”在一定程度上是人获得了相对独立的结果。但同时,这也导致了个体的“自我丧失”和“失范”状态。因此,对个体性的反思和重建成为现代哲学社会学科最为重大的主题。现代思想家们基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对“占有式个体”的性质及其生存困境进行了伦理-政治关系层面的反思与重建。但他们忽视了最为根本的主体关系是所有制关系,因而未能深入到社会历史中去。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的思想为反思和超越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生存困境提供了独特路径。揭示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在这一问题上的独特意义,不仅可以为现代社会塑造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个体生活方式提供理论启示,而且可以彰显马克思重建个人所有制思想的当代意义。

  一、“占有式个体”的生成和塑造:理解现代社会的秘密

  在现代社会,人通过被塑造为“占有式个体”而成为社会的真正主体,占有性是现代社会个体的存在特性。个体的占有性体现为自我和他者两个层面:在自我层面,占有性表现为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两个方面;在他者层面,占有性表现为基于私有财产关系下的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占有式个体”拥有独特的生存逻辑,它的生成和塑造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此,“占有式个体”是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现代社会的秘密,对“占有式个体”的分析是打开现代社会“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占有式个体”即处于“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②的存在状态的个人。按照马克思的分析,传统社会的人处于“人的依附性关系”的存在状态。由于受到“自然的慑服”,人与人之间总是联合起来形成原始团体以此来对抗自然外力的冲击。个人依附于原始共同体、城邦、君主国之中。而在现代社会,人们通过大规模的生产和占有物质财富,来摆脱自然和外界的束缚,获得主体性,从而追求自由的、有意义的、有尊严的幸福生活。因此,现代社会的个体是通过占有获得独立性的个体,即“占有式个体”。“占有式个体”既标识现代社会个体的生存特性,也表明了以所有权关系为核心的社会关系。因此,个体的占有性体现为自我和他者两个层面。在自我层面,“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表现为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两个方面;在他者层面,占有性表现为基于私有财产关系下的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

  从自我层面而言,“占有式个体”有两方面的基本内涵:“物的所有”和“自我所有”。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个人的本质在于占有——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所谓自我所有其内涵在于:“人的本质是自由,自由的本质是一个人对自己人身和能力的积极所有权”。③换言之,只有拥有对自己的支配和控制权,才能成为自由人。只有个体对自身具有所有权,宗教、政治和经济等具体权利才有可能得以成立。除此以外,一个人若想获得现实的自由,“一个人能够将它保留为其人格的一部分(而非作为商品让渡出去)的唯一条件是,他除此之外还占有一定的物质财产”。④可见,物的所有和自我所有构成“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的两个方面。

  从他者层面来说,“占有式个体”以私有财产为基础构成与他人、社会的现实关系。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私有财产和占有物的排他性使人与人的关系转变为财产关系。人脱离了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原始的血缘关系、宗法关系被财产关系所打破。借用麦克弗森的说法,市场关系塑造了或渗透进了一切社会关系,以至于称其为一个“市场社会”。现代社会就是由“占有式个体”进行“自由竞争”和“平等交易”的场所。

  “占有式个体”拥有独特的生存逻辑。“没有对物的财产权的人会失去对他自己人身的全部所有权,而那正是他享有平等自然权利的基础”。⑤物的所有是自我所有的条件和前提。财产权构成了现代社会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个人的“生命的权利是所有权利的源泉,财产权是它们实现的唯一工具。没有财产权,其他的权利就不可能实现”。⑥自我所有是自由的必要条件,物的所有是自由的充分条件。自我所有和物的所有构成了个体的自由本质。自由的本质在于自我所有,而自我所有的前提在于物的占有。在这一个体生存逻辑之下,“自我的概念日趋狭窄,人们认为,自我是人所具有的财产构成的。对这种自我概念的解释,不再是‘我是我所思’,而是‘我是我所有’、‘我占有什么’”。⑦占有性构成个人主体性的基本内涵。正是在个体的占有性构成其主体性的意义上,私有财产权的神圣性和合法性得以确立。主体性是神圣的,因此私有财产是神圣的。这构成了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支柱性前提。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占有性深刻地体现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口号之中。自由主义思想构成了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的理论表达。对人的生命权的保护就是对人的所有权关系的保护。正因如此,保护私有财产成为社会政治安排的核心要素。

  “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理论和现实前提。从现实层面而言,在现代社会,“占有式个体”是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实践的主体和对象;从理论层面而言,“占有式个体”是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思想的理论预设,自由主义对社会的政治安排和经济制度建构都以“占有式个体”作为理论前提。正是在此意义上,“占有式个体”是现代社会的秘密所在。

  洛克的“自然状态”理论从思想上确立了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践的理论预设。洛克认为,从自然理性看,人与生俱来享有生存的权利。因而,不仅“每人对自己的人身享有所有权”,而且可以通过劳动占有自然提供给人维持生存的其他物品。人们的生存权利和人对自身和物的所有权是统一的。洛克进一步指出,“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⑧值得注意的是,洛克将人的生命、健康和自由等同于财产。人的生存权利等同于人的所有权。作为“自由主义始祖”的洛克为自由主义的政治经济理论预设了一个“占有式个体”。

  在麦克弗森看来,洛克的这一预设已包含于霍布斯的“自然状态”理论之中。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并不是一个前社会的人类状态,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理想假设,而是基于霍布斯对人在当时的文明社会中的历史习得本性——占有性——的理解。“自然状态”中“一切人反对一切人斗争”出自“竞争、猜疑和荣耀”的人性原因,但显然,荣耀恰恰是文明社会才会有的特征。因此,麦克弗森认为,“‘自然状态’是从文明社会中人的行为提取出来的逻辑抽象物”。⑨“自然状态”在一定意义上是对现实社会的写照,是一种“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这种“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有两个基本特征:市场关系的至高无上和劳动力被当作可转让的占有物。一方面,不同于传统社会对财富的权威分配,例如按照身份等级分配,在“占有性市场社会”模型中,市场构成财富分配的方式,市场成为自由竞争的场地。“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关系”实际上暗含着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关系。另一方面,同产品市场一样,存在着劳动力商品市场。劳动力商品市场是“占有性市场社会”的根本标识。“人的劳动力是一种商品,意即一个人的精力和技术是他自己的,但不是被看作他人格的不可分割的部分,而是被看作他的占有物”。⑩换言之,人和物都成为占有的对象。霍布斯的“自然状态”实际上是对当时英国早期资产阶级社会的写照。由此可见,从理论和现实两个层面来说,“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

  总而言之,“占有式个体”构成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成员,个体通过占有而获得独立性。“占有式个体”是现代资产阶级社会政治经济理论和实践的前提,因此,对“占有性个体”的生成和塑造的分析是理解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秘密的钥匙。现代社会个体的占有特性在一定程度上使个人从传统社会抽象共同体和神圣实体的统治下解放出来,推动了主体性的觉醒。但是“占有式个体”也走向了反面,陷入了自我层面的“自我丧失”和他者层面的“失范”的生存困境。面对这一困境,现代思想家们从“关系性主体”的视角进行了深刻反思,并尝试为超越“占有式个体”生存困境提供新的思路。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占有式个体”生存困境的反思与超越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