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本身无所谓起点

德国古典哲学集大成者黑格尔在《小逻辑》中提出的观点。黑格尔认为,除哲学外,一切别的科学都以表象所直接接受的东西为对象。而科学的起点,就在于假定所研究对象的必然性的不证自明。但是,哲学则不然。在黑格尔看来,哲学不过是理念的自我认识而已,当我们说哲学是以理念即绝对即全体为研究对象的时候,不过是在说哲学是自己创造自己的对象、自己提供自己的对象,换言之,哲学是以自身为对象的。正因为如此,哲学这一科学的唯一的目的、工作和目标就是“达到概念的概念,自己返回自己,自己满足自己”。哲学的不同于别的科学的对象和目标决定了哲学研究的方法不象和目标决定了哲学研究的方法不能是从一武断的假定或前提出发的直线式的方法,而只能是圆圈式的方法,即哲学开端所采取的直接的观点,必须在哲学体系发挥的过程里,转变成为终点,亦即成为最后的结论。这样,哲学就俨然是一个自己返回到自己的圆圈,因而哲学便没有与别的科学同样意义 的起点。黑格尔由此提出结论:“所以哲学上的起点,只是就研究哲学的主体的方便而言,才可以这样说,至于哲学本身却无所谓起点。”在这里,我们必须区分两种意义上的起点,一种是哲学本身的起点,一种是哲学体系的起点。前者是无存在的;后者仅仅是为了构造哲学体系的方便。而哲学的本性使作为起点的必须同时是作为终点的,整个哲学体系便成为一个自己返回自己的圆圈,从而也表明了哲学本身是无所谓终点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哲学本身无所谓起点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