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的旷日持久在于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指针,使人永享无上的幸福

17世纪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在其《理智改进论》中提出的关于哲学家的目的的重要思想。在斯宾诺莎的哲学中,神、人和人的幸福是始终萦绕着他的三个根本问题,而对人的幸福的探求则是斯宾诺莎哲学的最终归宿。在他看来,哲学的根本目的就在于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指针”,就在于寻求道德上最高的善,从而达到伦理学上的最完满的境界。斯宾诺莎认为,人的最高德性就在于去寻求“人的尽数与整个自然相一致的认识”,就是在理解自然或神的必然性之后而作出的一切行动,人也只有在认识自身和神的必然性后才能使自己获得一种自由主动性并永享无上的幸福。据此,斯宾诺莎指出,日常所谓善和恶、美和丑的概念都是人站在有限事物的立场上,凭借个人的情欲,相反,他认为,人的情欲的存在是具有一种必然性的;只是人们不能一味地受这种情欲支配,而是该去认识它,并用理性对之加以控制与引导。由此,斯宾诺莎也肯定了人可以追求自己的利益,只是不能把这种对外在资财和荣誉的追求看作目的,而是应该把它们看作手段,并加以控制。不难看出,斯宾诺莎为人们所提供的这种“新的生活指针”,与他所处的新的资本主义的时代精神是一脉相承的。
值得注意的是,斯宾诺莎只是把这种自我保存的努力与追求看作达到最高德性的一种基础。他认为,由于人的情欲各有个性,要求各不相同,这样就容易在人的各自的追求中导致混乱和对立,从而使人得不到真正的幸福。所以,个人的情欲和行为必须经过普遍理性的指导,只有在理性的指导下追求自己的利益,个人的追求才能具有普遍性,个人也才能在一种普遍和谐的关系中获得自己的利益和幸福。同时,理性还能进一步指导人们认识自我与自然或神的必然性和一致性,使人们摆脱相对的善恶观念与个人的喜怒情欲的局限性而能够从整体的立场来观察、分析每一事物,并能始终以坚持一致的心情镇静地对待世界与人生,在一种淡泊、安宁与和谐中永享人生无上的幸福。
显而易见,斯宾诺莎要求哲学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指针,使人永享无上幸福,其核心的途径就在于通过理性使人们认识自身与自然的必然性而获得自由来实现的。但由于他对自由理解的局限,就使他所追求的幸福常常只是在精神的领域,而缺少一种具体现实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哲学的旷日持久在于为人们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指针,使人永享无上的幸福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