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者是多疑的,但对历史的自发性却有一种基本的信任

“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法国现代著名现象学、存在主义哲学家梅劳-庞蒂在其主要著作《人道主义与恐怖》一书中提出的关于马克思主义是一种非历史决定论的观点。《人道主义与恐怖》是梅劳-庞蒂建构和阐述他的“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主要著作,这本书通过抨击匈牙利作家凯斯特勒的观点来阐发自己的观点。梅劳-庞蒂致力于实现存在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综合”,致力于兼收并蓄存在主义强调的人道主义思想与马克思主义强调的物质状况对人的支配的思想。藉此,梅劳-庞蒂进一步展开“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各个层面。梅劳-庞蒂对凯斯特勒关于斯大林主义的“历史决定论”是继承了马克思的历史理论的观点表示异议。他认为斯大林主义式苏联官僚的历史观完全是一种宿命论式的决定论,在这种宿命论式决定论看来,人无非是朝着“共产主义的最高阶段”不可逆转地开动着的巨大的时间机器的一个齿轮。他对此强烈批评道:“谁说历史是一个钟表装置,而个人是齿轮?那不是马克思。”梅劳-宠蒂认为,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不是一种历史决定论,而是一种像存在主义一样突出人的意识作用的理论。在他看来,马克思的历史理论与存在主义有许多一致之处,它具体展现在以下三个层面上:第一,马克思主义像存在主义一样不把人的意识当作客观条件的产物,而是视为主体本身自由选择的产物。第二,马克思主义像存在主义一样认为历史活动的要素的主要标志是偶然性和危机,个人在历史情境所遭遇到的并不是命运和决定论,而是向他展开着的种种可能性、不确定性。第三,马克思主义像存在主义一样强调历史的意义来源于个人通过活动而注入其中的意义。历史活动充满着存在主义的焦虑的性质,因为没有什么东西是确定的,它也蕴含着存在主义的自由性质,因为它是由人来创造的。在写到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与存在主义的“一致之处”之后,他特别强调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是一种注重历史自发性的非决定论的历史观。为此,他说:“马克思主义者是多疑的,但对历史的自发性却有一种基本的信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马克思主义者是多疑的,但对历史的自发性却有一种基本的信任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