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今天我们确实能够谈及乌托邦的终结了

由“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法兰克福学派的尖刀人物、“大拒绝”理论的始作俑者、德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马尔库塞在《乌托邦的终结》等文中提出来的关于乌托邦的理论。马尔库塞对乌托邦的解释,是基于对乌托邦与自由的关系的理解,从精神分析学的视角来阐释发挥的。他认为乌托邦(想象)是一种具有自己的规律和真理价值的思想过程,即这种过程作为一种基本的独立的心理过程,有它自己并符合自己的经验的真理价值,这就是超越的人类实在。马尔库塞首先以“乌托邦的历史界限”来论证乌托邦的可实现性及其应当终结的问题。他说,“乌托邦是一个历史概念”,它原指“不可能实现的社会变革的纲领”。马尔库塞认为这个“不可实现的标准”本来就是不充分的,乌托邦的历史性也有自己的界限,因而我们能够在今天谈及乌托邦的终结了。其次,马尔库塞又从精神分析学的独特视角出发,论证了乌托邦的可实现性及其应当终结的问题。他认为,人们激进的社会理想及其实现的可能性,之所以被降格成虚幻的乌托邦世界,根源于“行为原则”的压抑。但“行为原则”作为“现实原则”的特定的历史形态,本身就有其历史的局限性,“行为原则”一旦超出这个范围,生产率就有了另外一种内容与快乐原则建立了一种关系,从而使生的本能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于是原来被视为不可能实现的“解放”的乌托邦因其有了实现的可能性,将趋于终结。
马尔库塞的“乌托邦终结论”与传统解释有某种一致之处,即把乌托邦概念同对人的解放的憧憬,对自由社会的想象联系在一起,但又有显著的不同,即一改传统的乌托邦概念的虚无飘渺性,可望而不可企及的彼岸性,而反过来认为乌托邦具有可实现性,是想象性与可实现性的统一。马尔库塞关于乌托邦的终结的理论,不是基于对人类社会的物质生产过程作严密考察的基础之上,而是以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为其理论的阿基米德点,因而他的这一历史观点只能是一种主观主义的幻想,是脆弱无力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我相信今天我们确实能够谈及乌托邦的终结了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