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运动的目的总是在于使人们摆 脱恐怖,确立其统治权,但却走向了反面

法兰克福学派主要创始人、德国现代著名哲学家霍克海默尔和阿道尔诺在合著的《启蒙的辩证法》一书中提出来的关于理性启蒙在人类历史发展中的消极作用的命题。法西斯主义给欧洲和整个人类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和痛苦,法兰克福学派这两位创始人出自对法西斯主义的仇恨和义愤,从理论上去探索法西斯主义的滥觞,经过精心的营构和探索,他们两人写出了《启蒙的辩证法》一书,并把法西斯主义归结为启蒙精神的自我摧毁。霍克海默尔和阿道尔诺探本求源把社会批判理论的矛头指向了几千年以来人类发展的文明史。他们所言的“启蒙”精神并不是专指十八世纪西欧的启蒙运动,而是泛指旨在把人类从恐惧、迷信中拯救出来并确立其主权 的最一般意义的进步思想。在他们看来,这些启蒙精神虽然把人类从神话的镣铐下面拯救出来,并把人类投放到理性的光环之下,但是由于启蒙精神自身发展的内在逻辑,从而走向了它的反面。他们认为“启蒙”精神旨在反对神话、破除迷信,却走向了商品拜物教这一新式迷信和神话,“启蒙”精神旨在正确地认识世界,可是却导致了认识的僵化和思维的程式化,从而实际上歪曲了世界;“启蒙”精神旨在增强人的能力,实际上却导致了统治的合理化与集约化,在机器供养人的同时,使人变得软弱无能,“启蒙”精神旨在反对极权主义却给人类带来了难以克服的异化从而变成了新的极权主义;“启蒙”精神旨在追求进步,但启蒙在今天巳沦落成为“技术的统治”,从而走向拒绝理性,蔑视真理的倒退之路。因而他们认为启蒙精神使人类走向了灾难的渊薮。
由于他们把“启蒙”精神与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与得逞联系在一起,从而抹杀人类的文明与法西斯主义的本质差异,把它们混同在一起进行批判、鞭挞,走向了敌视人类文化,反理性主义的道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启蒙运动的目的总是在于使人们摆 脱恐怖,确立其统治权,但却走向了反面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