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

 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本质的命题。出自《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见《列宁选集》第2卷第737)。列宁认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特殊阶段,即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在帝国主义阶段,(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溶合起来,在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与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有了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家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列强已把世界上的领土分割完毕。可见,在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空前尖锐,达到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也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因为帝国主义不仅是垄断的资本主义,还是寄生的或腐朽的资本主义和垂死的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最深厚的经济基础就是垄断。虽然垄断不能完全地永久地排斥竞争,也不排除在个别部门、个别国家或在某个时期的发展,但从根本上说,垄断在一定程度上扼杀了科技进步和提高生产力的动因,必然要引起停滞和腐朽的趋势。在帝国主义的时代,货币资本大量积累于少数几个国家,资本的大量输出使少数几个富裕的帝国主义国家带有浓厚的寄生的特点。同时,垄断资产阶级从其超额利润中提取部分用于豢养、收买部分无产者,使他们的生活达到或接近资产者的水平,从而出现了无产阶级的特权阶层。尽管这个阶层的出现缓和了资本与劳动的矛盾,然而,由于各国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帝国主义国家内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帝国主义国家与殖民地、半殖民地、经济落后国家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这都决定了帝国主义是过渡的资本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革命的前夜。列宁的这一命题对人类社会历史,特别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变化和消灭提出了新的结论和论证,是对政治经济学的发展,也是对唯物史观的发展。虽然列宁对帝国主义的某些特点的分析和对帝国主义命运的预见在今天看来值得商榷,但列宁对帝国主义本质的分析一直是多数学者分析帝国主义的理论依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