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智:中国哲学要有更多“哲学”味

张学智:中国哲学要有更多“哲学”味

 【学者简介】张学智,北京大学哲学学士、硕士、日本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国学研究院教授。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宋明理学、中国现代哲学。著作有《明代哲学史》《中国儒学史·明代卷》《心学论集》《贺麟思想研究》《儒学的精神与演进》《缁门警训注译》等,译著:《莱布尼兹和儒学》。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文化的自信力大为增强,走向世界的步伐加快,与域外文化的融合会通更加深入、多元。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各方面都蓄势待发,需要通过创新焕发创造活力的时代。在这种情势下,中国哲学的发展,一是要突出哲学性。时至今日,中国哲学是否“哲学”,在西方世界依然饱受质疑,即使在国内,也有相当多的人对“中国哲学”持疑惑态度,宁愿从思想文化角度去研究中国传统思想。要使中国哲学有哲学的“合法性”,就得使写出来的东西符合对哲学的一般认知,体现出“哲学”味。中国哲学当然是哲学,但形态独特,风格殊异,需要用西方哲学问题意识突出、思辨性强、有组织架构、论证细密的长处,来掘发中国传统思想的深层内容,拓展阐释面向,豁显问题意识,增加论证力度,使包裹在浑融体貌中的深刻、丰富彰显出来,呈现传统哲学中蕴涵的一般意义。二是要杜绝狭隘民族主义。中国文化在大步走向世界中,其优长逐渐彰显,鄙薄民族文化的人越来越没有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自我封限。要坚定一个信念,任何时候,宽广的国际视野,平怀吸收一切有价值的思想壮大自己,是哲学从业者必须有的立场和胸襟。从西方哲学传入中国之始,一代又一代中国哲学家在吸收域外思想中建立、发展自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接受域外思想,狭隘封闭、妄自尊大,恰是没有文化自信的表现。

  中国哲学虽主要是农耕文化的产物,但它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具有解决实际问题的现实取向与突出的人本主义精神。这些特性都使它能满足现代社会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自己身与心和谐相处及跨文化对话的智慧需求。中国哲学可以在面向未来、更深地融入世界文化中成为各民族共享的思想利器。

 

 

  

  

张学智:中国哲学要有更多“哲学”味

 【学者简介】张学智,北京大学哲学学士、硕士、日本东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国学研究院教授。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宋明理学、中国现代哲学。著作有《明代哲学史》《中国儒学史·明代卷》《心学论集》《贺麟思想研究》《儒学的精神与演进》《缁门警训注译》等,译著:《莱布尼兹和儒学》。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文化的自信力大为增强,走向世界的步伐加快,与域外文化的融合会通更加深入、多元。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各方面都蓄势待发,需要通过创新焕发创造活力的时代。在这种情势下,中国哲学的发展,一是要突出哲学性。时至今日,中国哲学是否“哲学”,在西方世界依然饱受质疑,即使在国内,也有相当多的人对“中国哲学”持疑惑态度,宁愿从思想文化角度去研究中国传统思想。要使中国哲学有哲学的“合法性”,就得使写出来的东西符合对哲学的一般认知,体现出“哲学”味。中国哲学当然是哲学,但形态独特,风格殊异,需要用西方哲学问题意识突出、思辨性强、有组织架构、论证细密的长处,来掘发中国传统思想的深层内容,拓展阐释面向,豁显问题意识,增加论证力度,使包裹在浑融体貌中的深刻、丰富彰显出来,呈现传统哲学中蕴涵的一般意义。二是要杜绝狭隘民族主义。中国文化在大步走向世界中,其优长逐渐彰显,鄙薄民族文化的人越来越没有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自我封限。要坚定一个信念,任何时候,宽广的国际视野,平怀吸收一切有价值的思想壮大自己,是哲学从业者必须有的立场和胸襟。从西方哲学传入中国之始,一代又一代中国哲学家在吸收域外思想中建立、发展自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接受域外思想,狭隘封闭、妄自尊大,恰是没有文化自信的表现。

  中国哲学虽主要是农耕文化的产物,但它历史悠久,内容丰富,具有解决实际问题的现实取向与突出的人本主义精神。这些特性都使它能满足现代社会对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自己身与心和谐相处及跨文化对话的智慧需求。中国哲学可以在面向未来、更深地融入世界文化中成为各民族共享的思想利器。

 

 

  

  

转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张学智:中国哲学要有更多“哲学”味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