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希腊文化和罗马帝国所奠定的基础,也就没有现代的欧洲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提出的关于奴隶制在历史发展中进步意义的论断.恩格斯认为,唯物主义历史观从现实的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出发来解释历史。生产以及随之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历史地看,奴隶制社会取代古代的土地公有的原始公社是一种社会进步,是生产发展、私有财产出现和社会分工的必然产物。“只有奴隶制才使农业和工业之间的更大规模的分工成为可能,从而为古代文化的繁荣,即为希腊文化创造了条件.没有奴隶制,就没有希腊国家,就没有希腊的艺术和科学;没有奴隶制,就没有罗马帝国.没有希腊文化和罗马帝国所奠定的基础,也就没有现代的欧洲。”我们的全部经济、政治和智慧的发展,是以奴隶制既为人所公认、同样又为人所必需这种状况为前提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没有古代的奴隶制,就没有现代的社会主义.基于这种认识,恩格斯批驳了杜林的非历史观.在他看来,从抽象的人出发,从某种永恒的理性原则出发,用一般性的词句痛骂奴隶制和其他类似的现象,对这些可耻的现象发泄高尚的义愤,这确是最容易不过的做法。“但是,这种制度是怎样产生的,它为什么存在,它在历史上起了什么作用,关于这些问题,我们并没有因此得到任何说明。”只有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从物质生活条件出发,历史地考察和评价社会历史及其全过程的诸阶段形态,才能真正科学地认识人类社会历史。否则,只会导致谬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没有希腊文化和罗马帝国所奠定的基础,也就没有现代的欧洲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