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是一个合乎理性的必然的过程

德国古典哲学集大成者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所表明的历史发展观点。在黑格尔看来,世界历史无非是理性、精神的展开和实现.正如自然是理念在空间的发展一样,世界历史乃是精神在时间上的发展.历史中的一切,不过是精神的现象和形态而已,只是在世界历史之中,精神处于它的最具体的现实性中。世界精神的发展是理性的必然发展,因而作为世界精神发展的表现的世界历史的发展,也是一个理性的必然的进展过程,世界历史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世界精神的理念的必然环节。世界历史出现的四个王国,标志着世界历史发展的四个阶段,分别体现着世界精神在实现自我意识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四个原则。第一个王国是东方王国,这是历史的“幼年”和“少年”时期,它的原则是“实体性精神”或“实体性的自然精神性”。第二个王国是希腊王国,这是历史的“青年”时期,它的原则是“美的伦理性的个体性”.第三个王国是罗马王国,这是历史的“壮年”时期,它的原则是“抽象的普遍性”.第四个王国是日耳曼王国,这是历史的“老年”时期,它的原则是前面两种对立原则的转化,是“从无限对立那里返回的精神”,即“把握住神的本性和人的本性统一的原则,客观真理与自由——表现在自我意识和主观性内部的客观真理与自由——的调和。”世界历史即是以亚洲为开端,以欧洲为终点。当然,西方是历史的终点,并不意味着世界历史在这里已经十全十美从而不再发展了,实际上,历史的发展是一个没有止境的过程,日耳曼王国本身也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并且将继续发展下去。
黑格尔并没有将人类诞生以来的历史都视为“历史”,他认为,历史开始于国家的形成,因为历史发展的开端是“当‘合理性’在世界的存在中开始表现它自己的时候”,而“合理性”的实现只能是国家。这是我们在理解黑格尔的历史观中所应特别注意的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世界历史是一个合乎理性的必然的过程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