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转译为经验主义语言的陈述是有意义的

德国哲学家亨佩尔提出的对证实原则的定义.证实原则一直是逻辑经验主义的一个中心问题,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在维也纳学派早期的论述中,对于证实性要求是模糊的.如果严格地要求只有被证实的才是有意义的,那么很快就会遇到麻烦.一个人理解一个命题,并不见得非要去证实它.如:“北京市电话号码末位为3的人平均收入为1000元。”这个命题是在任何经验意义上都可以被理解的,但大概没有人会因为要理解它而去证实它。对这个问题石里克认为证实原则并不要求对命题的实际证实,而是指证实的可能性,而且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指经验上的可能性,而是证实的逻辑可能性。可以清楚地表达如下:一个句子是有意义的,若它至少在原则上能够用观察证据来核实.但是对证实原则的这种刻划是远远不够的。像一般描述规律性的语句,或一般的全称判断,如:“所有的乌鸦都是黑的”这样的判断,在这种证实原则下都可能是无意义的,如果找不到一只乌鸦不是黑的,则上述判断将永远得不到证实,也得不到否证,因此这个直观上有意义的命题在这个证实原则下是无意义的.看来扩大证实原则的界线是必要的.英国哲学家艾耶尔给出一种经过精心考虑的定义:如果句子S和一些辅助假说的合取有可能推导出一些不能仅仅依靠辅助假说而推导出的观察语句,则S是有经验意义的.对辅助假说应该要求是分析的或巳知独立具有经验意义的。这个定义能够解释上面关于乌鸦的命题,但它同时也让一些非经验的命题进入了经验命题的意义域。这方面的反例是美国逻辑学家、哲学家丘奇给出的。这说明艾耶尔的这个定义太宽松了。从另外的方面探讨证实原则,如卡尔纳普从组成有意义语句的词项着手,也无法取得理想的效果.亨佩尔由此认为意义只能赋予表述在有良好结构的语言中的理论系统。在这类系统中,意义的决定性标准就是存在着用可观察对象给出的该系统的解释。这类解释,最终将理论体系中的每一个句子与观察语句连接起来,从而赋予语句意义.因此,能够被转译为“经验主义语言”的命题都具有意义。精确这个想法依然会遇到困难,以至于我们可能不得不放弃在意义问题上的明确划分,而承认系统中的意义是个程度问题,各种有意义的系统排列成行,最底层是观察语句组成的系统,上面可以到很难同经验发生关系的语句组成的系统。我们不再区分系统的有意义和无意义,而用一些其他的特征,如清晰度,理论被经验证实的程度来比较不同的系统。通过上述对证实原则的历史探究来看,维也纳学派试图在经验范围内判定命题意义的尝试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最后可能不得不放弃这个要求,我们很难在有意义的命题和无意义的命题之间划一明确的界线,这正说明了这个问题本身的基础并不清晰,需要我们进一步地研究考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可以转译为经验主义语言的陈述是有意义的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