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着不同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其他可能世界

美国哲学家、逻辑学家刘易斯关于可能世界问题的观点.刘易斯对可能世界持极端的实在论观点.他认为可能世界和我们居住的现实世界一样现实.他说:“我们的现实世界仅仅是其中一个世界,我单单把它称为现实的,并不是因为它在性质上不同于所有的其他世界(可能世界),而是因为它是我们所居住的世界.”用可能世界的观点来理解必然性和可能性,直观上是十分清晰的,甚至将可能世界理论应用于一些困惑已久的问题也会得到简明的解释,如对于反事实条件句的理解。所谓反事实条件句,是具有“假如……那么……”形式的条件句,并且其前件是与事实相反的,而后件也相应地与现实不同。虚拟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这种语句与一般条件句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是它的两个命题肢(前件和后件)的真值函项,由前件和后件的真值无法确定该语句的真值。但若从可能世界的观点去理解这个例子就十分简单,它无非是在一个可能世界里为真的事实罢了。但是像刘易斯那样的实存的可能世界观点很快就会遇到麻烦。问题出在所谓的“跨界统一性”上.简单地解释这个问题就是说:我们如何确定两个可能世界的个体是同一个体呢?本来,可能世界理论的基础就在于同一个体可以出现于不同的可能世界中,但是这破坏了同一体不可区别性原则。这个原则是说:任二个同一的个体,属于其中一个对象的所有特性也都属于另一个对象。这样,两个可能世界的同一体就不可能有任何不同的性质.这正好与可能世界理论的基本含义和目的相抵触。对于这个问题,一个解决办法是求助于“本质”概念.让我们假定一切实体都有偶然特性和本质特性,在可能世界里的同一个体保持本质特性(否则就不再是同一个体)而可以有偶然特性的变化.这个方法也有其内在的困难.刘易斯本人关于跨界同一性问题提出过一个备受攻击的“对应体”理论。大意是说:个体的确是只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不能跨界,但是,个体在其他的可能世界里都有其“对应体”,这种对应体比起它们所在的世界中的其他事物更加准确地类似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对应体。对应体理论受到的最彻底的攻击是同持可能世界观点的克里普克和普兰廷加。他们认为如果采纳对应体理论,那我们对可能世界的直觉将会遭到严重破坏.我们必须认为两个世界的个体是自身同一的,而不仅仅是个对应物.在跨界统一性问题上最彻底的解答是克里普克给出的。他认为,跨界统一性问题是一个伪问题,这个问题产生于“以某种方式过于认真地看待关于可能世界的比喻.就好像可能世界是一个外国,或者是一个离这里很远的星球似的:就好像我们通过望远镜朦胧地看到了在这个遥远星球上的各种各样的行动似的。”克里普克显然认为可能世界只是一种方便的说法,不要过分认真看待它的真实存在性,这与刘易斯在此问题上所持的实在论观点成鲜明的对比。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存在着不同于我们这个世界的其他可能世界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