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其所是,非其所非

亚里士多德在真理问题上对符合论的简洁表述.从某种程度上说,符合论太深得人心了,完全符合我们对于真理的直觉.试想还有什么东西比“把是的东西说成是,把不是的东西说成不是”这种真理的定义更合理呢?这不就是说明了真理的本质吗?但是,详细考察一下这个简洁直观的定义后面所隐藏的东西,我们的乐观情绪就不会再有了。符合论的这种定义是说真理在于命题与事物在世界中的存在方式之间的一种符合关系。考察一下出现在上述陈述中的三个概念:“命题”、“事实”、与“符合”,我们便会看出困难是严重的。对于这三个概念有种种不同的说法,但没有一个能够有清晰无疑义的解释,甚至有些说法在这个问题上陷于漩涡之中。罗京和早期的维持根斯坦在这个问题上付出很大的努力,在他们之前,洛克也有过仔细的讨论。洛克有句名言:“在我看来,就真理这个词的恰当含义而论,真理不过是与按照记号所表示的事物契合与否、标示出这些记号的分合而已.”洛克认为,语词和观念表示“事物”,两者在命题中结合在一起,如果该命题为真,这个命题便符合相关事物在世界中结合在一起的方式.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发展出一套图象理论,命题与事实相对应,命题可以分析为基本命题的真值函项,事实又是由事态构造出来的.基本命题是事态的图象,用以构成命题的名称词项则与现实事态中的对象相对应.罗素也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观点的中心部分是:符合是命题与事实之间的一种结构上的同构关系,他们比洛克更清楚地解释了命题、事实和符合关系。但这并不能消除符合论的困难。把符合解释为“结构上的同构”关系,这并没有使这一概念清晰多少.因为我们并不能清楚地理解“结构”和“同构”是些什么意思,“同构”概念看来必须在结构中理解,而且在理解它时符合关系看来是必需的。这引起了循环论证。对古老的符合论做出的各种现代解释并没有使这个问题解决,但却使这个问题所面临的困难更加清晰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是其所是,非其所非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