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之间没有明确的界线

美国逻辑学家、哲学家蒯因对分析哲学的两个教条之一所做的批评。从莱布尼茨、康德到近代的分析哲学家们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在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之间有明确的区分,而且给出了数种关于分析性的定义.蒯因第一次从怀疑和批判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古老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进一步研究产生丁很大影响.什么是分析命题?分析性概念的含意是什么?康德的理解是视分析判断为这样的一种判断,其中的谓词概念对主词概念没有增加新知识,而只是阐释、分析或‘展开”主诃概念.而在综合判断中则出现相反的情形.分析哲学采取的态度是:如果一个陈述的真值仅仅通过检查所包括的词项之意义就能被确定,那它就是分析陈述:而必须要由经验事实而确定的陈述,便是综合命题.蒯因批评康德的定义中用到了比分析性概念更不清楚的主词、谓词等概念,而且即使更进一步归之于意义上去理解,也是预先假定了一个远没有被搞清楚的“意义”概念.对于第二种说法,蒯因分析了通常被称为分析命题的两类陈述,一类是逻辑真理,如“没有一个未婚的男子是已经结婚的”.这类例子其真值仅仅依赖于逻辑常项的组合,而与其内容无关.而另一类的例子是,“没有一个单身汉是已婚的.”这与上一个例子的明显区别在于它是通过一个同义词的替换(以“未婚的男子”替换同义词“单身汉”)而变成一个逻辑真理.同义性是什么呢?一个经过慎重选择的建议是:两个词项的同义性可以由它们在一切语境里均可不使真值改变而互相替换这一点来作出解释.但是我们通常所以为同义的词项并不见得能在所有替换下为真.如下述指称模糊的语句中,若用“未结婚的男子”替换“单身汉”则真值将改变:‘单身汉”一词有三个宇.即使退一步来探讨保全真值的相互替换性是否是同义性的一个足够强的条件,在这个问题上也得不到令人满意的结果.种种其他的讨论也摆脱不了牵扯到经验内容的阴影.因此,蒯因认为在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之间划不出明确的界线,两者的区分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这仅仅是“经验论者的一个并非来自经验的一个形而上学的教条”。一石激起干层浪,对蒯因的批评有种种的反批评.很多人认为虽然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之间没有明确的界线,但区别的确存在,正如蒯因也承认第一类分析命题(逻辑真理)是无懈可击的一样。而且抹杀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将带来一些很严重的后果,那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另外,在蒯因的论证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有问题的地方,这样也就得不到蒯因的结论了.总之,这个问题由来以久,也不会就此终结,还会有更进一步的研究探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分析命题和综合命题之间没有明确的界线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