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题是实在的一幅图象

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提出的重要观点.命题概念是《逻辑哲学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首先,命题是由可由感官感知的符号(说的或写的)组成的.这说明命题是一个语言学概念,命题的总和就是语官.但命题并不总是有意义的.维特根斯坦这里实际上给出了一种对命题的意义观点,即只有那些是实在的图象的命题才是有意义的,否则就是无意义的.如形而上学中的很多命题,他举例说,“善是不是比美更多或较少”,并不是错误的,而是没有意义的.应该严肃看待维特根斯坦的这个命题,他并不是在比喻的角度上谈论问题,而是在他图象论的基础上将有意义的命题和图像视作等同的东西.正因为如此,他才认为命题本身也是事实,而且与实在有着相同的逻辑形式.这就进一步得出他的著名的结论:“命题显示其意义,”而意义也只能是显示出来的,“命题不能表现逻辑形式”,对于命题所显示的东西我们是无法表现的.也就是说:“在语言中表达自己的东西,不能以语言表达.”为了确定命题的意义,维特根斯坦区分了复杂命题和原始命题.对于原始命题,它是直接与事态相对应的,而且原初命题两两之间是独立的.原初命题为真则事态存在,若为假则其对应的事态不存在.这样列出原初命题的真值表也就给出了所有的真值可能性,复杂命题可以看成是原初命题的真值函项,他们的真可以通过逻辑分析被归结到原初命题的真值可能性上,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得到命题的真正意义.命题的意义是通过分析命题如何为真得来的.重言式和矛盾式的真值与任何真值条件无关,因此它们虽不是无意义的,但却是缺乏意义的.如说:“天下雨或者天不下雨,”这句话对于了解天气并没有任何帮助.所有真命题组成了科学,但他所理解的哲学不是科学,甚至不是一种学说,而是一种活动,是对语言的一种批判:“为可思者划界限”、“让可思者都可以清楚地思,让可说者都可清楚地说.”维特根斯坦的上述思想后来被逻辑实证主义者所接受,产生了巨大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命题是实在的一幅图象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