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使用的方法是结构—分析的,同时又是历史—发生的

法兰克福学派第二代的代表人物、德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施密特在《历史与结构》一书中提出来的。施密特在盛赞“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释读的同时,也批判了其错误和偏激之处。施密特认为“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解释成为一种科学主义,反黑格尔主义和反历史主义,强调成熟的马克思主义具有历史——结构的双重特征.同时,“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偏激之处在于从反对卢卡奇、葛兰西等人把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论解释成“无结构的历史”出发,片面地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理论是“无历史的结构”.阿尔都塞为代表的“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认为马克思的成熟著作《资本论》最具有科学和结构的外表,于是,施密特就通分析《资本论》理论内在构成框架,来驳斥结构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的释读,强调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使用的方法不仅仅是结构——分析的,而且同时又是历史——发生的。这是因为,当马克思致力于逻辑的、结构的分析之时,时时刻刻与其现实的历史过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意识地撇开资本历史形成的特征,而只是分析资本的结构,即资本的形成之时,这种纯粹的逻辑分析同时又构成了“资本的历史的关键”所在.逻辑和历史是相互统一的,施密特认为这二者的统一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在此基础之上,施密特指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历史与结构的统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使用的方法是结构—分析的,同时又是历史—发生的

分享到: 生成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