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的客观性,只有依靠关于反映独立于主观而存在的外部世界的人们意识的辩证理论,才能获得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乔治·卢卡奇在1948年出版的《存在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一书中提出的认识论命题。卢卡奇认为,西方哲学的发展在进入帝国主义的阶段之后,陷入了深深的危机和动荡之中,这种危机的基础主要是潜伏在哲学的认识论上。现代西方哲学的许多流派,都力倡认识上的某种客观性,力求理论构建的严格的科学性。在卢卡奇看来,这种客观性仍然是虚假的客观性,因为他们企图超越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二极对立去寻求“第三条道路”.作为存在主义思潮的理论基础的现象学就是这种“虚假客观性”的典型的范例。卢卡奇还批评胡塞尔的“本质直观”:“本质直观是以体验上直接的东西为绝对的出发点,对其结构、条件不加分析就想达到终极的抽象的直观内容,这种做法可以轻易地取得完全科学的客观性的外表。”卢卡奇站在马克思主义能动的反映论立场上,揭示出认识论的真正客观性不在于对抽象直观的体悟,而在于究竟存在是第一性的还是意识是第一性的问题,卢卡奇认为,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中所立论的革命的能动的反映论才以真正的科学方式解决了认识论中的客观性问题,因而,真正代表新时代认识理论的,不是现象学和存在主义,而是列宁同志立论的革命的能动的反映论。这个命题还非常明显表现出卢卡奇思想发展的飞跃和深刻变革.卢卡奇在这里已经抛弃了在《历史和阶级意识》中对反映论的责难和批评,站到了维护马克思主义的反映论立场上,批评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卢卡奇这一立场转变表明卢卡奇巳逐步走向成热的马克思主义之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思问哲学网 » 认识的客观性,只有依靠关于反映独立于主观而存在的外部世界的人们意识的辩证理论,才能获得

分享到: 生成海报